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圣歌
字体:16+-

第12章 吊坠

第012章 吊坠

看到芬里尔向着阿格里追了上去,索隆转过了身去。

阿格里是个忠诚的下属,也是一个勇敢的战士。

在战场上,他曾多次保护过索隆,如今要亲自下令处死他,索隆的心里也并不好受。

但索隆必须抛却心中的不忍,尽量使自己变得冷血。

而为了让自己变得像剑锋一样冷血,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他只有不停的去思考接下来的问题。

“继杰普和阿格里之后。接下来,三个千夫长的职务全部空缺。”

“手下一个高级将领也没有,这对指挥官和军团都极为不利。再加上一半伤亡,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紫金花军团已经废了。”

目前看来,只有侍卫官莱昂,和百夫长西乌斯,是接替千夫长职务的最佳人选。

索隆想着这些问题,一边对步兵下令,“将这些俘虏全部带到铁矿那边,从今天开始,全部贬为奴隶!”

“传令百夫长西乌斯,立刻连夜打扫战场!”

索隆口中的打扫战场,是指收集士兵的尸体,和战场所有遗落的武器,包括剥掉狼人坚硬的皮毛,为了防止瘟疫,不管是己方的还是敌人的尸体也要全部集中起来焚烧。

…………

浓雾将五十尺以外的景物,全都包上了模糊昏晕的外牵。

夜,像死水一般沉寂,空气中到处飘荡着一股血腥味,和一股死尸的味道。

处理完手头急需处置的事情,在侍卫官莱昂的陪同下,索隆拖着疲惫的身躯,企图找个地方好好休息。

在这个时候,就连索隆也说不清楚,他脑子里想着的竟然是爱丽丝。想到的是,一整天的厮杀声,她一定被吓坏了。

“又是她?”

在这条碎石路上,索隆又看见了伊里冯娜。

索隆的眉头升起一丝厌恶,真不知道侍卫官莱昂打得什么歪主意,硬是将这个女人的住处,安排在了自己的必经之路。

伊里冯娜特意等着索隆经过,从她微微发颤的身躯,就能看出她站在路边,已经等了不短的时间。

此时,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她那一片皎洁的****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她的身体周围,她白皙发亮的肌肤,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

伊利冯娜的身上向外散发着一种迷人的香味,今天她穿的很薄,薄到索隆可以看到她的黑色的抹胸。

待到索隆走近,可以看到她的睫毛,上面挂着迷蒙的霜。

伊利冯娜一双看着索隆的眼睛仿佛会说话,她的手,她的****,她的腿……她身上每分每寸都会说话,好像在诉说着自己的楚楚可怜。

“这个女人真是个惹人上火的尤物。”

尽管索隆不是没有见过女人的土鳖,但是面对伊里冯娜,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就会被她所吸引,或是发生一点小小的生理反应。

侍卫官莱昂的脸上闪过一丝坏笑,小声在索隆的耳边说道,“领主大人,今晚就让她在**伺候你吧。”

知道莱昂的嘴里的伺候不是那种伺候,但不得不承认,侍卫官莱昂的提议很吸引人,就是索隆,也不免有一丝心动。

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伊里冯娜是个聪明的女人,索隆也不是个笨蛋。

俗话说,温柔乡英雄冢。一旦肉贴肉,难免不会犯糊涂。对付这样满腹心计的女人,还是要敬而远之!

今天的战斗,紫金花军团阵亡过半,接下来兵源补充的问题、食物匮乏,以及铁矿下边的穿山族和两栖族的事情,简直烦不胜烦。

索隆实在没有那个心情。

“领主大人。”

伊利冯娜脸上带着微笑,破天荒地向索隆行礼。

或许今天的胜利,出乎了伊里冯娜的预料,让她必须改变态度,用礼貌来伪装自己。

“读心术,居然没有探察到她的一丝想法。”

索隆悄悄掩饰心底的震惊,表面上则是十分淡然地点点头,眼光不由顺着她薄薄的轻纱往下看,伊里冯娜她的双腿修长又白又嫩,从脚踝到趾间的形状都很漂亮。

索隆发现她居然没有穿鞋,干净**的脚踝是那么纤美,相比体态的诱人,她的脚更令人销魂,若说这世上有很多男人情愿被这双脚踩死,也一定不会有人怀疑的。

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个非常美的女人,弯弯的眉,大大的眼睛,嘴唇玲珑而丰满,看来就像是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无论谁看见都忍不住想咬一口的。

但是她身上最动人的地方,并不是她这张脸,也不是她的身材,而是她那种成熟的风韵。

“大败兽种人,并亲手斩下狼人利爪领主的头颅,就算是在我的城邦,领主大人也堪称是英雄的典范!我为自己之前的无礼,向您道歉。”

“这个女人莫不是今天吃错药了?”索隆心头闪过一丝疑问。

从认识伊里冯娜这两天的时间里,这个女人的态度就接连转变,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可谓是不择手段。

如今更是连肉都献出来了,真是让人有些消受不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特别说话的人还是一个大美女。

就算索隆防范之心甚重,他也要装作看起来很受用的样子,“侍卫官,将伊里冯娜夫人的侍从,重新调回来吧。”

“是,领主大人!”侍卫官莱昂应命。

赶在伊里冯娜之前,先给她送上一个甜枣,索隆相信,这个女人特意等在这里,绝不仅仅是为了和他上床。

而她的真正目的,是索隆唯一感兴趣的东西。

索隆知道,假如没有过度的自信,她是不会这么冒险的。

听到索隆下达的命令,伊里冯娜的眼中闪过一道异彩。“谢谢领主大人。”

他围绕着索隆,走到他的身后,并用手轻轻搭上索隆的肩膀,美眸中露出**裸的**眼神。“如果领主大人,对兽种人感兴趣,想知道哪些兽种人部落可以来往那些必须警惕,等等这些事情感兴趣,或许我们可以到我的房间里慢慢聊……”

“……哦,不,我那简陋的房子,恐怕不能够容纳领主大人的千金之躯。听说,领主大人的床很软,很有弹性!”

她所说的提议,没有一样不切中要点。

可惜,她还是把索隆当成了一个孩子。所谓的挑逗也不过是觉得索隆还是一个孩子。

但即便如此,在索隆的眼里,如果没有有利可图,伊里冯娜肯做这么大的牺牲吗?

答案显然是不可能。

“妈读心术,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居然探查不到她一丝想法。”

索隆的心底闪过一丝狐疑。表面上则是十分淡然地挣脱那双胜似无骨的纤纤玉手。

“伊里冯娜夫人,天色已经不晚了。”

“你说得事情,明天我会亲自找你来谈。”

索隆心平气和,泰然自若。

眼睁睁地看着索隆摆脱自己的双手,伊里冯娜有些目瞪口呆。

“究竟是哪里除了问题,这个看上去十分年轻的男人,为什么总是会出乎自己的意料。”

在伊里冯娜看来,只要是人类哪怕还是个少年,就没有不贪图自己美色的。

而索隆的反应,一度让伊里冯娜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年老色衰,到了丧失美色的地步。

对于伊里冯娜而言,如果失去了美色,那么她所精通的贵族权术,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因为她现在一无所有,连生命都捏在别人的手心里。

伊里冯娜心知肚明,只需要索隆一个简单的命令,就可以随意支配她,随意到能将她的嘴巴,塞到任何一个士兵的裤裆里面去。

在伊利里冯娜堪称绝望的目光注视下,索隆突然停下了脚步,这让她一双已经暗淡下去的美眸,不由地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

索隆扭过身去,嘴边勾勒出一丝邪恶的微笑,“哦,忘了说一句,你今天真得很诱人,我是不是应该对你换个称呼呢,伊里冯娜小姐。”

……

一直等到索隆远去,伊里冯娜沾满雾气的睫毛下面,才掉出两颗屈辱的泪水。

她迈起碎小急促的步伐,跑回到属于她自己的小屋子。

伊里冯娜用仅有的一张动物皮毛,紧紧裹住那具令无数男人向往的,散发着神秘香气只罩着一层轻纱的白皙胴体。

然后缩在木**的一角,对手掌哈着气,竭力驱赶着身上的寒冷。

这样月光皎洁的夜晚,在吟游诗人的眼里,是黎明前的黑暗。

在生活奢侈的贵族眼里,则是浪漫的代名词。

而在此刻伊里冯娜的眼里,只是挂在床头的那一面四下飘荡的白色布条。

夜晚的寒风,像一只冰冷的手,抚摸着伊里冯娜的脸庞,直达她的内心深处。

“等着瞧,你一定会为自己愚蠢行为而付出代价。今天你对我的冷漠,你一定会后悔的……”

在极不稳定的状态下,伊里冯娜哆嗦着诱人的嘴唇,在冰冷的黑暗中发泄着愤怒的情绪、说着一些无力的誓言。

实际上伊里冯娜的内心很清楚,如果连她仅剩的美色都不起作用,可以说她已经一无所有。

彻底沦为了别人刀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伊里冯娜作为贵族俘虏,在蛮族人手中呆过很长的时间里,时至今日,她都还能够活得好好的,这绝不是什么偶然。

“不!我不是一无所有。我还有哀伤之泪……”

只要一想到这点,伊里冯娜的瞳孔里立马会填满浓重的不甘神色,今天也不例外。

隐藏在心中的欲望,支撑着她活过了过去的每一天。

她发誓要拿回曾经属于自己的一切,并发誓要报复这个让她无可奈何,无知而又愚蠢的男人。

她的手伸进轻薄的轻纱下,打嘴边发出一丝诱人的呻吟,手掌从酥软的咪咪一直摸下去,直到摸到一颗只有指甲盖大小的泪形吊坠,然后死死地攥在手中。

那是一条轻细的银质腰链,晶莹的泪形吊坠,正好悬挂在她的肚脐上面。

如果剥开伊里冯娜的轻纱,彻底**出她的胴体,就会发现,神秘的泪形吊坠外面,时刻都笼罩着一层肉眼可见的薄薄轻雾。

而就是这些这些乳白色的轻雾,无时无刻都在流进她粉嫩的肚脐里面。

而索隆所闻见的,伊里冯娜身上所散发着一股让人十分迷醉的香气,也都是从这个神秘吊坠上而来。

…………

一路上,脑中回想着刚刚的情形,索隆嘴边颇为玩味的笑容,逐渐转化为冷笑。

哼,美色这种东西,有时候可以比黄金还要昂贵,有时候,却要比路边的石头还要廉价。

有两世为人的阅历,索隆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

伊里冯娜那套看似高明的肉体**,还有语言挑逗,只能去骗骗那些脑满肠肥的城邦贵族。

在索隆的眼里,这个弱肉强食更原始化的世界里,只要有了权势,有了横扫天下的不世武力,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把今天双方的位置调换,变成索隆寄人篱下,他还真是无法逃出对方的手掌心,就是变成这个女人的**奴隶也说不定。

所以最后还是得说,不管在哪个世界,权势都是一个让人欲罢不能,噬人血骨的好东西。

抬头望去,木屋里的灯还亮着。

“这个傻丫头,果然还在等着自己。”

等到侍卫官莱昂离开,索隆才打开吱呀作响的木门,走进木屋内,一阵悠远而古老的沉香木的气味幽幽飘来。

这间木屋,曾经属于刺眼领主黑布拉,算是黑峰铁矿最好的一间住所。

房间里只摆着一个铁火盆,木地板,木墙板,木窗子,木门,木桌子,木椅子,连浴盆,洗脸盆,垃圾桶都是木头做的,没有过多冰冷的金属,视觉上给人一种特别温馨的感觉。

爱丽丝趴在木椅上,看样子已经熟睡。

也许只有看到爱丽丝,索隆的脸上才会显出最璞真的笑容。

他轻轻脱掉沾染了血污的护甲,然后将爱丽丝从木椅抱到**。轻轻为她盖好松软的羽绒被子。

“看来,今天只有在这硬实的木椅上凑合一夜了。”

索隆脸上挂着一丝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