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六十九章 仞雪剑

无敌金刚面对狂猛至极的天月剑,竟然毫不躲闪,依旧猛烈的攻向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见状,不由为之一愣,天月剑毫不留情的暴劈了上去。就在天月剑的剑气要劈上四人的时候,苦无突然大吼一声:“无敌金刚。”霎那间,苦无、苦敌、苦金、苦刚的掌腿猛地合成了一片,不但威力加了数倍,而且将天月剑的剑气全都给震得粉碎。

上官天云眼见四大神功已经轰了过来,大惊之下,暴喝一声:“金刚罡气。”霎那间,上官天云的周身涌出一股强大的真气,在他的周身形成了一道气墙。

般若掌、大力金刚腿、大日如来手、摔碑手全都重重的砸在了金刚罡气之上,四大神功虽然威力无边,但是仍旧冲破不了上官天云的金刚罡气,被尽皆震退。

然而,上官天云也不好受,只觉心口像被重击一般,闷慌不已,金刚罡气随之消散。

经过这一击,上官天云眼中的幽蓝魔光更盛了,身上散发出一股无涛的杀气,大喝一声:“拿命来。”身形暴冲上前,天月剑以开天辟地之势狂斩向苦无。

苦无冷喝一声:“妖孽还不伏诛。”说话间,双掌再次擎起,狂猛的般若掌再次轰向了上官天云。

一旁的三僧也不甘落后,纷纷使出自己的绝技,猛攻了上去。上官天云运足了全身的功力,仍然占不了任何上风,反而被四大金刚逼得应接不暇。

苦无的般若掌劲道无匹,施展出来有若晴天闷雷,使人震骇无比。苦敌的大力金刚腿也不诓多让,踢出来有若一道道千钧巨石般,使人感到无可匹敌。苦金的大日如来手施放出来没有太强的劲力,但是却有若幽冥之爪般,使人升起无可躲闪的骇然惧意。而苦刚的摔碑手则是四大神功中最简单,毫无任何花招,但又是威力最惊人的,摔碑手一旦暴打出手,便犹如劈天怒电,不可压制,其爆发力简直无可抗拒。

上官天云拼命的狂攻着四僧,非但没有伤到他们分毫,自己却连挨了三掌、四腿,打得他连连后退,一时间毫无反击之力了。

苦无狂猛的攻了两掌之后,对着苦敌、苦金、苦刚大喝道:“三位师弟,除魔卫道的时候来了,诛了这个妖孽。”说话间,苦无的掌力暴涨,挟起使人心颤的闷雷之声,摧枯拉朽的攻向了上官天云。其余三僧同样是运足功力,无可阻挡的攻向上官天云。

显然,这少林四大金刚已经用上了十成的功力,务必要将上官天云毙于掌下了。

上官天云见状,眼中的杀气陡然增强,暴吼道:“你们找死。”说话间,上官天云猛地运足功力,冲向了自己背上的那第二重任督二脉。只听“啪啪”两声,上官天云的身上顿时散发出一股让人恐惧的强烈杀气,眼中的幽蓝魔光也随着消失,代之而来的是那使人更为惊骇的赤烈红焰。

上官天云瞪着攻上来的四大金刚,厉然一笑,天月剑狂斩而出。只见天月剑锋芒大作之下,有若撕天裂地般噬向了四大金刚。

四大金刚皆惊异于上官天云的变化,同时也感到这一剑简直无可抵挡。但是,四人已经发功,此时想收招已是不可能,只能硬着头皮顶了上去,四人将功力全部运至十二成,拼了老命的攻了过去。

然而,这无敌于天下的四大神功,在上官天云一剑之下便被击散了,四大金刚只觉一股前所未遇的剑气击在了自己身上,使自己顿时功力一散,被震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口中不由都猛吐一口鲜血,眼睛骇然的望着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眼中释放着让人惊骇欲绝的赤烈红焰,身上则不断泛出一股黑腾腾的杀气,使人望之胆寒。

上官天云瞪着四大金刚,厉笑道:“无敌金刚?今天我就让你们这四个号称无敌的秃驴在人间消失。”说话间,上官天云已狂猛的攻了上去,天月剑带起摄人心魄的寒芒,劈了过去。

四大金刚见状,不由为之大惊,慌忙运起全身的功力抗了过去。天月剑在上官天云的催动下精芒四射,匹练般的斩了过去。

四大金刚以血肉之躯硬抗天月剑,虽然他们四人全都是功力通玄,但是,此时的上官天云已非人力所可抗拒,只听一阵儿惨叫传出,四大金刚的掌腿全都被天月剑给劈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鲜血顿时喷溅出来,撒了一地。

上官天云见到鲜血,眼中的赤烈红焰更加的盛了,狂笑道:“四大金刚,受死吧!”说话间,上官天云已暴冲上前,天月剑有若一道夺命符般,重重的劈了过去。

四大金刚此时已心胆俱裂,再无相抗之心,而且他们也已经没有相抗之力了,就在四大金刚闭目等死的时候,突然,自后山传出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吼声:“我成功啦!我终于练成万佛朝宗啦!”紧跟着便是一声巨石被轰碎的声音,一道黑影随之冲上了半空,虽然相隔甚远,但是这道黑影仍然给人一种魂魄俱散的感觉。

上官天云劈向四大金刚的天月剑顿时收住了,转目惊骇的看向那道黑影。这道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少林寺的方丈,慧觉禅师。

一旁的苦木见状,大喜道:“方丈练成神功了,方丈练成神功了……”其身后的各派弟子闻声,顿时也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

慧觉听到各派弟子的欢叫声,顿时冷目一望,身形暴冲了上来。数千米的距离,竟然转瞬即到。慧觉伫立在众人面前,神色冷厉无比,身上也散发出一股摄人的杀气,这是他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得道高僧,反而像是一个穷凶极恶的魔头。

苦木等人见状,不由也是为之一愣,但是慧觉的样子没有改变,众人都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少林寺的方丈,慧觉禅师。当下,众人齐刷刷跪地道:“参见方丈。”

慧觉看着跪在地上的众人,狂笑道:“都起来吧!”众人闻言,不由都纷纷站了起来。

苦木走上前来,拱手道:“方丈,您的神功练成了吗?”慧觉狂笑道:“当然练成了,现在我就要去找天神教的余孽,把他们全都杀个干净,一个不留,哈哈……”突然,慧觉猛地停住了笑声,怒吼道:“谁?”话音才出,慧觉已经猛地转向了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此时正瞪着那双骇人欲绝的眼睛,冷厉的看着慧觉。慧觉冷道:“刚才的杀气是你发出来的。”原来慧觉感到了一股极强的杀气冲着自己射了过来,才会猛然转向上官天云的。

上官天云冷然道:“没错,你就是少林方丈,慧觉老秃驴?”慧觉闻言,怒吼道:“你是何人?竟然敢对我不敬。咦!你的眼睛?”猛然间,慧觉感到上官天云的眼睛好熟悉,但是他就是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

这时,一旁的苦木上前道:“方丈,他就是二十年前天神教大魔头上官天鸿的儿子,上官天云。”慧觉闻言,先是一怔,接着狂笑道:“原来你就是魔头之子,难怪我看着双眼睛这么熟悉呢!”顿了顿,慧觉又厉声道:“小魔头,今天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天下第一神功。”话声未落,慧觉已怒电般射向了上官天云,双掌挟带着无匹劲力,扫得四周尘烟四起。

上官天云见状,心中猛地一惊,忙运起十二成的功力挥剑劈了上去,天月剑划出一道霸道至极的剑气,犹如一条暴龙般,狂猛地斩向了慧觉。

然而,这道无匹的剑气还未碰上慧觉,便被慧觉掌上轰出来的劲力给砸了个粉碎。慧觉狂笑一声,双掌一探,一抓,天月剑顿时被他抓在手中。

上官天云见状,忙运起功力,欲将天月剑夺回来。然而,慧觉的手就像是铁钳般,牢牢地抓着天月剑的剑锋,任上官天云如何用力,都不能将天月剑从他手中夺过去。

这时,只听慧觉厉然一笑道:“不过如此而已,哈哈……”大笑声中,慧觉手上猛地一用劲,天月剑如同玻璃般,被他震了个粉碎。

上官天云大骇之下,慌忙掠退,不敢致信的瞪着慧觉。上官天云又看了看手中的天月剑剑柄,心中升起了一种无可匹敌的感觉。慧觉竟然能够以手上的劲力,将二级兵器天月剑震碎,这种功力也实在是太过骇人了。

慧觉厉喝道:“魔头受死吧!”话声未落,慧觉已暴冲上去,双掌猛轰之下,带起一股无涛的劲力。

上官天云忙运起功力,擎起双掌迎了上去。四掌相交,发出震天动地的巨响声。上官天云只觉一股无穷的狂霸劲气轰了过来,顿感心神震慑,“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暴摔出去。

慧觉看着摔在地上的上官天云,发出一阵儿骇人欲绝的狂笑声,紧跟着暴冲上前,双掌再次猛轰而上,势必要将上官天云毙于掌下。

上官天云一个鲤鱼打挺,跃起身来,大吼一声:“金刚罡气。”霎那间,上官天云的周身涌出一股无穷的真气,在他身旁形成一面赤红色的巨大气墙。慧觉见状,厉然一笑,掌上的劲力再加几分,但听“轰”的一声,慧觉的双掌重重的砸在了金刚罡气上。

上官天云只觉全身仿佛被震散了一般,功力顿散,无坚不克的金刚罡气竟然在慧觉的一掌之下,便被打了个粉碎。

慧觉见金刚罡气已破,大笑一声,双掌再次猛轰。上官天云眼睁睁的看着慧觉的双掌轰在了自己的身上,竟然丝毫无力抵挡。“嘭”的一声,上官天云被轰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一面墙上,掉了下来。

此时上官天云口中不断的溢出鲜血,眼中赤烈红焰消散无遗,功力尽失,全身的骨头仿佛被打碎了一般,连站起来都非常困难。上官天云睁着眼睛,震鄂的看向慧觉,不敢相信这世界上还有如此强悍的功力。

慧觉看着自己的双掌,不断的狂笑着,显然他对自己的功力也非常的惊讶。慧觉笑了好一阵儿,才转向上官天云厉声道:“小魔头,你的死期到了。”说着,慧觉一个纵身暴冲向了上官天云,双掌带起万斤巨力,重重的轰了过去。

上官天云眼看着巨掌轰来,却丝毫没有抗拒的办法,,眼看已无法躲避,不由闭目等死。就在这时,突然一抹粉红剑气暴斩而来,冲着慧觉便劈了过去。

慧觉先是一怔,接着便稳住身形,猛拍出一掌,将这道粉红剑气击了个粉碎。

这道剑气正是恋君剑所劈出来的,上官天云转目望去,只见冷水雾四女自寺门处飞奔了过来,原来她们在外面不断听到慧觉的狂笑声,不放心之下,偷偷的自寺门缝中往里望,这一望之下,顿把她们给吓了一大跳,冷水雾四女推开寺门便冲了进来,眼看上官天云就要丧身在慧觉掌下了,冷水雾情急之下,顿时猛地劈出一股强悍剑气,正是这一剑,救了上官天云一命。

上官天云见到四女,不由急道:“你们快走,你们不是他的对手。”然而,冷水雾四女根本不管他的叫声,依旧飞快的冲了过来。冷水雾一把将上官天云从地上扶了起来,急道:“天云,你怎么样了?”

上官天云急道:“水雾,你快带她们三个走,慧觉老秃驴已经练成万佛朝宗,普天之下已经没有人可以挡得住他了。”四女闻言,皆是一惊,不由惊慌的看向正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慧觉,在慧觉的脸上现出厉然的神色,使人望之恐惧无比。

冰影娇斥一声:“寒冰九针。”霎那间,自她的手中射出九道迅若疾雷的寒芒,正是她的寒冰夺魄针。

只见这九道寒冰针电射过去,全都打在了慧觉的身上,然而,连他的护体气劲都突破不了,便被震了个粉碎。

四女见状,不由更是大惊。上官天云挣扎着站起身,对着四女急道:“我挡上他一阵儿,你们快走。”冷水雾闻言,正色道:“天云,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我们决不会扔下你一个人不管的。”上官天云看着四女脸上那坚定的表情,不由心中一阵儿激动,缓缓道:“我上官天云这辈子能够得到你们的真情,纵死而无憾了。”

说完,上官天云猛地提起丹田中的真气,暴吼一声,真气猛地冲向了那第一重任督二脉,只听“啪啪”两声,第一重任督二脉顿时被冲开,上官天云的眼中射出骇人的幽蓝磨光。

紧接着,上官天云再次暴吼一声,运起真气又冲向了那第二重任督二脉,只听“啪啪”两声,第二重任督二脉也随之被冲开,一股浩瀚的真气涌出丹田,流转与上官天云的周身。

上官天云扫了一眼正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慧觉,一把抱起四女,道:“我们走。”说话间,上官天云已腾身而起,电也般的冲向了少林寺外。

一旁的慧觉见状,冷冷一笑道:“想跑?没那么容易。”话音未落,慧觉已暴冲向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只觉眼前一花,慧觉竟然冲到了自己的面前,骇得上官天云赶忙煞住身形,一个掠身,又往少林寺的后山冲去。

慧觉厉然一笑,又冲着他电射过去。上官天云运起全身的功力,带着四女往少林寺后山狂奔,企图摆脱慧觉。然而,慧觉的功力实在太高了,就在上官天云冲到一个深潭旁边时,慧觉的鬼魅身形已经落在了上官天云的前面。

上官天云急忙煞住身形,冷冷得瞪向慧觉,眼中射出愤怒、惊骇的赤烈红焰。

上官天云松开四女,冲着慧觉厉声道:“老秃驴,今天我就跟你拼啦!”说话间,上官天云擎起双掌,暴冲上前,带起一股无匹的劲力狂轰了过去。慧觉眼中布满血丝,散发出一股使人不寒而栗的杀气,冷喝道:“凭你?还不配。”说着,同样擎起双掌,轰了上去。

上官天云与慧觉四掌相接,只觉自己发出的劲力全被他给震了回来,而且慧觉所轰出的巨力也丝毫不剩的打在上官天云的身上。

上官天云暴吐一口鲜血,倒摔出去,掉进了那个深潭,鲜血染红了潭水。四女见状,同时惊喝道:“天云哥。”慧觉狂笑道:“小魔头,我这个沉龙潭里的水奇寒无比,可以把人给冻成冰棍,你就在里面等死吧!哈哈……”

就在四女要冲上去与慧觉拼命之时,上官天云掉落的那个沉龙潭突然传出一道道龙吟之声,跟着,潭水开始不断的冒泡,并且越来越浓洌,慧觉与四女见状,不由同是一愣。

就在这时,只听潭底传来“啪啪”数声,紧跟着上官天云便被一个黑色的铁盒给拱出了水面,掉在岸边。

上官天云面色煞白,口中不断的溢着鲜血,显然已经受了严重的内伤。上官天云瞪着将他拱上来的铁盒子,赤红色的眼神中显出惊愕的神色。

此时,这个铁盒子此时正在不断的颤动着,发出阵阵龙吟之声,并且越来越强烈。在铁盒子的四角,还嵌有四根手臂粗的铁索,不过此时看来,显然已经断了。

冷水雾见多识广,一眼便看出这个铁盒绝非凡铁,而且上面还雕有一条栩栩如生的龙,吃惊道:“难道这就是少林至宝,困龙盒。”跟着对着上官天云急道:“天云,你爹的仞雪剑就是被封在了这困龙盒里。”上官天云闻言一怔,随即惊道:“仞雪剑!”

就在上官天云话音刚落之时,困龙盒猛地爆裂开来,一抹雪白色的狂猛剑气破鞘而出,犹如噬天狂龙般直刺天空,仿佛要把天给捅个窟窿般。当光芒散去,一柄闪闪生辉、剑气四溢的尺半长剑露了出来。反观冷水雾及冰影手中的恋君剑及赤炼剑竟然光华大减,显然是被仞雪剑这天下第一宝剑的的锋芒之气压制住了。

上官天云见状,不由大喜过望,伸出手就要取过仞雪剑。一旁的慧觉见状,暴吼道:“魔头,休想取剑。”话声未落,身形已暴冲上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把将仞雪剑抓在了手中。

上官天云不由怒吼道:“秃驴,把剑还给我。”说着,一个纵身暴冲上去。慧觉冷笑道:“不自量力。”话音未落,就要挥剑劈过去。

就在这时,慧觉手上的仞雪剑突然狂性大发,撕天碎地的匹练剑气如同怒龙般,反噬向慧觉。

慧觉见状,不由大惊,慌忙甩手将仞雪剑扔掉,任他扔的快疾,手上也已经被仞雪剑的锋芒搅得满手是血。

上官天云不由为之一鄂,身形顿时停了下来。仞雪剑脱离慧觉的魔掌,顿时飞到了上官天云的面前,“呛”的一声,插在了上官天云面前。

一旁的冷水雾大喜道:“天云,这柄仞雪剑乃是由你父亲一手锻造的,剑中充满了你父亲的血液,普天之下,只有你能够抓得起它,其他人不管谁动了它,都会遭反噬而死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把你从沉龙潭中顶上来,你现在就已经是他的主人了。”

上官天云闻言,不由大喜,猛喝道:“仞雪剑,来吧!”说话间,上官天云猛地将仞雪剑抓在手中,冲着天空猛然一刺,顿时一股破天的剑气直冲云霄,其中还带有仞雪剑痛快淋漓的“嘶鸣”之声,显然它在为能够找到主人,感到无比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