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心诀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二章:王府做客

”鳯蜓山庄遭劫难,天明拔刀来相见。兵来将挡谁人敢挡,水来土掩当舒王。“

门外一对人马跑过来拔刀望着鳯蜓山庄,这可吓坏了守门的家丁,一看这阵势还不跑进去大喊道:”不好了,快来人啊有人来闹事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卫信问道。

管家慌张的说道:”不好了少庄主,外面来了一对兵马,看样子来势汹汹,小心为妙啊。“”什么“卫信大惊,赶紧跑出去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孙大鹏,看他如此的一股凌然站在最前面,还微笑着。”来者何人,竟敢来我山庄闹事“卫信质问道。

哈哈一声后,一个年长五十的人骑着马上前一步说道:”就是你打伤我儿的,是不是。“卫信一听想必这就是孙大鹏的父亲了,就点头道:”确实在下所为,那也只能怪你儿子,飞扬跋扈,目无王法当街调戏女子鞭打良民。““什么良民,不良民的,我只知道你伤了我儿,今天来就是要算这笔账的。””那这笔账该如何算呢?卫信道。”哼哼,怎么样,你心里清楚,我儿胳膊被折断,身上满是伤口,当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孙天明恶狠狠的道。

卫信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指着孙大鹏道:“如此不讲道理,看来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都不是什么善类。”

“什么”孙天明大怒道:“小小顽辈竟然如此口出狂言,吃我一刀再说。”

说着拎起关公大刀就跳起来劈过去,谁知被赶来的傲天一掌震倒在地,孙大鹏吓得赶紧后退扶起孙天明说道:“父亲,就是那个拿着剑的人,都是因为他孩儿才变成今天这种下场的。”

孙天明立起大刀指着傲天说道:“你又是谁,看穿着是个中原人,为何来我西夏。”

傲天笑了笑道:“呵呵,这黄土脚下,又不是你一个人的,管的还挺宽的,在下傲天是也,不服气尽管放马过来。”

“好猖狂的小子啊,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卫信赶忙拦住傲天道:’一切都是因为我,岂可让傲兄代为出面,这对父子蛮不讲理让我来领教一下。“傲天执意要教训他,最看不惯就是这种人了,趾高气扬,一切都不放在眼里的无知鼠辈,卸下剑让卫信拿着指着孙天明道:”今天我就单手挑战你,如果你能胜得过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臭小子,敢瞧不起我,今天让你满地找牙,跪地求饶。“孙天明拎起大刀冲了上来。

傲天一跳到面前,单手和他交打起来,这时候耶律珊儿等人也出来了。赵嶓惊讶的说道:”没想到大侠这么厉害,单手对付。“一边说,自己也一遍比划着,好不威风啊!

卫信看着傲天很轻易的应付着,心里念道:”想必傲天也是一个深藏不露之人,功力不俗。“孙天明左砍来,右砍去的,就是打不着傲天,反而是轻易的就避过去。

孙大鹏来到吴敬身边低声说道:”弓箭手准备好,听我号令。“这个举动被珊儿看到了就说:”看那孙大鹏不知道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卫信让大家都留心点。随时注意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

傲天用铁臂功挡着,反手锁喉功弄的孙天明连连后退,没想到这小子那么厉害,赶紧又是一条,来个惊天一劈。

凡习功夫者,不论软功硬功,胥以凝神固精,静心敛气为主。傲天闭目立站不动,执手受气金钟罩,孙天明虽然砍过来被一股强大的气给弹回去,傲天顺势一跳龙抓手袭来,抓住他的衣角举着转圈,猛地一甩到对面的湖水中了,珊儿看到后拍着手说道:”好啊,傲天哥哥好棒。“孙大鹏一看孙天明掉进湖水了,赶紧跑过去喊着:”父亲,你没事吧。“随即命令吴敬让弓箭手齐射,看着万剑归来,卫信脱去外头翻滚着把箭又反弹回去,那些兵卒都被打倒在地。”我出来了“孙天明大喊道:”吃我一掌“。

傲天看他还是不死心,跳起来对抗者,使用无相劫指一招”一指昙花“把孙天明打倒在地,口吐鲜血,孙大鹏赶忙跑过去扶着:”父亲,你怎么了。“孙天明推开孙大鹏又冲上来,傲天又是一掌打过来锁住其喉,恶狠狠的说道:”看我今天要你狗命。“吓得孙天明惊讶的看着傲天的一掌打过来,自己却傻傻的愣住了,突然一人骑着马过来说道:”阁下住手。“傲天一看来了好多兵卒把这里团团围住,马上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映入眼帘,身着深色紫色大袍子,腰间佩戴一块温润的玉佩;脚穿朝天黑靴,一股飘逸长发,眉宇间气度不凡,透着一股威严,只见他下马面露微笑握拳道:”阁下一表人才,武功不弱,真是少年英雄,小王斗胆恳求放了这孙天明,至于他的行为举措我一定会秉公执法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待。“傲天松开手,看着这人说话倒也客气,听他说小王,看穿着打扮难道是个王爷。赶紧也施礼道:”在下并无恶意,只是教训一下而已,敢问你是。““小王李仁礼是也,这位孙天明虽贵为侯爷,但是纵容其子违法乱纪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的。”随即命人把孙大鹏和孙天明押走了。

赵嶓一看这个人一定是个什么大官,后面都还跟着将军,怎么就放走了孙天明抱怨道:‘难道他们是一伙的。“瞪了一眼赵嶓说道:”事情还没有清楚,不要妄下结论,你怎么这么没脑子啊。“卫信上前一步施礼道:”原来是王爷殿下,失敬!”小王今天来没有别的事情,正好从皇宫回来路过此地,不巧竟然发生这件事情了,还好没有酿成大错,两位不妨到王府小坐,我们也可以讨论一下剑法武功。“傲天推迟说道:“王爷太客气了,我们一届草民,哪敢如此被尊为上宾啊。”

李仁礼笑了笑:’看你不像是本地人,从穿着打扮上看一定是个中原人吧,本王喜欢家交朋友,对江湖事情也比较感兴趣,如若不弃,务必到小王府上一叙,好让我尽地主之谊啊。”

傲天和卫信看王爷再三邀请,只好跟着去了,走的时候叮嘱珊儿和好生呆在山庄,等待他回来

一行人行事一段路程后,来到了城中西侧的王府边上,这里还真是幽静能和鳯蜓山庄有的一拼了,远远看到一座府邸立在眼前,上面有三个大字“舒王府”字迹飘洒俊逸,钢筋有力,卫信一看就称赞到,他对书法也是极其的喜欢。

进门之后,只是觉得王府也没有什么不一般的地方,更多的是一些花的摆放,亭台楼阁的布局倒是不同一般,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正堂,上写:”四知堂“是王爷会宾客的地方,两边的走廊相互交错,如蛇一般蜿蜒至后院,四周的墙上爬满了藤枝,好一派清新的王府别苑啊,给人的感觉不是富丽堂皇,而是有种”平易近人“的感觉,不会让人觉得它的深不可测。

傲天看了看,他最畅想的就是简单不繁华,错落有致但不繁琐,有花有山水这些足够了,李仁礼忙说一句:”二位里面请。“卫信和傲天坐下来,两个婢女来了,端着上等的好茶,王爷一声:”尝尝这茶怎么样。“卫信一句:”茶,遇水舍己,而成茶饮,叶蕴茶香。“噢!王爷一听高兴的说道:”卫侠士也懂得茶啊。“”王爷过奖了,小可略知一二,这茶水清淡幽香,倒是与众不同啊。“这是本王特别准备的上等铁观音,道它:”不青不涩,不愠不火,不冷不热,无异味,无怪气,观其型则必团结运紧索、色旁观泽翠绿,闻其味则必清雅似花、幽香如兰,品其汤则必甘醇滑润、满口生津。“”看来王爷对茶道研究的颇深啊,小可真是佩服啊“卫信一听便称赞道。

傲天不懂得,看他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的,自己没有说话的份儿,就拎起茶杯一口而尽,感觉这味道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同之处,深知自己不懂只是门外汉就当解渴算了。

王爷笑着说道:”这位傲侠士果然是爽快之人,其实这茶汤质清纯透亮,不拖不沓;韵味从容绵长,不媚不俗;也表现出不咄咄逼人,不装腔作势,正如江湖人士版正直豪气。“傲天笑了笑。

随后李仁礼让婢女拿出笔墨纸砚,心情大好的他写下:”江湖义士豪气冲云天,英雄四洲气概啸长歌,最是剑法自然其奥妙,客居南山狂歌笑傲"

卫信一看这笔法是如此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拍手道:“王爷书法果然大气,看的真是畅快淋漓啊。”

本王对草书极为的偏爱,优推唐代张旭是也。

草圣书法确是名不虚传,王爷书写的也是俊逸潇洒,小可独爱王羲之的兰亭序,自辟径蹊,不落窠臼,隽妙雅逸,其字皆映带而生,或大或小,随手所如,皆入法则,堪称天下第一啊。

傲天对这又是不懂,不知道自己来王府是不是一个错误,他们感兴趣的自己完全不在行,王爷回头笑着说:‘真是怠慢了傲侠士,现在随我去后院吧,我们讨论一下兵器。“王爷的后院是个武场,自己偏爱剑法,在兵器中独爱枪术,最敬佩的就是岳飞。这一说的傲天立马来了兴趣,讲了好多关于岳飞的事情,当然他也是从乐和哪里听来的。

来到后院只见这里有好多人,王爷指着说道:”四海江湖皆为朋友,自远方来而来,他们都是本王的客人,只是交流剑术而已。

只见一个胖子举起两个大圆球把对面的墙都给捅破了,还有一个身轻如燕的使了一手好飞镖

王爷坐下来,看着眼前练习的武林豪杰,傲天也没有闲着说起了岳飞,继续讲未完的故事.,可来劲了讲的是那么的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