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心诀
字体:16+-

第一百六十八章:命悬一线

宇宙无穷,人生有限,但这又有什么遗憾?

月在上天,皎洁温柔,柔和的月光把夜晚烘托出一片平静与祥和,照在脸上的光是摸不着,触觉不到的,此刻的傲天坐在江坊院子中间,抬着头深思着,不知道是不是岁月的离愁让他多了丝丝伤感,一切的一切都回不到从前,身边的人悄然而入,悄然而走,就如这月边的星光一样,有时候太过暗淡了,看不清原来的面庞了。月,刻画着模糊的轮廓,寻寻觅觅人不同,不管雾里看花还是真真假假总会有一些假象。

风,轻轻的吹拂着脸庞,顿时心中一丝凉意袭来,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有时候说不准道不明,就是很奇怪的突然冒出来,让你防不胜防,招架不住,不仅仅是略微的无奈,事情的成败不是人为便是天灾,要不然就不会那句诗歌“月有阴晴圆缺,此时古难全。”傲天一个人拿着酒葫芦喝着酒,依躺在草垛上,这时候孟天涯出来了,来到傲天身边坐下来望着天空也是一言不发,不知道天涯的心中在想些什么,从刚才一脸惆怅的神态中至少可以确切的知道天不从人愿,仅有的希望也伴随着点点阴暗的星光移植殆尽了。

傲天递给孟天涯酒壶,却低下了头,想着刚才冷沐风给自己说的话就十分难过,事情还没有到非常绝望的地步,不该如此轻易的放弃,即便是筋骨全断,这世间定会有像华佗,扁鹊一般的神医在世,要知道事在人为的道理,傲天始终相信只要有心,一切都不会是难事。用玉儿的话来说这就信心,人活着不仅仅是向前,这源源不断的动力来自于内心的渴望加自信,这两者都是需要的。

两个人就这样坐着,不说一句话,每个人心里都在想一些事情,或多或少还有那么一点牵挂和期望,只是寄月托思,美好的愿望还是有的,孟天涯扭过头说了句:“大哥,冷前辈的伤势极为严重按照黄西元所说的,在雪山之巅的雪莲花是百年不遇的药引子,再加上药王的秘方完全有治愈的可能。”

傲天知道雪山远在昆仑之边,不是自己没有信心去找,不过这的确是一个挑战,对自己来说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可贵的啦,除了自己钟情的人,家人,兄弟情之外。想着段飞鹰躺下已经有一月了,伤势渐渐恢复了元气,这是值得高兴的,唯一让自己难过的就是冷沐风的全骨基本上都断了,没想到一个高人被一个大石头给断送了,想想都觉得太过出人意料。

孟天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如今的他显得是如此的欲言又止,道不出口。这时候段飞鹰出来了,步着轻盈的脚慢慢的走过来说道“大哥,二哥!”

傲天一看是段飞鹰忙说道:“三弟感觉怎么样了,还有哪不舒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