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七十五章 战况突变

各大门派的人见慧觉已将天神教的高手尽皆打退,不由心中振奋,大吼着冲向了天神教的大门,想要将天神教彻底踏平。

剑魔抱着柳星云与鬼猴灵撤回到坛中的神龙殿上,急忙叫来了天神教的郎中来为柳星云看伤。

那郎中来到之后,伸出手就想为柳星云把脉,却被柳星云一把给推开,冷道:“我自己的伤我自己会治。”那郎中被柳星云推了个跌咧,不由心中大怒,刚要上前跟柳星云评理,已被一旁的剑魔拦住,道:“好了,牛郎中,你先为猴灵看伤吧!”那牛郎中闻言,不由忿忿的“哼”了一声,一甩袖子走向了鬼猴灵。

剑魔转向柳星云道:“柳公子,你伤得怎么样?”柳星云此时脸色极为苍白,嘴角还不断溢着血,显然五脏六腑已经收到了严重的内伤,然而,他却硬撑道:“那个老秃驴还打不死我,我休息一会儿便好了,待我伤好后,非再找那老秃驴决一死战不可。”

剑魔见柳星云竟如此要强,不由摇头一叹,道:“如果我没猜错,慧觉老秃驴练得恐怕是佛门第一神功《万佛朝宗》,这部神功乃是少林达摩祖师所创,威力无边,听说这部神功自创出以来,除了达摩祖师外,再没有一个人可以练成,现在慧觉那个老秃驴竟然练成了,这实在是太可怕了。”柳星云闻言,不由也紧皱眉头,显然是在为慧觉的那骇人功力发愁。

就在这时,殿外突然跑进一个天神教的弟子,只见那弟子见到剑魔,慌忙跪地道:“剑护法,九大门派等派的人已经开始围攻天神教总坛,他们攻势极为凛冽,我们挡不了多长时间了。”剑魔闻言,不由怒然而起,对着柳星云道:“柳公子,你先在此休息,我去看看前面的战况。”说着,不待柳星云答话,便与那名天神教的弟子迅速的走出神龙殿,匆匆的赶往堡墙。

到了堡墙之上,剑魔举目四望,只见一片黑压压的人头不断的攻击着天神教的大门。而自己这方的人则不断用弓箭、火器阻挡着各大派的冲杀,但收效很小,天神教的堡门被攻破只是迟早的事了。

剑魔见状,冷冷道:“妈的,这帮狗东西还真当我们天神教好欺负,来人。”剑魔话音一落,立即有数名天神教弟子上前跪地道:“剑护法,有什么吩咐?”剑魔恨恨道:“既然他们想要灭我们天神教,我就要让他们付出最惨痛的代价,去将赤血蜂取来。”那几名弟子闻言,立即应道:“是。”说着,急忙转身去取赤血蜂。

一旁的刀魔大笑道:“好啊!这下子让这些九大门派的伪君子也尝尝咱们的厉害。”剑魔冷道:“以前我不愿用赤血蜂,是因为那东西太过毒辣了,但是,现在我们顾不了那么多了,谁要亡我们天神教,我们就要让他们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不到片刻,那几个去取赤血蜂的弟子便抬着两只大箱子跑来了,在他们的身旁还跟有一个手持短笛的中年人,那是赤血蜂的催动者。

众人跑到剑魔的面前,刚要行礼,剑魔已制止道:“不必多礼,赶快放出赤血蜂,让这些王八蛋尝尝厉害。”那中年人闻言,立即应道:“是。”说着,便命那些人将那两口大箱子置于一个比较高的地点。

在放好木箱之后,那中年人上前小心翼翼的将那两口木箱子轻轻打开,接着便跑到一旁,将手中的短笛放到口边,轻轻的吹奏起来。

那短笛在中年人的口下,不断飘出一股股柔中带刺的笛声,那两口木箱中的赤血蜂听到中年人的笛声,不由纷纷涌动着冲出了木箱。

不到片刻,所有的赤血蜂已全部从木箱中飞出来了,在空中“嗡嗡”的飞动着,好像一大片红压压的云彩,使人看起来极为心颤。

这时,只听那中年人笛声陡转,变得极为锐啸,那些赤血蜂听到这种声音,顿时发出“嗞嗞”的磨牙声。紧跟着,这群骇人无比的赤血蜂疯涌了下去,残狠的噬向了各大门派的人。

只听一片惨叫声传来,那些各大派的人被赤血蜂蜇得狼天鬼地的叫了起来,那些赤血蜂蜇人只用一下,从不蜇第二下,蜇完一个便迅速的找第二个目标。

那些被赤血蜂咬中的人,纷纷捂着伤口处,躺在地上痛苦的翻滚起来,不消片刻,便寂然不动了。

一时间,整个天神教总坛前乱成了一锅粥,各大派的人不断的挥舞着兵器砍向那些赤血蜂,然而,这样做不但收不到任何成效,反而大大的激怒了赤血蜂,使赤血蜂变得更凶残,咬得更厉害了。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死于赤血蜂之口的人已经不计其数了,各大派的人不由开始纷纷撒腿往山下跑去。慧觉见状,大吼着运起双掌狂猛地轰向空中的赤血蜂,然而,慧觉的功力虽然无与伦比,但是,赤血蜂身轻体盈,被他的掌风扫中,顶多也就是被轰飞出去,毫无伤害。

就在这时,华山派的掌门路剑锋突然大叫道:“大家快点火把,这些毒蜂应该怕火。”他的话音才落,立即有不少人纷纷找到木棍,把自己的衣服缠在上面点起了火把,烧向了赤血蜂。

然而,赤血蜂这种奇毒无比的怪蜂子,根本不惧火烧,那些火把扫到它们身上更加的激起了它们的噬杀之性,使它们变得更加的残忍。一时间,各大派的人在赤血蜂的攻击下,节节后退,毫无办法可想。

剑魔等人在堡墙上见状,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刀魔狂笑道:“王八蛋们,你们怎么不嚣张了,有种的你们再来呀!哈哈……”

就在各大派败像已成,无力回天之时,突然自山下冲上了一群身着黑衣、脸色冷厉,手提水桶的人。

只见这群黑衣人冲上山后,提起水桶便往空中的赤血蜂泼了上去,那些赤血蜂见到水,如同见到恶魔般纷纷嘶叫着后退,然而,这群黑衣人武功显然非常厉害,只见他们不断的往空中泼着水,每一桶水都能准确的泼中赤血蜂,那些赤血蜂被水泼中之后,如同被点住穴道般,掉了下来,摔在地上不能动了。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所有的赤血蜂便被这群突然冲上来的黑衣人给消灭殆尽了,偶尔还有几只赤血蜂的飞来飞去,然而,已经不成气候了,对各大派的人已经造成不了威胁了。

剑魔等人见状,不由大惊,他们不知道这群黑衣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更不清楚这群黑衣人怎么会知道赤血蜂怕水。

那些各大派的人见赤血蜂已经被消灭了,不由再次冲了回来,继续攻向了天神教的堡门,那群黑衣人也加入了攻堡的行列,使他们的声势再次壮大,天神教的堡门已经岌岌可危了。

就在剑魔等人还在惊愕之际,山下突然传来一阵儿喊杀声,无数的官兵从山下涌了上来,为首的乃是一个红脸黑须的威猛大将。

只见这个大将冲着天神教大喝道:“天神教的妖孽,我们是皇上派来围剿你们的,你们胆敢在牛魂山斩杀朝廷的官兵,实在是罪大恶极,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冲!”

只见他一声令下,无数的官兵如同潮水般涌向了天神教的堡门,而且,这群官兵手中还有最实用的攻城工具,破城车。

这些破城车乃是由铁皮车及环抱巨木组成,冲击力无与伦比,是破城的最好工具。

只见这破城车一推出来,那些各大派的人纷纷退到两边,等待着破城车将天神教的厚重铁门给撞开。

堡墙上的刀魔见状,不由破口大骂道:“虚灵!你们这群打着正义幌子的伪君子,现在竟然纠集邪魔歪道与朝廷的官兵一起来攻打我们天神教,你们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堡下的虚灵闻言,冷然道:“我们没有去纠集他们,只不过他们同时间也来围剿你们魔教而已,这不关我们的事,要怪就只能怪你们魔教做事太过残忍,以至于得罪了各个道上的人,今天的这一切不能怪别人,要怪就只能怪你们自己。”刀魔闻言,大吼道:“放你娘的狗屁!老牛鼻子,我告诉你,今天天神教就算真的被灭了,我也要活活掐死你。”

一旁的剑魔长吸一口气,肃然道:“兄弟们,跟我走。”说着,剑魔缓步走下了堡墙,刀魔、刑杀,鬼一斧等人见状,纷纷跟在剑魔的身后走下了堡墙,来到了天神教的大门前。

此时,柳星云及鬼猴灵也赶了来,柳星云的脸色虽然还是有些苍白,但是,眼神明显的犀利了,显然柳星云已经将自己的伤势调理的七七八八了。而鬼猴灵的脸色看起来则不容乐观,仍然是惨白无比,显然是慧觉打在鬼猴灵身上的那数掌,已经使他身受重伤了。

天神教特制的厚重大铁门在破城车的撞击下,逐渐弯曲,两旁的铁柱子也开始变的扭曲,大铁门被撞破已经是迟早的事了。

“哐!哐!哐!……”一声声猛烈的撞击声,回荡在整个天绝峰上,重重的敲在剑魔等人的心里,他们知道,当撞击声结束的时候,也就是天神教被再次摧毁的时候。

就在天神教的大门再也经不起一撞的时候,自山下突然发出两声震耳欲聋的炮响声,紧接着有两颗黑色的大炮弹在人群之中开了花,数十人被这威力无比的大炮弹炸成了肉泥。

各大派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大炮弹炸得全都呆住了,纷纷回转过头看向山下,剑魔等人也纷纷一怔,忙透过被撞得弯弯曲曲的打铁门看向外面。

只听山下传来一片喊杀声,不到片刻,便见到五雷堂的大旗子飘扬了上来,雷炎一马当先的冲了上来,大吼道:“敢动天神教,先过我这关,给我轰!”紧接着,在他的身后涌上来无数手持火统的五雷堂弟子,在这些弟子中,还有十余个人扛着两门五雷堂的雷霆大炮。

只见,那十余名弟子将雷霆大炮置于一个高地上,接着便点燃了引线,冲着那些围攻天神教的人先放了两炮,直炸得他们狼天鬼地的叫了起来。而那些手持火统的五雷堂弟子也冲着他们开始乱打,一片“噼噼叭叭”的声音响彻于天绝巅之上。

虚灵见状,不由大怒道:“雷炎,你要助纣为虐吗?”雷炎怒然一笑道:“我的女婿就在天神教里,我不帮着他,难道要帮你吗?给我狠狠的打。”虚灵大怒道:“大家先杀了这个老匹夫。”他的话音刚落,各大派的人便疯狂的涌了上来,简直就像是要将雷炎等人淹灭一般。

五雷堂的弟子见状,不由打得更狠了,然而,各大派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还有一批武功高强的黑衣人及无数的官兵,简直杀不过来。就在五雷堂的弟子要顶不住的时候,突然自山下涌上来无数的毒蛇、蜈蚣、蝎子等剧毒无比的东西,疯狂的噬向了各大派的人。

各大派的人被这突如其来毒物给吓得慌忙撤退,那些退闪不及的人则都成了这些剧毒之物的点心了。

这时,只见一道蓝影冲上了天绝巅,当头就洒下了一片淡黄色的粉末,那些沾上这些粉末的人,纷纷惨叫着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着。

虚灵见状,不由大惊,忙睁眼看向来人,当他看到来人的容貌时,不由惊叫道:“毒蓝仙子!”没错,来人正是毒蓝教的教主,上官天云的亲生母亲,毒蓝仙子。

只听毒蓝仙子冷喝道:“谁要是敢攻打天神教,先过了毒蓝教这一关。”她的话音未落,在她的身后便涌上来无数的毒蓝教的弟子,有新增上来的冷笑双修罗、四战煞、彩虹七仙,还有不知疼痛的毒蓝死士及那数之不清的毒物,当真是让人闻风丧胆。

就在所有的人为毒蓝教恐惧的时候,又有一阵儿喊杀声自山下传来,不一会儿,一张大旗子已经现了出来,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狂风帮。

只听一阵儿狂笑声传来,一个满脸须髯、怒眉张目的雄壮老人冲了上来,这个老人正是狂风帮的帮主,龙威。

这龙威自小便横练一双铁掌,自创出碎风掌这一武林绝学,威震一方,乃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枭雄。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与他一样威猛的中年人,正是他的儿子,龙天生。

虚灵见状,不由再次大惊道:“龙威,难道你也要助纣为虐吗?”龙威狂笑道:“滚你妈的,老子不晓得什么助纣为虐,我只知道我的老朋友在天神教里面,你们跟我的老朋友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凡是跟我过不去的人都要试试我的铁掌。”

“哈哈……”一阵儿狂笑声传来,发笑的人乃是刀魔,只见刀魔猛挥出一刀,将已经不成样子的大铁门彻底劈倒,龙行虎步地走了出来,冲着龙威大笑道:“老朋友,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一样嚣张。”龙威见到刀魔,也大笑道:“老不死的,要论嚣张,我哪比得上你啊!”

这时,剑魔等人也纷纷走出了天神教,那些各大派的人见他们出来,不由开始纷纷后退。

剑魔冲着雷炎拱手道:“雷堂主,多谢您的仗义相助。”雷炎笑道:“剑魔,这次我来帮助天神教,是看在我女婿鬼猴灵的面子,你要谢就谢猴灵吧!”剑魔闻言,不由看向了鬼猴灵,只见鬼猴灵听到雷炎的话,已经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剑魔为之一笑道:“猴灵,看来你这个五雷堂的女婿是做定了。”鬼猴灵闻言,不由羞得把头低的更深了,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这时,只听毒蓝仙子冲着剑魔道:“剑大哥,云儿呢?怎么不见他?”剑魔闻言,不由悲然的低下了头。毒蓝仙子见剑魔不说话,心中不由涌上了一股不祥的感觉,急道:“剑大哥,你说话呀!云儿呢?”

一旁的慧觉大笑道:“上官天云已经死在我手上了,你还找他干什么!哈哈……”毒蓝仙子闻言,如同遭到雷击般,摊倒在了地上,眼泪犹如雨下,显然已经伤心至极。

她身后的彩虹七仙见状,慌忙上前扶住毒蓝仙子,急道:“仙子,您怎么样了?”毒蓝仙子声泪俱下道:“云儿,我的好孩子,你怎么会离我而去啊!”慧觉大笑道:“原来上官天云是你的儿子,那你就是上官天鸿的老婆了,今天你也要死,所有与上官天鸿沾上关系的人都要死。”

毒蓝仙子闻言,怒瞪着慧觉,厉声道:“是你!是你杀了我的儿子,我要杀了你。”说话间,毒蓝仙子已经腾身而起,身若急雷的攻向了慧觉。

毒蓝仙子这一动,顿时使所有的人都动了起来,整个天绝巅变成了一个大战场,战况之激烈,不亚于二十年前天绝巅上的那一场惨烈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