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诛魔录
字体:16+-

第四百二十一 渗透

不夜城最豪华的六星级酒店里,一常奢豪的夜宴已经接近尾声。

在酒会大厅配属的休息室内,明冬和姜笑依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

坐姿虽然轻松写意,不过房间内的气氛,却已经凝肃下来。

在姜笑依旁边,坐着沈英雄和齐雄飞。

而明冬的身后,也站立着几名金丹级的修真者,容貌虽然陌生,但是姜笑依却知道,这些人无疑是明冬这几年,,在南疆培养出来的亲信无疑。

其中两位,已经到达破丹阶段,元婴只需一段时间就可结成。

数载之内,就可成为明冬的得力助手。

“----静海的经济总量一共十二万七千亿金元,超过万胜天宫控制下的浙北行省一万四千亿金元,仅次于皓月行省的十七万六千亿。

在楚国内,位列第二,整个神州,也是前五之例---好家伙!光是人口,就是我以前执掌的中州分堂辖下两倍以上,经济总量更是高处四倍。

有这样的基础,怪不得月墟门和公冶家,能和我们天阙门抗衡这么久。

这次看来是因祸得福了,若是老夫还呆在中州首座的任上,这个肥缺,未必轮到上我。”

明冬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文件弃之一旁,用苦笑的神情望着姜笑依:“阿笑,你这次是送了我一个大人情。

不过,也给我出了一个难题“所谓的难题,应该是人手的事情吧?”姜笑依露出意料之中的笑容:“这次静海分堂,从翠云山抽调的两千驻山弟子,还有一千原公冶家成员。

人手看起来虽然少些,但是其中大部分,都是在南疆呆过几十年,和巫族厮杀过的精英。

实力上,已经和其他的几个分堂不相上下。

控制一个行省,应该没什么问题。”

明冬却摇了摇头:“静海行省东部的私语谷,是楚国三大无会镜之一。

想必阿笑你也知道。

如今魔兽之祸,是愈发猖獗了。

想要护住周边区域无事。

非需大量投入不可。

而且,我辖下的人口,虽然比不了你们皓月,但是也在其他行省的两倍左右。

加上这里,又是楚东妖盟的本部所在。

这样算起来。

即需要大量地精英弟子控制私语谷周边,又需要部分普通弟子分驻各地,以震慑妖族。

三千人,就连塞牙缝都不够。”

“而且,你也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来历。”

明冬向后一躺,头靠在沙发上:“那两千弟子,虽都是和巫族厮杀过无数回的精英,但是和天阙门各地的世家势力牵扯太深、至于说到原公冶家成员,既然这次让他们驻守之地。

乃是楚国最精华的部分。

那么我不会再让他们保留公冶的姓氏,统一恢复原姓。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能挡住他们中地一部分人报称团。

这些人,虽说我自信能弹压得住。

但想要在没有其他力量介入平衡的情况下。

自如的掌控静海分堂,却无异是等于痴人说梦。

这种情况,我相信阿笑你。

还有你的老师。

都不愿意看到吧?”“这一点,弟子我也有考虑。

不过办法,实在不多。”

姜笑依笑了笑,从沈英雄手里拿出几张印满了人名的纸张,放在了明冬面前。

“老师和掌教真人已经承诺,只要和北面苍茫道的战事,能够在今年七月底。

学院暑假之前。

彻底解决。

那么道法学院这一届的应届毕业生,他们可以做主让其中六成。

补充到静海和东河行省。

不过这是一个月后的事情,远水救不了近火。

余下的,只有从月墟门人中想办法。”

“这是月墟门人地名单?”拿起了文件,明冬诧异地问。

“正是!都是我让人仔细区分过的,能为天阙门以及师叔祖所用之人。

基本上,都在这份名单上面。

虽然现在战争还没有结束,有些人名字可能会从上面划去,但是出入应该不大。”

“这样----”皱着眉头,明冬扫了名单一眼。

然而旋即唇角间就露出一丝笑意,这几张名单上的人名,大约一千余名左右,大多都是同一姓氏。

虽说是远离楚国长达二十年,但他毕竟曾经主掌中州一省,隐约记得这二十几个姓氏,都是月墟门中名声遐迩的世家。

而相反地是,那些没有家族依靠的普通弟子,却只占据了很少的一部分。

确实,相比于这些被月墟门洗脑过地门人而言,这些有家族牵累地世家子弟,反倒更容易为他们所用。

见明冬脸上露出喜色,姜笑依笑着又补了一句:“名单上的人,基本都已经和我手下的人接触过,战事平息后,他们也承诺会在半年之内,将族人全数送至天阙门本部附近居住。

我想这些人,对师叔祖应该不无小补。”

“想不到三年时间,你就把月墟门渗透的这么厉害,竟连月墟门巡山堂的弥月那老头,也在这名单上。

不过,这些人,应该不是全部吧?”“确实不是全部,但我总要为我方南师姑留一点。

她那里毗邻苍茫道,虽说总部已经承诺支援,但短时间内,那里的形势却要比师叔祖你的静海分堂更为严峻。”

见明冬动了动嘴皮,似乎还要说什么,姜笑依连忙岔开话题:“说到这张名单,其实开始联系,都是这一个月地事情。

树倒猢狲散,他们不想为月墟门陪葬,就只能另谋出路。

弥乱究竟还是老了,几百年时光消磨,雄心已失。

以为封山就隔绝门下些心怀叵测地弟子,和我们的联系。

却忽略了他们,在外面地代理人。

呵呵!看来一个门派,到底还是要下层弟子支撑,那些世家的人战力虽强,关键时候,却都不怎么靠得住。

不过这一次能招揽到弥月,倒是意外之喜。

这人能力极强,形势也看得极准。

可惜我这里人才济济,已经没了适合他的位置。

师叔祖好生拉拢一下,应该可以成为您的臂助。”

明冬没怎么搭理姜笑依的话,只是仔细看着名单。

直到紫发少年的话音落下,才眉毛一挑,抬起了头:“弥月确实不错。

即使这次你不说,我日后听说了也要跟你要人。

不过,这人手还是不够!战争结束后,你们皓月分堂能不能暂时借我两千人手?必须是通脉期以上,时间三年。

还有。

我知道你招揽散修的本事不错,阿笑你能不能按照你这两年的模式,为我招纳五百名凝液期的散修?”“借人没什么问题,皓月分堂内加上通脉先天,一共九千弟子。

月墟门倒下之后,周围已无敌人存在。

虽然能够养得起,但事实上,也确实用不着这么多人。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回头我会让道通和傲穹以及他们的辖下。

全部划归师叔祖指挥。”

本就是预料中的事,姜笑依毫无犹豫地慨然应允,但是紧接着,他的目中露出询问之色:“不过。

师叔祖。

您确定要从散修中招人?楚国内可以放心使用的凝液期散修,现在基本上都在我的辖下。

再要招人的话,就必须打燕国和南越地主意。

不过人心不可测。

苍茫道和月墟倒下之后。

天阙门更是树大招风。

这样做的风险,会比我这三年招收国内散修还要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天阙门想要在补充战争损失的同时,控制住静海和东河二个行省,还有日后苍茫道让出的区域。

只有吸纳散修一途可想,是不得不走这一步棋。

与其等到九百年一期的大劫来临之时,倒不然现在就做。

总之这件事,宜早不宜迟。

我现在虽是冒了点风险。

但就现在的形势而言。

五百散修对我的帮助更大。

即使其中某些人有问题,日后也大可将这些人拿来和其他分堂的人掉换。

静海是经济大省。

想来掌教真人和长老会,也会支持。

比起担心这个,我现在倒是羡慕你这小家伙,早早地下手为强。

如今楚国内,没有和各方利益纠葛的凝液期和金丹散修,基本都如了的骰中。

就连稍有些资质的通脉和先天期,也都被你收拢、”“既然师叔祖决心已下,那么弟子我就不再劝了。

招纳散修地事情,我会亲自帮您,不过这要等到我从北方回来之后。”

姜笑依笑着应承时,目中神采却微不可查的亮了亮。

有了明冬的这些话,这次接待对方地主要目地,就算是达成了。

这次他亲自跑来不夜城和明东的会面,虽是为了叙叙旧情,对这位即将执掌邻省,对他也颇为照顾的师叔祖,表达尊敬之意。

但骨子里,其实是不怀还意。

他现在的势力扩张,几乎已到极限。

想要再增加底牌,就必须得另寻他途不可。

而最佳的途径之一,就是向附近的分堂渗透,以增加自己的影响力了。

这次给地明单,包括弥月在内地一小部分,都已在私下承诺会效忠于他。

再加上五百散修,和答应支援的二千名弟子,论及对静海地实际影响力。

他在短时间内,甚至会凌驾于明冬本人之上。

其实向静月渗沙子的事情,即使他明确提出来,明冬也不会拒绝。

不过考虑到长远的关系,他不想做得这么明显。

虽数说这样做,有些对不起明冬真人,不过对方也需要他的皓月分堂相助,才能稳定局面,结果也算是各取所需。

喝了一口茶,紫发少年又望向了对面的明冬:“其实我这里也有一件事,要拜托师叔祖。”

“哦?阿笑你说来听听,只要老夫现在能够帮得上,师叔祖我义不容辞。”

明冬的眉头一挑,容颜也凝肃起来。

只看姜笑依认真的神情,他就知这次紫发少年拜托他的事情,只怕绝非小可。

“其实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姜笑依用淡然的语气道:“等到月墟门的战事结束之后、静海行省的远洋航运公司,会由度支堂接手,但是作为静海分堂的财力支撑,那里各处港口码头的精英,将由师叔祖大人的分堂自行处理。

我想那时候,必然会有很多人找上师叔祖。

弟子的拜托,就是请您到时候,能够仔细甄别一下。”

明冬闻言先是一愣,但稍一思索之后,就露出恍然的笑意:“原来是为了这事,放心!老夫虽不管闲事已久,脑子却还没有迟纯到这等地步。

到时候我们加上方南那丫头,一起共同进退就是。

真正需要担心的,应该是万胜天宫才对吧?他们投入我天阙旗下的事情,既然一直都是由你和芮晔指导。

你们在这方面,是不是有什么协议?”“让师叔祖猜着了,万胜天宫方面,确实承诺在这方面,会以我和老师为马首是瞻,一切都听我等吩咐行事。”

姜笑依笑着点了点,就如明冬所言,这为师叔祖往日在权利斗争方面的敏锐,确实没有因为远离权利中心而消失。

其实如皓月和静海这样临海的行省,最珍贵的财产,不是那些矿产,又或者是央行,或者药业公司什么东西。

而是掌握通往西大陆的航线和远扬运输船的远扬航运公司,以及各处的港口码头。

其中航运公司大半都掌握在度支堂的手里,其余的份额,则是由各个有势力的家族所瓜分。

而码头和港口,惯例是由政府和负责当地安全的修真门派联合出资兴建,但是真正的控制权,却一直是在公冶家和月墟门的手中。

而在这两个门派覆亡之后,自然落到了可以方便就近管理的皓月和静海两个分堂之手。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