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七十六章 天云伏魔

“啊—”的一声大吼,响彻了整个嵩山,在少林寺的悬崖之下,一道急雷般的身形拔地而起,翻转于悬崖之间。这个人正是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在灵也的相助下,终于将他身后的那三道任督二脉催化了,三道任督二脉所产生出来的澎湃内力涌入了上官天云的四肢百骸,使上官天云顿时恢复了功力。

上官天云发泄了好一阵儿,才返了回来,跪倒在灵也的面前,道:“太师傅,谢谢您。”灵也笑道:“云儿,你跟我怎么还客气,快起来吧!”只见灵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在他的身体之中便涌出一股极强的劲气,将上官天云给托了起来。

上官天云见状,不由为之诧异,运起功力想要压制住这股气,但是,他却发现自己所使出的劲力全都消于无形之中,身体不由自主地被托了起来。

上官天云站起身后不由惊异道:“太师傅,我觉得我现在的功力已经非常的高了,但是我怎么却觉得在您的面前就像是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孩童一样?我现在的功力到底可不可以打败慧觉的万佛朝宗?”

灵也淡淡一笑道:“云儿,你现在的功力已经跟你突破第三重任督二脉,变成无极幻体时一样了,普天之下,已经没有人会是你的对手了。慧觉所练成的并不是万佛朝宗,真正的万佛朝宗是世间无敌的。慧觉他资质不够,又强练万佛朝宗,以至于走火入魔,练成了至邪的万魔大法,这套邪功虽然厉害,但是以你的功力想要收拾他,并不困难。”

上官天云闻言,点点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我怎么觉得慧觉有点疯疯癫癫的,原来是已经走火入魔了。”顿了顿,上官天云又笑道:“不过,我怎么也不可能是天下第一,因为在我的面前还有太师傅您,您的功力简直就让我生出无可超越的感觉,我想尘世间再不会有高过您的人了。”

灵也伸出手轻轻抚了一下上官天云的头,慈祥的笑道:“我的功力已经是武功的最高境界了,确实没有人可以超越我,但是,也没有人需要超越我了。”上官天云听到灵也说他的功力已经是武功的最高境界了,不由为之鄂然,然而,当他听到灵也说没有人需要超越他的时候,心中涌起了一股不祥的感觉,急道:“太师傅,您要干什么?”

灵也缓缓笑道:“云儿,太师傅已经活了太长的时间了,尘世间的一切早已都看透了,我想,现在是我去陪素素的时候了。”上官天云闻言,大惊道:“太师傅,不要。”说着,上官天云忙伸出手想要抓住灵也,但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灵也,便被一股无形的气墙给挡了回来。

灵也缓缓道:“云儿,我之所以会活这么长时间,就是要怕江湖中出现第二个三绝幻体的时候,会出现一个无法控制的恶魔,你爹没有冲破第三重任督二脉便被杀死了,我为此感到非常的内疚,现在你已经将三重任督二脉全部消化,再也不会变成杀人恶魔了,那我也就可以功成身退了。云儿,现在寻找第二个三绝幻体的人的使命就落在你的身上了,你要记住,在没有将另一个三绝幻体之人的三重任督二脉消化掉之前,你绝对不可以死,切记,切记。”说话间,灵也已经盘腿坐在了地上,在他的周身形成了一股无形的气墙,将他的身体团团包裹住了。

上官天云猛地推出双掌,想要将灵也幻化出的气墙击碎,但是,他的双掌一碰上灵也幻化出的气墙,瞬间便被弹了回来。

上官天云连试了数次,皆是如此,不由痛苦的倒在了地上,道:“太师傅,不要啊!我求求你不要啊!”灵也看着上官天云缓缓笑道:“云儿,人生自古便没有不散的宴席,你要看开点。”顿了顿,灵也缓缓开口道:“云儿,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不会跟我一样,达到武功的止境。因为那是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了。最后,云儿我再拜托你一件事,将我的骨灰葬在泰山之巅,我要与素素永远的在一起。”说完这句话,灵也冲着上官天云缓缓的笑了一下,跟着他的身体便轰然燃起了火,显然是灵也以自己无上的内力催起了梵天之火。

上官天云看着灵也逐渐被大火吞没,不由痛苦的哭出了声来,眼中留下了伤心的泪水。冷水雾四女也跪在灵也的面前,痛哭失声,这两天来灵也对她们的照顾,已经使她们对灵也产生了一种亲人的感觉。

慢慢的,灵也幻化出的气墙逐渐消失,而灵也的身体也逐渐消失在梵天之火下。待气墙完全消失之后,灵也也完全的消失了,只留下了一片骨灰。

天绝巅上,九大门派、黑衣人、朝廷官兵正在与天神教、五雷堂、狂风帮及毒蓝教激烈的厮杀着,形成了势均力敌之势。

剑魔等人杀性大起,在人群之中犹如猛虎般,劈来砍去,五雷堂的弟子则在外面不断的用火统杀人,那些各大派的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人不断的倒在火统之下,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在五雷堂众弟子的面前满是毒蓝教布置的毒蛇等毒物,那些各大派的人根本就冲不过来。

一旁的龙威则带着他的儿子龙天生冲进人群之中,劈天盖地的打了起来,龙威的功力之高,比之刀剑双魔毫不逊色,尤其是他的那一手碎风掌,一旦打到人的身上,就足以将人的全身骨头都打碎,果真是厉害无比。

而毒蓝仙子则带着彩虹七仙等人攻向了慧觉,她们的身上全都占有剧毒之物,一般人根本不敢靠近,但是慧觉却丝毫不怕,因为他已经是万毒不侵了。

只见慧觉的一双巨掌不断地挥舞着,带起一股股的强烈劲气,将毒蓝仙子等人完全挡在了一丈之外,丝毫近身不得。毒蓝仙子眼中满是怒火,上官天云的死讯已经将她彻底的激怒了。

毒蓝仙子连攻了数次,都被慧觉给打了回来,不由大怒道:“老秃驴,我就不信你是百毒不侵,都闪开。”只听毒蓝仙子一声令下,彩虹七仙等人纷纷退后数丈。

毒蓝仙子怒喝道:“老秃驴,我今天就让你尝尝天下至毒,无影绝命散。”说着,毒蓝仙子双手一甩,一股无形的东西顿时暴撒而出。

在慧觉身旁的人没有见到任何的东西,便一个个惨叫着倒在了地上,不到片刻,他们的身体便迅速的腐烂成一堆白骨了,端得是奇毒无比。

慧觉虽然是百毒不侵,但是在这种天下至毒的侵蚀下,也感到自己的浑身开始疼痛,不由大喝道:“妖孽,我杀了你。”说话间,慧觉已猛冲而上,双掌铺天盖地的砸向了毒蓝仙子。

毒蓝仙子见慧觉连无影绝命散都不怕,不由为之惊愕,她不相信眼前的这个老秃驴竟然可以抗拒无影绝命散这天下至毒。一时间,毒蓝仙子都忘了要躲闪,眼看就要丧身在慧觉的掌下了。

她身后的那二十个毒蓝死士见状,迅速冲了上来,紧紧地护在毒蓝仙子的身前。只听“嘭”的一声,慧觉的那无涛掌力重重的打在了那些死士的身上,二十名死士顿时狂吐一口鲜血,倒摔了出去。

慧觉的巨掌毫不停留的再次轰向了毒蓝仙子,毒蓝仙子慌忙擎起双掌硬接了慧觉的一掌。毒蓝仙子的内力在武林之中可以说是罕逢敌手,但是在慧觉的面前却是弱不禁风,毒蓝仙子只觉慧觉的掌上涌来一股骇人的劲力,将她的五脏六腑全都震得移形换位,禁不住狂吐一口鲜血,倒摔了出去。

彩虹七仙等人见状,慌忙上前想要护住毒蓝仙子,然而,慧觉却如影随形般攻了上去,彩虹七仙等人在慧觉的掌下俱被震开了。

慧觉的巨掌再次重重的轰向了毒蓝仙子,此时的毒蓝仙子全身犹如被撕裂了般,痛苦难当,根本无法再接下这一掌了,而剑魔等人相距甚远,根本无法赶来救援了,眼看毒蓝仙子就要丧身于慧觉掌下了。

突然,一道血红的寒芒,摧枯拉朽的劈向了慧觉,其势简直就像是开天辟地般。慧觉只觉身后袭来一股刺身的寒气,吓得他连忙舍了毒蓝仙子,回身挡向这道寒芒。

这道寒芒正是急急赶来的上官天云所劈出来的,只见赤炼剑撕天裂地的剑气与慧觉的巨掌相交,顿时将慧觉给击飞出去。

上官天云没空理他,飞身上前将毒蓝仙子扶了起来,急道:“娘,您怎么样了?”毒蓝仙子见到上官天云,顿时惊喜道:“云儿,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上官天云忙道:“不是做梦,我真的是您的云儿。”这时,冷水雾四女也赶了过来,纷纷围在毒蓝仙子的身旁。

毒蓝仙子伸出手轻轻的抚了一下上官天云的脸颊,又看了看冷水雾四女,激动地泪水如同决堤江水般涌了出来,跟着毒蓝仙子突然“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上官天云见状,不由大惊,慌忙伸出手抵在毒蓝仙子的背上,缓缓运出真气,为毒蓝仙子抚平她受伤的经脉。

在场的所有人见到上官天云及四女俱都惊呆了,过了许久,人群中才爆发出两种不同的声音,一种是惊喜之声,一种是惊骇之声。

剑魔等人掠到上官天云的身旁,惊喜道:“云儿,原来你还没死,这实在是太好了。”上官天云看着剑魔等人,笑道:“这一次不但没有死,还因祸得福了呢!”剑魔等人闻言,不由都想问一下,到底得了什么福了。

然而,一旁的慧觉已大叫着冲了上来,双掌挟带着撼山动地的劲力砸了过来,口中还大叫道:“妖孽,都给我去死。”剑魔等人见状,不由纷纷叱喝着迎了上去。

上官天云心知慧觉此掌已经用上了全力,剑魔等人绝对接不住这一掌,但是自己又要为母亲疗伤,实在脱不开身,不由冲着冷水雾四女道:“你们快挡住他。”四女闻言,忙点头道:“好。”

说着,四女飞转过身,掠身上前,越过剑魔等人,冲向了慧觉。冷水雾冲着三女道:“把功力传给我。”她的话音刚落,池水华三女已迅速的将双掌贴在了冷水雾的身上,把自身的功力全都涌进了冷水雾的体内。

冷水雾顿时功力大增,擎起双掌硬接上了慧觉的双掌。只听“嘭”的一声,冷水雾与慧觉四掌相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紧跟着,五人各自退了十余步,打了个平分秋色。

慧觉不敢致信的看着四女,眼中充满了惊骇、不解,显然他在为四女功力之高感到诧异无比。而剑魔等人也是惊讶得看着冷水雾四女,不知道她们四个怎么会突然间拥有如此强的功力。而他们也永远不会知道,因为那一天的事情,是上官天云与四女心中永远的秘密。

这时,毒蓝仙子已经在上官天云的真气疗养下,渐渐好转过来。毒蓝仙子缓缓睁开眼,道:“好了,云儿,我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上官天云闻言,这才缓缓松开了双掌,道:“娘,您的五脏六腑受了严重的内伤,短时间内千万不能再妄动内力了。”毒蓝仙子笑道:“好了,我知道了。”

一旁的冷水雾四女见毒蓝仙子醒过来了,慌忙走上前来给毒蓝仙子行礼。毒蓝仙子看着四女,眼中不由露出了慈母般的眼神。

突然,她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见过池水华,不由道:“这个丫头是……”池水华忙道:“仙子,我叫池水华,您叫我水华就行了。”毒蓝仙子转头看向上官天云,笑道:“臭小子,你什么时候又糊弄了一个这么漂亮的丫头?”上官天云不好意思道:“娘,您怎么能说是糊弄呢?我是真心的。”毒蓝仙子不由伸出手点着他的额头道:“你呀!真是太花心了。”顿了顿,又道:“对了,影儿那丫头呢?我怎么没有见到她?”

上官天云闻言,脸上不由现出复杂的神色,这些日子来,他一直避免提到冰影,因为他始终不愿相信那是真的,而冷水雾等人也避免提到冰影,都是为了怕上官天云伤心。但是,现在毒蓝仙子终于还是提到了冰影,上官天云不由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冷水雾见状,气道:“仙子,您不要提那个臭丫头了,要不是她,天云和我们也不会跌落悬崖,以至于差点丧命。”毒蓝仙子闻言,惊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官天云摇摇头道:“娘,您不要问了,以后有机会,我会给您说的。”说着,上官天云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各大门派的面前,冷目扫了他们一眼后,道:“如果你们现在就走,并且保证今后再不动天神教的一草一木,那么我可以当这次你们围攻天神教没有发生过。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各大派的人闻言,不由面面相嘘,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现在他们已处于下风,要拼已经拼不过了。但是若要他们就这么认输,那无异于将他们的脸面全都扫净了,这是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做的事情。

这时,只听一旁的慧觉大吼道:“小魔头,竟敢口出狂言,老衲今天就要除魔卫道。”说着,一个纵身扑了上来,双掌挟起万斤巨力狂猛的砸向了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冷然一笑道:“除魔卫道?你自己都已经走火入魔了,还怎么除魔卫道。”说话间,上官天云将手中的赤炼剑扔给冷水雾,擎起双掌攻了上去。一旁的毒蓝仙子见状,不由大惊道:“云儿还没有冲破三重任督二脉,他是打不过那个老秃驴的。剑大哥,你们快去帮助云儿。”剑魔等人闻言,忙挺起自己的兵器,想要攻上去。

冷水雾见状,忙伸出手拦住剑魔等人,笑道:“剑伯,你们不用上去帮天云,天云自己可以搞定的。”她的话音未落,上官天云已经与慧觉四掌相接,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两人纷纷被震退。

慧觉被上官天云足足震退了十余步,才稳下身形,而上官天云仅仅微退了三步便拿桩站稳了,第一回合的交锋,显然是上官天云略胜一筹。

慧觉见上官天云功力竟如此强悍,不由心中大骇,怒喝一声:“魔头,受死吧!”说话间,慧觉已腾身掠上半空,大吼一声:“万佛朝宗。”霎那间,在慧觉的周身幻化出无数的巨大气佛,一个个怒眉冷目的瞪着上官天云,大有摧枯拉朽之势。

上官天云见状,冷笑道:“什么万佛朝宗,根本就是万魔毁天,今天就让我收拾了你这个大魔头。”说话间,上官天云也腾身掠上半空,大喝道:“万剑归心。”顿时,上官天云的周身幻化出无数森寒的气剑,一个个凛冽的指着慧觉,大有撕天裂地之势。

只听两人同时大吼一声:“杀!”霎那间,气佛与气剑同时暴射而出,有若无数的陨石与流星般撞在了一起,顿时,整个天绝峰都被剑佛相撞所发出的巨响声给震得颤动起来,一些功力较差的人被这巨响声给震得口吐白沫,倒地不醒。

终于,气剑与气佛同时发完,全都被震碎成了空气,消于无形。慧觉见状,大吼道:“佛临天下。”他的话音才落,整个人便在他内力催动下,幻化成了一尊巨大无比的怒佛,恶狠狠的攻向了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见状,大喝道:“剑!”下面的冷水雾闻言,顿时将手中的赤炼剑扔了上去。上官天云接住赤炼剑,大喝一声:“身剑合一。”话音未了,他的整个身体已在他真气的催动下,瞬间幻化成一柄散发着凛冽寒气的巨剑,暴刺向了慧觉。

剑佛再次相撞,发出更加震耳的巨响声,慧觉幻化出的巨佛在巨剑之下瞬间瓦解,现出了慧觉的真身。

慧觉大惊之下,慌忙运出双掌挡向了巨剑,“咚”的一声,巨剑击在了慧觉的双掌上,撕天裂地的剑气将慧觉的双掌搅得皮开肉烂,鲜血不住的喷涌出来。慧觉“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倒摔出去,摔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上官天云则散去功力,手持赤炼剑缓缓落于地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慧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