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诛魔录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三章 秒杀4

“呵呵!别这么急着下结论哦,大叔!”姜笑依以刀身驻,长身站起,看向百里宾的眼中,充满了戏谑的笑意:“在我看来,明年的今日,恰恰也是你的死期呢!”百里宾闻言先是一愣,紧接着就像是听到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般,哈哈狂笑起来:“明年今日就是我的死期吗?嘿嘿!想不到你这个小家伙,已经死到临头,还如此狂妄!”“呵呵!其实你这小家伙的实力确实是蛮不错的,想杀死我也不是没有可能。

说起来,上次中行那家伙,好像就是差点载在你手里的样子。

不过呢,今天我可是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的哦——咦?”说到这时,百里宾的声音忽然一厉,身影一阵扭曲,就已消失在原。

不过目标却不是扑向姜笑依,而是他身旁不远处的那五位学生。

刚才姜笑依虽然挡住了百里宾的那一剑,但是整个人却被百里宾剑上的真力迫退数米开外,所以姜笑依离那五位精英学生的距离,反而要比百里宾远上很多。

再加上还远远逊色于金丹级的反应能力,姜笑依想要救援时已经来不及。

其实这几人的生死,姜笑依并不怎么在意。

刚才之所以会救下这五人,一来是因为责任使然,身为这此行动的指挥者之一,他有义务保证这些手下的安全。

二来是因为有自信将百里宾杀死,反正陷阱已经没有效用,必须要跟百里宾战上一场,顺手救人,何乐而不为。

更何况,姜笑依也很清楚百里宾的打算,如果他不来救援,这家伙绝对不会把五人杀光,必然会留下一两个活口放回去,此后再把他见死不救的影像录在录影晶石当中传播开来。

那时也无须他亲自动手,就可以使得姜笑依在天阙门中混不下去。

此时救人的姿态已经做出,这五人的生死,对姜笑依来说,就已无价值了。

能救下更好,救不下则只是他的能力不及而已。

这过程中,他已尽全力,问心无愧。

可是出乎姜笑依意料之外的是,百里宾的冲向五人的目的,却并不在于杀人,而是握向其中一人的手。

这只手的主人。

正是这个小队的队长张石,而他被百里宾抓住的那只右手里握着的,赫然是一张A级力场防御符。

那明黄色的符纸上,正散发着淡淡的光晕,看情况,应该是道符启动了大半之后,才被百里宾突然打断。

姜笑依见状,不由目露讶色的深深看了张石一眼。

虽说刚才他把绝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百里宾身上,离五名学生也比较远,但是张石能瞒过他的神识做这个小动作,确实有其不凡之处。

至少其对道力的控制,就已经非常吓人了。

要知道,姜笑依的修为虽然只有通脉后期,但是他对元气的感应力可是经过特意锻炼过的,而且三阶的灵魂力量,也使得这方面的能力有所加成,其元气感应力,已经不逊色于一般的凝液后期高手,想瞒过他可不容易。

而从百里宾能发觉张石的举动这一事看来,百里宾现在的警惕程度,绝对是保持在最高状态。

显然是对他面前这位,小了他几十岁的对手,深具戒心的缘故。

没收了张石手中的符纸,以及他腰间放置A级防御符的包裹。

百里宾的指甲,一边在张石的脖子上示威性的缓缓划过,一边用好整以暇的悠然口吻,摇头啧啧叹道:“好机灵的小鬼头呢,刚才要不是偶然间发现身边的元力有些变化,差点就让你成功了。

要是人质都躲进力场防御罩的话,真的会让我很头疼的。

桀桀桀!放心——小家伙们,看在你们帮我了一个大忙的份上,我会饶你们一命。

不过,这得等我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之后。

所以,我拜托你们在这段时间里,最好老实一点,别逼的我改主意。

明白了吗?小鬼头们?”百里宾此时的语气虽然和善之极,脸上也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但是其身周所散发的强烈杀意,却把这五名少年压迫得说不出话来。

特别是他们的队长张石,不但是直面这满面刀疤的金丹高手,而且那跟随时都能够结束他生命的手指,正不断的在他脖颈间来回划过,让他的额头处直冒冷汗。

幸亏是他心志坚毅,若是换做常人,神经早已经在这杀气的直接冲击压迫之下直接崩溃了。

见五人都点了点头,自己成功的震慑住这几名,能牵制那紫发少年不再逃遁的学员,百里宾的脸上不由露出几分得意的笑容。

但是当他转过头,再此把目光望向不远处的紫发少年时,百里宾那明黄色的双瞳中,已经转化为刻骨的恨意:“小家伙,我记得你是叫姜笑依对吧?那天晚上我的那些灵魂本源,吞得舒服不?对了。

还要加上一个金丹傀儡小云。

呵呵!还真是让我亏了血本。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失去的这一切,今天我都有机会可以亲手拿回来!”“拿回来?”一直用看戏一般悠然的眼神,目睹着百里宾那如小丑般表演的姜笑依,闻言后眼睛不由得微微一咪,旋即脸上就露出不屑的哂笑:“凭什么?”“很奇怪是吧?我能理解呢!”白发疤面男子居然一幅很感慨的样子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被人同化后的灵魂本源,又怎么可能拿的回来?呵呵,小家伙,看来你对魂力的知识和历史,了解的还太少了哦!认识这张符是什么吗?”说到这时,百里宾利用空间戒指,手里如变戏法似的换了一张明黄色符纸,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

朝着姜笑依晃了晃。

姜笑依眼带讶异的向百里宾上的那张符纸看去,那符纸上依稀中带着几分熟悉,又夹着几分陌生的玄奥符文,让他心中一阵疑惑。

再联想起百里宾先前所说,要亲手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之类的话语,五个字眼救如光一般,掠过了姜笑依的脑海。

“这是双S级必杀术——心劫魔生符!”姜笑依此言刚出,百里宾就放声大笑,手中的道符蓦然绽放出绚丽的红芒,同时如黑洞一般吞噬吸纳着周边的元力。

“哈哈哈!小小年纪,竟然也能认识这张,已有万年不曾出现于世间的心劫魔生符,见识确实不凡,无愧于你那天才之名!不过死在这张世上仅剩不到三张的双S级道符之下,你也可以瞑目了!”百里宾的话音落时,那道符所放出的绚丽红光已接近尾声。

转化为七屡庞大的深蓝色的气息,迅速向姜笑依所在的方向扑去。

若是有其他精通心灵力量的人在,就会认出,这七屡深蓝色的气息,是魂力的强度和密度,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才会出项的景象。

而能够使得魂力可见化,那至少也是九阶以上的魂力等级!由此,就可见这双S级心劫魔生符的威力如何了。

只是让百里宾心中有些诧异的是,面对这曾经名震整个中土大陆修真界的双S级道法,姜笑依却定定的站在原,神情中仍是镇定自如,还略带着一丝可惜的神色,却唯独不见有恐惧之色,也没有任何要闪躲的意思、已经认命了吗?百里宾的嘴角刚露出一丝冷笑,让他震惊的一幕就发生了。

那些蓝色气息钻入姜笑依脑内后,这紫发少年的眼中,在刹那的晕眩之后。

却依旧是清明如故,未见有任何痛苦和挣扎之色。

这怎么可能?此时任何辞藻,都无法形容百里宾眼中的震惊。

这心劫魔生术的魂力攻击还在其次,他最大的作用,是强行引动目标的心劫,而且其强度。

是真人境修真者平常所需面对的心劫强度,至少十倍以上!乃是数万年前心灵法系中的顶梁柱,唯一的双S级道法。

凝神期以下中之无有不死者,因此也被称为必杀之术、不过心劫魔生术的代价也是极高,必须一位魂力七阶以上的真人级高手,以二十分之一的生命力为代价。

才能发动此术。

八阶的魂力,就是目前的元力浓度,修真者们所最高能达到的魂力强度了,魂力能达到这一阶的数万来绝无仅有。

而能达到七阶的人。

万年来也都不足一百。

所以数万年来,这种道法使用的次数,总共不过百次。

双S级道符的材料本身就稀有,再加上代价极高的心劫魔生术,价值堪必一般的中品灵宝。

百里宾使用它,就是想以绝强的魂力强度,趁着姜笑依还未能完全吸收同化。

原本属于他的那部分灵魂本源的时候,把紫发少年的灵魂在瞬间击碎。

就像是用水泥粘合在一起的砖块,在水泥尚未干时遇到巨力后,会自然而然的分开。

那时候,百里宾仍有机会拿回他的灵魂本源。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硬受了心劫魔生术这一双S级道法,这紫发男孩却一点事都没有,神态依旧是悠闲之极。

这怎么可能?心劫魔生符不可能会没有效果的!可是他明明一点事都没有,这又怎么解释?难道说——一个可能突然出现在百思不得其解的百里宾脑海之中。

这白发疤面男子的脸上,顿时露出掩不出的惊色:“你竟然有心劫免疫!”“猜对了!”姜笑依的眼中露出赞赏的笑意。

“不过没奖励!”下一瞬间,姜笑依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百里宾的身后,手中的冥月长刀,笔直的刺向这疤面男子的后心。

对方震惊的那一刹那,就是他的机会所在。

原本是想在战斗中制造机会的,却想不到机会这么快就已到来。

百里宾无愧是经验丰富的金丹境高手,只是楞了那么微不足道的零点零一秒,就已有所反应。

身体向又平移,虽未能完全闪开,却也避过了心脏要害,同时手中的尖也向后回刺。

“呵呵!反应到还蛮快的吗!那么——连动!”再下一瞬间,姜笑依的身影又出现在百里宾的前方,闪动着蓝芒的环首大刀,切开了对方的护身真气,紧接着,又抹过了百里宾的喉咙。

一篷浓稠的鲜血,如喷泉般急涌而出!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