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绝宇宙
字体:16+-

一零三章 铩羽而归(五)

“各位七派的道友们,我们隐修一方前来相助你们除掉枫衣这个恶贼。”瞬间,在魔界七派之人的面前赫然多了一群人。

这群人人数约有三十,带头的是一名男子,其一头紫发,脸若刀斧般削成,两道浓浓的八字眉,目光如炬,迥异幽深,此人修为极高,已经到了魔神中期。这一行人的修为整体上还是比较高的,有十名魔神期以上的高手,十二名魔帝后期的高手,十八名魔帝中期的高手。这些人之中修为最高的就要属那名魔神中期的紫发男子了。

刚刚就是这名紫发男子在和枫衣和七派之人说话,他的名字叫晏紫,是名隐修之士,而且此人和那惨死于枫衣之手的天残老怪交情匪浅。这次他之所以会来相助那魔界七派的人,就是因为那天残老怪被枫衣所杀,他特来为天残老怪报仇,这次跟他一同前来这二十九人都是和天残老怪交情比较深厚的人。

“原来是晏紫魔神,能够在如此危急的时刻得到道兄的帮助,实在是我等命不该绝,特派道兄前来救我们。”阴煞

门宗主紫光对着晏紫感激的说道。

这晏紫的修为已经到了魔神中期了,在魔界也算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了,在场的这些都是七派的掌门、长老等,对于这个晏紫他们都是认识的。这三十人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对七派之人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故而紫光才会对他如此客气,否则要是以往紫光说话的语气绝不可能是这么温柔的。

“我说,你们还要相互恭维多久呀,我的耳朵都快长茧了,真是聒噪之极。”枫衣缓缓睁开双眼,略微不屑的说道,就这三十人枫衣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枫衣小儿,在我们面前你休得猖狂。”看到枫衣对自己如此蔑视,那三十人中一名魔帝后期修为的人对枫衣冷声喝道。

枫衣身影一闪,但在瞬间又是回到了原地,就像是从来没有移动过一般。接着就听到一声“砰”的巨响,那名魔帝的身体在瞬间就爆裂了看来,散成无边的血雾。

原来刚刚枫衣身影

一闪,立即出现在那名魔帝的身前,对着那名魔帝瞬息间就拍出莫可匹敌的一掌,澎湃而出的掌力瞬间就震碎了他们的丹田。

“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在这五分钟之内你若是不能够杀掉我,那对不起了,五分钟后你们的下场就和他一样。”枫衣冷傲的对着晏紫等二十九人说道。

“啊,啊,啊……可恶,可恶,你这个可恶的枫衣,竟然在我的面前杀我的人,实在是气煞我也。”看到枫衣竟然在自己的面前肆无忌惮的杀人,这无疑是重重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感觉枫衣让自己丢尽了脸面,特别还是在七派的掌门和长老面前,晏紫气得暴跳如雷。

杀呀,杀呀,杀呀……

晏紫带着剩下的那二十八人声势凶猛的杀向了枫衣,手中飞剑散发着熠熠光芒。看着晏紫那二十九人正不知所谓的杀向枫衣,血杀的嘴角就不自觉的闪过一丝巨大的嘲讽之色。

晏紫等人极速的挥舞着手中的飞剑,道道

威力惊天的剑气勃然而出,带着崩天碎地之威,撼天颤地之能,疯狂的杀向枫衣。

枫衣只是轻轻冷哼一声,原本声势浩大的剑气立时气势一弱,行进的速度也慢了许多。猛然间枫衣迅猛无匹的拍出数掌,浩大无匹的掌力,排山倒海的澎湃而出,夹着穿山裂岳之威。浩浩荡荡的掌力汇聚成一片力量之海,狂涌而去,瞬间就将晏紫他们挥出的剑气给轰散了。

晏紫,你这个小人,你以为枫衣与我们大战之后,必然实力大损,而你们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趁着这个机会将枫衣杀死,说是替为天残老怪报仇,实则是为你拉拢人心,同时也可以卖个人情给我们七派。这枫衣要是这么好对付,我们七派就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了,你这辈子永远也不知道枫衣的可怕,血煞亦在心里尽情的腹议着晏紫道。

的确,晏紫的目的就像血煞所想的那样,其实早在七派和枫衣在虚空中酣斗之时,他们就到了,只不过那时他们都没有现身罢了,晏紫正是想让七派和枫衣两败俱伤,而他就坐收渔翁之利。

但一和枫衣交手,晏紫就发觉自己错了,而且还错得很离谱,这个枫衣的实力依旧还是那么的强劲,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抵挡的,不管自己发出如何强劲的攻击,枫衣总是很随意的一掌,一拳,或是一腿,就将其给击破了。

不甘,屈辱,现在晏紫的心情显得十分的复杂,也感觉极其的郁闷压抑。“啊,啊,啊……”晏紫爆吼一声道,枫衣嘴角闪过的那一丝戏谑的嘲讽,深深的刺激了晏紫,他好歹也是个魔神中期的高手,何时受过如此窝囊气。

旋即,晏紫的身体就猛然极速旋转起来,瞬间就卷起了十八道威力绝伦的红色雷云风暴。十八道雷云风暴,尽皆扶摇直上九万里,贯穿天地,威震九天,势霸九幽。

十八道雷云风暴带着无敌之威纷纷朝着枫衣直刮而去。枫衣目光冷冽,面色微冷,古井不波的喝道:“五分钟到了,也该送你们上路了。”说罢,就看见那道由天照火海凝炼而成的三尺飞剑有出现在了枫衣的右手之上。

只见枫衣手

握飞剑,而身体却是开始以双脚为轴,极速的逆向舞动起来。一道巨大无匹的龙卷风暴惊鸿而现,紧紧的将枫衣的身体裹在里面。而被龙卷风暴裹在里面的枫衣依旧是在极速的舞动着自己的身体,同时手中的森黑无比的飞剑亦是狂舞起来。

枫衣每舞动一下那森黑的飞剑,就看到一道圆弧形的裂天剑芒自龙卷风暴中疾射而出。枫衣的身体越舞越快,手中飞剑的挥动频率愈是更加的骇人,已经达到了每瞬息十万次的超高频率。

道道圆弧形剑芒连贯着迸射而出,以晏紫等人的修为根本就分辨不出,这圆弧形剑芒是一道还是十万道。

圆弧形剑芒所过之处,空间尽皆崩碎,道道摄人心魂的空间裂缝凛然而生。“啊,啊,啊……”惨叫声此起彼伏,瞬间晏紫这二十九人,连同那十八道威力奇绝的雷云风暴,亦是被越来越多的空间裂缝所吞噬。

又只剩下七派之人和枫衣对峙了,枫衣还是没有对他们下手,但巨大的恐惧之感却是久久的缠绕在他们的心头。

“枫衣,你到底想怎么样?要是你不想杀我们的话,就放我们走;要是你想杀我们的话,就马上动手,别在折磨我们了。”玄魄对着枫衣问道。

“我想杀你们,但我也不想杀你们。你们都失去了再战之力,我若对你们出手,又恐有人说我胜之不武。这样吧,你们现在也恢复了点元气,我只出三掌,只要你们能从我的三掌下活命,我就放过他,让他安全离去。”枫衣淡淡的说道。

七派之人都在瞬间心念电转,反正枫衣这个方法对他们有益无害,所以他们很快就答应了:“好,我们答应你,希望你能遵守诺言,你出掌吧。”

“这点你们放心,以我的修为会对你们说谎吗?”枫衣不屑的说道。说罢,枫衣就在瞬间拍出三掌,浩大无匹的掌力,翻江倒海般澎湃而出,夹着催山坼地之威。浩浩荡荡的掌力汇聚成一片力量之海,向着七派之人席卷而去。

……

这一战不管是夺魄门、噬天门、阴煞门、血杀门、万魔宗、天邪宗和幻魔宗这七大派还是枫衣宗,都是死伤惨重。这一战中七派一万名魔君期以上的弟子,就足足损失了六千名,其中这里有一千多名是被枫衣和七派高手交战时,引起的狂霸余波攻击杀死的。那六十名魔神期的高手亦是折损了大半,在枫衣的最后一掌中陨落了二十几名,安全回到七派的只有二十几名了。而枫衣宗一方,三千名魔君期以上的弟子,损失了一千八百人,所有弟子都受到了轻重不一的内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