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诛魔录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八章 谋定

林通真抬头微仰,闭目沉思,半晌之后,才猛的睁开眼睛,说道:“若是真如你所说,那东西在博物馆内,我们的人手只需要重点防御镇妖塔,博物馆以及三区这三个,本就需要重点防御的区域就好。

那么此战,我们差不多胜势已定!”“放任那假冒邱居远在学院内的存在,就是为了引蛇出洞。

是在诱使那些杀手仍抱有,无需强攻,以最少代价夺取那宝物的希望的同时,逼迫他们早些动手,以免脱困的妖兽越来越多,我们反而要居于劣势。

而现在那妖狐的伤势,最少也要十日才能恢复。

姬傲穹,则是十八天后醒来。

我们只需在这八天内调配好人手,准备将他们一举全歼即可,即使不能全歼,也可将之重创!”“那些杀手们自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我们却对他们的计划和目的,洞若观火,所以此战是也能算是有心算无心,照我看,七成把握还是你少算了,胜算当在八成以上!”芮晔见林通真点头认可,脸上正要露出自得的笑容时,眼角的余光,却看见姜笑依正手托着下巴,面上露出深思的神情。

芮晔心中一惊,打从三个月前,他就没把姜笑依单纯当作一个小孩和弟子看待,而是一位智囊和得力臂膀。

而这些日子以来,他更是对这个年纪虽然只有十四岁,可是思维缜密却不下于**的得意弟子的意见,日渐重视。

此时见到姜笑依这副神情,芮晔虽然对自己地智慧一向自负。

心中却也不由起了些疑虑。

“笑依,你在想什么?是否你觉得老师的推断,有疏漏的地方么?”“啊?”姜笑依回过神来。

见芮晔和林通真正诧异地看着他,连忙摇了摇头道:“没有!老师的推测并无错处。

刚才我只是在想,老师之所以判断那东西是在博物馆。

莫非轩辕琴和那假冒的邱居远,经常去博物馆,而那博物馆又符合我以前所说的那些条件的缘故?”芮晔沉吟着道:“没错,确是如此!这些日子以来,邱居远经常借口约会。

跟着轩辕琴在博物馆逗留探点。

而博物馆内阵列的那些东西,每一件都是价比千金,还有许多我们不了解其价值。

..这里面失窃任何一件东西,都会震动整个学院。

再加上地下十层就是山河社稷图的所在,保卫也是严密异常。

而且更重要地是,博物馆只在白天开放,晚上只有少数人有权限进出。

学生会长恰在其内!这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邱居远此人尚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揭穿。

而我们的监视又非常隐秘,应该不会想到故布疑阵这种计策才对。”

“这么说来。

那东西倒确实有八成以上的可能。

藏在博物馆内。

“姜笑依揉了揉额角。

又问道:”老师。

那么保安部可还有什么其他发现么?比如说他在博物馆内有什么异常的举止。

或者是在哪个文物前停留时间较久之类的?”“哪有那么容易!”芮晔苦笑:“邱居远从在不任何一个地方停留一分钟以上,所以我们虽然确定那东西就在博物馆内。

但里面地文物不下万件,根本还不能却定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虽然这些日子以来,研发部设在学院地分部以排除法,将不可能是目标的文物一一排除,却仍是有千余件左右。

若是真能知道对方地具体目标,现在我们可要好办地多。”

“对了笑依,妖狐脱困后,会把那些零散地妖兽统合在一起,扫荡已经不可行,这样每天就空出两个精英小队,所以,我准备把博物馆晚上的防御,交由你来负责。

正好,你地学识已不在研发部门那些人之下,你去博物馆,也可以帮他们甄别一下。”

“由我来负责博物馆?从今天开始么?”姜笑依讶异的问道。

“不用!”芮晔摇了摇头,又看了下天色,说道:“今天已经太晚,估计你们也累了,就先回去休息,明天一早来博物馆就可。

“就在姜笑依和芮晔他们的谈话,告一段落的时候,在五区东北部郊区的某个密林内,一场密谈才刚刚开始。

一方是一身白衣,有着一双明黄色双瞳的S级金丹高手,而另一方,正是满身伤痕,但是却面容绝美的六尾妖狐。

“尔等不是人类么?为何要救我?”胡月明冷冷的盯着眼前的白衣男子,虽说对方救了他一命,刚才在和芮晔激斗之瞬。

也算是配合的不错。

但胡月明却从未放松过对这些人类的警惕。

百里溪淡雅一笑,摇头不答。

只是抽出长剑,在身旁的四人才能环抱的树干上,龙飞凤舞的刻下一个古奇的玄奥符文。

那符文刻成之时,就发出强烈的光芒,将两人身周十米范围内的密林,映的恍如白昼。

胡月明也在同时,蓦然色变;“给妖王大人传递消息的,竟是你们?你们到底是谁,从何知晓这个符文?诓骗妖王大人到底有何目的?”他清楚的记得,三个月前,妖王正是接到含有这个符文的讯息后,才定下的破封计划。

而这个计划,也和那讯息里所说,几乎完全相同。

按照妖王的说法,会写这个符文的,也只有他当年那些最心腹的手下,绝不会骗他。

本来胡月明破封而出,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到那位传递消息的妖族同胞。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眼前会写这个符文的,却是一个人类!也是说,这件事,从头到尾,即使不是一个陷阱,结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百里溪嘴角向上扬起:“这符文乃是我在极西之地。

偶然得知。

至于我们的身份和目的,胡兄都不必知道。

你只需知道,十八日后,当你攻击镇妖塔之时。

我们会助你一臂之力就好。”

“十八日后?哈哈哈哈!”胡月明闻言,先是目中透出一屡寒意,转而又哈哈大笑着转身向外走去,边走边道:“阁下的话未免太过可笑,我为何一定要在十八日后攻击镇妖塔?那封印阵既然已经松动,而天阙门也已衰弱到,连个小小的封印阵都不能修补的程度。

那么我在这道法学院内,再等个三年两载又有何妨?妖王大人会送更多的兄弟出来,到时候岂非更有把握?嘿嘿!你们人类没一个可信的,十八日后攻击镇妖塔?只怕是没安什么好心,到时候被你们卖了都不知道。”

“呵呵,胡兄刚从封印阵里出来,对外面的情形尚不甚了解,何必这么早就轻易下结论?好教胡兄知道呢----”百里溪却并不恼怒,反而露出一丝讥诮的笑容:“现在的天阙门正是鼎盛之时,何来的衰弱之说?今日你也看见了,只是几名尚未成年的学生,就有那般战力。

可是衰弱之像么?那封印阵之所以松动,只是被我等,用四个句芒定阵柱干扰的结果。

呵呵,其实这些不用我说,真实的情形,胡兄只需查探一番便可知道。”

“我想告诉胡兄的是,那句芒定阵柱,我等早就做过手脚,十八日后,干扰的力度就为减弱,封印阵会慢慢恢复正常。

妖王大人以后,恐怕不但再无机会,送出像你这样的强力妖族,现在学院内被妖王大人牵制住的两名真人境,也会腾出手来呢,呵呵!所以,十八日后,是你最后的机会哦胡月明听到此处,身形不禁为之一顿,良久之后,才铁青着脸冷哼一声,继续向外走去。

百里溪看着妖狐的背影微摇了摇头,正要转身之际,却发现也不知何时,一位老者已站在他的身旁。

百里溪忙躬身行礼道:“老师,您回来了?”老者挥了挥手,示意百里溪不必多礼,问道:“溪儿,刚才你和他谈得如何了?”“该说的,溪儿已经都跟他说了。”

百里溪皱眉道:“只是原本,我们是打算由那人去接触,两人同为妖族,更好诓骗于他。

现在这么硬逼,我怕他不肯就范。”

“不肯就范?”老者冷哼一声,目光熠熠的望着胡月明消失的方向,淡然说到:“小溪只管放心就是,形势如此,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到时候,他自然会按我们的意思来。

我现在担心的是,小宾还有荆先两个。”

百里溪愕然道:“师傅没找到他们么?”“没有,用传讯晶石一直联系不上。

为师只在两地发现了战斗过的痕迹,其中一地因为大雨,而且现场被人收拾的比较干净,所以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另一地,则满是寒冰,但是因为林通真和芮晔那两个人在,我也不敢靠的太近。

不过----”老者说到这时,忽然一声叹息:“我想,小宾还有荆先他们两个,大约已经遭到不测。”

“什么?”百里溪的眼睛猛然圆睁,面上满是骇然之色。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