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五十九章 闭门学医

冷水雾等人扶着上官天云来到一个空闲不用的屋子里,池阴阳笑道:“上官公子,你就在这里疗伤吧!我已经吩咐水华去给你熬药了。”上官天云点头笑道:“多谢池前辈。”池阴阳笑道:“不用客气。还有,你以后也别叫我池前辈了,我听着怪生的。不如这样,我以后就叫你天云,你就叫我池伯伯吧!”上官天云笑道:“是,池伯伯。”

池阴阳闻言,脸上不由又现出一种怪笑,然后,转向冷水雾等人道:“大家都出去吧!天云他现在需要安静的疗伤。”冷水雾看了看上官天云道:“我们在这里看着他不好吗?”池阴阳摇摇头道:“你们在这里势必会分散天云的精力,大家还是出去吧!”冷水雾等人闻言,只能无奈的都走出房间。

这时,池水华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过来,池阴阳冲着她笑道:“水华,你快把药给天云送进去吧!”冷水雾见状,不由忙道:“不用麻烦池姑娘了,我给天云送进去吧!”说着,就要上前接过药。池阴阳伸手拦住她道:“没事,让水华送吧!反正她也没什么事,冷姑娘你们还是去歇息吧!”冷水雾等人闻言,只能无奈的返回池阴阳给她们准备的房间。

池水华端着药走进屋内,看到上官天云正在自行运功疗伤,不由轻步走上前去。上官天云听到池水华的脚步声,忙睁开眼睛道:“是池姑娘啊!”池水华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道:“这是我爹让我给你熬的药,快吃吧!”

上官天云已经领教过她的厉害了,现在可是再不敢招惹她了,忙伸出手接过药,放到嘴边一饮而下,接着将碗递还给她道:“多谢池姑娘。”池水华白他一眼道:“好了,你自己赶快疗伤吧!我走了。”说着,转身走出房间。

上官天云见她离去,轻轻舒了一口气,心想:自己一定要尽快学会医术,好离开这个地方,以后最好再也不要见到这个池水华了,她那一身火辣暴躁的脾气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想着想着,上官天云便开始打坐运功,万气凝神功走遍全身,不断的将他体内损耗的真气给补充回来。

上官天云这一运功,一直到了第二天天亮。上官天云只觉自己的真气已经恢复了四五成了,相信不用多长时间就会恢复的。

就在上官天云高兴之时,突然,自己的房门突然被人一脚给踹开了。上官天云不由一愣,忙抬头看去。只见池水华从外面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个粗棍子。

上官天云不由吓得往后缩了缩,道:“你要干什么?”池水华走到床边,一把将上官天云的衣领抓住,凶道:“干什么?学医啊!你竟然还赖在**。”上官天云看了看窗户外边,此时天正蒙蒙亮,不由苦笑道:“池姑娘,现在学医有些早吧!”池水华冷道:“我说什么时候学就什么时候学,哪有你讨价还价的份。”

上官天云不由气道:“你也未免太霸道了吧!”池水华闻言,斥道:“我就是霸道,你能把我怎么样!快给我起来。”上官天云此时拧脾气也上来了,气道:“我就是不起,你能把我怎么样!”池水华冷冷一笑,道:“我能把你怎么样?哼哼!”说着,手中拿着棍子不断地在手上拍来拍去,发出“啪啪”的声音。

上官天云只觉毛骨悚然,不由道:“你想干什么?你不要乱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池水华冷道:“我倒想试试你怎么个对我不客气法!”说着,拿起棍子猛地砸了上去。

上官天云见棍子砸来,不由急忙往床角避去,堪堪闪过这一棍。上官天云怒斥道:“你玩真的!”池水华冷笑道:“废话!”说着,一个跃身跳上床,拿起棍子便打了过去。

上官天云见状,心知不能再避了,一个挺身跳了起来,接着飞起一脚将池水华踢到了床的另一角。池水华“哎呦”一声,身子蜷缩起来,躺在床角不断地痛叫着。

上官天云看了看,只见池水华脸上一片痛苦之色,不由道:“你怎么了?我根本没用力啊!”池水华不答,只顾在那里痛叫。这一下,可把上官天云吓坏了,忙上前把她拉起来,准备给她看看伤。

这时,只见池水华突然伸出掌,狠狠地击在了上官天云的胸前,上官天云毫无防备,顿时被击得一屁股坐在了**。池水华见上官天云倒地,跳起来就欲再打。上官天云不由有了怒火,抬起脚又将池水华给蹬到了另一边的床角。

池水华摔在**,马上就欲跳起来。上官天云见状,忙一个扑身,将池水华牢牢的摁在了**。上官天云双手紧紧的摁着池水华的肩膀,斥道:“你别胡闹了?”池水华气道:“今天我非要好好收拾一下你这个懒虫不可。”说着,身体不断的挣扎起来,欲挣脱上官天云的束缚。然而,她的力气哪比得上上官天云,根本就挣扎不开。

突然,池水华眼珠一转,冷笑道:“你放不放开我?”上官天云道:“只要你答应以后不再这么霸道我就放手。”池水华冷笑道:“这么说你是不肯放手了?”上官天云气道:“你答应了我,我就放手。”池水华突然喝道:“我让你不放手。”说着,张开嘴猛地一口咬上了上官天云的左臂。

上官天云顿时疼得大叫起来,喝道:“你快住口。”然而,池水华紧紧的咬着上官天云的手臂,说什么也不松口。

上官天云气道:“你松不松口?”池水华紧紧咬着上官天云的手臂,吱吱呜呜道:“我就是不松口。”上官天云突然邪笑道:“我叫你不松口。”说着,上官天云伸出右手,猛地搔向了池水华的胳肢窝。

池水华顿时怪笑一声,松开了口,身体不断的扭动着,道:“住手,别搔,呵呵……住手,呵呵……”上官天云见她怕痒,不由笑道:“你想让我住手,那你就必须先答应我以后不再这么霸道了。”

池水华喘不过气来道:“死上官天云,呵呵……我非杀了你不可,呵呵……”上官天云闻言,不由笑道:“还敢杀我!这就更加不能放手了。”说着,把左手也伸出来搔她的痒,直把池水华痒得在**不断的乱滚。

上官天云不由心中暗喜道:“这下可有办法治她了,哈哈!”就在这时,突然门口传来一声怒喝:“你们在干什么?”上官天云闻言一愣,急忙转向门口,只见冷水雾端着一个盆子,正在怒视着他们。

上官天云急忙松开池水华,道:“水雾,我们没干什么!”冷水雾双眼仿佛要喷出火来般,气道:“没干什么?那你们在**做什么?”上官天云心知闹出误会来了,不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道:“我们……不是,我们刚才在……”

这时,池水华一只手搭在上官天云的肩膀上,娇喘连连的坐了起来,口中还道:“上官天云,你这个混蛋,我恨死你了。”

上官天云急忙转过头,想要叱喝开她。突然,他发现自己的眼中映入了一张绝美的脸,一时竟把他看得呆了。

此时,池水华头上的发簪已经在刚才的挣扎中掉落了,散开了一头乌黑的秀发,秀发下那张俊美的瓜子脸上,已经因为笑得太厉害,而飞出了两朵红晕,一双迷人的眼睛朦胧的睁着,使她看起来迷人之极。

直到现在,上官天云才发现池水华原来是一个绝色美女,如果她平时不做男装打扮,脾气也改一下的话,那她足够有让天下男人为之倾心的魅力。

冷水雾见上官天云看池水华都看傻了,不由心中一气,猛地将手中的盆子摔在了地上,盆中的洗脸水洒了一地,接着便转身气冲冲的离去了。

上官天云不由为之惊醒,急道:“水雾你听我解释。”说着,上官天云就欲跳下床去追冷水雾。

突然,上官天云发觉自己不能动了,原来池水华已由他身后点中了他的麻穴,上官天云不由大急道:“池姑娘,你点住我穴道干什么?”池水华邪笑着跳下床,道:“你说我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拉你去学医了。”说着,一把拽住上官天云的脚,将他猛地拉下了床,接着便拖着他往外走。

上官天云的脑袋不断的在地上撞来撞去,不由疼道:“池姑娘,你把我穴道解开,我会跟着你走的。”池水华邪笑道:“那可不行,如果我把你解开,那我就再也不可能抓到你了,你还是乖乖跟着我走吧!”说着,不理上官天云的疼叫,继续拖着他往外走。

池水华拖着上官天云走了半柱香的时间,一直来到一个草屋前,才停了下来。池水华伸手解开上官天云的穴道,道:“到了。”上官天云用手摸着自己的脑袋,疼道:“你这个女人的心肠也太狠了,我的头都快被磨坏了。”池水华冷道:“谁让你敢不听我的话。”上官天云心知不宜再与她吵架,便道:“好了,你快教我医术吧!”

池水华指着小草屋,道:“要学医,必须先熟背各种医书,你只要把这屋子里的医书都背个差不多,那你就可以学习上乘的医术了。”上官天云抬头一看,只见这个小草屋之上挂着一个牌匾,上面写着“藏书庐”三个豪迈大字。

上官天云道:“那咱们就快进去背书吧!早点背完早点走,我可不想再看到你了。”池水华闻言,突然怪怪一笑道:“好吧!那咱们就进去背书吧!”说着,上前打开了屋门上的锁,缓步走了进去。

上官天云跟在她的身后,也走了进去,当上官天云看到屋中的书时,不由惊得嘴都合不上了。因为这个藏书庐之中的书摆满了数个书柜,足足有数千本之多。

上官天云咽了口吐沫道:“这……这些全是医书?”池水华笑道:“是啊!”上官天云苦笑道:“你不会是要让我把这些书全背过吧!”池水华“天真”一笑,道:“你说呢?”

上官天云不由苦声道:“天哪!这些书我要背多长时间啊!”池水华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背这些书用了数年的时间,至于你要用多长时间,那我就不知道了。”上官天云苦笑道:“我还以为用几天的时间就可以学完呢!现在看来,没有几个月是学不完了。”池水华闻言,不由笑道:“你当学医那么简单吗!我告诉你,这学医可比学武功难多了,你就好好地在这里呆着学吧!”上官天云还能说什么,只能苦笑不已。

池水华走到一个书柜旁,从里面拿出十余本书,走到上官天云面前,笑道:“这十几本医书是最简单的,你就先把它们背熟吧!”上官天云无奈的接过医书,找到个比较安静的角落,翻看了起来。

池水华看着上官天云看书专心致志的样子,不由笑了起来。上官天云白她一眼,斥道:“你笑什么?”池水华笑道:“我是在笑,有谁可以想象武功盖世的上官天云大教主,竟然会安安静静的学医啊!”

上官天云闻言,不由气道:“你少在这里说风凉话。”池水华笑道:“好好,我不说了,你快点背吧!我去吃饭了。”上官天云闻言,忙道:“我还没吃呢!”池水华淡淡一笑道:“你只要把这些医书背过,我就准许你吃饭。”说完,一蹦一跳的离去了。

上官天云看着这满屋子的书,只感到天晕地转,苦笑道:“我竟然会落魄至此,真是可怜啊!”

约莫过了三个时辰,池水华端着一盘肉包子走进藏书庐,见到上官天云正在用心的看着医书,不由笑着走过去道:“不错嘛!看得挺认真的。”上官天云闻到包子的香味,急忙抬起头,笑道:“太好了,终于可以吃饭了。”说着,站起身来就欲拿过包子。

池水华见状,忙把包子藏在了身后,看着上官天云笑道:“你那些医书背过了才可以吃。”上官天云笑道:“你给我的那些医书我已经背过了,而且我自己还找了一本医书看。”

池水华闻言,不由愣道:“全背过了,不可能吧!”上官天云笑道:“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从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想要背这些书简直小菜一碟。”池水华邪笑道:“这么厉害!好,那我就听你背背,不过你要记住,背错一个字就得挨我一棍子。”说着,挥舞起手中的棍子。

上官天云闻言,急忙道:“这么厚的书,谁也不能保证一个字不错啊!你这么做也太霸道了吧!”池水华冷笑道:“少废话,快点背吧!”说着,从上官天云面前的那十几本书里挑出一本书,道:“就从这本《皇帝内经》开始吧!”

上官天云看了看池水华手中的包子,暗暗咽了咽口水,当下,清了清嗓子,缓缓道:“上古天真论篇第一,昔在黄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登天……”池水华听着上官天云背书,不由越来越佩服他,因为她发现上官天云真的是千古不遇的奇才。

然而,就算是再厉害的奇才,也不可能把一本厚厚的皇帝内经一字不错的全背下来。大约背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池水华的棍子便猛地打了下去。上官天云“哎呦”一声,道:“你干什么?我又没有背错。”

池水华瞪着眼,道:“还敢说没有背错,什么雌雄相呼应也,应该是雌雄相输应也。”上官天云苦笑道:“有区别吗?”池水华气道:“当然有区别了。”上官天云道:“什么区别?”池水华冷道:“少废话,快点接着背。”事到如今,上官天云只能自认倒霉了,缓缓的又背了下去。

一本皇帝内经背下来,上官天云已经挨了四棍子了,不由叫苦不迭。池水华扔给他一个包子道:“看你表现还算不错,就给你一个包子吃吧!”上官天云接过包子,不由感激地“涕泪惧下”,张开嘴就吃了起来。

三口两口,这个包子便被上官天云给消灭掉了,上官天云看着盘子中的那些包子,笑道:“再给我两个吧!”池水华微微一笑道:“好,你再背一本医书,我就再给你一个包子。”说着,又伸手拿起另一本医书。上官天云无奈之下,只好背了起来。

这十几本医书背完,上官天云已经挨了二十几棍子了,虽然他有神功护体,但仍是被打得疼痛不堪。

池水华满意地笑道:“很不错嘛!背得挺快的。”上官天云苦笑道:“我以后可不敢随意给你背书了,非得多看上几遍不行,否则,我的医术还没有学会,就先被你打死了。”池水华“呵呵”笑道:“你知道就好了。咦!”

突然,池水华见到上官天云手中还拿着一本医书,不由道:“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书?”上官天云看了看手中的书,笑道:“我刚才把你给我的书都背过之后,就去书柜上挑了一本,这本书叫《万毒克星》,里面全是一些解毒的方法,非常有趣。”

池水华猛地一把将那本书抢了过来,急道:“你怎么能随便动这本书呢!”上官天云见状,不由愣道:“怎么了?难道还不能看吗?”池水华气道:“这本书必须等到你对天下毒虫、毒草等了解得差不多的时候,才可以看。”上官天云不由笑道:“那是为什么啊?”

池水华道:“这本书里讲的解毒方法,几乎将天下的毒物都包括在内了,你如果将这本书背过了,那你以后见到这本书里介绍的毒物时,你会因为已经知道它们的解法,而不把它们放在眼里,这恰恰是医门的大忌。如果到时候,有几种毒物混在一起,那你就不会医了,所以你现在一定要先了解各种毒物的特性,然后再学习他们的解毒方法。”

上官天云不由笑道:“原来还有这么多事啊!好,那我就不看了。不过,我现在可不可以休息一下啊!我已经背了好几个时辰了。”

池水华看了看他,只见上官天云正以一种渴求地眼神看着她,不由使她心中一软,道:“好吧!我就准许你休息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后再回来背书。”上官天云虽觉两个时辰的时间少了点,但是能休息一下总是好的,当下笑道:“太好了,那我就走了。”说着,上官天云飞身冲出屋门,他现在要赶快去找他的那四个好老婆,让她们来安慰安慰自己。

池水华看着上官天云离去的身影,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不由想追过去再把他给叫回来,然而,她心想:自己已经准许上官天云休息两个时辰了,现在再把他叫回来未免有点不对,算了,就等他两个时辰吧!

池水华回头看着地上摆的那乱七八糟的书,不由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脑子里充满了上官天云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