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诛魔录
字体:16+-

第三百四十七章 除籍

走出烈山家大门的时候,天上那人为制造的乌云差不多已经散尽,露出了蔚蓝色的天空和天边那轮初升的旭日。

醉露书院除了从烈山家的院子里尚透出些许寒意外,一切都似乎已恢复如常。

姜笑依却忽而停下较薄,望着天空久久不语。

四年前赠刀的一幕,他至今还清楚的记得。

老实说,若没有那把刀,在学院里他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

而且他的父母,这三年来也多亏了烈山鹰的照顾,方才能在除魔组里安然无恙。

这样的恩德,他不能不还。

而今日,也总算是得偿心愿。

不过从此以后,他和烈山家,无论是烈山鹰还是烈山闻樱,就是陌路之人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要保住烈山东成这条性命,他就必须选择另一个和烈山家反目的办法。

不过经此一战,无论他和烈山鹰真正的心情如何,烈山家和姜家之间和解的可能都已经是微乎其微。

烈山家的人几乎把他们姜家的一位核心成员逼杀,而他姜笑依也让烈山家的颜面尽失。

双方所结下的仇怨,已经非是他和烈山鹰,这两个两族的实际掌权者的意志可以化解的。

如此一来,想必长老会的那些人,总可以满意了吧?姜笑依驻足的这段时间,姜妙妙的目光也在紫发少年,姜笑云,李凌香,罗伯特和姜竹心五人身上梭巡着。

她知道这个表弟资质很好,智慧更是超人一等。

即使是在一年之前,也已是她和烈山东成只能仰望的存在。

却万万没料到,只不过短短的四百天的时间不到。

姜笑依的实力就又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变得让他们,更加地难以企及了。

而且,手底下的势力,也在吹气球般的膨胀着。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姜家,竟已经有了能够横挑整个烈山家的实力!这个事实。

让她到现在为止,还在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姜笑云的冰雪风暴。

姜笑依那能够让五名烈山家S级金丹毫无反抗能力的空间冻结,还有罗伯特,能够硬扛四道剑芒而本身丝毫无损地罗伯特,这三人,都无疑拥有着2S级以上的战力!要知道四大世家之一地轩辕家,也只有轩辕望这一个2S级。

醉露书院而其余三大世家,更是一个都没有!而且,他的表弟,还是皓月行省这个最富裕省份的次座。

听说。

还掌握这皓月行省的真正权利。

不知不觉间,家族的实力,居然变得如许的庞大了。

正怔怔出神间,姜妙妙却忽见前面的姜笑依,竟回过头来冲着她笑了笑。

“妙妙姐,你就不用跟来了。

等回去之后,我会把你的名字。

从姜家的族谱里除名地。”

说完话,紫发少年毫不留恋的转头离去。

而姜妙妙整个人却如遭雷殛。

愣愣的站在原地。

用求助的目光看向众人,却见李凌香急匆匆的向前走,躲闪着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而躺在担架上的父亲姜云龙,却是一脸地冷峻。

望都没有望她一眼。

是呵!除了昨天这样的事情。

族人们又怎么可能不在意?从今日起,自己就不再是家族地一员了么?一股难以言喻的寒冷。

顿时从她的心底里升起。

哪怕是此时紧握着她的手的烈山东成,也没给她带来哪怕一丝温暖。

“竟然硬闯烈山家本宅!那孩子,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啊!”山接天峰地大殿内。

坐在大殿中央地清虚真人,正皱着眉头看着左侧的水镜荧幕,满眼地复杂之色。

而在这白发道人的身旁,芮晔却是一脸的笑意:“师祖,阿笑这孩子确是冲动了些,不过小晔倒是觉得甚是喜欢。

为了当年烈山鹰的赠刀之德,即便不惜暴露出自己的实力,也要保全烈山东成的性命。

他的性情,看来还是如以前一样,重情重义,没有变化。

我究竟还是没有看错他!”“是么?”清虚真人目光横移,仔细看着荧幕中的姜笑依,良久之后方轻轻点头:“确实!这孩子重情重义,极为珍视家人,既然有弱点,那就不难控制。

不过我还是怀疑,这不是他的真实实力。”

“师祖,你也有这样的感觉?”芮晔真人惊讶的张了张嘴。

醉露书院“当然会有!”清虚真人苦笑着道:“按常理来说,如今的实力,只怕已经是他毕生所能达到最高的层次。

金丹凝神的修为,加上空间能力,以他的战斗智慧,斩杀公冶仲谋并非难事。

不过我总怀疑,这不是他的极限。

那孩子,可是奇迹的创造者。

而且,他半年前去南疆,在那段唯一脱出我们视线之外的时间里,到里做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我们也一直都没查清楚----”“算了!这种没证据的事不说也罢,!总之,这孩子是不可能背叛天阙门,你所要做的,就是在他有生之年,抑制住他家族实力的扩张就可。

我看那孩子很聪明,不会让你这个当师傅的为难的。”

挥了挥手,结束了刚才这个话题,清虚真人语气一转道:“对了,这次的事情,小晔你有可有插手?”“因为傲天来的关系,这件事从头到尾我都知道,不过并未参与。

最初的时候,长老会的某些人想要限制烈山和姜家的实力,而烈山家内部的某些人,也看出了烈山家的危机所在,所以才有了这次的事件。

,”芮晔笑着摇头:“不过,烈山家那些人没想到的是,烈山东成竟会对那个女孩如此情深,甚至不惜为她背叛家族。

而负责看守烈山东成的人。

也被长老会地人做了手脚,没将人看住。

然后事情,就渐渐脱离烈山家的控制之外了。”

“本来事情到了这种地步,烈山家是已经打算放弃的。

死了一个烈山东成,固然是损失了一位未来家族的顶梁柱,不过由于已经有了个更强的继任者。

这结果也不是不可接受。

只是接下来的事情,又出乎长老会地意料之外----”“其实就连我也没有想到。

阿笑那孩子竟会不杀烈山东成,而是选择强闯烈山家。

不过也多亏了他,这一次能看到烈山家所有暗藏的实力。

六个S级四个真人境,真不愧是我天阙门地第一世家!我想烈山家的人,现在怕是毁得肠子都青了。

不但赔了一个烈山东成,还丢人丢到了家,呵呵!若是早知如此,我想他们定然会三思而后行。”

“原来前后都是一笔糊涂账,不过好在结果还算好清虚真人闻言。

顿时一阵莞尔,拂须笑道:“这么看来,这孩子倒并非是冲动,而是事先就已经把后果都盘算好了。

现在就结果来看,各方面都可接受。

长老会达到了目的,成功的让烈山家和姜李二家产生矛盾,也削弱了烈山家未来的实力。

而他姜笑依。

不但保全了烈山东成的性命,也讨回了素家那孩子的婚约。

更借着此役奠定了家族在天阙门内的地位-“至于说到烈山家,你说他们悔得肠子青了,我看却未必。

不过丢了些许面子败了,烈山家实力犹在,激威仍存。

有何好后悔的?现在不但他们烈山家最初地目的达到。

而自己儿子的性命也得保全。

烈山鹰那小子,现在说不定在偷笑----”芮晔皱眉一阵沉思后。

低头叹服道:“师祖真是明见!经此一役,日后长老会只怕再没功夫去注意他们,而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姜笑依身上。

老实说,就连我这个做师傅的,也没有想到,现在在阿笑他的手底下,竟然汇集了如此大的力量。”

“哈哈!小晔你又错了。”

清虚真人大笑出声道:“姜笑依那孩子,即使不暴露出实力,难道长老会和我们就会不忌惮他了?对于他本人和姜笑云地成就,其实我们早就已经有所推测了不是么?”“至于那位叫罗伯特的,虽然也是2S级地圣阶,但终究是西大陆人士,在这里无根无屏,也非我天阙门人,对那孩子的帮助有限。

只要那孩子没有对天阙门不利之意,就不用太过在意。”

“而且,他家族根基不稳也是事实,即使2S级高手再多又如何?家族中没有其他过得去的人才,他拿不到太多权利。

此外,小晔仔细你告诉我,经此一役,现在你对他的观感如何?”“先前不是说了么?我的观感和师祖您大致相仿,重情重义,只要摸准脉络分寸,不难控制。

虽然仍旧要遏制他地实力扩张,但应该是个没多大野心地人物,不用太过防范----”芮晔的眉头忽而一挑,露出恍然之色、“就连你都会有这种感觉,别人当然也会这样想。”

情虚真人再次苦笑:“那孩子地谋略实在太厉害了。

只希望,他没有连这一点,也算计在内。

不过至少,他已经通过这种方式,向我们表明了姿态---烈山鹰现在确实是在笑,一边用手抚摸把玩着那把月冥刀,一边笑得畅快之极。

不过也只有熟悉他的人才能看出,在这白发老者的木内,始终蕴含着一丝挥之不去的伤感。

“这次是弟弟我错了!”整个身子深伏于地,烈山度的脸上满是深深的愧色:“一念之差,竟为烈山家招致如此祸事,还请兄长责罚。”

“起来吧!”把月冥刀放在一旁,烈山鹰苦笑着挥了挥手:“昨天的事,我心里面虽然反对,却没有尽力去阻止,要怪也该怪我!你又何错之有?”“谁也没能想到,姜家那个小子,竟然在短短一年里,竟然聚齐起如此实力。

三个2S级,已经差不多相当于我们天阙门所有2S级的三分之一。

万幸的是东成那孩子赶去的及时,没有当真把那两父女杀掉。

否则的话,这件事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才好。”

“可是----”烈山度仍旧是底附着头:“这次差点还得东成侄儿丧命,烈山家也是颜面大损。

烈山家里,总要有人为此承担责任----”“那也不该是你!”烈山鹰摇头笑道:“我那孩儿毕竟没有丧命,而且烈山家也是得大于失不是么?烈山家已经风光太久,天阙门内自姬家败落后,已经无人敢于正撄我族之锋。

长久下去,只怕灭族之祸不远。

这不正是你们,要挑衅姜家的原因么!这一次损失些颜面,对我们来说,说不上什么坏事。

我家实力仍在,积威已久,这一次只是因为姜家的实力太过强大。

门中难道还真有哪个不开眼的家伙,因为这次事件,而瞧不起我烈山家不成?”“阿度,现在真正需要讨论的,不是承担责任人选,而是我们烈山家以后的策略!”侧过头,烈山鹰再次看向了月冥刀:“阿笑那孩子,实在是天才横溢。

虽然此番烈山家和姜家的对抗已不可避免,不过我想,只要他还在世上一日。

我烈山家,就最好不要和他们姜家有什么直接的冲突----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