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六十二章 大显神威

路剑锋与秦夜两人瞬间便攻到了一块,路剑锋举起手中宝剑疾劈了下去,带起一道锋锐的寒芒,势若开天辟地。

刀魔在一旁急道:“小心他的剑,他那柄剑乃是寒霜铁打造的霜云宝剑,削铁如泥,穿钢如纸。”秦夜淡笑道:“剑虽好,可是用它的人却一无是处,那也没什么用。”路剑锋闻言,不由气急败坏,手中长剑劈得更疾了。

秦夜在霜云剑离他不到三寸之时,倏的一个掠身,电也般的避到一旁。路剑锋由于用力过度,身形不由一个踉跄往前冲去。

秦夜“哈哈”一笑,飞起一脚便踹在了他的屁股上,将他踹飞出去,摔了个狗吃屎。

天神教的弟子见状,不由放声大笑。而那些武林人士则一个个面面相嘘,不敢相信堂堂的华山掌门,竟然被眼前的这个老头子一脚便给踹飞了,那这个老头子的武功也是在太吓人了吧!

路剑锋从地上爬起来,只觉颜面无光,大吼一声:“我杀了你。”说话间,挺起宝剑又攻了上去。

秦夜见他手中的霜云宝剑舞起数抹寒光,杀气逼人,心知他已使出了压箱底的绝招。当下,秦夜猛地一把抽出了腰间的血魄剑,旋起一道剑影,厉喝一声:“血雨风云。”但见,血魄剑如同疾风骤雨般,疯狂的连刺出数十道剑气,直往路剑锋攻了过去。

路剑锋见状大惊,慌忙稳住身形,运起霜云宝剑舞起一道保护圈,虽然将血魄剑的剑气都给挡了下来,不过却震得他双手发麻,内力大损。

秦夜看着路剑锋不屑一笑道:“华山派以剑闻名天下,不过今日看来,实在是令我大失所望啊!”路剑锋闻言,不由大怒,挺起霜云剑就要再冲上去。

突然,一声“慢”传来,众人不由都望向发声之人,一看之下,原来是少林寺罗汉堂堂主苦木。

只听苦木双手合十,上前几步,看着秦夜道:“如果老衲没有猜错,这位施主应该就是有逍遥血魄剑之称得秦夜,秦施主吧!”苦木此言一出,顿时引来一阵儿骚乱,要知道秦夜当年虽然一招败给仇天浪,但是在那之前他却是无敌的,此时闻知眼前之人就是秦夜,不由都大为惊愕。尤其是路剑锋,被吓得连退了数步,目瞪口呆的看着秦夜。

秦夜对着苦木淡淡一笑道:“正是老夫,还未请教阁下……”苦木喧了个“佛”后道:“老衲乃是少林罗汉堂堂主苦木。”秦夜笑道:“原来是少林高僧啊!失敬失敬。”苦木忙道:“不敢当,不过老衲想问一下,秦夜施主不是应该在圣手邪医的身边吗?为什么却来这里淌这趟浑水?”

秦夜淡然一笑道:“我这把老骨头好久没活动了,今天难得有机会,于是想便向诸位领教一下。”苦木笑道:“如果是这样,那就请秦夜施主稍后,待我们剿灭了天神教后,我们自然会与秦施主切磋武功的。”

秦夜缓缓摇头道:“那实在抱歉,我这次来不仅仅是来找诸位切磋武功的,还因为我的主人池阴阳交待给我们一个任务。”苦木忙问道:“是什么任务?”秦夜一字一句道:“守护天神教。”

苦木闻言,脸色顿时变了数变,冷道:“秦施主难道真的要与天下武林为敌吗?”秦夜“哈哈”一笑道:“我没有与天下武林为敌的意思,不过,如果你们令我难做,那我就只好不客气了。”

苦木闻言,还未说什么,只听旁边传来一个母夜叉般的声音:“苦木大师跟他罗嗦什么,既然他决定要助纣为虐,那只有死路一条。”众人转头一看,只见发话之人是一个身着佛衣,怒眉冷目,大约五十余岁的老尼姑。

秦夜不由笑问道:“不知这位是……”那尼姑冷冷道:“贫尼就是峨嵋派的缘法,你秦夜的大名我早就听说过,不过,你却唬不倒我,贫尼今天就要领教一下阁下的绝招。”说着,缘法抽出随身佩剑,一个飞身攻了上去。

这缘法乃是峨嵋派仅次于掌门缘心的人,平日里脾气极为暴躁,再加上她武功不错,从没有吃过败仗,这不由使她更加的蛮横。

只见缘法一式清风送雨,疾刺秦夜胸口,非常的凛冽。秦夜不敢大意,挥起血魄剑便攻了上去。

双剑一碰,发出强烈的火花,跟着两人便缠斗成一团。缘法的武功虽然不错,但是比起秦夜来还差了一大截,被秦夜逼得狼狈不堪,看来已撑不了几招了。

一旁的路剑锋见状,大喝一声:“师太,我来助你,对付邪魔歪道不用讲什么江湖规矩。”说话间,路剑锋已飞身而上,霜云宝剑冲着秦夜便疾劈了过去。

秦夜见状,冷笑道:“来的好。”说着,血魄剑一旋一转,将路剑锋也缠了起来。血魄剑翻转飞刺间,应付的游刃有余,足见秦夜功力之高。

这时,只听苦木低喝一声:“既然秦施主执迷不悟,那老衲也只好得罪了。”说着,举起禅杖飞身攻了上去,一旁的般若堂堂主苦松见状,也随即一个飞身攻了上去。而一旁的峨嵋派掌门缘心见状,竟然也一挺拂尘杖,掠身冲了上去。

这些自谓武林正派的人,竟然要以五打一,实在是让人不耻。秦夜虽然武功高强,但是要应付五个一流高手,也感到极为吃力,出招间已略见迟缓。

一旁的唐希夜见状,冷喝道:“什么武林正派,全是一群不要脸的东西。”说着,甩手射出一把蝴蝶镖,疾往五人身上刺去。

苦木五人见蝴蝶镖来势凶猛,不由急忙挥起兵器打了过去,一阵儿叮当之声过后,那些蝴蝶镖均被击落下来,不过,却让五人惊出一身冷汗,骇然的看着唐希夜。

这时,只听缘法大吼一声:“我杀了你这个暗箭伤人的败类。”说着,举起佩剑便冲了上去。秦夜见状,随即一个掠身挡在了她前面,笑道:“要过去,先杀了我。”说着,疾挥数剑将缘法迫退了十余步。

其余四人见状,忙冲上来想要为缘法解围,只听后面的唐希夜冷冷一笑道:“先顾好你们自己吧!”说着,双手一甩,疾射出一把牛毛细针,将四人全身都笼罩了起来。

四人见状,慌忙挥舞起兵器,挡向那些牛毛细针,实在是狼狈不堪。就在苦木四人为那些牛毛细针发愁的时候,一旁传来了缘法的疼叫声,原来,缘法在秦夜凛冽的攻击之下,终于守不住了,被秦夜一剑在左臂上割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止不住地流了出来,疼的缘法直冒冷汗。

缘心见缘法受了伤,不由大喝道:“秦夜,我跟你拼了。”说着,不管那些牛毛细针,飞身冲向了秦夜。

秦夜见状,不由摇头笑道:“自讨苦吃。”秦夜话音未落,缘心已疼叫起来,身上中了五六支牛毛针,疼得她呲牙咧嘴。

虽然缘心冲到了秦夜的面前,但是她的招式已经严重变形,被秦夜一荡之下,顿时身形不稳,倒往一旁。而秦夜更是飞起一脚,将缘心踢飞出去,摔在地上叫苦不迭。

后面的刀魔见状,不由大笑道:“双夜合璧,果然是天下无敌,哈哈……”就在这时,突然一道白影掠来,冲着秦夜便攻了过去。秦夜见来人身形极快,不敢大意,忙凝起功力,血魄剑狂劈过去。

来人赤手空拳,猛地一个纵身从血魄剑之上滑了过去,跟着双掌抓在秦夜的肩膀上,一旋一甩,不见他用什么力气,秦夜竟然被甩飞出去。这不由令所有的人都为之震鄂,要知道以秦夜之武功,想要将他一招便甩飞出去,这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上官天云冷冷得看向来人,只见来人乃是一个白发、白眉、白胡子的花甲老人,身着一身道袍,显然是个修道之人。

苦木等人见到来人,忙走上前去行礼道:“见过虚灵道长。”原来这个老人就是武当派的掌门虚灵道长,此人没事便在教中闭关修炼武功,传闻他的太极拳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只见虚灵道长冲着苦木等人笑道:“贫道来晚了,实在是抱歉。”苦木忙道:“不敢不敢,前辈能来参加这次除魔行动已经是给足天下武林同道的面子了,何用说抱歉。”虚灵道长叹了口气道:“为了天下苍生,我们只能再制造一次杀虐了,无量寿佛!”

这时,一旁被虚灵甩飞出去的秦夜瞪着虚灵道长,冷冷道:“少在那里惺惺作态了,今天我秦夜就领教一下名动天下的太极拳。”说着,就欲挺剑攻上去。

突然,一声“慢”传来,发话之人乃是上官天云。只见上官天云缓步走上前来,道:“秦伯,这个人就交给我吧!”秦夜看了看上官天云,缓缓道:“好吧!不过上官教主千万要小心,他的太极拳真得很厉害。”上官天云淡淡一笑道:“我心里有数。”

这时,虚灵看了看上官天云,笑道:“你就是魔头之子,上官天云?”上官天云冷然一笑道:“没错,我就是上官天云,不过却不是魔头之子。”虚灵冷笑道:“上官天鸿的儿子还不是魔头之子吗?”上官天云寒声道:“你够胆再说一遍!”虚灵冷笑道:“我说又怎么样!你就是魔头之子。”上官天云暴吼一声:“我剁了你这个老杂毛。”说话间,上官天云猛地抽出天月剑,飞身攻了上去。

虚灵见上官天云来势甚疾,不敢大意,将功力逼至极限,双掌柔和的在空中一划,摆开太极拳的架势。

上官天云的天月剑一近虚灵的身,顿时感到一股混沌般的浩瀚真气,将自己的身形带得一滞。虚灵就趁这一霎那的功夫,猛地挥出一掌,击向上官天云的胸口。上官天云见状,急忙挥出左掌,封向虚灵。

只听“嘭”的一声,两人双掌相交,上官天云只觉一股浩瀚之气袭来,忍不住连退了数步。虚灵冷然一笑道:“如此而已。”说着,飞身攻了上去,双掌犹如疾风骤雨般暴轰而上。

上官天云只觉他的掌劲之中好似有一种无穷的缠力般,使他的天月剑不知往何处刺去。上官天云一把将天月剑插于地上,凝起双掌攻了上去,万气凝神功运至极限,使上官天云的掌中心出现了无涛的劲流,摧枯拉朽的往虚灵身上攻了过去。

虚灵见状,忙运出双掌,疾舞起来,只见虚灵双掌越舞越快,最后竟然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漩涡,上官天云的双掌还未攻到他的面前,便被那道漩涡旋得身形不定,掌力全都消于无形之中。上官天云惊声叫遭之时,虚灵的双掌已攻至身前,上官天云想挡已是来不及,被虚灵双掌狠狠地击在了腰间。

上官天云只觉一股剧痛传来,整个身子忍不住的飞了出去。刀魔见状,忙一个纵身跳过去,将上官天云接住。

苦木等人见虚灵将上官天云击退了,不由都纷纷拍手叫好。那些武林人士更是不断大叫,显然他们对虚灵可以击败上官天云感到非常的兴奋。

刀魔对上官天云道:“云儿,不要与他硬拼,这牛鼻子老道的太极拳是专制各种强横功夫的。”上官天云冷冷一笑道:“是吗?今天我就是不信这个邪了,我非要与他硬拼不可。”说着,脱开刀魔的手,冷冷的走向虚灵。

虚灵“哈哈”一笑,道:“小魔头,你想与我硬拼,那无异于是自讨苦吃,我的太极拳可是从来没有被强硬功夫打败过。”上官天云在离他十余米的地方站住,冷道:“真的吗?那我今天就破了你。”说着,上官天云双目紧闭,拳头攥紧,体内的真气不断的凝聚起来。

突然,上官天云暴吼一声,接着便传来“啪”的一声,上官天云的身上顿时涌出一股无涛杀气,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地狱使者般。

虚灵见状,不由大惊道:“难道是……”没错,正是三绝幻体第一重,超级幻体。

只见上官天云陡的睁开眼,眼中射出骇人的幽蓝魔光。在场的所有武林人士都不禁被吓得连退数步,笼罩在所有人心头二十年的恐惧被勾了出来,二十年前,正是上官天鸿凭着这傲视天下的三绝幻体,打遍天下无敌手。

虚灵结结巴巴道:“你……你竟然也是三绝幻体!”上官天云冷厉一笑道:“二十年前的仇,我今天让你们如数奉还。”说着,上官天云犹如一道怒电般,暴冲上前。

虚灵见状,急忙将功力运至极限,太极拳猛展而出,一道无形的巨大漩涡在虚灵身前旋了出来,带动的周遭空气都为之转动。

上官天云狂笑一声道:“我今天就试试这套太极拳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说话间,上官天云已来至虚灵身前,双拳暴轰而出。虚灵双掌急忙贴向上官天云的双拳,只见他的双掌忽翻、忽转、忽推、忽带,一时间竟然将上官天云的双拳给缠住了,并且带往一侧。

就在虚灵要松一口气的时候,上官天云的拳头忽然力道大增,迅猛的转向打往虚灵的胸口。虚灵大惊之下,再次运起全力使出太极拳,欲将上官天云这一拳避开。

然而,太极拳固然厉害,也抵不住上官天云那高于虚灵三四倍的功力,被上官天云一拳击中了胸口。虚灵不由疼叫一声,整个人倒摔出去。

上官天云如影随形般,紧贴了上去,双拳如同雨点般落在了虚灵的身上,可怜虚灵武功称霸一方,此时竟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被上官天云如同打沙包般,打个不停。

当虚灵摔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昏迷不醒了,口中淤血不断的往外溢,看来他已受了极重的内伤,就是不死,功力也必然大减。

一旁的苦木等人见状,慌忙冲上前来,欲将虚灵救回去。上官天云大吼一声:“有那么容易吗!”说着,上官天云一个掠身,冲到了苦木等人面前,双拳暴打而出。

苦木等人见状,慌忙使出全力攻向上官天云。然而,此时上官天云的功力已非他们可挡,没过几招,便被打退了。

苦木等人不由大骇,急忙对着身后的弟子叫道:“快上啊!一起杀了这个魔头。”那些弟子闻言,虽然心中害怕,但是仍然挥舞着兵器攻了上来。

上官天云狂笑道:“来的好。”说着,上官天云一个纵身跳上半空,大吼道:“万剑归心!”

但见上官天云的周身瞬间便幻化出无数的气剑,周遭空气为之一滞,仿佛被抽干了一半。苦木见状,急忙叫道:“是万剑归心!大家快退啊!”

然而,已经晚了,只听上官天云大吼一声:“杀!”只见那无数的气剑顿时狂射而下,森寒的气剑犹如夺命符般,疯狂的的杀进人群之中,带起一蓬蓬的鲜血及一片片的惨叫。

此招过后,地上已死伤无数,鲜血都流成了小河。苦木不由颤声道:“天哪!这……这……”

上官天云厉声道:“敢动天神教者,死!”苦木闻言,急忙冲着那些弟子大声道:“大家快跑啊!”众人闻言,不由急忙转身狼狈的逃窜。

苦木一个掠身冲到了虚灵的身边,将他一把抱了起来,接着也飞快的逃走了。刀魔见状,不由大笑道:“死秃驴,赶紧滚吧!哈哈……”

一旁的上官天云并没有追上去,而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睛紧闭着,不断喘着粗气。

刀魔等人见状,不由大惑,急忙走到上官天云的身边。这时,上官天云突然“舒”的吐出一口,整个人身上的杀气随之消散了,眼睛也恢复了平常的颜色。

上官天云竟然以自己的毅力将背后的任督二脉关闭了,冷水雾见状,不由大喜道:“天云,你已经可以以自己的能力控制任督二脉了,这实在是太好了。”刀魔也大喜道:“这样一来就不怕天云会控制不住了,太好了,哈哈……”

上官天云缓缓一笑道:“先别太高兴,我现在只不过是可以控制第一重任督二脉,第二重还不一定可以控制得住呢!”刀魔闻言,惊道:“难道云儿你已经冲破了第二重任督二脉了?”上官天云还没有答话,一旁的冷水雾已笑道:“是啊!天云不但冲破了第二重任督二脉,而且还杀了绝命血魔仇天浪。”刀魔闻言,不由惊得嘴都合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