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七十七章 平息干戈

苦木等少林僧人慌忙上前将慧觉扶起来,见他双目紧闭,口角溢血,忙运出功力想要为慧觉疗伤。然而,以他们的功力想要治好慧觉身上的内伤,简直不可能。

就在他们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上官天云已缓步走了过去。苦无等四大金刚见状,慌忙挡在了慧觉的身前,想要挡住上官天云,然而,他们自己心里却非常清楚,凭他们四人想要拦住上官天云,那无异于是螳臂挡车,自取灭亡。

上官天云在四人面前站住,淡淡道:“现在慧觉的身体之中已充满了四溢的剑气,如果不将那些剑气散出来,慧觉的五脏六腑迟早会被那些剑气搅碎。现在普天之下,只有我能将他身体之中的剑气给散出来,所以,我劝你们还是让开路吧!”

苦无等人闻言,不由面面相嘘,过了好一阵儿,苦无才道:“大家让开吧!反正如果上官教主想要硬冲过去,凭我们也是挡不住的。”说话间,已收开架式,闪到一旁,其他的三人见状,不由也纷纷闪到了一旁。

上官天云淡淡一笑,走到慧觉的身旁蹲了下来,上官天云缓缓伸出双掌抵在慧觉的背上,将自身浩瀚的功力输送过去,顿时,慧觉的身体开始不断颤抖,周边的人见状,不由为之惊心,不知道上官天云到底是要救慧觉还是要杀慧觉。

就在众人心神不定的时候,只听慧觉“哇”的一声大叫,紧跟着从他的身体之中溢出无数的剑气及他本身的魔气,直扫得四周尘土飞扬。

待气劲全部溢出之后,慧觉缓缓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四周的人时,呆愣道:“咦!这是怎么回事?”说着,扭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惊讶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在闭关练功吗?”

上官天云缓缓站起身,淡然道:“你现在在天神教的大门前,你之所以会在这里,是因为你连功走火入魔,强练万佛朝宗不成,却阴差阳错的练成了万魔大法,结果便导致了这一场杀戳。”

慧觉闻言一惊,慌忙站起身来,举目四望,只见四周布满了各派的尸体,鲜血流淌了一地,不由骇然道:“天哪!这难道都是我造成的吗?”一旁的刀魔闻言,怒然道:“废话,不是你还能是谁!你口口声声说要除魔卫道,结果自己却走火入魔,给江湖中带来了这么一场大灾祸,你说你是什么得道高僧啊!”慧觉闻言,不觉愧然的低下了头。

上官天云冲着慧觉拱手道:“慧觉禅师,在下就是天神教现任教主,上官天云,也就是二十年前天神教教主上官天鸿的儿子。”慧觉闻言,大惊道:“天哪!是你!你就是大魔头的儿子!”

上官天云淡淡道:“没错,就是我。不过我虽然重建了天神教,但是并没有和所有武林人士为敌的想法,我们之所以会与你们不断开战,全都是被迫应战的。现在,我想听你一句话,如果你们现在就走,那我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而且,二十年前天神教及我爹的仇,我也可以一笔勾销,咱们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们还是要消灭我们天神教,那就别怪我们天神教上下数千名弟兄要与你们决一死战了。”

慧觉闻言,先看了看上官天云,又看了看四周各大派的人,不由低头愧然道:“上官教主您现在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了,但是却肯放过我们,如此宽宏大量,实在是让我们汗颜。”顿了顿,又道:“如果上官教主肯原谅我们犯下的错,我们少林寺可以让出武林至尊的位置,奉天神教为天下第一教。”慧觉此语一出,顿时引来一片哗然。

华山派掌门路剑锋厉喝道:“慧觉,我们是名门正派,怎么可以封魔教为天下第一教呢!如果这样,我情愿战死。”上官天云淡然一笑道:“我并没有说天神教天下第一教,只要大家以后可以井水不犯河水,那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路剑锋见上官天云口气很软,不由心中暗喜,心想这回可是华山派出风头的时候了,当下冷冷道:“上官天云,你想要和解可以,但是你必须向我们赔礼道歉,以慰我们战死的弟子。”

一旁的刀魔闻言,大吼道:“姓路的,我操你亲娘,你竟然敢这么跟我们教主说话,我看你是活腻了。”说着,刀魔已提着天裂刀劈了上去。

路剑锋见状,轻蔑的一笑,转向上官天云道:“上官天云,难道这就是你们和解的诚意吗?”上官天云淡然一笑,没有说话,也没有拦住刀魔,而是一动不动的站着,仿佛不知道刀魔已劈上去一般。

路剑锋见上官天云竟然不拦住刀魔,不由大惊道:“上官天云,你难道真的要拼个你死我活吗?”说话间,刀魔已劈至身前,吓得他慌忙抽出宝剑,挡了上去。

而他周围的人则没有一个敢动的,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他们一动,这场恶战就誓必难逃了。而他们则完全没有取胜的把握,本来在人数上已经处于劣势了,现在他们所依赖的慧觉又功力尽失,再加上对面又多了一个武功不知到底有多高的上官天云,这场仗不用打就知道输定了。

上官天云淡然道:“我并不是没有和解的诚意,奈何你的条件太苛刻了,你要我向你们道歉,告慰你们死去的弟子,那谁来向我们道歉,告慰我天神教的弟子?”天神教的弟子听到这些话,不由兴奋得大叫起来。

这时,慧觉走到上官天云的面前,双手合十道:“上官教主,路掌门只不过是一时口快,得罪之处还请见谅。”上官天云淡笑道:“我没有难为他的意思,但是他却咄咄相逼,弄成这样实非我所愿也。”

慧觉回头见路剑锋已在刀魔的天裂刀下岌岌可危了,不由急忙道:“上官教主,您宅心仁厚,就放了路掌门吧!”上官天云笑道:“既然大师这么说了,那就算了。”说着,转向刀魔道:“刀伯,算了,回来吧!”这时,刀魔已一刀劈断了路剑锋的宝剑,听到上官天云的话,急忙猛地踢出一脚,正中路剑锋的裆部,然后返回到上官天云的身边。

路剑锋挨了刀魔这势大力沉的一脚,顿时杀猪般的鬼叫起来,捂着裆部在地上不断的痛苦打滚。上官天云见路剑锋的裆部已经流出了血,心知这一脚就算踢不残他,恐怕他以后的生活也要大受影响了。

上官天云不由看向刀魔道:“刀伯,您怎么踢得这么重?”刀魔得意地笑道:“教主,您当时叫我住手时,我已经收不住势了,真是太抱歉了。希望路掌门以后的生活不会受到影响了,如果因为这一脚不能传宗接代了,那我的罪过可大了。”

他的话一出口,天神教这边的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九大门派的人见到路剑锋痛苦的模样,没有人为他叹息,纷纷在心中暗骂他活该。因为路剑锋差点让本来可以和解的战事,差点又燃了起来。

上官天云冲着路剑锋拱手道:“路掌门,得罪之处还请见谅。”此时的路剑锋已经疼得晕死了过去,自然听不到上官天云的话了。

慧觉冲着上官天云双手合十道:“上官教主,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九大门派的人不如现在就退去吧!这一场武林浩劫使我们元气大伤,我们各大派都需要静养上一阵子。”上官天云淡笑道:“方丈不留下来喝杯茶吗?”慧觉忙摆手道:“多谢上官教主,不用了,改日再行打扰吧!告辞。”上官天云拱手道:“恕不远送。”

慧觉冲着他的门人一摆手,少林寺的人顿时跟在慧觉的身后急匆匆的跑下了天绝巅,其他各派的人见状,也慌忙跑下了天绝巅,生怕上官天云再改变主意,那时候他们就休想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了。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九大门派的人便走得精光了。只剩下百余名黑衣人及朝廷派来的数千官兵。上官天云冲着那些官兵的头领将军冷冷道:“你们也走吧!记住,回去告诉你们的皇帝,以后别再掺合江湖中的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说着,上官天云手持赤炼剑猛地一挥,只见一道匹练般的剑气狂扫而出,数丈外的一个巨石被这道剑气如同切豆腐般给劈成了两半。这一剑吓得那些官兵不禁目瞪口呆,不待他们的将军下令,已纷纷的窜下了天绝巅,生怕上官天云的剑会转向他们。

一会儿的功夫,这群官兵也跑的差不多了,只剩下那群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黑衣人了。

上官天云冲着他们冷冷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与我天神教作对。”那群黑衣人闻言,纷纷对望了一眼,同时大吼一声,举起兵器冲着上官天云劈了上来。

上官天云见状,怒喝道:“找死。”说话间,上官天云已手持赤炼剑扫了上去。赤炼剑的锋寒剑气扫得那群黑衣人左摔右倒,毫无招架之力。

突然,一个黑衣人尖叫一声,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白瓶子,拔去瓶塞后,将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入了口中,其余的黑衣人见状,也纷纷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白瓶子,将瓶中的东西全都倒进了嘴里。

这些黑衣人吃了瓶中的东西后,一个个变得面目狰狞,青筋暴起,纷纷狂叫着攻向了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见状,不由为之一愣,道:“神仙散!你们是闪电杀手会的人!”说话间,那群黑衣人已捍不畏死的冲了上来,一个个全都是不要命的打法。

上官天云冷喝道:“我宰了你们这群杂种。”说着,上官天云猛地一个纵身掠到了半空,大喝道:“万剑归心。”霎那间,上官天云的周身顿时幻化出无数的气剑,上官天云大喝一声:“杀!”那些气剑顿时狂射向那些黑衣人。

那些黑衣人虽然吃了可以催发人最大潜能的神仙散,使人刀枪不入,但是仍然抵不住气剑的暴射,一个个全被**而死。

上官天云落下身来,冷冷得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些黑衣人的尸体,一动不动,眼中充满了仇恨。

这时,只听一声狂笑声传来,道:“上官教主果然不愧是人中之龙,天神教有你坐镇,迟早会成为天下第一教。”上官天云闻声望去,见到发声之人后,忙拱手道:“莫非您就是狂风帮帮主龙威前辈?”没错,发话之人正是龙威。

只见龙威笑道:“老夫正是龙威,不过前辈二字,我可不敢当。”上官天云忙道:“在下上官天云,多谢龙前辈相助之恩。”龙威“哈哈”笑道:“上官教主不必多礼,老夫这次来主要是为了老刀,我可不想让唯一可以与我拼酒的人就这么玩完了。”刀魔闻言,大笑道:“老家伙,看来今天非得给你好好拼一场不可了。”龙威笑道:“你想跑也跑不了,哈哈……”

上官天云看到两人的豪迈气魄,不由为之心折,暗道:“人生在世能得一知己就足矣了。”

忽然,上官天云转眼又看到一旁的雷炎,忙走上前道:“雷前辈,这次能得您相助,实在是感激不尽。”雷炎“哈哈”笑道:“不用谢我,要谢就谢猴灵吧!我那丫头在我的门前跪了一天一夜,说如果我不来救天神教,那她就一直跪到死,我可不舍得我的丫头就这么死了。”上官天云闻言,大笑道:“这么说来,我还真得谢谢鬼猴灵了。”说着,举目望向四周道:“猴灵,你个小猴子跑哪去了?”

“他在这里!”剑魔的声音自远处响起,众人闻声,忙转头看去,只见剑魔的大手伶着鬼猴灵走了过来。

上官天云上前笑道:“这是怎么回事?”剑魔笑道:“还不是猴灵听到要见泰山大人,吓得躲起来了。”上官天云不由大笑道:“原来如此,不过,猴灵你怎么躲也是没用的,难道你就不娶倩儿姑娘了!快过来拜见你的泰山大人。”

这时,剑魔已经伶着鬼猴灵走到了上官天云的面前,现在的鬼猴灵已经是脸红脖子粗了,把头都低到了胸口上,就是不敢看雷炎。

上官天云上前一脚将鬼猴灵踢倒在雷炎的面前,斥笑道:“还愣着,赶快拜见你的泰山大人啊!”鬼猴灵跪在雷炎的面前,慌忙道:“晚辈鬼猴灵,拜见雷堂主。”上官天云闻言,又上前踢了他一脚,笑道:“还叫雷堂主,该改口了。”鬼猴灵闻言,不由大窘,结结巴巴道:“猴灵拜见岳父大人。”

此语一出,顿时引来一片哄笑,雷炎伸出手扶起鬼猴灵道:“好孩子,以后倩儿就交给你了,千万不要欺负她。”鬼猴灵忙道:“不会,不会。”上官天云在一旁笑道:“这个臭小子疼倩儿姑娘还来不及,哪会欺负她。再说,就算他真想欺负倩儿姑娘,恐怕也没这个胆子,难道他就不怕雷前辈您抬着大炮来轰他吗?哈哈……”

上官天云说罢,顿时引来一片哄笑之声,整个天绝巅都沉浸在喜悦之中了。

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上官天云。”上官天云闻言一怔,忙转头看去,只见柳星云正在不远处冷冷的瞪着他。

上官天云轻笑道:“原来是柳公子,这次得你赶来相助天神教,实在是让我感激。”柳星云冷冷道:“少废话,这一次只不过是偿还你救我的那个人情,从现在开始,我们仍然是敌人。”上官天云闻言,不由苦道:“柳公子,难道你还要找我比武吗?”

柳星云瞪了上官天云好一会儿,才缓缓一笑道:“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我也必须说我柳星云这辈子已经很难再超过你了,所以,我不会再跟你打了。”上官天云闻言,不由大喜,笑道:“天哪!我终于可以摆脱你的纠缠了。”

柳星云冷冷道:“想摆脱我的纠缠没那么容易,上官天云,我是不会跟你打了,但是我们永远是敌人。三十年后,我的孩子会去找你的孩子比武,我就不信,我柳星云会永远输给你。”

上官天云闻言,不由苦笑道:“天哪!难道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吗?你干什么非要跟我过不去?”柳星云冷冷道:“我看是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才对,让我这辈子都没办法超越你。”上官天云摇头笑道:“好吧!既然你说要让我们的孩子比武,那我就答应你,不过,二十年的时间就差不多了,不用三十年这么长吧!”

柳星云斥道:“不行,就得三十年。”上官天云不由愣道:“为什么?”柳星云脸上微微一红道:“我又不跟你一样,有这么多的老婆,我得花时间去找一个如意的女人做妻子,等我找到都不知得多长时间了。”

上官天云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你得尽力找了,哈哈……”柳星云斥道:“上官天云,你少嚣张,我迟早会找到一个比你的那四个老婆都好的女人,到时候我羡慕死你。”上官天云不禁笑道:“好啊!那我就等着看了。”

一股寒风袭上了天绝巅,凛冽的寒风刮得人身上凉飕飕的,使人分外的感受到了寒冬的凉意。

柳星云凝望了上官天云许久后,缓缓拱手道:“上官天云,再见。”上官天云也冲着柳星云拱了拱手道:“柳星云,珍重。”

柳星云脸上缓缓一笑,飞身掠下了天绝巅,不一会儿便成了一点黑影了,又过了一会儿,他的身影便完全消失了。上官天云见状,不由长叹了一口气,心中突然有了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上官天云返身走到冷水雾四女的身边,笑道:“我决定了一件事。”冷水雾淡然道:“你能决定什么事?”一旁的池水华斥道:“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刑雪荷笑道:“你们听天云哥说嘛!”彩雅笑道:“是啊!我想天云哥一定是决定了一件大好的事。”

上官天云缓缓扫了一下四女,然后笑道:“我准备不当这个天神教的教主了,我要与你们逍遥天下,过无拘无束的生活。”冷水雾四女闻言,同是一惊,接着纷纷惊喜的将上官天云紧紧抱住了,显然她们也不希望上官天云当这个教主。

四周的人也听到上官天云的话了,不由俱是一愣,接着便纷纷嚷了起来。剑魔大惊道:“云儿,你怎么能不当这个教主,如果你不当这个教主,那要谁来当啊!”上官天云笑道:“我看剑伯您就可以当啊!”剑魔闻言,不由急道:“云儿你别胡闹,我都是快要入土的人了,怎么可以当天神教的教主,我看云儿你还是三思而行吧!”

上官天云摇摇头道:“我已经考虑了很久了,我不适合过这种高高在上的日子,神龙殿里的那张龙椅我再也不想坐上去了。”剑魔闻言,还想再劝,一旁的毒蓝仙子已笑道:“我看剑大哥你就依了云儿吧!他既然不想做这个教主,那就不要勉强他了。”剑魔为难道:“可是如果天云不做这个教主,那又有谁可以做呢?总不能让天神教解散吧!”

上官天云道:“天神教是我爹的一片心血,绝对不能解散,而且现在天下门派也已经与天神教和平解决仇恨了,正是天神教发展壮大的大好时机。”剑魔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要你留下来啊!整个天神教除了你之外,还有谁可以担此重任。”上官天云笑道:“我的心中就有一个人选。”剑魔闻言,忙道:“是谁?”

上官天云伸出手指着鬼猴灵道:“就是他。”鬼猴灵闻言,不由惊讶的嘴都合不上了。四周的人也全都惊讶的看向了鬼猴灵。

鬼猴灵忙道:“天云哥,你别拿我开玩笑了,我武功低微,怎么可以担此重任呢?”上官天云笑道:“武功低没关系,我有一套秘籍可以让你练了之后,成为天下第一高手。”说着,上官天云从怀里掏出一部古旧的秘籍,递给了鬼猴灵。

鬼猴灵疑惑的接过来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因为这部秘籍正是绝命血魔仇天浪的生平所学《血魔大法》。剑魔见到这部秘籍,惊道:“云儿,你怎么会有仇天浪的武功秘籍?”上官天云笑道:“这是仇天浪临死前交给我的,他让我为他找一个传人,而现在,鬼猴灵就是这部秘籍最好的传人了。”

鬼猴灵忙道:“天云哥,我还是不敢担此重任。”上官天云走上前拍着鬼猴灵的肩膀道:“猴灵,你就当帮我这一次吧!”鬼猴灵闻言,心中不由一阵儿激动,眼中涌出了热泪,哽咽道:“天云哥,你对我的恩情我已经无以为报了,现在你又把天神教教主之位让给了我,我实在是……”说到这儿,鬼猴灵再也说不下去了。

上官天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过身对着天神教的弟子高声道:“你们还不参见新教主。”那些弟子闻言,面面相嘘了一阵儿,跟着纷纷跪倒在地上,高声道:“属下参见新教主。”上官天云冲着他们笑道:“你们以后就跟着猴灵,我想他一定可以让天神教更加的壮大的。”

剑魔走到上官天云的身旁道:“云儿,你不想当这个教主我不勉强了,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如果日后天神教有了困难,你一定要回来帮忙。”上官天云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我一定会的。”

毒蓝仙子走到上官天云的身边,轻抚着上官天云的头,慈笑道:“云儿,你现在推掉了天神教教主的位置,今后有什么打算呢?”上官天云笑道:“娘,我准备与水雾她们去云游四海,娘,您要不要跟我们去?”毒蓝仙子笑道:“娘的年纪大了,已经没有那么大的精力了,你们自己去吧!不过,你们要记得,随时回来看看我,可不要只顾着自己玩,就把娘给忘了。”

上官天云忙搂着毒蓝仙子,笑道:“娘,我怎么可能忘了您呢!”毒蓝仙子笑了笑,又转向冷水雾四女道:“你们以后要照顾好天云,不过,最主要的是,你们要多给我生几个大胖孙子,好让我享受到天伦之乐。”冷水雾四女闻言,不由都羞得低下了头。

上官天云笑道:“娘,您放心吧!我会努力的。”此语一出,顿时让四女大窘,纷纷挥出粉拳追打向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轻轻的亲了一下毒蓝仙子,笑道:“娘,我走了,您自己要好好保重。”说着,上官天云便飞快的跑下了天绝峰。冷水雾四女则笑着追打了过去。

刑杀望着刑雪荷的身影,急道:“雪荷,照顾好自己啊!”远处传来上官天云的声音:“刑伯,您放心吧!明年我一定让您抱上外孙,哎呦!”那一声疼叫,显然是上官天云已经挨到了冷水雾四女的粉拳。

天绝巅上的人闻声,不由都“哈哈”大笑起来,充满了一片欢乐的气氛。

上官天云与冷水雾、刑雪荷、彩雅、池水华走了,但是他们并没有直接去云游四海,而是来到了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因为上官天云要在这里了却一桩心事,如果这桩心事了却不了,那他这一辈子心中都会有一个结。

没错,这个地方就是闪电杀手会的所在地,西藏天坛喇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