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诛魔录
字体:16+-

第四百三十一 奇谋

“这不是放在敌人嘴边的馅饼是什么?”当姜笑依的话音落下,整个大厅内一片沉寂。

过了半晌,明算方才沉吟着道:“我不知道,指挥官大人为何这么说。

不过这个代号零九五的据点,在地图上看起来有些前靠,是有其原因的。

大约在两年之前的时候,我们现在的防线,其实还要靠前一百二十公里、不过最初的那道防线,已经在苍茫道的强攻下废弃。

而这个据点,是当时那条防线的四个枢纽中,唯一还保存完好的一个。

建在海拔千里的山峰之上,拥有完整的2S级大范围防御和雷系攻击法阵,战略位置,也可以说是相当重要。

只要它还在一天,它的雷系攻击法阵,就可以支援一千公里方圆内的战事。

进而控制周边这一千公里区域范围内的安全。

我们西部的防线,之所以能够平安无事,也正是因为它的存在。”

“笑依说它有些靠前,其实并没有错,这点其实我也注意到了。”

明空脸上非但没有不悦的神情,反而是一脸赞同的样子:“突前的西部防线百余里外的位置,确实相当的危险。

六百人也确实少了些,不过它所在的位置,让我很难将之放弃。

所以这两年来,我一直很注意这个据点周围的情况,每当苍茫道稍有在此地附近集结弟子的时候,总会做出相应的布置。

因此直到现在为止,这个据点侥幸还没有出什么事情。

不过笑依你既然觉得它不妥,那就将之废弃掉就是。”

“就这样放弃掉,那么就未免太浪费了吧?”明岩摇头表示反对:“之所以只有六百人,是必须抽调部分人手。

以应对苍茫道在其他区域中对我们造成的压力。

而现在它所在位置,除了北面四十里的位置,苍茫道有个八百人的集团之外。

周边七百里范围内,都没有任何苍茫道的人存在。

这种情况。

已经有一年之久。

我们几个人看法,是认为苍茫道,已经彻底放弃了从此地突破。

六百人不是太少,而是太多。

放弃倒是简单,重建一个法阵,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想要找个像这种高度,战略位置又如此重要地山峰。

可不容易。”

“安全?那可未必?”姜笑依冷然一笑。

径自走到了控制台,随着他双手的操作。

水镜中的地图开始变幻,区伏云眉头一挑,认出这是大约一个月前的态势图。

“笑依这是何意?”明算和明岩等人先还有些不解,但是随着屏幕上图形变幻,很快就闭嘴不言。

神色之间,都渐渐地,变得有些凝重。

而姜笑依,直到把据点这一个月来附近两千里区域的形势变化,一一的按顺序列于水镜之上。

方才从控制台上转过身:“这样做的话。

我想大家就应该能从中看出什么。

如果还是毫无所得,那我会对诸位很失望。”

“苍茫道似乎,是在有意引导战事和我们的人手,远离零九五号据点周边。”

明算的眉目间有些迟疑,又有些不解。

“就是如此!零九五号据点的法阵结构图,来之前我也看过。

可以通过操纵气象,在附近区域内形成雷云。

再进而发动雷电攻击。

说是雷系法阵。

倒不如说是雷系和水系阵法地结合。

能够控制千里方圆地说法,并不夸张。

加上又在四百丈之上。

地势易守难攻。

除了各个分堂的总部之外,其防御能力和价值,在天阙门修建个一百五十多个据点中,可以说是稳居前三。

一年前的时候,我看苍茫道大约也是真的放弃了从此地突破的想法,将注意放在其他的方向。

但是就现在的情形看来,却有些不正常。”

姜笑依一边说着,一边在最后一张图上重重的一点。

水镜上也随之荡漾起一阵波纹。

“即使再怎么忌惮零九五号据点的雷系攻击法阵,也没有必要避到两千公里之外。

而现在,在这个范围内。

由于苍茫道的有意引导,我们在这个区域内地弟子,不足两百。

其中大半还都是凝液期以下。

据点前突一百二是公里地位置,再加上我们天阙门在周边两千公里内,都没有任何可以用得上的力量存在。

一旦苍茫道对这个据点发动攻击,那么在两个小时内,我们都不肯能对零九五进行有力的支援。”

“那么现在----”姜笑依转过头,冷冷的扫了室内诸人一眼:“诸位觉得它还很安全么?”“可是,即便形势确实很危险。

对面那边想要对它有什么大动作的话,也瞒不过我们。

毕竟想要攻下那里,即便只有六百弟子驻守,也至少需要两千名以上的凝液期。

一下子召集这么这多弟子,不可能一点风声也不露,更不可能不惊动控鹤堂布置的内线。

这几年,不都是如此么?那边稍有什么动静,我们这边就已经知道了。”

“如果只是从其他地方抽调人手地话,确实瞒不过我们。”

姜笑依自顾自地在会议桌上坐下,然后意态悠闲地望着诸人。

“不过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们之前似乎说过。

他们在最近抽出了三千人,要调去河东地样子。

但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些人非但没有去河东,反而应该在零九五号据点附近才对。

抽调一小部分,能够确证没有我们内线存在的精英弟子,以苍茫道的实力,还是可以办到的。

而且只要控鹤堂的情报人员,不对他们的去向存疑。

那么这部分人的行踪,就很容易隐瞒。

呵呵!真是很不错的障眼法呢,让我对他们刮目相看。”

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看到这一个月形势图上的变化时,明算和明空几人的心情,还只是止于生疑而已。

那么在听了姜笑依的这番话后地现在,他们心中几可确定。

事情就是如此。

他们也都曾是掌控一方,在天阙门内独当一面过的人物,在整个神州范围内看来,说不上是智计出众。

但是在这方面却也不含糊。

自然知道紫发少年的话,绝非危言耸听。

综合所知的各种情报,姜笑依地设想,确实有被苍茫道实现的可能。

屋里的气氛,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就又凝重了数分。

所有人的脸色,都是难看之极。

特别是明空。

脸上可说是面无人色。

眼中又有几分侥幸如此的神情。

而明算,明岩,以及区伏云三人,脸色亦是凝重到了极点。

“你们还楞着干什么!”看了看水镜,明岩猛咬了瑶,转头以阴森的目光,看向了在通讯仪器附近工作地几名先天期弟子。

“联系零九五号据点,让那些兔崽子,马上!全部!都给我撤回来!”“瞒着!”明算先是出言喝止,才皱紧了眉看着明岩:“师弟勿躁。

现在让他们撤出据点。

只怕已经来不及了。

我看苍茫道其实早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之所以会拖延到现在,只是想把我们在外围地弟子引到更远的地方,使得这个计划更保险一些而已。

现在消息即使发过去,也只会是打草惊蛇,让他们加速死亡。”

明岩一怔,张口欲语。

但最终却放弃了和明算争辩。

他并非是愚笨之人。

刚才只是一时急躁,而做出的决定。

如今听明算一说。

只是稍一思索,就知自己的处置有些不妥。

“让他们撤退不行,从附近抽出人手支援的话,那就更不可行。”

轻摇着头,区伏云的神色有些黯淡。

“且不说我们现在在附近,根本就组织不了能够援救这个据点的人手。

即便能够,也不过同样是打草惊蛇之举。

长达两个时辰以上的路程,在加上集结所需的时间,已经足够他们将零九五据点攻下。”

“大家看这样如何?现在就在周边集结弟子去支援,不过也让据点里的人同时退出来----”话音未落,明空就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提出地方案。

没有法阵地帮助,六百弟子,在三千余名通脉期以上的修真者面前,根本就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坐看零九五号据点被他们攻下不成?”明岩一挑眉,神色已是略显急躁。

一旦地图上的这个据点被苍茫道攻下来,那么这场战争,差不多就已经可以宣告结束了。

三千名邪道修真可以**,而偏偏此时天阙门势力范围内,靠近北方的几个行省,修真者早已被抽调一空。

而让他们深入腹心之地的结果,未必能让天阙门的实力伤筋动骨。

但是作为门派生存基础地经济,却绝对会被破坏怠尽。

也不是没考虑过,让屋内地这几位真一2S级强者去援手。

然而在他们的对面,却也并非没有能够牵制他们地存在。

苍茫道既然处心积虑的布下这个局,在这方面又岂能没有防范?明岩敢打赌,只要他们出了这个门,只怕还没有到半路,就会被人给拦下。

“岩师弟为何会这么说?至少就我看,局面还远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明算英俊的面容露出一丝笑意的同时,眼睛看向了旁边会议桌旁,坐在最上首位置的姜笑依:“虽然还想不出出路究竟何在?但是我想,我们的指挥官大人,一定已经早有成算。”

水镜面前的几人闻言,精神顿时都是一震。

这才恍惚的想起,指出这个据点其实已经危如累卵的,可不正是姜笑依?三人顺着明算的目光看去,只见那里的紫发少年。

神情仍然如故,是一脸悠闲自在的神色。

而少年的好整以暇,也让三人的心情,没来由地就镇定轻松了下来。

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成为几个名满楚国的真一强者的主心骨,听起了有些不可思议。

然而在这个粗制滥造的石质大厅内,在数十双眼睛的面前,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成算谈不上,只是侥幸看到了反败为胜的可能。”

被几双隐含期盼的目光望着,姜笑依笑了笑,放弃了先前决定吊吊面前这几人胃口的打算。

“不过我的计划,却需要诸位的绝对配合。”

“你是长老会授权的指挥官,便只管发号施令就是。”

在会议桌旁,紫发少年的下首坐下之前,明空用阴森的眼神,扫了周围一眼:“谁若敢不从,或者阳奉阴违。

我自会代您处置。

相信岩师弟,空师弟和伏云师弟,也是这个意思。”

“如此甚好。”

见,姜笑依满意的点了点头:“首先,为防走漏消息。

就麻烦明岩师叔祖,派几组精干之人,暂时封锁住这个指挥部,所有人准进不准出。

还有,麻烦大家把通讯工具全部上交。

至少在此次事件结束之前,我不希望任何人与外界有联络,又或者传递什么消息。”

“其次,现在零九五号据点附近,附近应该有人拦截晶石讯号。

虽说信息都被加密过,不过用传讯晶石传递消息,并不是绝对安全。

所以我希望,诸位给我提供一个,对天阙门绝对忠诚,能够在半天之内赶到那里,又不会引起苍茫道警觉的人选。

再次,我想问问,不知在零九五号据点那边,有没有一个可靠,能够绝对控制那里形势的强力人物?”明空低头沉吟着道:“前两个要求都没什么问题,金丹期修为,对天阙门又绝对忠诚的人物,这个指挥部内就有好几个。

至于最后一个,负责那里的总监袁厌,在基层弟子的声望很高,本人又是接近真人级的高手,应该能够满足大人的要求。”

“如此就好!那么我现在就下达到任的第一个命令。

两天之后,我会从零九五据点,再抽调一百人,支援中部战事。

如果诸位有渠道的话,就麻烦大家,把这个消息传递出去。

逼真一点的话,应该可以把他们的攻击时间,拖延到两日之后。”

唇角上翘,紫发少年露出一个让人发寒的诡异笑容。

“那里是馅饼没错,不过如果布置得好,也可以是毒药呢!”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