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七十二章 山洞春潮

灵也带着四女来到了一处大山洞前停了下来,对着四女笑道“云儿就在这里面了。”四女见山洞之中黑不隆冬的,什么都看不到,而且在山洞的洞口处还立着一块硕大无比的巨石,好像是用来掩盖山洞的,不由都心中打鼓,不知上官天云怎么会在这里。

灵也笑道“你们跟我来吧!”说着,便缓步走了进去。四女虽然不知是怎么回事,但也急忙跟了上去,因为只有跟着灵也才能见到上官天云。

冷水雾四女跟着灵也走了大约几百米,便见到一张以竹木制作的大床,而上官天云则安详的躺在**,好像睡着了一般。

四女见到上官天云,忙冲了上去,趴在床边仔细的打量着上官天云,眼中禁不住流下了热泪。

冷水雾对着灵也急忙道“前辈,天云的伤怎么样了?”灵也淡笑道“云儿身上所受的剑伤虽然足以致命,但是他的那三重任督二脉为他保留了最后的一丝真气,现在他已经在我的真气帮助下,迅速的痊愈了。”冷水雾四女闻言,不由顿时高兴得跳了起来。

冷水雾忽又道“前辈,既然天云的伤已经好了,那他怎么还没有醒呢?”灵也笑道“那是因为我点了他的黑甜穴,所以他还没有醒。”冷水雾闻言,不由急道“前辈为什么要点天云的黑甜穴呢?”

灵也缓缓笑道“那是因为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同时也是我把天云放在这山洞里的原因。”冷水雾四女急忙道“前辈,到底是什么事?”

灵也淡然一笑道“天云现在虽然已经痊愈了,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冲破了三重任督二脉,他已经无法恢复成平常人了。所以,当他醒来的时候,他仍然会保持无极幻体的状态之下,心中全是杀念,到时候天下人就要遭殃了。”冷水雾想起上官天云变成无极幻体之后身上所散发出的那股恐怖的杀气,不由为之打了个激灵,急忙道“前辈,那我们要怎么办呢?”

灵也缓缓看了一下四女,笑道“如今只有两个办法可以帮助上官天云恢复为平常人。”四女闻言,异口同声道“什么办法?”

灵也笑道“一个办法是我将云儿的丹田点破,那样云儿就无法变成无极幻体了。”冷水雾闻言,忙道“不行,如果天云的丹田被点破,那他这辈子就再也无法练功了,这绝对不行。”

灵也笑道“既然这个办法不行,那就只有第二个办法了。”冷水雾忙问道“是什么办法?”灵也看着四女笑道“这个办法就得靠你们了。”四女闻言,不由为之一鄂,道“我们能干什么?”灵也不答,反问道“你们都是天云的老婆吗?”冷水雾四女闻言,不由脸上都为之一红。冷水雾、刑雪荷及彩雅缓缓点了点头,而池水华则黯然的摇了摇头。

灵也见池水华摇头,奇怪道“小丫头,你难道不是云儿的老婆吗?”池水华苦苦一笑道“我不是,我只是他的朋友而已。”灵也笑道“朋友?恐怕没那么简单吧!”池水华再次摇摇头道“我真的不是。”灵也见状,不由皱眉道“如果是这样,那第二个办法恐怕就难以成功了。”冷水雾闻言,急忙道“前辈,到底是怎么回事?”

灵也道“帮助云儿恢复到平常人的第二个办法,就是用纯阴之体,将云儿的全身内力都吸出来。如果这个丫头不是天云的老婆的话,我怕只有你们三个人,承受不了天云那强大的内力。”冷水雾四女闻言,不由为之一愣,冷水雾随即道“前辈,您说使用纯阴之体把天云的内力吸出来是什么意思?”

灵也道“只有把云儿的内力全部吸出来,那他才可以变回普通人,而且他的丹田也可以完好无损,日后我自然有办法让他恢复功力。不过,要想将云儿的内力吸出来,非是纯阴之体不可,我看你们眼神精异,应该都还是处子之身吧!”冷水雾等人闻言,不由都脸面羞红,轻轻的点了点头。

灵也伸出手指了指池水华,道“但现在的问题是,这个丫头并不是云儿的老婆,那她就不能够吸收云儿的内力了。”冷水雾不由道“为什么呢?池姑娘难道不是处子之身吗?”灵也摇摇头道“非也非也,池丫头仍然是处子之身,只不过,想要将云儿的内力吸收出来,必须要与云儿行周公之礼才可以,池丫头不是云儿的老婆,她自然不可以与云儿**了。”

冷水雾四女闻言,不由吃惊的叫了一声。冷水雾窘道“前辈的意思是,我们得与天云那……那样,我们才可以将天云的内力全都吸到自己的身上吗?”灵也笑着点了点头道“没错。”冷水雾等人不由为难得相互看了看,显然一时间还不能接受这件事。

灵也见状,微微皱眉道“你们难道都不是云儿的老婆吗?”冷水雾忙道“我们是的,我们这辈子除了天云外,再也不会嫁给别的男人了。”灵也道“那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不肯帮云儿一把?你们难道真的想让我把云儿的丹田点破,让他做一辈子的废人吗?”

彩雅闻言,忙道“我愿意,我愿意,前辈您不要把天云哥的丹田点破。”灵也又看向了其他三女,仿佛在看她们的意思。

冷水雾与刑雪荷害羞得点了点头,轻声道“我们任凭前辈安排。”灵也笑道“这就对了嘛!你们放心,待云儿恢复正常之后,我会让他与你们正式拜堂成亲的,如果他敢始乱终弃,我就把他的腿打断。”说着,又笑着转向了池水华,道“池丫头,你呢?”池水华看了看灵也,又看了看躺在**的上官天云,突然气道“我又不是他的老婆,我凭什么要把身体交给他。”说着,池水华便飞奔出了山洞。

灵也见状,不由叹了一口气,对着冷水雾三女道“既然池丫头不愿意,那就由你们三人将云儿的内力吸出来吧!虽然有些勉强,但也不一定不能成功。”

冷水雾望了望刑雪荷及彩雅,见她们眼中充满了恳求的神色,不由轻轻咬了咬下唇,对着灵也道“前辈,我知道水华妹妹也是爱天云的,如果她不爱天云,那她也不会为了救天云而掉下这悬崖了。所以,请前辈转告水华妹妹,如果她愿意,我们三个愿意与她共侍一夫。”

灵也缓缓笑道“我会转告给她的,你们待我走后便解开云儿的穴道吧!”说完,灵也便转过身犹如一道轻烟般走出了山洞,紧跟着,洞外的那块巨石便重重的封住了洞口。

冷水雾三女的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均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比平时快了数倍,呼吸也变得浓重起来,显然是心情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冷水雾借着上官天云胸前的雪剑紫水晶发出的光芒,缓缓伸出颤抖的手,点开了上官天云的黑甜穴。

上官天云的穴道一解,在他的身上顿时涌出一股极强的杀气,同时间,上官天云的眼睛也陡然睁开了,眼睛里射出骇人欲绝的怒煞白芒,使他看起来就如同一个魔鬼一般。

上官天云见到冷水雾三女,先是一愣,随即冷喝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冷水雾三女望着上官天云,眼睛中射出动情的光芒,不由纷纷娇声道“天云哥。”紧跟着,三女同时倒入了上官天云的怀里。

上官天云先是一愣,随即他便感受到冷水雾三女的柔软身体使他欲火狂升,不由一把将三女全都抱起来,压在了身下,如同恶狼般看着她们。

冷水雾、刑雪荷及彩雅深深地感受到上官天云那充满野性的浓重呼吸,不由纷纷为之动情,双手情不自禁的紧紧搂上了上官天云的身体。

上官天云只觉丹田之中犹如燃起烈火般,使他整个人都陷入了狂热之中。上官天云猛地伸出手,狠狠地撕向了三女的衣服。不到片刻,三女的衣服便全被撕成了碎片,露出了羊脂白玉般的完美侗体。上官天云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三女的身体,射出了如狼似虎的欲火。

三女在上官天云的虎目注视下,不由都害羞的伸出手捂向了**,然而,她们那青葱般的小手又怎么能遮得住那充满无限魅力的身体呢!**之下,使上官天云的欲火更旺了。

上官天云猛地叫了一声,一把撕下了自己的衣服,如同恶狼般扑了上去,一张大嘴贪婪的吮吸着三女的樱唇及那白璧无瑕的身体。

终于,上官天云的身体已经到了不得不发的时候了,当下,上官天云一把搂起冷水雾,狠狠地压了过去。冷水雾顿时

“呃”的疼叫了一声,同时间,冷水雾感到自己整个身体与上官天云仿佛融为了一体,双手不由自主的搂上了上官天云,随着上官天云的起伏不断颤动着。

就在这时,冷水雾突然感到上官天云内力正犹如潮水般涌进自己的身体,汇聚于丹田之中,使自己的身体顿时升起一股无可言喻的奇妙感觉。

这时,刑雪荷与彩雅也动情地缠上了上官天云的脖子,眼睛中射出渴求的光芒。上官天云一手搂住一个人,大嘴肆意的侵略着两女的身体,使两女禁不住娇喘连连,一时间,整个山洞里娇声四溢,春潮一片。

灵也在将山洞封住以后,转眼便看到了池水华,此时她正蹲在小溪旁,不断用小石子打着水花,在阳光下显得极为孤单。

灵也缓步走到池水华的身边,淡笑道“池丫头,你为什么要在这里打扰溪水的安宁啊?”池水华抬起头看了看灵也,道“溪水又不是活的,有什么安宁不安宁的啊!”灵也缓缓笑道“其实这世间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有生命的,只不过有些东西能言,有些东西不能言罢了。”池水华茫然道“真的吗?”

灵也淡然笑道“是的,如果你能够静得下心来,那你就可以感受到任何东西的生命了。”池水华闻言,不由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想要感受周边的生命,然而,她却感受不到任何的东西,只感觉自己的心灵犹如波涛汹涌的江河般,乱糟糟的。

当下,池水华气道“我感觉不到。”灵也笑道“你现在当然感觉不到,因为你连你自己现在想要做什么都不知道,你又如何可以静得下心来呢!”顿了顿,灵也又道“池丫头,我很清楚你现在的心情。”

池水华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又苦笑道“我连我自己的心情都不知道,您又怎么可能知道呢?”灵也看着池水华,缓缓道“池丫头,你现在心里是不是特别害怕啊!”

池水华闻言,猛地一震,脸色瞬息万变,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我为什么要害怕?我有什么好怕的啊?”灵也笑道“你在怕自己陷入无路可退的境地。你怕自己为云儿献出了一切,但是到最后仍旧得不到他。”

池水华呆看着灵也,愣了良久,才缓缓苦笑道“是的,我怕,我好怕,我怕我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我怕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别人。”

灵也伸出手,缓缓拍了拍池水华的肩膀,笑道“刚才,冷丫头在我出来的时候,让我给你带了句话,她说,如果你愿意,她们不介意与你共侍一夫。”池水华闻言,眼泪顿时夺眶而出。

就在这时,山洞之中突然传出了上官天云的厉吼声,声音震得整个山峰都为之颤动。

灵也回过头看了看山洞,随即转向池水华道“池丫头,现在冷丫头她们的身体已经饱和,无法再吸收更多的内力了,但是云儿的内力还没有全部排出体外,所以他才会大叫。现在如果没有人将那些内力吸出来的话,那他的内力就会逐渐恢复,到时候他就会成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现在你自己决定,你愿意为云儿献出宝贵的身体吗?不要勉强,如果你不愿意,我这就去把云儿的丹田点破。”

池水华闻言,先是紧紧咬了咬嘴唇,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我愿意。”灵也闻言,不由缓缓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会心疼云儿的,池丫头,你放心,如果云儿敢对你始乱终弃的话,我就把他废了。”

池水华破涕一笑道“我知道前辈会替我做主的。”顿了顿,又问道“前辈,您叫天云哥个云儿,您是他的什么人?”灵也缓缓一笑道“算起来,我可以算是他的太师傅吧!”

池水华闻言,顿时惊道“太师傅!难道您就是天云哥的爹,上官天鸿的师傅吗?”灵也点点头笑道“没错。”池水华还想问什么,灵也已忙道“池丫头,云儿的吼声越来越大了,你赶快吧!”池水华闻言,脸上一红,怯声道“是。”

当下,灵也疾步走到了山洞前,伸出右掌抓在了巨石之上,没见他用多大的力气,巨石已被他轻而易举的举了起来,这份功力简直骇人听闻,恐怕就是变成无极幻体的上官天云也不过如此吧!

池水华深吸了一口气,缓步走进了山洞,就在她进入山洞的那一刻,巨石已轰然落下了。

池水华看了看身后的巨石,暗暗道“天云哥,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你不要我,我也不会活下去了。”说着,池水华一步一步的走上前去。

上官天云已经听到了池水华的脚步声,扭头望过去,见到池水华,眼中顿时射出了如狼似虎般的光芒。跟着,上官天云大叫一声,飞身扑了上去,一把将池水华抱住。

池水华见上官天云身上没有穿任何的衣服,不由羞涩的轻声道“天云哥,唔……”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上官天云的大嘴已经将她的朱唇紧紧裹住,正贪婪的吮吸着她的香舌皓齿。

池水华的眼睛凝望着上官天云的眼睛,在心中暗暗道“天云哥,从今以后我就只属于你一个人,你一定不要负我。”正在她思绪飞转间,上官天云已经抱着她跳回到了**,伸出手粗暴的撕开了池水华的外衣、内衣、肚兜,直到一丝不剩。

上官天云看着池水华那洁白如雪的娇嫩身体,再也忍不住了,恶狼般压了上去。

过了不知多久,上官天云在昏沉中渐渐清醒了过来,此时,他的眼睛里已没有了怒煞白芒,而是换回了一片清明。

上官天云看着黑不隆冬的山洞,不由缓缓道“这是哪里啊?”说着,上官天云就要按着床坐起来,突然,他的手摸到了一个柔软的胳膊,吓得他连忙扭头看去。山洞里虽然漆黑一片,但是上官天云那自小练就的如鹰眼般的双目却是如视白昼。

上官天云首先看到的便是冷水雾与彩雅那羊脂白玉的侗体,看得他不由为之一呆,跟着,上官天云迅速的转过头,见到这边躺着池水华及刑雪荷,同样是没有穿任何的衣服。

上官天云不由蹦了起来,这一蹦之下,他才发现自己也是浑身**,不由惊骇道“天哪!我到底做了什么?”上官天云看着四女脸上挂着的泪痕,又看到了**的片片落红,脑海中朦朦胧胧的记起了自己那如狼似虎的行为。

上官天云心中不由为之一动,歉意地伸出手,轻抚着四女的脸颊,轻声道“对不起。”

四女在他的抚摸下,纷纷醒转了过来,当她们见到上官天云时,不由脸上顿时变得通红,纷纷想找自己的衣服穿起来,然而,她们哪还找得到啊!她们的衣服已经被上官天云全部撕碎了,四女纷纷伸出手想掩住自己的身体,一片娇羞之色。

上官天云不由笑道“怕什么啊!反正你们已经被我全都看光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啊!”冷水雾闻言,顿时坐起来,伸出手扭住上官天云的耳朵,斥道“臭小子,如果你以后敢负我们,看我们不撕了你的皮。”上官天云忙道“绝对不会,绝对不会。”说话间,上官天云的眼睛已经死死的盯在冷水雾那傲人的双峰之上了。

冷水雾发现上官天云的眼神不正,赶忙用双手紧紧地捂住胸口,斥道“不准看,不准看。”上官天云

“呵呵”一笑道“水雾姐长得这么好看,不让看岂不可惜了。”说话间,上官天云已转向了彩雅及刑雪荷笑道“小雅、雪荷,你们跳个舞给我看看,让我看看你们不穿衣服跳舞是不是可以把人迷死。”

彩雅及刑雪荷闻言,顿时异口同声道“休想。”上官天云笑道“休想?呵呵,我早晚会让你们给我跳的。”说着,上官天云的眼睛又转向了池水华。

此时,池水华正双手抱着身体,蜷缩在一边的床角上,眼睛紧紧的闭着,犹如一个受伤的羔羊般,使人心生怜意,与她平时给人的火辣性格完全不同。

上官天云心中一动,缓缓伸出手,轻轻的抚在池水华柔软的玉背上。池水华的身体明显的一震,一动也不敢动。

上官天云心中一动,手上一用力,把池水华从**抱进了怀里。池水华虽然被上官天云抱在怀里,但是仍旧不敢睁开眼睛。

上官天云顿时心中怜意大增,柔声道“水华,睁开眼睛。”池水华闻声,身上猛的一颤,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当她见到上官天云那炙热的目光时,不由又赶紧的闭上了眼睛。

上官天云缓缓凑上前去,轻轻的吻在了池水华的朱唇上。池水华浑身一颤,没有任何的动作,默默的享受着上官天云的轻吻。

突然,池水华猛地睁开眼,伸手推开了上官天云,急道“不要,不要,水雾姐姐她们都在看着呢?”上官天云缓缓一笑道“没关系,她们不会在意的。”

这时,只听冷水雾娇笑道“是啊!水华妹妹,我们的夫君是这个世界上最粗暴的男人了,我们只能逆来顺受了。”一旁的彩雅及刑雪荷一听,顿时笑成了一团。

而池水华听到冷水雾的话,心中知道,自己已经被接受了,不会再有人跟自己吃醋了。想到这儿,池水华的眼睛里不由渗出了泪水,那是喜悦的泪水,是苦尽甘来的泪水。

上官天云凑上前亲了一下她的脸蛋,笑道“水华,我第一次发现,你原来这么美,美得简直让我窒息。”池水华闻言,不由心中一甜,突然,她感觉一只

“魔爪”抓在了自己玉女峰上,不由娇斥道“臭小子,你敢**。”说着,池水华猛的一把将上官天云摁在了**,一旁的冷水雾三女见状,不由也笑着跳过去,伸出手不断的扭着上官天云,而上官天云则趁机揩油,双手不断的**,五人顿时笑闹成一团,使这个漆黑的山洞变得热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