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诛魔录
字体:16+-

第四百章 观察

“----好了,今天就这样!大家回去吧。

各处招来的人手,也全部解散。”

“可是将主大人----”会议桌的两旁,所有人顿时都是一阵愕然。

此时无论是强硬派,还是怀柔派,均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召集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对抗天阙门可能的攻击。

解散的话,不等于是放弃抵抗么?如果在这时候,天阙门想要彻底翻脸,那么我们东海财团,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啊!”“放心吧!总之,天阙门皓月分堂这次的目标,绝对不是针对我们。

其实大家心里不都是很明白么?如果他们真的是要对东海财团动手,那么我们手底下的实力,集结不集结,都是没有用的----所以,大家可以回去睡个安心觉了。”

赫云琴无力的挥了挥素手,示意会议室里的其他人快点离去,嘴里同时,充满了苦涩的味道。

说实话,东海财团的实力,确实是雄厚。

就在确定皓月分堂,对他们有敌意举动的两小时内,就聚集了大约七百名妖族,以及饲养的两千多个B级以上的妖兽。

而其中的S级,更是高达二十余位。

单纯数字上看,似乎和皓月分堂差相仿佛。

但其实东海财团上下都心里明白,这点实力,在皓月分堂所召集的二十二个大行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别说这些修真者当中,全都是清一色的精英级凝液期修真,就是换作普通编制的大行,也不是他们所能对抗的。

把属下分支机构的这些妖族召集起来,其实更多的,只是为了求一个心理上的安慰而已。

而反过来说,这也可以算是支撑她刚才那个猜测的论据之二十二个大行地凝液期,东海财团。

也确实没有这个资格。

值得皓月分堂,为他们这样做。

所以那些集结起来地妖族,存不存在,现在都没有必要了。

“既然如此,那么将主大人,恕我等告退。”

虽然还是无法理解赫云琴的想法,又是如何得出天阙门的真正目标,不是他们的论断。

但是看到上首处赫云琴。

那满脸不耐烦的神色,会议厅的其他人,还是明智的选择告辞。

“大人!”当会议室恢复静谧,那位女助理,再次推门进来,来到了赫云琴的身旁。

“怎么样,联系上他们没有?”赫云琴柳眉微蹙。

只看如烟地神情。

她心理就升起一丝不妙的预感。

于先前离去时不同。

此时自己这位得力助手的面色,比刚才还要难看百倍。

很显然,现在的情势,恐怕正在向她不愿意见到的方向发展。

“我已经全力去尝试过了。

不过至今为止,都没有联系上叶月镇的人。

而且就连月墟门的总部,也似乎是暂时失去了,与叶月镇地联系地样子。”

如烟脸色沉凝的轻轻摇了摇头:“而且,就在十分钟前,那个地方周边四十里区域。

突然被天阙门的人封锁。

不过我们的人虽然无法靠近,但是却发现叶月镇那边,不断有S级以上的大规模元力反应出现。

此外,遵遁您的命令,我刚才派出三名高速度的禽类妖族。

用强项突破的方式。

窥视那个谷地的虚实。

发现他们地那个集结点,就如您先前所料。

现在已经空无一人。

之所以还能在远处,侦测到元力反应,只是因为有幻术法阵,在运作而已。

“果然,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吗?”赫云琴苦笑着看向了水镜上楚东地图。

其实早在知道云层,已经接近静月行省边境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了。

让如烟去警告月墟门,本就是抱着万一的心态,试图去挽回。

所以在得知皓月分堂的行动,果然如她所想的那般之后。

她心理倒也不是,特别地失望。

这一次事件地责任,只能怪自己。

并不是坐镇幽云谷的那位殿下,在智慧上较之那位紫发少年有所不如。

而是因为她赫云琴,忽略了潮湿暖流北上,这一重要地信息。

情报上的缺失,使得妖王殿下和她自己,只能做出----皓月行省之所以这么做,目的只是为了试探和打击幽云谷的这么一个判断。

根本不可能,有其他的结果。

不过,不得不承认,那位奇迹之龙,还真是这方面的天才。

这一次对他们东海财团连消带打,然后又是声东击西,瞒天过海,一次性就将天阙门的两个潜在对手,削弱到了极点。

如果再加上,拖延动身去支援,天阙门北方主战场的时间的话,那么就是一举三得。

更难得是,紫发少年的真实目的,别人要等到他的最后一手使出的时候,才能察觉,确实是天才的谋略家。

在几年前的时候,自己还想着要借那个紫发少年的能力,去削弱公冶家族。

到如今想来,这种念头,还真是可笑。

那种可说是人中之龙的人物,又岂是她赫云琴,所能操控得了的?如今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上的,不是那紫发少年,而正是她赫云琴!一声叹息之后,赫云琴干脆的把桌面上堆积的文件,全都扫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算了,此事就到此结束吧。

以那人的手段,既然已经出手,而月墟门又没有事先警觉。

那么这一战的结果,百分之百已经注定。

无论想要做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

我们现在更需要考虑的是,在月墟门遭到重创和覆亡,楚东局势失衡之后,我们的应对----”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赫云琴心理却知道。

东海财团接下来所采取的策略,无非是在强势的天阙门压制下,低头躬身,苟延残喘而已。

那将是比之公冶家在皓月行省的全盛时代,还要黑暗百倍的日子----攻入叶月镇的六分钟后,还是那栋七层大楼的顶层。

“方南姐,首座大人!”姜笑依向着南方躬身一礼。

在那个方向。

一男一女两名背剑修真正御空而行。

在这种公事场合,天阙门向来都是只论职位,不论辈分。

“战场之上,次座大人无需多礼。”

罗翼微一拂袖,在大楼地边沿处落下。

和身旁地方南一样,他们的第一眼,都是诧异的投向站在一旁,穿着月墟门藏青色制服。

满头都是冷汗的白发中年。

其实早在接近这里之前,他们心里就感到有些奇怪了。

真一级别的真气强度,他们的神识,大约还是能辨认出来的。

而且弥能这位,月墟门新晋不久的,2S级真一高手地相貌。

直接和月墟门对抗长达数年的两人,自然不会没有见过。

可是现在。

就是这么一个2S级的强者,竟然在姜笑依的身旁噤若寒蝉,像个小学生也似的站着。

这样的情形,让他们不能不感到惊讶。

毕竟在他们的主观认知里,姜笑依尽管有着金丹顶阶地修为,第六阶顶峰地空间能力,综合战力在2S级以上。

但是弥能的整体实力,应该还是胜过姜笑依一筹的。

毕竟是已经能够使用一气化三清神通的强者,哪怕是除晋真一心动。

还未完全掌握这个层次的力量。

也不是靠着血脉能力,而拥有2S级以上战力的姜笑依,所能对抗。

真正的2S级,和伪2S级,到底还是有其区别。

但是现场的样子。

却彻底的颠覆了他们地认知。

弥能是什么人物。

他们心理都非常清楚。

虽然并不是非常忠心的那种,然而对月墟门。

却多多少少也有些感情,不可能因为一些好处,就主动背叛。

就性格来说,如果有战胜的可能的话,那么这个人,也绝对不会束手就范。

可是现在看弥能的神情,显然是已经屈服地模样。

更奇怪地是,两人的身上,和附近地环境,也没有任何战斗的痕迹。

体内和体外流转的真气,似乎都保持在极度充沛的程度。

“首座大人的速度好快,比我们的预定的时间,还早了三分钟。”

姜笑依笑这迎上前。

“本来是担心你们,无法顺利将这里的防御法阵拿下。”

罗翼望了一眼四周,然后自嘲一笑。

“不过现在看来,即使我们不来,你们也能顺利将这里攻下。

不过这么一来,我们就更有快点赶到战场的理由了。

不早点过来的话,恐怕战功会被你们抢光。

我那些手下们,也会对我有意见的。”

这么说,当然有其缘由。

虽然战斗仍是非常的激烈,但是月墟门一方,基本上却只能挨打,处于完全的劣势。

这场战斗的胜负已定,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方南此时却仍在关注着,弥能为何会被姜笑依所制。

不同于罗翼,身为女人,她可是有着强烈的好奇心。

而明白这位师姑的性格,是不把这件事情搞清楚,是绝不会罢休的姜笑依,在微微一笑后,用空间刃能力,在地面上划出了一条浅痕。

而周围因此而产生的,小小的元力波动,让罗翼和方南,在瞬间就明白了原因所在。

这周围的空间元力,竟然完全在紫发少年的掌控中!真一境界,之所以能胜过伪2S级一筹,除了分身神通之外,就是因为在天地元气的争夺上,可以对因血脉能力,而达到2S级的血脉强者进行一定程度的压制。

而失去了这个优势,那么胜负就变得未可知了。

虽然弥能还有着两个超S级战力的分身,然而糟糕的是,姜笑依所拥有的,却恰恰是三神级中的空间。

面对这种神级能力,往往只是些许的劣势,就能决定战斗的胜负。

而且时间,绝不会太长。

控制了空间元力,并不意味这弥能,就此失去了抵抗能力。

但是明知必负的战斗,继续打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而弥能本人,也似乎不是个似死如归的家伙。

会这么乖乖的屈服,只怕正是因为此。

不过了解到弥能不抵抗的原因,却让罗翼和方南两人的心里,升起了另一个疑问。

就姜笑依现在的修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是这个少年隐藏了实力,又仰或是,其他的什么因素----算起来,姜笑依现在还不到二十岁的年纪。

虽说以前的进境,快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但是在这个年纪,就突破真人境界,可能性实在是太小。

更不用说,世间所有血脉修真者们,所必须面对的那条,几乎无法逾越的天瓒。

以紫发少年的身体内,血脉的复杂程度来看,不碎丹重修个几回,是绝不可能成功的。

而且,从少年身周所散发出的元力反应看来,真气的等级,也确实是只停留在金丹阶层而已。

那么剩下来的,就只有借助外力一途了。

方南直接把视线,看向了姜笑依手中,藏在鞘中的长刀。

刚才她就有种感觉,姜笑依控制周边空间元力的神识,发出点似乎并非是紫发少年的灵魂本源,而似乎是通过这把刀来中转。

至于罗翼,则把他的目光,放在了紫发身上的那身盔甲上。

他的修为,要比方南要强上很多,所能看到的东西,也就更多一些。

而且打从一开始,他就不相信单凭器物,能够做到这等地步。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