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诛魔录
字体:16+-

第四百九十章 复制

送走了尤明堂,姜笑依直接回到了静修室。

而当他推开门后,第一眼望到的,就是姜笑云闭目盘坐,寒玄在旁护法的情形。

早在他回来之后的第二天,姜笑云便已是如此了。

论修为,比他晚一个月进入真人之境的姜笑云,本应该逊他一筹。

不过姜笑云之前,未曾使用过三滴太一真水,脱碳换骨的功用,开始的时候,对灵力的抗性几乎等于无。

每日炼化真水,所得到的好处,自然要强过他甚多。

这三年的时间,已经足够让姜笑云,渐渐的在修为层次上追过他,甚至还有超越。

而少女进入真一之境的时间,也只是比他晚了几天而已。

若非是他另有机遇,融合了第二人格所制伪脉中的真气。

这个时间,本应该比他早了足足一个月。

不过可不似他当日那般,尽管心境明透通圆,毫无瑕疵。

可姜笑云毕竟不如他,即拥有不动本心的心境,又有心灵全免疫的特殊能力。

那时他结合了第二人格,所有心神又全放在了被王虎重创的李凌香身上,无瑕他顾,故此反而因祸得福,心灵中的破绽,几乎趋近于无。

任何幻象心魔,当时都无法动摇他的心神。

而且因为是结合伪脉中的真气,修为可说是一瞬间后便已突破。

故此才能安然无恙的,进入到真一之境。

而姜笑晕要应对心劫。

到底还是要入定,以抗拒修为突破后,所引来地心魔滋扰。

一直到完全适应。

这具正在被天地元力和真气改造中的真一之体,并且心境渡过魔劫,成就大圆满之后,方才算是真正进入到,修真者中的最后一层----大乘真一地境界。

而姜笑依,之所以没有随着李道通他们,一起西进的缘故,也正因为此。

一方面。

他在这边,确实还有很多事要办。

反正以他如今瞬间穿梭千里的空间神通,到山去,也不过是一刻钟的时间而已。

倒不如先留下。

等待沈英雄那边的消息,一旦事情若是不成,那么在这之后的应变,也可以及早准备。

而另一方面,也是在担心姜笑云。

尽管他这妹妹的心思极度的纯净,可这些年来跟随他左右,也是经历了不少地事情。

耳渲目染之下。

姜笑晕那纯净的心灵中,难免会沾上些尘垢。

能不能安然度过这个关卡,还真是不好说。

特别是李凌香的死,让姜笑云异常的伤感。

她可说是被李凌香一手所带大,论感情的深厚,亦不下于李道通。

骤失亲人,心灵难免出现瑕疵。

这时候修为突破,真不知到底是祸是福。

午时四刻,眼看今日第一次的元力潮汐,已经趋将结束。

而姜笑云到这时候都未曾醒来。

姜笑依心中一叹,张开了眼睛。

错过今天的午时,姜笑云下次想要逼退心魔,却要等到晚上子时。

下一次灵力涨潮了。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至今为止,姜笑云体内的真气行走都很正常,脸色祥和。

既无欣喜,也无哀痛悲苦之色,看来心魔并没能对她造成太大的影响、其实修真者到了真一境,往往都需要不动不言,闭关一个月才可。

前几天是为了适应。

被大幅度改造之后地真一之体。

之后的二十几天。

却是为在各种心劫幻象中,淬炼提纯自己的心境。

直至真正的大圆满之境。

而姜笑云到此刻,也不过才入定了九天而已,离一个月之数,尚只有三分之一。

可是也不知道为何,姜笑依对她总有些莫名的期待。

因为相较其他的修真者,姜笑云是绝对不同的存在。

或者随着她的修为渐高,灵魂本源内被损伤的灵智,也会渐渐恢复。

但就现在而言,她那纯白如纸的心灵,完美无暇地元婴,简直就是为修真而存在,甚至超越过他,让天下所有修真着都嫉妒若狂的完美事物。

最后一秒,感受到静修事内的元力浓度,迅速开始退潮。

姜笑依摇了摇头,站起了身。

可就在他转过身之即,心中忽而一动,忙又回头,却见姜笑云,正笑嘻嘻的望着他。

“好你个小云,竟然也知道骗起哥哥来了!”苦笑着屈指,在姜笑云那白洁如玉般地额头上轻轻一弹,姜笑依又重新在少女的对面坐下。

既然姜笑云已经自入定中醒来,那么也是时候,将寒玄所领悟的那些寒冰法则,传给她了。

而见到姜笑依在她面前坐好,姜笑云却忽而又收起了笑意,目光迷离,脸上露出一丝哀色:“哥哥,更才我梦见了凌香姐了,她不但已经复活了,还陪我一起玩----”姜笑依闻言,顿时心中一痛,一阵默然,脸上亦全是哀楚之色。

一时之见,他倒有些嫉妒,姜笑云能够在幻境之中,看到这样的场景。

不过想了想之后,他又摇头失笑,即使他没有了心灵全免疫的能力,他能在幻境中看到的情形,只怕也没有姜笑依所经历的那般温和。

姜笑晕的心性有如孩童,她地心灵会自动向往美好,而排除一切丑恶地事物。

那心魔终究是因人类的贪痴嗔,以及七情六感而生。

对于心灵纯洁不染地姜笑云,自然毫无办法。

最多以各种无比幸福美好的事情,让姜笑云留连不返,以动摇她的心神。

接下来是以灵魂连接能力,接通寒玄和姜笑云的心灵。

开始传输寒玄,对寒冰法则的感悟。

其中所涉知识量之大,实是让人咋舌,绕是以姜笑云而今地修为。

也不时的面现痛楚苦闷之色,那是脑负荷,超出承载极限后的症状。

作为传输地中继点。

姜笑依的脑内,同样也有大量的意念信息从此经过。

不过他却并没有费心去记忆。

他如今的领域能力,是靠通神图得来,并非是真正属于自己。

如今光是去参悟空间法则,就已耗尽他所有精力,哪有时间去管这些?他没有冰系能力,就是领悟了,在威力上也要逊色寒玄和姜笑云一筹。

这些知识。

对他暂时没有用,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也再清楚不过。

故此也只是潜心注意,寒玄是否在这过程中搞鬼。

或者是知道自己,在姜笑依面前根本没有抗拒的余地,寒玄倒是毫无保留,也没做什么手脚,把所有对自然法则的领悟,全部通过心灵联接传输出去。

不过姜笑依所需要的,却也只是寒玄。

在冰系上地领悟和经验而已。

至于寒玄和姜笑云的第二种掌控能力风系,寒玄所领悟的那些,他还看不上。

要知道,在沈英雄的脑内,还有着另一个,早在数万年前,就已经掌握了风系领域的上古巫神。

有蚩尤在,他又何必舍本逐末?日后待得姜笑云,依靠从寒玄那里得到的。

对寒冰法则的领会,以及那阴阳辟邪塔。

提前百年度过雷劫。

让蚩尤帮忙,可以直接让姜笑云,领悟风系领域,跳到领域神级强者的层次上。

那时候。

他必然会给那两人一个惊喜。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就是阴阳辟邪塔尚还存在。

否则的,那就要等到百年之后。

而此时地寒玄,虽然不知道,姜笑依心里的这些想法。

但是她的心里,却同样在震惊。

自从第一次在学院中,见到姜笑依以来,这少年给她的震撼。

实在是夺得数不清。

而这一次。

在她心内所造成的狂澜,可说是仅在上次苍龙原。

姜笑依突破真一境,展露空间领域的那一刻之下!她从没有想到,姜笑依竟还有着这样的底牌,这等逆天的能力存在!心灵连接,光只是在战斗上的用途,就已经足够让人羡慕的了。

竟还能够向人传递只能意会,而无法言传地知识,实在是让人无语。

这岂不是说,姜笑依只要愿意,他随时都可以把他掌握的那些空间法则,传输给别人。

然后复制出一个,和他同样的领域级强者?原本三四之中,她最不看好的,还是姜笑依。

可如今看来,眼前这紫发少年,才可能是四人中最强地那个,而且潜力无限。

哪怕那三人经营千万年,又如何抵得过他拥有的炼妖壶,和空间心灵,这三种本不该存在这世间的神器和能力?寒玄这万年来所参悟透的,关于寒冰法则的知识,确实非同小可。

直到接近子时,将近十个小时之后,方才全部完全。

看着姜笑云,依旧神情庄严的闭目盘坐,姜笑依一笑后,也没去打扰,直接起身带着寒玄走出了静修室。

虽说此时寒玄这万年来的所有成就,都已在姜笑云的脑内,可毕竟还不是她自己地。

想要自如运用,需要一定地时间去领会融合。

而这个时间,会是在山之战以后----说起来,自己也是该动身了呢!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完成,如今就只看,攻山那日,那两人地选择了。

“盈满而亏,不想他小小年纪,竟然也知道这个道理。”

宁还真看着面前,刚刚消失了他那两个徒儿影像的水镜,一声失笑:“他倒也懂得,楚国之内,是我们的底线。

竟是丝毫都不逾越呢!”“师儿有负所托,还请老师责罚----”旁边的罗师,满眼的诚惶诚恐,脸上也全是惶然。

这次他们的损失,确实是出乎寻常的巨大,几天以来,十余个据点被攻破。

而作为首领的他,竟然一无所知,无论如何,他都难辞其咎。

如今整个大楚国内,他们的所有人手势力,可说是完全冰消瓦解,还不知他这位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老师,如今又是如何的恼怒、看了罗师一眼,宁还真摇了摇头。

确实不如王虎,若是他死去的首徒尚在,只怕早两天,就能发现下面的异状。

心中暗叹一声,他拂了拂袖道:“起来吧!这不怪你,毕竟你接手楚国事务的时间还短。

就连在那里经营了几十年的虎儿都不知,他手下的那些据点已经暴露,才接管不久的你又能怎样?我现在倒是庆幸,这一着把他的后手逼了出来,若是等到日后在关键时候,他才使出,那才叫致命。”

罗师心下稍安,镇定了一下心神后问道:“可是山那边怎么办?如今就连最后的筹码都没有了,若是没有老师您和那位师叔坐镇,只怕那边是守不住。”

“该放弃的,就不该再去留恋。

有裴云岚牵制,你以为如今,我们还有得选择么?”宁还真毫无感情的笑了笑:“你回去后,就把我们在楚国的人全都撤回来!如今那边,我们已经管不了。

不过,如今离他攻山之期还有两天,这段时间内,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清峰和那东西找到!”“还有清虚----“罗师还没来得及开口答话,宁还真目中却又冷芒一闪:“无论是否把清峰和那东西的下落逼问出来,他都不该再存在于这个世间,你们感觉守不住的时候,就送他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