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诛魔录
字体:16+-

第三百三十四章 查探

呵呵!这种S级别的战斗,自从到学院任职以来,老都没有见到了。

还真是让人大饱眼福!想不到这两个孩子,离开学院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已经进步到这种层次、”校务办公大楼最顶层的教师联席会副会长办公室内,林通真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一脸欣慰的笑意,看着不远处的水镜。

而在他的对面,坐着的却是。

水镜内的影像中,姜笑依和水无月的激斗已经白热化,两人的修为明显都已经达到了金丹级别,水无月凭着重力控制稍占上风,但却始终无法将利用三玄朝月藤减弱重力影响的姜笑依打到。

“阿笑这孩子,还真是不得了。

无月能够在一年之内突破金丹,并不让人意外,毕竟他早在两年前就已经修到了凝液末期。

可是阿笑在毕业的时候,才刚刚达到凝液末期不久而已。

这样的资质,真是令人不得不惊叹。

可惜了,他是血脉异能者,否则的话,我们天阙们可能会多出一个二十四岁之前,就达到真人境的人物!”笑着回过头,林通真却见的脸上,此刻非但没有任何高兴的意思,反而低着头满脸的深思,林通真不由得眉头一皱:“小,你在想什么?这么愁眉苦脸的?”“没什么!”微叹了口气,苦笑着抬起头:“我只是在阿笑那孩子的真实实力而已。

说来真是让人惭愧,我这个当老师的,现在是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子。

现在地实力到达了何种程度。”

“怎么会?”林通真惊讶地目露询问之色。

“难道是因为公冶仲谋,你们到现在为止。

都没有搞清楚那孩子,到底是怎么杀死他的?”“嗯!确实如此。”

点点头道:“掌教真人和长老会都已经派人到现场勘察过,可是那里的战斗痕迹和时光序列都已经被扰乱,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今天长老会倒是为此事,对阿笑进行过质询。

按照那孩子的说法,是出其不意,在公冶仲谋还未来得及使用那面焚天昊日镜之前,就将之击杀。

可若是事实既然真如他所说。

他又为何要扰乱那里的时光序列?”“那么阿笑他又是如何解释的?”“他说他完全不知道时光被扰乱的事情。”

的脸上再次露出苦笑:“这也是事实,还记得陆安成那个小组吗?一直以来,都没有撤销。

当时他们也有人在那附近。

据陆安成所说。

在我们地预言师进入之前,确实有两股人抢在他们前头到达现场。

可是我们的预言师。

却完全看不到这两股人的存在。

也就是说,他们在现场地那断时间,也被扰乱了。”

“这样啊!”林通真沉吟着重新望向了水镜。

“确实呢!不用空间能力。

单凭木系掌控和他们姜家培育出来的三玄朝月藤,就能够和已经达到S级别地水无月打成平手,虽然是占着地形的便宜,但是这孩子的实力,也确实是深不可测!”“不过,小!我觉得此事倒也没必要太过在意。

我听说他自半年前地南疆之行之后,就打造了两件神器级别的倒和甲。

以他现在的战力,再配合这两件东西。

以偷袭的方式杀死公冶仲谋,并非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而且,他的资质再强。

也是血脉者不是吗?即使掌控着三大神级能力的空间,他也无法达到3S级+;|忘了。

你们师兄妹三人,皆是门内万中无一的天才。

门派百年内最有可能晋位真一境的人选。

那孩子再强,又怎可能强过你们?”“希望如此!”.#.阿笑那孩子,是五方雏龙中地奇迹之龙。

在他的身上,实在是发生了太多的奇迹了。

仿佛这个世上所有地常识,到了他的身上,就不适用一般。

他实在无法确定,那孩子是否能冲破血脉者,基本上无法达到真人境以上地桎梏。

:“输了呢!果然,我到底还是不如你。”

仰躺在四区医疗站的顶楼天台上,水无月苦笑着抿了口酒,双眼毫无焦距的望着星空。

“怎么能这么说?水学长,刚才我们不是平手吗?若不我穿的这身法器,恐怕我们就连身上负的伤,也是相差不多。”

姜笑依笑道、“哈哈!你这家伙,当我就这么好哄!”水无月大笑着道:“刚才你都没有用空间能力,即便是瞬间移动和次元刃,都没有使用!我们之间的胜负不是很明显吗?”姜笑依张了张嘴,刚想要说什么,水无月却冲他摆了摆手继续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是想说那个室内训练场高度太低,空间狭窄,限制了我重力能力的发挥是吧?其实一样的,即使换作宽阔一点的场地,我同样不是你的对手。

而且,我还知道——”转过头,水无月精光熠熠的看着姜笑依身上的那身黑甲,话音却已经变得悄不可闻。

同一时间,一道音屏结界,也自他身上开始向外张开。

“我还知道,你穿着的这身神器级盔甲,其作用恐怕不单单仅只是防御那么简单吧?和你战斗得越久,我就越能感觉得到,它似乎在压制在隐藏着什么。

好像你的体内,似乎有着一种让我胆战心惊的力量。

阿笑,你的修为,远不止此呢!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在这一年内,取得这样的突破的。

但是金丹境界,远远不是你现在的实力极限对吗?”姜笑依一阵沉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水无月这时候却大笑着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放心吧阿笑,我不会逼你。

也不会和别人说地,这是我们两人间的秘密!”“——不过真好呢,终于确定了,你这家伙,确实不是我和千夜这样的人可以比拟的。

你都不知道,这几年以来被你在后面追赶,带给我和千夜的压力有多大!逼得我们日日夜夜的努力都不敢停滞,结果一年不见,你不但还是超过了我们。

而且还是拉下如此远的距离。

呵呵!今天这一战,真是爽快!”姜笑依一声苦笑,摇了摇头道:“我说水学长。

你现在总可以告诉我,舒力他到底出什么事了吧?”“阿力那家伙啊!”水无月的眉间又涌起了几丝愁色。

“他现在的情况很糟糕。

其实告诉了你。

你也帮不上他什么忙。

你知道半年前楚国三大无回境地魔兽暴乱么?”“隐约听人说起过!”姜笑依沉吟着道:“听说无回境里面的魔兽无缘无故,全都跑了出来的样子。

不过我也就知道这些而已,因为后面就再没有什么消息了。”

“那是消息被各大门派地情报机构人为的遮掩了。”

水无月冷笑着道:“当时我和千夜。

纵云以及舒力四人奉命进入夜语森林探查原因。

结果舒力他——被魔气干染了。”

“感染?”姜笑依地眉头一挑,看着水无月的眼睛。

脑中同时回忆起,罗比前些天跟他所说的那些话。

:“喂!我说,你确定是这里?真地没搞错?怎么会是这副模样?”同样是深夜,皓月行省南部蓬莱山脉中的某座小山底部,一位长相极为朴实的少年,正仰着头满脸疑惑的问着。

其实也不怪他,现在他眼前的这座小山,实在是太不起眼。

植被甚少,怪石嶙峋就连荒山也称不上。

地形四平八稳。

除了右侧陡峭了一点,如刀削一般之外。

亦并无什么出奇之处。

光秃秃的难看之极。

和他想像中的模样,实在相差甚远。

倒是它旁边紧邻的那座山峰。

郁郁葱葱的甚是喜人。

只是现在是深夜,看不轻全景。

“呵呵!云龙你以为会是怎样?难道他们的所在。

就一定非得是仙山福地么?若是不信我,大可不用跟来。”

用调笑地语气答话的,则是正蹲在少年旁边,一脸斯文的青年。

两人正是十几天前,在不夜城地高速环城列车上出现过的那两位。

只是现在,越云龙又换了一副模样,而青年也已经摘下了那副眼睛。

“也不是不信拉!可,可这也太离谱了!”越云龙满眼不可思议地嘟囔道:“虽说这些家伙都喜欢躲在暗地里。

可他们毕竟都是修真者,怎么可能会隐藏在这样的地方?不但灵气全无,而且还这么难看!”“应该错不了。

按照公冶家那里得来的那些资料来看,也只有这里最可疑了。

他们不敢追查那些人,却把所有可疑的线索,都保留了下来。

我们不是也确认过吗?天顺那个名不见传的药业公司,却独立于公冶家之外,控制着皓月行省近二成的药品原料市场。

而其中大部分,都是流向此处。

至于其余几个矿业公司和纺织品公司,情形也差不多都如此。

联系到这个地方,经常有人无缘无故的失踪,几乎可以确定,这里是他们的隐秘据点之一了。

至于说到灵气和环境,对于修真者来说,确实是不可或缺。

不过——”斯文男子的目光一闪;“那也是可以通过幻术和阵法来遮掩改变的!”充沛的道力,从他按着地面的双手向四周蔓延开去。

二人眼前的地形,却又是一变。

荒山还是那座荒山,并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

不过位置,却出现了偏差。

原本应该是正对着他们的小山峰,此时却向左偏移了几分。

此前是和隔壁的那座山峰连在一起的,而现在两座山峰之间,却露出了一个可同时通行十人的窄道。

“原来如此!是迷阵吗?很少见呢!想不到这种上古时期的阵法,现在还有人会用。”

越云龙深锁着眉头,望着那个通道。

“怪不得,我们刚才在上空处的时候,完全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嗯!”斯文男子接口道:“迷阵是和幻术差不多,都是误导别人的视觉和直觉,他本身是没有任何杀伤力的。

而且有着很大的缺陷,有时候遇到比较极端的天气,比如爆雨和浓雾,迷阵的某些作用会暂时消失。

那些在这附近失踪的人口,恐怕是因为在那种天气的时候误入其中,才被灭口了。

既然有着不想让其他人看到的东西,那么这个迷阵里面,必然是别有洞天。”

“那么——”越云龙眼神闪烁着挑了挑眉:“我们现在要不要进去看看?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这一趟,说不定有意外收获。”

“没这个必要!”青年摇了摇头。

“既然知道他们的据点所在,只要紧盯这里的动向,自然可以顺藤摸瓜,摸清他们组织的脉络。

没必要进去冒险。

而且打草惊蛇,也非智者所为。

引起他们的警觉,只会得不偿失。”

“已经晚了!”话音响起,却非是出自越云龙之口。

斯文青年心中一惊,转头望去时,却见一个穿着素白色龙纹道服的男子,毫无预兆的从虚空中走出。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