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金王妃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住进慕容家

史瑶倩美目一抬:“来人啊!将这个狗血的作者抬出去煮了,猪猪的晚餐就有着落了!”

(拖拖,施施然爬下,出了一身的冷汗!口里念念有词:煮吧煮吧!回头变鬼了,偶虐死你们两,虐死一个少一个,虐死两个少一双!嘿嘿~跟我斗你们俩还嫩了点。)

史瑶倩一听,拿出看家本领,迅速脱掉一只绣花鞋,朝着渐渐爬远的作者扔过!回过头来正好看到小白皱眉的脸,立即换上一张贤妻良母的端庄面孔,温柔的说道:“小白,不要理那死作者,我们继续谈情说爱吧!”

“说道哪了?”某人摸了摸鼻子,无可奈何的叹了一气,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说到你一千个一百个肯定了,我出去住这几天,你要好好照顾猪猪哦!”那可是彼此的定情信物耶!要是等她回来,看见猪猪饿着肚子,躺在角落里,有小白的好看。

“恩,你出去住这些天要好好照顾自己,晚上别再抖被子了,睡觉前记得关窗子。吃饭的时候不许喝水,小心你的胃病发作。这段时间本王会对外宣称你和绫罗下江南去游玩了。”这叫声东击西,待会夜深了,偷偷叫马车把她们两个女眷送到慕容兄那去,慕容兄那已近说好了,那家伙是百个同意,原本听说顾绫罗要在他那里躲几日是扳着脸不太愿意的,后来听说小倩也会去,很乐意的点了点头就同意了。

那家伙明显是在意小倩的。现在是危险时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小倩和绫罗是住在慕容秋的院子,应该没问题。

“我知道了,小白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我去收拾些行李,绫罗你告诉她了吗?你去亲自看看她吧!她嫁过来一个多月了,就是做个意思你也去看看她。”应该还没有吧!因为他从来不去徒弟那,可能连顾绫罗的院子门是朝北开,还是朝南开都不记得了。王府里的下人们都说顾绫罗失宠了,说名义上好听,美其名二王妃,其实还不只是一个王侧妃。说王爷只在乎正妃娘娘,一开始下人们都给顾绫罗脸色看,但因为顾绫罗实在是太善良了,才慢慢感动了一些人。后来加上史瑶倩天天往顾绫罗的院子里跑,大家这才对她好起来!

“恩,你想的周到。”去看看她,免得明家人到时候说三道四,不服他。史瑶倩说的对,就去看看吧!

“扣扣!”

“谁啊!”顾绫罗躺在床塌子上休息,最近越来越喜欢吃酸的,睡觉也一天比一天起的更完,不知道是怎么了?感冒也应该不是这样,她有一点当心,却没有说出来,上次老师说要让慕容大夫为她诊脉,可惜那时太匆忙,没能顾上这件事,改明还是要找大夫来看看。

“本王来看看你!”他站在门外,礼数周到,完全不像是一对夫妻。

“王爷请进吧!王爷客气了,请随意坐。”顾绫罗从里屋的**爬起来,大白天的躺在**会让人笑话的,她披了一件长褂子,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走出来。顾绫罗就是顾绫罗,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会显得那样得体,衣衫整齐,头发服帖极了,穿着朴素,头上没有那些艳俗的金钗发簪,只是用一条丝帕挽了个髻子,端庄秀美的走了出来。

“恩,不必多礼,绫罗你也坐吧!”萧白有点尴尬的坐下,这里是他们两成亲以后,他第一次过来,屋里干净整齐,一丝不染,墙上挂着一幅观音像,整个大堂里除了几把梨花木的椅子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王妃的房间,不像史瑶倩的房间里金银挂满,红毯铺地,这里朴素的可以,却给人很舒服的感觉。顾绫罗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好的令人啧啧称奇,可惜他已经有小倩了,否则娶了她还真是一桩美事,她端庄淡定的容貌和气质,配他的清官气质正好,两人对于家的装修喜好都一向偏于简洁大方,

顾绫罗看了他一眼,顺着他打量四周的目光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了。顾绫罗给他倒了杯水,自己找了个离他不近的位置坐下:“让王爷见笑了,这里是简陋了些。绫罗是信佛之人,对于房间的装饰喜好这样简单一点的,老师并没有苛扣绫罗的月钱,反而她还劝我把这里弄的豪华些,只是我住不惯罢了!老师人很好的。”

顾绫罗是怕他误会,萧白听着感动,她生怕他因此冤枉了小倩,真是一个兰心慧质又善良的姑娘。可惜自己已经有小倩了,如此美人不能双得,真是人身憾事啊!“本王今天来是来告诉你,府里最近可能会有些不太平,你和小倩先去柳月庄暂住一小段日子吧!本王到时候会去接你们的。”

“多谢王爷挂心,绫罗感激不尽,不知何时动身。”她是随遇而安的人,到哪里还不是一样,就算王爷不说,叫个下人来个话,她也一样会离开的,来了府里这些日子,她已经渐渐习惯了一个人安静的生活,不被人打扰,有时候自己中点小花小草的也挺好。

“今晚,待会吃过夜饭,本王让人过来请你,你先做些准备,看看有什么要带的。”他尽量耐心些的说道,对于这位自己的二王妃,他给予的太少了。

“是,王爷还要茶吗?”还早顾绫罗并不急着收东西,反正她要带的,就只有那张佛像和几件换洗的衣服。

“再来一杯吧!你这茶清爽可口,口味并不浓厚。”很容易下喉,是上等的好茶吧!没想到顾绫罗对茶道也有研究,泡茶的功夫一流。

“谢王爷赏识。这茶是绫罗从苏州老家带来的铁观英,妾身就好这一口。”偶尔拨弄一下琴弦,喝点小茶,好不自在,王府的这个小院里一般也没有人来打扰她,能过上这样安定享受的生活还是托了王爷的福气。

萧白又一连喝了几杯,才眷恋的离开,茶好人也好。

顾绫罗见他也是同道中人,萧白离开的时候,顾绫罗还取了几包茶叶送给他带走。

当夜,顾绫罗和史瑶倩换上一身布衣,低调的从王府的后门上了马车。

史瑶倩在车上还一直安慰她说:“你以前听过死庸医的名字吧!别人都说他很坏,你别吓着了。其实他人很好的,特别是对我和我的朋友,你到时候见到他千万别害怕。”

“老师,我知道了。”从老师的语气里,顾绫罗听出了很高的评价,看来那个慕容大夫真不像传说中的那样。

马车摇摇晃晃的,一个小时左右,终于到了慕容羽的柳梦庄的后门,史瑶倩跳下车,在门边上敲了三下,立即有个驼背的老人家出来开门:“史小姐您们来了,快进来吧!庄主和小姐在里面恭候多时了,一直当心着了!”

“恩,徒弟快下来。”史瑶倩回过头去,叫顾绫罗快下来。

“来了。”拿着两个人的行李,风尘仆仆的从马车上走下来。

“东西老奴来吧!两位小姐快进去吧!”两位小姐可都是自家小姐的救命恩人啊!庄主发下话来说一定要好好照顾。

“谢谢你老伯,我们自己来拿吧!”顾绫罗摇摇头不然老伯帮她拿,欺负老人家拿成啊!

“徒弟就你就让蔡伯帮你拿吧!菜伯年轻的时候可是铁掌水上飘了,那时候应该很威风吧!”史瑶倩一把抢过绫罗手中的行李塞到菜伯手里,她都已经习惯了,菜伯是那种,你不让他做事啊!他全身不舒坦的人,给他点事做,他当是锻炼了身体,真是个怪老头!

“对!对!对!还是史小姐了解老奴啊!老奴三十年前,那是北边的水上霸王,老子一跺脚,船都不知道要翻多少支!那才叫一个威风了!现在年纪大了,不中用了,能关个后门就错了!”菜伯一边说,一边引她们两入内。口上说不中用了,那是玩笑话,谁要是真敢找柳梦庄的晦气,他一个人可以抵上百人!

赶马车的车夫,看两位女眷完全进去了,才敢离开,王爷先前吩咐了,一定要看到她们两安全进去了才准回去。

“爷,奴婢已经打听到了,三王爷今天晚上偷偷把两位王妃从后面送走了,这一定和前日七王爷到三王爷府上去有莫大的关连。”低着头的婢女,身上穿的衣服明显出自三王府,也就是传说中的内鬼,她会是谁了?

“废物,我让你潜伏在王府这么多年,你就查到这么点吗?”那黑色的背影嘴角微动,露出一个极为不屑的笑容,他养了这么多年的都是些废物吗?韩慕梅现在被打进冷宫了,两个舞妓一个死一个疯,现在就剩下眼前这个女人是在核心地方了。对他所有的情报都是靠女人来收集,三王爷可以靠着两位王妃收敛天下财富,他也可以靠天下所有倾慕他的女人来收集所有他需要的情报。

“爷,奴婢知错了,实在是王妃最近天天往二王妃那跑,王爷又很少到奴婢所打理的地方去。”那婢女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春姐姐已经被爷处死了,夏姐姐疯了,下一个遭殃的会是她吗?她们都爱爷,为了皇后梦,她们都愿意为他去涉险,可是爷根本就没有拿她们当人看过。

“算了,你起来吧!”要是把她们都杀了,那他自己就真是一个孤家寡人了。

“谢谢爷,宽恩。”女子**着肩膀从地上爬起来,还好小命保住了。

“萧白最近有什么动静吗?”他问。

“除了把两个王妃秘密送出王府,一切还是老样子。”她如实回报到,王爷没有什么改变,除了前段日子天天往外面跑,爷问的是最近,那真没有什么了。

“看来他准备动手了!”男子阴冷的一笑,他的机会也来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他最喜欢的,让萧白去争去斗,他在幕后等着他在胜利的最后一刻掉到谷底。皇位是他的,他要!那是权利的中心,登上宝座统领整个国家,还有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和后宫三千佳丽,都是他的哈哈!都是他的了。

“是的,爷。”她胆怯了,只有顺着爷的思路去说才不会犯错,她现在已经不相信爷会给她皇后的位置了,这个恶魔根本就不拿她们姐妹几个当人看,她们都被他利用了,她紫儿算是好的了,其他几位姐姐为了获得情报,不得不陪男人睡觉,爷是个坏人!把她们以纳妾的名义从全国各地骗来这里,然后用所谓的爱情逼她们去收集资料。

“恩,你回去吧!”是该好好部署的时候了。

“奴婢告退。”婢女紫儿如获大赦,赶紧走了。

“死庸医,秋儿,你们都在啊!庸医这是我的徒弟顾绫罗。”史瑶倩一屁股坐下,非常熟门熟路的对一旁站着的小厮说:“邹哥,你今天给我准备桂花糕了吗?我最喜欢你做的桂花糕了!”

“有的有的。”那小厮听了十分高兴,难得贵客喜欢他做的桂花糕,屁颠屁颠的跑去拿去了。

慕容羽没看顾绫罗一眼,对他来说除了秋儿和史瑶倩,其他人都不重要,他只是继续用执着的眼神看着史瑶倩:“小倩,安心的住下来,有我在,谁也动不了你。”

“我知道死庸医你神通广大,秋儿几日不见的脸色好多了,我徒弟一直说要来看看你,这下有机会了。”史瑶倩怕顾绫罗尴尬,赶忙改变话题。

“有劳顾姑娘挂念,当日多谢姑娘出手相助。”秋儿哪能不懂史瑶倩的意思,亲热的走过去,握住顾绫罗的手,顾姑娘也是她的救命恩人之一。

“小小恩惠,秋儿姑娘你太客气了。”顾绫罗的声音淡淡的。

“对了庸医,我徒弟最近身体老不舒服,你帮她看看。”史瑶倩走向前把走到门边的慕容羽又拽了回来,这家伙没话题了就想溜,还好她眼尖,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