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圣歌
字体:16+-

第141章 逃避

第141章 逃避

狼族的高效率来源于命令下达后的立即执行,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只总是找借口的狼族,否则他们早就被族群淘汰了。

除了直接屠戮那些神殿卫队,抓捕一群柔弱祭祀神仆,对于行动敏捷的狼族来说,没有任何的困难。

在千夫长的示意下,狼族把帝国祭祀西娅推到一旁,抓起浑身散着一股特别味道,惊恐到极点的女神仆。瞬间就有另一个狼族用另一个垂下的钩子钩住她的手。

在一通凄惨的叫声中,两个狼族把她双脚离开地面悬吊来。

这时候狼族挥舞起一支皮鞭狠抽她的身体。打了大约五十多下狼族千夫长才叫停。其间,千夫长呈现琥珀色的眼光,一直紧紧地钉在祭祀的脸上。“神的训诫,永远不是空话。即便是这种折磨不是神的本意,但是狼族愿意为伟大的天空之神惩罚任何罪徒和叛国者!”

千夫长示意把奄奄一息的神仆从上面放下来,一盆刺骨的凉水浇下去。

对方从昏迷中惊醒,狼族用一颗蒺藜封出了对方的嘴巴。

此时此刻,呈现在帝国祭祀西娅眼中恐怖的一幕,满嘴溢血的神仆用手臂,颤抖着支撑着摇摇晃晃的上身坐在下,急促地恐惧喘息着。

她……她的半截舌头掉在了地上。

白晰的皮肤表面高高地鼓起了一条一条的青紫色伤痕。原来整整齐齐的短,被汗水和泪水零乱地沾在额头和脸颊上。

接下来,狼族把对方按跪到地上,把她的两手换到身前,往她的手指缝里挨个夹进粗细适中的铁棍。

两个壮硕的狼族握着铁棍的两头,表情冷漠地用劲压紧。

一瞬间女人受刑的右手上四个手指笔直地张开大大地伸展在空中,而她跪在后的身体,却象是被抽掉了骨头那样瘫软地倒在地上扭摆着。整个人看上去痛苦极了……

她在狂乱中本能地往回用力抽自己的手,狼族们却把她的手拉到合适的高度,重新开始狠夹她的下两个手指。以后再换上她的左手。

整个场面残忍、麻木。看得帝国祭祀西娅一阵惊悸,毛着了魔一样地冰冷地直立起来,茫然不知所措的脑子像一张白纸。

“就是这样,溺死在痛苦中!”

眼看着对方抽搐的身体侧身躺在地下,千夫长一对狭长的眼睛呆呆地盯着地上看了半天。

然后没有任何征兆的,一只精钢战靴压在她的踝骨上。重重地踩上去。受折磨的神仆痛苦地“唔”了一声。

嘭嘭嘭……

千夫长抬起脚,一下又一下狠狠地跺着。终于使她噎在喉咙里一连声地惨叫起来。

终于,狼族千夫长弯下腰去抓住对方湿漉漉的头,十寸钢爪十分利索地划开了对方的喉管,回过头来盯着帝国祭祀西娅的眼睛,其中透露出狰狞嗜血的光亮,一字一句地问道,“现在,谁才是恶心丑恶的东西?”

如果说之前帝国祭祀西娅还有自己了断的机会。但是在她稍微忧郁的瞬间,立刻有两个凶狠的狼族抹去了这一死空隙。

整个人被按到在地,帝国祭祀西娅早就两眼黑,耳朵里嗡地一声,觉得全身仿佛微尘似地进散了。因为恐惧,她的身体呈现出不规则的扭曲抽搐。

而阴狠的狼族千夫长则在她脚边蹲下来,冰冷的爪子摸索着她已经在地上磕的皮破血流的脚踝。大概是想看看骨头有没有碎。

但是接着千夫长却握住抬高对方的一只脚打量了起来。

帝国祭祀西娅的脚背高而窄,足趾因为细长显得柔弱无力。千夫长摇摇头暗自可惜自己是一个狼族,要不然在人族的眼里,这肯定是一个大美女。他带着“确实值得一试”那样的神情,捡起扔在地上的铁棍,夹进她的两个足趾间。直接用手使劲压着。

………

“君王的朋友只有一个,他的名字叫孤独……”

“有人说,孤寂的人很可怜,那是因为没人和他谈心事。我却说,孤寂的人很快乐。那是因为没人会去打扰他。”

“沉溺寂寞,该是必须走的路吧。想要摆脱这条路,就像在沼泽里越是挣扎陷得越深,而这种挣最终是徒劳的。”

耳畔回想着那些‘战神的训诫’,冬天的一双剑眉淡淡的蹙着,但是胸前微微起伏的线条,还有眼角细致跳动的纹路,在她细致的脸蛋上,扫出浅浅的紧张,让她原本美得出奇的容貌更添了一份人见犹怜的心动。

远远,一双犀利的眼神注意到黄金战车的接近。然而那里面全是沉静与深邃……

冬天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都被一张冷酷的面孔所凝视,那是记忆里似曾相识的认真与威严。

在索隆的瞳孔里,黄金战车上,精致华丽的银色王冠下,一张白晳的脸颊娇媚却冷淡,一双眼眸清澈如水。在密密麻麻无数的士兵公民的眼中,她好像在望着你,瞳孔中却没有你。似乎把全世界都不放在眼中。

轻抿的薄唇,粉嫩晶莹。举手举手投足间,清冷而优雅。一袭白色的布满荆棘花纹的长袍,如雪一般洁白。

“冬天做到了,维持一个帝国长达十年!”索隆最终露出了欣慰的神色。

皇家卫队在数百米以外的距离停顿,万众瞩目之下,女皇一路小跑,当她站在天空之神的面前,相隔十年之久,她第一次感到紧张、手足无措。

在呆怔了十秒钟之后,终于,冬天再也不能像十年之前那样无所顾忌地扑进‘哥哥’的怀抱。而只能单膝跪下,尊称,“冕下!”

当索隆点点头,手掌触摸到她手臂的时候,冬天低下了头。

能想象吗?在冬天的脸上,索隆竟然看到她刚才因紧张而惨白的脸上泛起了微微的红晕。

十年以前,冬天还不到十岁。而如今,站在索隆面前的,早已不是那个只会抱着他手臂的留着齐耳短的小姑娘,而是已经成长为了一个智慧、冷静、威仪、懂得判断利益得失的婷婷玉立的女皇。

“冬天,你长大了!”尽管困在一具雕像里,每天都在亲眼见证这个女孩的成长,包括每天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倾听她的心理话,今天,索隆依然不得不感叹时间,这把无声的锉刀。

它把一个小丫头的眼睛,雕刻成月光辉映下的大海,美丽幽深包容一切。

把她的身姿雕刻成世间最美好的见证,一股微风吹过,从冬天的身上还飘散出一股淡淡的清香。

可惜,索隆的感叹只能留在心里。而说出口的只能是‘天空之神’的声音,“我的帝国皇帝,光荣和荣耀永远属于你。”

十年来,每天倾听冬天的心事,索隆大概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她对自己的感情。只是,这一切,他不能接受。至少、现在不能。

“伟大的冕下,冬天永远遵循您的意志,……至死不渝!”

模糊的水雾,覆盖了原本黑色幽深的瞳孔。

今天,立冬二十岁。

十年之前,她的头很乌黑,但只短短的到耳际边,并且她有一双大眼睛,却常常因为大笑而眯成一条缝。她常常照着镜子想,如果有一天她长大,哥哥还会不会喜欢她。

但想归想,她还是每个月都跑去把稍微长长一点的头剪短到耳际边。

还是一想到某个身影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然而,‘哥哥’的失踪,让她的天空变得黑暗,心里变得空空的。

最真实最直接的感受,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冬天感觉到好象全世界都抛弃了她。

冷清的帝国皇宫里,孤独、寂寞、失落,将她压的喘不过气来。但她铭记哥哥的教导,一直咬牙坚持了十年。

然而,十年的坚韧,在一句话,一个照面之间就这么轻易的被击碎,两滴清泪夺目而出,轻飘飘的落在白色长袍上的一朵荆棘花的纹路边缘。

没有太多的话,甚至没有多少目光的对视。索隆的目光伸向别处,有意无疑地避过立冬看上去有些灼热、迷蒙的目光。

“这将是一次全面战争,也是我们对全境世界的最后一战。我的帝国皇帝,帝国国土将继续需要你。…………新的狼族之王拉斐尔,和战神卫队五十个泰坦巨人,他们将会效忠你。”

说完这句话,索隆忽然向身边的伊薇点了点头。抬手撑起隐身结界,天空之神的身影,再次消失在众人的眼帘。

隐身结界,将索隆与他身边的伊薇一起包裹在一起。

紧跟着从高空传来一声飞龙的咆哮,落在无数人的耳朵里。“虔诚的信徒们,我以天空之神的名义号令你们,拿起武器,向着全境世界,向着嚎哭军团以及帝临城,发起全面进攻!”

天空之神的声音,在天空回荡,渐渐消失。

冬天的心里,一阵刀剜,一阵热,长长的睫毛下面两只眼睛立刻被一阵雾似的东西给蒙住了。她朝思暮想的哥哥,还是离开了。

站在十几万帝国士兵,和数十万天空之神信徒的眼里,她决定不掉泪,单膝跪地,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天空,迎着风撑着眼帘用力不眨眼。

………

一个月后。

一支队伍,走在坎坷曲折的山间小路上。呼吸着暗香浮动的清新空气,观赏那芳香碧绿的花草山林。聆听这林间各种鸟类的吟唱,也是一种轻松的享受。

无数条纵横交错的小径,在山林间,在峡谷中,在大川里时隐时现。

四男两女,一行人中,索隆走在最前面。

他的身旁是伊薇,后面依次是留着络腮胡的邋遢年轻剑士布赖滕。膀大腰圆的胖子斧战士费耶,还有懒洋洋的中年人巴西特,和少女塔米。

“看得出来,她很爱你。”伊薇看了一眼索隆,突然说话。

索隆淡淡一笑,“人们以为可以支配自己的命运,可惜正好相反。每个人都受到命运的支配。即使是我,也不例外。”

伊薇眼光复杂地看了索隆一眼,打内心里认为自己没有办法真正去理解一个‘神’。

但是不管怎样,这辈子能够与天空之神并肩战斗,可不是随便一个普通人便能拥有的荣耀。

尽力却摆脱那些思绪,良久。伊薇长长呼出一口气手,提起手弩,扫视着路边的灌木丛,说到,“前面!?”

听到伊薇的询问。索隆的目光延伸,两个全副武装手持弓弩、背负盾牌和战剑的战士走过来。两人的身后,那是一个栽满了果树、和橄榄树的庄园。

天空帝国拥有整个荒蛮大陆,城市的数量却屈指可数。

但有一个现象,就连深山之中,也有隶属于帝国的种植庄园的存在。

这片山谷中,草地嫩绿的色泽,让那些刚抽出的芽儿看起来十分可爱。

其中还夹杂着几朵美丽的野花,嫩草衬托着它们,从远处看,好似一片绣着花纹的绿地毯。

这是一座拥有两百亩种植园,和数百颗果树、橄榄树的帝国庄园。似乎附和任何普通人都向往的家园,看上去富饶、平静。

手里捏着一张帝城的任命,交到巴西特一行人的手里,索隆淡淡说到,“这里,便是你们的终点。从这一刻起,这座庄园属于你们。并且帝国将免除这座庄园十年的税务。”

与索隆的声音形成对比,庄园里,两个披着神仆长袍的老者,面对一群守卫、奴隶、和十几岁的孩子,在鼓动他们,加入天空之神的远征大军。

“帝国的臣民们,丑陋的邪恶种族侵占了全境世界已经十年,他们在大肆**富饶的土地,毁坏十年之前我们所竖立的一座座代表光荣的雕像,掳杀虔诚的臣民,玷污贞洁的少女,贪婪地饮着儿童的鲜血。天空之神亲自勉励,一切有封爵等级之人,都必须给全境世界北部王国以援助,把凶恶的嚎哭军团剿灭,向着全境世界进军……”

“我们走了很远的路,并将继续走下去,整个帝国都将投入这场战争。天空之神为你们提供了一个无可抗拒的机会去赢取名声、搜集战利品、谋取新产业——或者只是以光荣的冒险去逃避平凡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