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诛魔录
字体:16+-

第二百七十 赝品

公孙召奴?”闻人樱先是一脸的讶色,然后又满眼的怎么可能?一直以来,都只听说他拥有光系能力,而且还是不完全的。

那个人,怎么可能是光系掌控者?会不会是你看错了?”“我绝不会看错,也绝不会胡猜!”姜笑依脸色微沉,没好气的看了闻人樱一眼:“不用法决,就能自如操控光暗元素,这是我亲眼所见。

一个金丹境,即使凭着神器,也做不到那种同时操控光暗能量的地步吧?当然,你不信的话,也可以当我没说过。”

“呵呵!既然你这么说,那么这事就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闻人樱微微一笑,对紫发少年那极不客气的语气,也仿似浑不在意一般。

手指摩挲着下巴,自言自语的沉吟着:“想不到呢!那个比你还要嚣张的小子,竟然也是光暗掌控者!藏得还真够深的。

再加上几个月前和你斗过一次的席白的话,三大神级能力不是凑齐了吗?三神级一起现世,而且还都出现在年纪相差不多的少年身上,这还是第一次。

难道说,那个预言,真的有可能实现——”什么叫比我还嚣张?姜笑依听得直皱眉头,到最后却是微微一怔,追问道:“预言,什么预言?”“当三大神级和三大次神级能力一起现世之时,就是这个世界毁灭之日。”

回过神来,见寝室里的几人,都用好奇的眼神望着自己,闻人樱失笑一声,摇头答道:“这是流传在最古老血脉家族之间的一个预言。

传说乃是洪荒之末,一位真人境预言能力者在羽化之时照见未来,最后所留下的话语。

一直以来,都只是在少数十几个有着数万年历史的家族中口口相传。

我闻人家有幸也是其中之一,虽然现在没落了,但是这个预言还是被长辈们流传了下来。”

“不过——,现在已经过了几万载的时光。

这些话到底有多少真实性且不说。

光是三大次神级里面,除了千余年前出了一位预言能力者之外,其余复制,和能力中和,已经数千年都未曾再现世间。

我认为跟本就没有实现的可能——”没有实现的可能吗?那倒不一定,至少六种神级能力,他已经看到了四种。

不过这灭世预言,到底有几分是真?姜笑依想了想也没怎么在意,转而神情一肃:“闻人学长。

那到这里来,该不会是只为了说这些?现在那些赶过去的2S级回来.:.可还好?”“不是我跑题,而是你刚才说的这消息,太过让人惊讶了。”

闻人樱笑了笑,神色也恢复凝重:“现在地情况是再糟糕不过。

赶过去的七位2S级中,有两个人没能回来。

而那三名妖族高手,包括号称第一人的唐千绝在内。

至今都未见踪影。

至于轩辕大人,他也是和其他四位一样。

重伤至几乎元婴碎裂,若不是血脉能力特殊。

也逃不回来。

他老人家,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搞清楚,到底是谁出得手。

更不知道,又是谁复活的东皇太一……”室内的几人顿时面面相觑。

眼中满是惊骇。

素冰城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就觉得车上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表面上看起来,虽一切如常,但各门各派担纲的几位2S级。

直到姜笑依和沈英雄回来为止,.:面。

而其余的一些地位较高地真人境脸上,更隐约布着一丝愁容。

不过素冰城却也没觉得,会出什么大不了的事。

七大2S级越国之内,有能力能够使他们受伤的人屈指可数,而且无不处于被牵制的状态。

算起来,等于没有。

正因此,当听到闻人樱刚才这些话时,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十名2S级,竟然在不到一个小时)+攻击他们!到底是谁,拥有这份本事?即使是妖王和真一大成级高手,也敌不过十大2S级联手吧?沈英雄心中的惊讶,也不下于素冰城。

尽管从醒来时,看姜笑依地表情,就知道发生大事。

却没料到。

会是一日之间,陨落五22S级的这等大事。

而今日之事,也必定震动神州。

唯有姜笑依倒是淡然自若,并没有什么意外之色,惹得闻人樱讶然注视。

事实上,当蚩尤告知他,会有几位真一真人境地元婴,被用于对东皇太一的封印时。

就对这几位2S级地命运,有了大致的了解见识过蚩尤的领域力量之后,更不看好这些可称修真界绝顶高手之人的命运。

如蚩尤所说,在那样地力量下,没有达到真一大成境之前,是绝对没有反抗之力的。

“总之,这件事到现在为止,我们所知的,都是一团看不清的迷雾。

不过我已经就此事禀报了宗门,想来不久之后,就会有人来调查此事。”

“那么九阴落魄镜了?”姜笑依问道:“这东西,我们天阙门还要不要了?既然轩辕首座受伤,是不是就此放弃?”“要!当然要!”闻人樱眼中精光一闪:“做了这么多准备,怎么可能就此放弃?那东西,绝不可能容许落在他人手里。

轩辕首座,掌教真人和宗门长老会地意思,是一定要将此物拿到手!实在不行的话,也要想办法将此物毁去。”

姜笑依眉头一皱,手抱胸前道:“可现在车上已经无人可峙,南天帝宫若要再插手,如何抵挡?”“南天帝宫?”闻人樱嘿然笑道:“他们现在自顾都无瑕,恐怕没这个精力来管这件事。”

“怎么会?”沈英雄愕然问着,而姜笑依则是嘴角上弯:“如果我猜得没错,他们刚才,也是受创不浅吧?”“正是如此!刚才在那边,不止是车上的几位,还有两名南天帝宫的2S级高手战殁,这是轩辕大人说这句话的时候,闻人樱的眉眼间,也透出了一丝笑意。

算起来,这次天阙门虽然也落入了他人的布局算计中,却好在轩辕望成功逃回。

算起来,也么太大的损失。

轩辕望的伤,只要将养一段时日,倒是其他门派和妖族,却都是损失惨重。

特别是和天阙门势力范围接邻的南天帝宫,不但所领势力范围内大面积受灾,必将影像财力。

而两名2S高手的死,也导致南天帝:.i.|妖王以下第一人的唐千绝之死。

对妖族也是打击巨大。

如此一来,加上姜笑依在皓月行省的进展,修真界的前奏刚刚开始,天阙门就取得了极佳的开局。

即使以他的沉稳,心中也不免有些兴奋。

闻人家的运势,已经和天阙门息息相关,平时再怎么懒散。

对天阙门的未来,也是不能不上心地。

当然。

若是能得到九阴落魄境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见姜笑依一副早已了然的样子点头不语。

闻人樱暗暗腹诽,轻咳了一声,继续道:“还有,能够仿制九阴落魄镜的人已经找到。

是越国首屈一指的炼器大师,和我天阙门也颇有渊源,不惧泄密。

不过,想要炼制出一件九阴落魄镜的赝品。

至少需要四天的时间——”“四天?你确定需要四天时间?是不是材料不齐全,或是那位炼器大师,抽不出空出来?”姜笑依地目光一凝,瞳孔中透出一丝疑色。

炼器之学,自从得到炼妖壶内的那些,前任主人所留下地秘本心得之后,他也曾有过涉猎。

以他那过目不忘的本事,对这些炼器知识未必有多少理解,却能把这些书简内地内容,全都记在脑海内。

所以在炼器方面,他也可以算是半个行家。

如果达到已经能够仿制神器的级别,制造一个样貌相仿,没有任何功用的赝品,绝不该消耗这么久的时间才对。

两天地时间,应该就已足够。

不过这个推断,他自己也无法确定就是,“确实是四天,材料虽然齐全,不过想要仿制神器,可不是那么简单,确实是需要一点时间。

“闻人樱有些不解的看着紫发少年:”怎么,是有什么问题么?”“没什么,你继续!”姜笑依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同时浮现出一个白胡子老头的形象。

他没法确定的事,另一个人却可以。

狐疑地再次看了姜笑依一眼,却见紫发少年一脸的平静。

看不出什么所以然的闻人樱,只得皱了皱眉,继续刚才未说话完的话语。

“没问题就好!这四天时间炼器,再加上来回又要花上一天。

动手之日,只能在五天之后,到时候,我们的人会占住车厢一隅,让你有出手的机会。

空间神器就不用我借给你了吧?至于动手时所产生的空间元力波动,我们会有办法消除的。

省去空间元力的聚集过程的话,这应该很容易办到——”嘴里这么说着,不过闻人樱的心内,却种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他眼前的这小家伙,可是机智绝顶之人,绝不会无故惊诈。

必然是看出了什么不对劲。

难道他的这些部署,有什么不妥。

此时姜笑依却在用有些涣散的眼神,看着窗外。

在他的视野中,那因为外面的黑夜,而反着光的玻璃上,隐约有着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少年,正冲着他微笑。

黑发黑眸,相貌清秀,平平无奇、温文尔雅中,却又透着一种仿似天生的不羁气质。

席白,难道说,这又是你吗?:当闻人樱和素冰城陆续走后,姜笑依第一时间就以魂魄,进入了体内的炼妖壶内。

相比半个月前,炼妖台的周围要空旷冷清了许多。

不过台下,却有一只体积差不多有炼妖台百分之一大小金黄色巨禽,正在不停挣扎哀鸣着,不时掀起一阵阵的气浪。

那正是唐千绝的本相阳炎燕尾雀,妖族的恢复力确实强悍。

只是三四个小时不见,唐千绝的那双断翅,就已经恢复完全。

只是全身上下,因为剧烈的挣扎,而满是崩裂的伤口。

姜笑依的灵觉,分明就清晰的感受到,这个半位面空间法则对妖族的巨大压制力,而唐千绝仍能动弹,几有挣脱控制的迹象,可见其强。

“界主放心!在炼妖壶内,即使是仙界妖帝,也无法挣脱这里所设的各种禁止。

又何况是一个小小的下界妖兽?”壶中仙在旁笑道:“他的挣扎,只不过是徒劳而已。

不过此兽心志确实坚毅,自进来后否未曾放弃。

老朽要恭喜界主,不久之后,就能有一个得力人手。”

“嗯!”应了一声后,姜笑依也不置可否。

想要把唐千绝能光明正大的现身人前,还需一番正对外形的精心改造。

而他的心灵能力,离突破第四阶,还有一段时日。

暂时,这脚下的妖王以下第一人。

是用不上的。

他现在更关心的,却是那九阴落魄镜赝品的炼制。

“壶老。

我想问一下。

如果不用炼妖鼎兑换,材料齐全,由你来炼制这东西的赝品的话,需要多少时日?”现在姜笑依手中拿着的,正是刚才从闻人樱那里要来的录影水晶,投放出的影像,赫然是刻着落魄九阴鉴的古镜。

“是这面镜子啊?”壶中仙低头思索了一阵,拂着胡须道:“真品的话,没有数次以上的联系,我是炼制不出来,这世上也没有那么多可以用来炼制此物的天才地宝。

但若是一个样貌相仿,没有任何功用的赝品的话,那么半天的时间,就已经足够。”

“那么如果是炼器水平,刚刚达到能炼制此物的人了?”“最多只需两天!”“会不是壶中仙你搞错了?”“怎么可能?一个一点功用都没有的赝品,能需要多少时间?”两天?果真如此吗?姜笑依淡淡一笑,也不管正因为他的怀疑而吹胡子瞪眼的壶中仙,径自把录影晶石丢入到对方的怀中。

“那么,就帮我炼制一个吧。

两天之后,我有用处——”(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