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世重修
字体:16+-

第三百一十五章 高手也虚伪

压郁。

不知何时或者说由谁气机引起的,整个场中百来位达到无为之尊境界修为的高手,竟然被逼得个个暴起了自身强悍气势。

如今的情势,颇有一触即发的现象,比如说,现在真有人动手的话,估计一场混战就要出现了。

这种情势,说是来得莫明其妙,但也算正常,本来大家就各怀鬼胎,突然间受气机牵引,暴起自身气势,不过是为了防他人偷袭自己罢了。

就连追风道君以及鸫茳道君两人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现在场中的气氛陷入了僵局。

气氛沉闷而压郁,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人竟然开始被这诡异气氛压郁得开始冒汗,修为达到无为之尊境界的人,竟然开始冒冷汗,可想而知此时的气氛有多么的紧张了。

只是,他们现在暴起的气势,与那种即将战斗时暴起的对抗气势又有所不同,这种气势是由压郁之极的气氛中产生,是作用在心神灵魂上的一种气势,也可以说是天道的一种反应。

在场众人对于天道的理解,无疑是站在了宇宙巅峰。

天道这东西,奥妙无常,达到无为之尊境界的修为,对于天道的运用,不知不觉间已经侵入了骨子里,心里思忖着的事情,也是一种另类天道的运用。

因为大家都思忖着如何灭掉竞争对手,如此多无为之尊境界修为的高手都是如此想,另类天道在不知不觉间运转,足以生成如今这个诡异气氛了。

他们虽然能够不知不觉间运用这种古怪天道,但自身对于这些却还不够了解,或许,只有达到无为之祖境界的修为。

才会知道这方便的天道吧!此时,除了追风道君以及鸫茳道君两人外,也就切婴道君没受这诡异气氛多大的影响,不过,他为了让自己表现得低调。

跟随大众,还是装作受影响了。

但装作所受的影响也不大,毕竟,也不能做得太过了,因为在九千九百九十九亿年前,追风道君以及鸫茳道君两人就已经见过他了,不管他当时修为如何,在历经这么多年,如果还装作跟场中太多数人一样,那也太扯了。

至于在悬浮区域附近的欧阳琊宇自然不会受场中气氛地影响。

在他看来,场中出现这种情况,最主要就是那些达到无为之尊境界修为的高手没有完全控制自身的各种情况。

打个比方说,一些武林中人,空有一身浑厚内功,但却不能完全灵活地运用,如果你能够做到。

把每一丝内功都运用到刀刃上,那么,你就是这个层次高手中的顶尖人物。

现在的众人,太多数就是这种情况,都是不能灵活运用自身修为,他们是已经达到了无为之尊境界地修为了,但还没有真正的悟透无为之尊境界中的天道。

是的,没有真正领悟透。

无法完全控制自身,就谈不上真正领悟无为之尊境界。

而追风道君以及鸫茳道君,勉强再加上切婴道君。

他们都是能够控制自身的人,所以,他们修为在众人之上。

隐匿在悬浮区域附近的欧阳琊宇本想趁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出手,可惜最主要的三人没有受那气氛影响,只能作罢了。

本来,现在的情况,只要鸫茳道君、追风道君,或者是切婴道君,随便一人出声说话,打破这僵局就可解除现在这紧张压郁的古怪气氛。

场中也只有他们三人能够开口说话了。

其它人正陷在局中,自然无法开口说话。

非常简单地一件事,只要开口说话就能够打破这僵局,但鸫茳道君、追风道君以及切婴道君,却是惜字如金般。

谁也不肯开口说一句话。

哪怕是一个字。

场中如此情况,关他们屁事啊。

虽说他们各自有人处于场中,但这种气氛之下,又不会死人,或许,经过这莫名而来的诡异气氛之后,能够抓住机缘的人,还能使自身修为大进也说不定呢!这一僵持就是三年,这三年来,竟然没人能够从局中出来,不过,这三年来,众人还真得到了不少好处,在这种紧张之极的气氛中,平时修炼所遇到的难题,竟然有不少能够解决了,让众人既紧张又兴奋。

要说这种情况,还真难得一见,百来名达到无为之尊境界修为的高手,全部侵入这诡异莫名的局中,长达三年之久,如果放在以前,打死也不会有人相信。

因为这种情况,众人就是有意想搞出这么一个局来,也不可能办到地,这里需要的条件太多了。

“呵呵,解决难题的人来了。”

隐匿于悬浮区域附近的欧阳琊宇眉毛一动的暗笑道。

几乎同时的,场中的追风道君以及鸫茳道君也是神色一动,而切婴道君在慢了半个呼吸时间,也已经感应到了。

“咦?大家还真是有雅兴啊,竟然玩起这个来了。”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从北方踏空而来,眉目间隐含笑意,正是无为界北方那个岛屿赶来的宗扬道君。

“呼场中百来人同时呼了口气,终于从那僵局中挣脱出来了,身陷局中虽然难受,但现在不过短短三年时间,却都感到修为高上了那么一丝,都是欣慰不已。

在悬浮区域现世这种关健时刻,能够提升那怕一丝的修为,对于存活下来的机率也大上那么一点。

“宗扬兄还真是高人风范啊,害我跟鸫茳兄一等就是几年,还以为宗扬兄你已经达到了悬浮区域现世,也不动心地境界了呢!”追风道君这话说得极是古怪,既不像挖苦又不像夸赞,让众人听得莫明其妙。

“哈哈,追风兄说笑了,我这不是有事耽搁了嘛!这不,事情办完我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

宗扬道君仰天打了个哈哈道。

“哦?有事被耽搁了?宗扬兄的事情还真是不简单,竟然比悬浮区域现世还重要。”

鸫茳道君接口冷淡道。

“嗯,让追风兄和鸫茳兄久等了,这是宗扬的不对,还请两位恕罪。”

宗扬道君一脸微笑的诚恳道。

“虚伪。”

隐匿在悬浮区域附近的欧阳琊宇一阵恶心,***,这三位绝顶高手,真是太虚伪了,明明恨不得对方死了少个强悍对手,偏偏还装出一副有好事大家分享的样子,真是太恶心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虚伪往往是必不可少的东西,如果你一上来就摆出一副以人家不共戴天的样子,只怕你永远不会有出手偷袭的机会。

而现在这副虚伪模样,虽说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效果却不一样,至少便于找机会偷袭。

“嗯,既然宗扬兄已经来了,鸫茳兄就不要怪罪他了,我们三人已经近万亿年未见,是不是要好好叙叙旧呢?”追风道君也是一脸地友好笑容,似乎真遇到了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如果不是大家知道悬浮区域的规矩,只怕真被他蒙到了。

“既然追风兄都这样说了,那我也就不计较了,我们三人多年未见,确实应该好好叙叙旧了。”

鸫茳道君皮笑肉不笑的道。

宗扬道君听得连连点头,脸色说有多诚恳就有多诚恳,然后三人目中无人的叙说着往年地点点滴滴,让场中众位达到无为之尊境界修为地高手有幸领略了当年前辈高手的风采。

欧阳琊宇在附近听得佩服不已,不是佩服他们当年地风采,而是佩服三人明明知道接下来不是对手死就是自己死,仍然能够睁眼说瞎话。

当年三人能够存活下来,并不代表此次还有那么好的运气存活下来,混战当中,谁敢说自已有把握一定能存活呢?欧阳琊宇知道三人现在不断说着陈年旧事,肯定还寻找着机会,一举击杀竞争对手的机会。

在没有进入悬浮区域之前,就把强悍对手除掉,那么进入悬浮区域存活下来的机会,起码有九成。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