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心诀
字体:16+-

第三十一章:乔装客商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打破了早晨的宁静。

“是谁啊,这么大早上的,鸡都还没叫呢,我们还没开业呢。”只听一声道。

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见一个人张着嘴巴打哈欠的样子,迷迷糊糊的说道:“你们是谁啊,有什么事情啊,我们店铺还没开门,你等会再来吧。

莫凌风用剑一档说道:“既然来了,哪有赶人之理。

见是一把剑那伙计赶紧揉揉眼睛,看到外面一行十几个人带着刀,还穿着官服惊声道:“你们来干什么呢。

“哪那么多废话,赶紧开门”

见此情况小儿打开门,只听一声刘福啊,是谁这么大清早的吵醒啊,不知道我们现在不是开门的时间吗。”

刘福上前说道:“他们硬闯进来的。

莫凌风一听不高兴说:“你怎么说话呢,敢说我们闯进来,不想活了。”

那人一看是官府之人瞪了一下刘福赶忙上前笑迎道:“官爷不要生气,伙计不懂事礼,还望见谅,不知你们这是”

见此人还算客气就说道:“你是谁,这里当家的在哪里。”

“小人姓仇名靖天,是这家商铺的老板,不知道来此有何贵干啊”

“原来你就是这里的老板啊,我们只是临行公事,检查玉器商行。”

仇靖天道:“我们可都是正经的生意人啊,那会做那盗窃行凶之事啊”。

莫凌风看着仇靖天思索会:“我还没说什么,你怎么就知道是盗窃之事。”

仇靖天赶忙上前道:“小人猜测而已,难道真是有行窃之事。”

莫凌风答道:“最近宫里丢了一些东西,和玉器有关,关于商行的铺子都要检查。”

原来是这样啊,仇谋做的是丝绸和玉器的生意,不会干那偷鸡摸狗之事情。

莫凌风很是怀疑的说道:“做不做我不知道,但我今天来就是要检查你的玉器货物,他们在哪里,带我去看一下。’仇靖天一直托着说什么不会干这种事情,今天装的货就要走了,并塞了一些银票。

莫凌风看是贿赂说道:”这个可不敢收,如果你真的没有什么情况的话,还怕我们检查。“见这一招不行,仇靖天忙笑着道:“是是是大人说的是,小人这就去领大人到后院去。”

看着这偌大的院子,假山,溪水,花儿,什么都有,真是不同一般啊,仇用颜色示意刘福进去大堂,忙说道:“大人稍等,这就去。”

只见十几个人出来了,他们搬着玉器和一大部分丝绸,莫凌风拆开箱子内的东西,拿出来仔细看了看都是一些普通玉器,没什么特别之处。又来到马队便,此刻仇的脸色暗了下来,赶忙阻止道:“大人不妨到屋内喝一杯茶水。”

莫凌风好像察觉出了什么,就没去查,说道:“不了,我还有公务在身,刚才只是例行检查,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大人真是客气了。

随后莫凌风带着官差出大门东行了。

仇靖天赶忙让刘福关上大门,嘴里不住的说道:“这下可惨了,难道官府已经查出来了,刚才真是好险,趁现在没查之前还是赶紧运出城去。

一个人来到大堂坐立不安,站起来走来走去的,大声道:刘福,过来。”

“什么事啊,老爷。”

二当家的呢?

昨天晚上出去还没回来。

什么,还没回来,一定又去妓院了,气的打碎一个杯子又道:“赶紧给我叫回来,抬也要抬回来。”

小的这就去,刘福应允道。

莫凌风赶忙回去茶庄找到乐和和陆游说:“事情果然有蹊跷,为防止打草惊蛇,我并没有检查马车上的货物。”

陆游道:事情也许很快就有眉目了,现在我要去乔装一下,打探个虚实。“乐和说该如何做呢。

陆游笑了笑道:“麻烦你给我一起谈一笔生意去。

“生意”

两个人愣住了。

陆游说是的,还要海棠姑娘的帮忙,扮演一下角色。

莫凌风随后叫来了海棠。”什么事啊,陆大人,我能帮助什么忙。”海棠道。

去了就知道了众人疑惑,跟着去了。

走在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集市一片热闹,走在城东的大路上,映入眼帘的是各大商行,伏云商行四个大字,走进了众人的目光。

陆游道:“随我来,咱们买些瓷器去。

只见店里寥寥几个人,见进来的人仪表不凡,就上前道:”不知几位客官要些什么,我们这里各大玉器,什么唐朝的,北魏的都有。”

陆游趴在那人耳朵胖说:“我要上等的好瓷器,不管多少钱,尽管拿来瞧瞧便是。”

这老板一看是个大商户,忙说道:“你们先歇息一下,我去去就回。”

海棠看着陆游和乐和三人相互看了看。

这时候来了一个人说:“听说你要上等的好玉器,可否借一步说话。”

随后就来到内堂,仇靖天让刘福倒茶,陆游忙说道:“听说你这里有好玉器,便来瞧一瞧,可否一看啊。”

这位爷真是爽快,随后就命刘福去拿了。

只见个个玲珑剔透的,做工也很好,看上去就是一件精美的玉器,乐和赶忙上去。

陆游笑了笑道:“老板还是没把好的拿出来,钱不是问题,但一定是要好的。

仇靖天见陆游是个行家懂一些就瞒不住笑着说道:“不知要什么样的玉器啊。”

陆游轻声道:“皇宫的。”

仇忙说我们这里没有,你还是找别的家吧。

随即陆游亮出万两银票,那仇靖天看的都直了,忙轻轻说:“你稍等,这就去拿。

果然是皇宫的玉器和一些名贵字画。

仇介绍说这是当年徽宗皇帝的笔迹,还有一些用过的玉器,都是价值连城的。

陆游走上去一看,果然是的,就出价钱把字画买走了,还说改日定当再来拜访。

高兴之余的仇靖天应不住心里的激动,让刘福前去相送,一个人在屋子里开怀大笑着。

陆游赶紧回了茶庄商量事情去。

傲天应恭王之请去了皇宫,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刚要走出宫门,只见张德福踉踉跄跄的走着,傲天便问公公这是怎么了。

张德福一看是傲天就说道:“还不是前天大盗给闹的,现在还惊魂未定呢。

傲天问道那天晚上听说公公也在,还看到了蒙面人,有什么特征没。

公公本不愿提就对傲天说道:“那天我去执事看皇上休息没,见熄了灯就准备回去,执事音乐听见里面有声音,后来有两个蒙面人可把我吓坏了,现在夜里还在做恶梦呢。”

他们后来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被我的喊叫声惊来了御林军,还射伤了一个,最后还是跑了。”公公叹道。

“伤在哪儿,傲天急忙问道。”

左边的胳膊上。”

傲天一想胳膊,那天在街上碰到那人,难道傲天赶忙回去了。

公公还没反应过来说道:“哎,怎么就走了,还没说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