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诛魔录
字体:16+-

第六十九章 困敌

半夜十点钟,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

第四区的医疗站,终于关上了大门。

因为修真者体质特异的关系,他们受伤后愈合得非常快,即使是骨折之类的伤势,在回春术的帮助下,也只需一到两个小时便可恢复如初,而平常更是百病不侵。

所以这里白天虽然热闹,但晚上却冷清之极。

也只有伤势特别严重,需要住院之人,才会在晚上留在这里。

而现在整个医疗站中,也就a栋十层大楼内,有几个值班的保安和医疗师,以及数名白天训练时,特别倒霉的伤者,整个大楼显得空荡荡的。

而其余两栋楼,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

大楼的第三层的东侧一角,正是李道通,沈英雄他们四人病房所在的楼层。

此时在那空无一人却又***通明的走廊之上,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在人影的周围,有一团黑雾包裹笼罩着,影影倬倬的看不清形貌,只能模糊的看见这人影穿着一袭黑衣。

那人影移动之时悄无声息,转眼间就来到挂有姬傲穹字样铭牌的门前。

他先是用神念探了探房内的情形,接着冷笑一声,整个人忽然化成一团细沙从门缝处钻了出去,然后在门后再次凝聚成人形。

房内没有开灯,不过以黑衣人的修为,只需聚集一点真气到眼中,便可视黑夜如白昼,房中的情形扦毫必现的展现在他眼前。

黑衣人先是谨慎的仔细检查了周围一眼,确定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才走到病床前,左手的袖中蓦然弹出一把利刃,向正在熟睡当中的姬傲穹头部击下。

然而当那把匕首刚刚碰触到姬傲穹的肌肤时,黑衣人的脸色却不由一变,因为**姬傲穹的身形,竟然在一阵轻烟过后,变成了一个傀儡娃娃。

同一时间,整个房间的模样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四面雪白色的墙壁上各自浮现出了一个大型的符文阵。

这是陷阱!而且是由真人境高手所布的幻术!黑衣人想要逃,却绝望的发现,在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已站了一位精神瞿烁的老人和一个美貌少年。

这老人的形貌,他在由组织情报组所发放的任务资料上,也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可谓是再熟悉不过,正是道法学院的教师联席会副会长林通真。

黑衣人又把目光投向窗外,在那里,一个戴着金色眼睛的儒雅男子正虚空站立,冷冷的望着他。

而更糟糕的是,房中墙壁上的那些符文阵,似乎是一个有着封魔和禁锢作用的法阵,以至于他连求救信号都无法发出。

“呵呵,竟然又是一名金丹境高手,看来这次是逮着一条大鱼了。

现在光是浮出水面的金丹级就有四人,阁下的组织还真是实力惊人啊!”林通真盯着黑衣人嘿嘿笑着,但眼中却一点笑意也无,反而满是冷厉的光芒:“只是阁下既然身为金丹级,又何必藏头露尾?”说完左手挥出一道清辉,向那黑衣人洒去。

黑衣人也不躲闪,任由那道清辉,把原本笼罩着他的黑雾驱散,露出本来面目。

这是一个身形瘦削的男子,高鼻深目,竟然有着西域大陆人类的血统。

林通真仔细看了这男子的面容,登时脸露惊色,说道:“你是燕国排名第七的杀手严奉真!想不到这次的事情,竟然连你也有份!只是不知我天阙门中到底有何物,需要牢烦尔等布下如此大局?”黑衣人闻言,眼神有些闪烁说道:“今日既然被你们抓住,是我严某不幸!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就是。

至于真人所说的话,请恕在下实在是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不肯说吗?”林通真冷笑一声道:“笑依,你把刚才对我们说的话,再对他说一遍。”

“是!”姜笑依笑应了一声,然后好整以暇的对黑衣人说道:“阁下还想着要隐瞒你们的真实目的么?呵呵!恕我直言,其实这全无必要。

既然我们能在这设下陷阱,就已经表面了我们对你们的布局有一定的了解了——”严奉真瞳孔一缩,蓦然出言打断他的话:“这么说来,姬傲穹十个小时后就可苏醒的事,是你和这里的医疗师范一起放出的假消息咯?”“不错!确实是假消息,他们还需要十余天才能醒来。”

姜笑依点了点头,笑道:“我原本以为只会来一两个凝液期,但既然傲穹能劳烦阁下这等金丹高手亲自。

那么你们的计划和目的。

即使阁下不说,我们也能猜得差不多了。

如我所料不差。

贵组织一年前,之所以赶接到这个需要深入我天阙门的三S级别任务,是因为你们有着能从这全身而退的把握,对吗?““而给你们如此信心的,就是数千年前,由宁还真所创,但却不见史载,鲜有人闻,能模仿指纹和瞳孔的绝世幻术。

但是这个计划唯一的漏洞,就是姬家能看透一切幻术的冥轮血眼。

所以一年前你们集结人手,袭击天阙门的重枫林镇,真实的目的,却是把姬家灭门!此后又故意留下一个线索,引出急欲复仇的姬家高手。

不过这样的大手笔,量你们这个小小的中型杀手集团也做不出来,恐怕是出自你们的雇主之手。”

“以幻术代替某些学生的身份进入学院,然后在期末放假的时候完成任务,再大摇大摆的走出这莨山。

嘿嘿!本来这个计划可谓是天衣无缝。

但是天意却不让你们得逞!你们只怕也没想到,所代替的那些学生中,竟然会有人拥有和亲人心灵联系的血脉能力,以至于在最后一个月出了叉子。”

“若我猜得没错,头两天死的那八名学生,一方面是为了转移保安部的注意力,另一方面,则是为了重新凑集四份那幻术所需的材料,而他们的血和灵魂,就是材料之一吧?至于那三名失踪的保安部的队长,恐怕也不是失踪了,而是被你们灭了口,并制造了他们和家人一起失踪的假象。

因为你们担心,学院在审问过三人之后,会猜出事情的真相!你们根本不是在奸细的帮助下混进校园,而是以幻术堂而皇之的走了进来。”

“而就在今天,你们又发现了两件可以令你们的计划功亏一篑的事,一是校园内竟然还有个觉醒了第三阶冥轮血眼的姬家子弟,二就是你们计划的重要一环,邱居远的身份被我识破,所以才有了中午的袭击事件。

一,二,三区只是障眼法,而四区的我们,才是你们真正的目标!只是因为事起仓促,你们并没有仔细调查我的能力,也没注意到我身边有两名凝液期高手跟随,才导致功败垂成!”“不,不应该说功败垂成,其实你们已经成功了。

当初傲穹他们所遭受的攻击,已足以致命,当时就没了呼吸。

但你们没想到的是,因为我的特殊能力,他们只是假死状态而已。

事后也没有想到,有人能看透你们的计划,散发出假消息,而傲穹他们其实还需十余天才可醒来,不知道我说的可对?”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