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圣歌
字体:16+-

第16章 传送

第016章 传送

对于阴影之门的大概方位已经了然于胸。

然而蛮族人部落的存在,仿佛是阻挡在阴影之门前面的一道鸿沟。更令索隆担忧的是,被兽种人步步紧逼赶到这个世界的蛮族,与个别兽种人之间已经有了合作的苗头。

所以事不宜迟,索隆尝试用魔法越过黑风铁矿峡谷。

使用传送魔法,特别是只能对传送目的地模糊定位。这种操作按常理是极其危险的。

担忧图腾液和戒灵的探索,索隆还是有一定的把握。

施展这个魔法之前,可以理解为魔法就是一种能量,大多是攻击性比较强的能量,魔法师可以将自身的热量和精神力转化为一定的魔法,这是在现实中难以想象的,一个正常人自身的热量和看不见的精神怎么能转化成那么高的能量l而这就要看魔法师本身的造诣了。

法师的传送属于奥术魔法,这个奥术大概要和时空联系起来,那么作为一个高智能动物人类以及其他种族的法师,人类仅仅能够理解到四维,也就是三维空间和一维时间。不能相信一个人类成为了法师后他便能理解其他人无法理解的东西,一个职业根本无法突破人类的理解极限,要想发现其他维度,必须首先突破自身。

举个例子:一只蚂蚁在一张纸板上爬行,它只能理解二维空间,也就是只能前后左右这样爬行,它无法理解三维空间,也就是上和下对它来说是理解不能的坐标,但是三维是确实存在于它的身边的,只是它理解不到也没有发现,假如蚂蚁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后真的会高度进化,与现在的人类智商相同,它们所能理解的还是这个二维平面。

还是那只蚂蚁,假如它爬着爬着不小心从纸板上掉了下去,掉到地板上,它所看到的依旧是一个新的二维面,那么掉落期间它的意识是怎样的?它自己完全不知道。

在那一刹那的短暂的三维经历中,蚂蚁失去了它固有的意识,也就是坠落过程中它完全失去了自我,那么同样也可以想象到假如一个人类坠入到一个其他维度中然后逃生出来后是什么感觉。

而这就是传送魔法的原理。

…………

花费了三天来雕刻魔法阵,当索隆念诵咒语,启动魔法阵的那一刻。伊利冯娜,侍卫官莱昂,加上索隆本人还有100个步兵精英,集体消失在魔法阵里。

就好像一直蚂蚁突然从纸板上掉了下去。除了索隆的其他人全部失去了它固有的意识。索隆感觉自己好像站在一片漆黑虚无之上,好像太阳的东西啄破黑夜的蛋壳,探出头来,羞羞答答地向大地张望。这时,远远前方,无数层峦叠嶂之上,迷蒙云雾之中,忽然出现一团红雾。不久,一个红球即从大洋里冉冉跳出,那水天相连的地方顿时成了一片熊熊的火海。

下一秒,索隆和其他人就已经出现在了阴影之门的里面。与其说这是一个门,不如说是一个可怕的漩涡,在他们刚刚出现的那一秒就被吸了进去。隔着一片绚烂的光幕,索隆能看见守在阴影之门旁边那些目瞪口呆的蛮族人。

戒灵安格玛巫王的探索十分准确。

当索隆带着他的首席外交官伊利冯娜,在1个百人队的保护下,来到了扎布兰大陆。

也正如伊利冯娜所说,图腾部落是最接近阴影之门的兽种人。

接下来的半个月,一路上除了见到大逃亡的蛮族人,索隆躲在草丛里看见的牛头人怎么也有一千个,有时候甚至正面遇上,但是都没有遇见什么像样的刁难。

只要说明使者的身份,并对它们的牛头人萨满送上美好的祝词,有些憨厚的雌性牛头人,甚至从自己身上挤出牛奶来招待他们。

进入图腾部落之后,索隆才知道,之前伊利冯娜所说的并不是吹牛。

“快传令下去,不准士兵接受牛头人提出来的任何比斗要求,就是邀请仍石子也不能答应。”

听到伊里冯娜的警告,索隆多余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伊里冯娜瞥了索隆一眼,她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之前不是已经警告过你,因为在图腾部落的传统里,只要是有一方在比斗中输了,那么失败的一方,就是胜利者的奴隶。连牛头人萨满也无权改变!”

“我草……你怎么不早提醒。”

听完伊里冯娜说得话,索隆倒吸一口凉气,因为在刚刚,他看见好像有不少步兵,都因为心中的好奇,从而接受了牛头人提出的比斗邀请。

在比斗之前,牛头人的脸上还挂着一脸笑眯眯的好客表情,一旦在比斗中输了,立马就会受到三五个牛头人的拳打脚踢。顷刻间被剥光衣服,用一条绳子捆住脖子,然后像畜生一样地牵走。

索隆询问了一下,大概有20个军团步兵在比斗中输掉,被牛头人逮走。甚至连自己的侍卫官兼千夫长莱昂,也在其中。

“收起你们的武器,这件事情,稍后我会想办法。”

索隆制止了群情激愤的军团步兵,在牛头人萨满的地盘,几万牛头人的环伺下动武,就是把龙庭剩下的一千多百人全部拉来,也只有被屠杀的份。

“从现在起,不准任何人接受牛头人提出的比斗邀请。”

索隆下达了命令,杜绝了军团步兵找那些牛头人去寻仇的可能。

…………

“就像伊里冯娜刚才所说,千万不能被图腾部落的表象所欺骗,看似安宁的部落式社会,实际上隐藏着一种最原始的野蛮本色。”

“若是上百个军团步兵结成战阵,或许可以和这些牛头人一战,但是以步兵单个的战斗力而言,绝对不是这些牛头人的对手。”

生活在以一头壮硕白牛为图腾下的牛头人,是一种巨大而又野性的兽种人生物。平原上最强大的兽种人,以牛头人的勇猛和骄傲而著称,为了保护他们的部落还有图腾,他们只宣誓效忠于自己的牛头人萨满。

几乎和所有的兽种人一样,牛头人为了保持自己的传统和高贵的战斗精神而不断奋斗。

被激怒的牛头人战士,会使用他们巨大的图滕柱将敌人砸成肉泥,即便是同胞兄弟也不能幸免。

所以,永远不要去试图激怒一个强大的牛头人战士,那是在玩火。

索隆眼里的图腾柱:一根巨大的原木上,雕刻和绘画着代表了部族血统的白牛。

白牛的蹄下开满了遍地的荆棘花,壮硕的白牛出没于荆棘丛中,表明了图腾部落顽强不屈的战斗精神。

手持图腾柱这样强力的武器,再加上雄壮的牛头人身躯,凡是遇见这样的牛头人,不用疑问,它们就是伊里冯娜口中所说的最厉害的图腾勇士。

索隆和他的首席外交官,以及1百个军团步兵,跋山涉水不远千里而来,却被牛头人萨满足足晾晒了三天。

这一点上,让索隆感到极度的不满。

但是不满归不满,至少索隆没有在面子上表现出来。

连一般的兽种人部落都不放在眼里,牛头人萨满自然有着它骄傲的本钱。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在这样一个看似安宁的部落式社会,索隆有许多有趣事情可以做,比如到处去找牛头人比斗。

有着戒灵的帮忙,索隆不但通过比斗赎回了自己的步兵,在他的身后,还多了六个部落中最厉害的牛头人奴隶。

听说……其中有一个还是牛头人的萨满王子。

“把你们图腾部落中最厉害的图腾勇士叫出来,我只需要最强壮的奴隶!”

莱昂****着上身,站在图腾部落最大的比斗场上,额头上青筋毕露,继续向着四下的牛头人发出挑战。

面对这种**裸的挑衅,台下的牛头人居然鸦雀无声,硕大的牛眼个个都憋得通红,却没有一个牛头人敢跨进这片比斗场。

因为在莱昂的身边站着看不见面目的戒灵安格玛巫王,戒灵的战靴下,不但布满了许多四散的图腾柱木屑,在他的脚下还趴着一个强大的牛头人图腾勇士。

它就是勇猛而又骄傲的萨满王子。

一拳轰碎图腾柱,将萨满王子揍得满地找牙,试问,这到底是人类还是巨象人?

…………

“尊敬的人类勇士,萨满殿下召见你。”

不一会,比斗场外就传来了牛头人使者的传唤声。

至此,索隆本来打算让刚刚晋升到白银阶的戒灵今天再收几个厉害的牛头人奴隶,没想到那位神秘的牛头人萨满这么快就坐不住了。

或许索隆还不明白,萨满王子居然输给了一个人类,并正式成为一个人类的奴隶,这对图腾部落到底意味着什么。

换句话来说,萨满王子就是下一届萨满王座的继承人,这样惊骇的消息,万一传进其他兽种人部落的耳朵里,将被视为图腾部落的奇耻大辱。

而牛头人一贯以勇猛和骄傲而著称,是绝对无法忍受这种耻辱的。

萨满王子落败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牛头人萨满的耳朵里,它要是还能坐得住,就是一个白痴兼傻瓜。

单单从索隆身边的护卫所显露出来的实力就知道,能将强大的牛头人图腾勇士揍着玩,他绝对不是一个寻常的人类。

…………

咚咚、咚咚、咚咚!

图腾部落中最大的牛皮鼓发出有节奏的轰鸣声,象征着牛头人对外来者的礼遇。

索隆穿戴好整齐,并带着他的首席外交官伊里冯娜,在1百个军团步兵的陪同下,正式进入图腾部落的核心区域,――萨满王庭。

“刚刚那一拳……你的护卫他?”

从萨满王子摔倒滚地的那一刹那,伊里冯娜的脑中就出现了一段暂时的空白,整个人被惊得花心乱颤,不停地却回想着刚才那恐怖的比斗场面。

她不否认牛头人萨满王子的强大,即使在其他兽种人部落的传说里,牛头人萨满王子都是数一数二的勇士。

但是戒灵飘忽不定的速度和刚刚的那一拳,不但彻底轰碎的萨满王子的图腾柱,更是直接将萨满王子揍得鼻青脸肿。

那样的场面,就像是一个成年人在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这还是伊里冯娜第一次亲眼见识到索隆身边这个可怕的护卫。

伊里冯娜敢说,就是把整个人类城邦翻个底朝天,也不可能找出这么厉害的人类战士。

“哦,你说刚才的比斗,那个萨满王子很强大,其实我们是胜之不武,你不必太在意。要知道,安格玛可不是一个简单的白银职业者。”

听到索隆一番轻描淡写的回答,伊里冯娜差点闪掉了自己细软的****。

这也叫做胜之不武?伊里冯娜相信,只要索隆下令,安格玛刚才的任一一拳,都能轰碎萨满王子的那颗牛头人脑袋。

没有人不喜欢强者,特别是一个感情丰富,多愁善感,长期忍受着性压抑的女人。

索隆的领导才能,军事素养,还有他的护卫,都向外透露着一股神秘感。

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还长着一张英俊的脸庞。

不知从何时起,伊里冯娜对神秘而又英武的少年领主,在敬畏他的同时,开始有了一点点暧昧的情愫。

……

六年前,伊里冯娜的议员父亲,将她嫁到了扎布兰平原,成为了一个老国王的第十八任妻子。

而那位昏庸好色的老国王,已经年老到了失去在**展示雄风的能力。

他是一个十足的恋足癖,只要能够天天摸到伊里冯娜漂亮的脚踝,那她那两条仿佛在牛乳中洗过的纤纤长腿,老国王就能得到天堂般的满足。

而伊里冯娜直到现在,都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处女。

一个正值风华正茂的女人,她需要的不仅仅是荣华富贵的生活,她还需要那些令人耳坠发红的甜言蜜语,需要一个男人的爱抚。

就像一片久旱的茂盛雨林,她渴望得到甘霖的浇灌。

伊里冯娜是一个有着良好教育的贵族女人,打骨子里的骄傲让她不愿意只是为了去体验神秘的床第之欢,就随便找一个懂得JIAO配的男性。

那样不值得,因为只有处子才配拥有‘哀伤之泪’,一旦失去贞洁,她将失去‘哀伤之泪’的守护,将失去不会变老的美丽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