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夺爱:溺宠绝色仙妃
字体:16+-

第一章 被踹下凡了

被踹下坠仙台的那一刻,君羡是懵逼的。

她想不通,南天翁家的仙鹤她偷吃不是一次两次了,最严重的后果也不过是被南天翁那老头子在整个九天华庭追杀了三个来回,怎么偏偏这次事发后果这么严重?

居然把她踢下凡?!

耗费数千年时光从一株娇嫩柔弱的芍药花修炼成仙体位列仙班,她容易么?

“要死,也要让我做个明白鬼吧!”瞪着坠仙台边上似送瘟神的一帮老头子,君羡一边下坠一边怒吼。

“君小花,你成仙短短几千年,就搞的自己神憎鬼厌,如今活该啊你!”南天殿大弟子松明,指着君羡幸灾乐祸。他被君羡陷害过三次,每一次,他都被师傅打得屁、股开花!

“下凡缘由已经告与你知,君小花,你需谨记,尽快完成天帝交托的任务,便能早日重返九天,届时老头子为你接风洗尘。”南天翁甩着拂尘,道骨仙风,心里却是大大松了一口气。

他南天殿精养的九天紫鶴三百年才能孵化一只,迄今为止却已经被君小花祸害了十一只!全被她用天火烤了!吃了!这跟挖他的心头肉有何区别?

此祸害不走,他一日不安宁啊!

“君小花,安心去吧,待你再返九天,本仙定送你几瓶仙丹,让你作糖豆子吃。”这是问丹仙君。

他的丹房每十年被君小花祸祸一次,守门的药童罚了一批批换了一批批,守护阵法改良了无数次,没有一次,能成功拦住这祸害的。丹房之中好些极品仙丹,已经被君小花偷成了绝版!

“哎哟哟,老头子总算不必再明年的蟠桃大会了,君小花一走,上呈的仙桃再不会缺一少二,我心甚安,甚安哪!”这是九天果老。

同身边的两位道友一样,他管辖下的仙果园,也是君小花最爱光顾的桃源之一,为此他再蟠桃大会上丢了好几次老脸,所受伤害,绝对不必南天翁跟问丹仙君少。

当然,整个九天深受君小花之害的,绝对不止他们三四人,其余人等今日也都赶来坠仙台了,同他们一起,欢送九天之害——

瞪着坠仙台上飞速变小的一众身影,君羡终白眼一翻,死不瞑目。

*****

西玄国,靖武十二年,京城。

京郊南面的一处山坳,有不明物体从天而降,砰的一声巨响,在地面上狠狠的砸出一个人形大坑。

惊起山间飞禽走兽无数。

良久,咳嗽声从坑里传出,君羡灰头土脸的从坑中爬了出来,顺势呸呸两声吐掉嘴里的沙土。

低头,看着自己身上本该洁白无尘的裙裳,此时灰一块黑一块,君羡仰天怒骂,“亏得你们活了成千上万年,不知道冤冤相报何时了?”

话毕,轻掐手诀,给自己祭出清尘诀,欲将身上的脏污除去。

一掐,没动静,再掐,没动静。

转换手势,再试其他法诀,无一例外全无响应。

君羡心凉了。

“该死的天道!本仙下凡是为完成任务,为九天化解劫数!如此任重道远,居然还禁了本仙的仙法!你就不能通融通融,给本仙开个后门!”再次仰头,朝天比了个中指,“你们等着,本仙最喜欢的就是没完没了!待本仙重返九天,你们可别怂!”

天道规则,即便她是仙,入了这凡尘,便不能再轻易动用法术,否则必遭天谴。

草他娘的!她也是现在才想起来!

罢,既来之,则安之,她君羡最懂入境随俗。

法术,大不了不用,她还能混不下去不成!

最后,怀着悲壮的心情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随身乾坤袋,好在,居然还能用,只不过是里面的东西只能拿出不能放入。这已是她一番打击之后唯一的一点安慰了。想通了,也不再纠结,君羡环视,打量起周围。

这是处山谷,四周袅无人烟,只偶尔能听到几声鸟啼。

也是,这里要是有凡人,就她刚才的出场方式,不是将那些个凡人吓死,就是她自己被当成妖怪烧死淹死各种死。

此时正是下傍晚,天际红彤彤的夕阳正在散发余晖,为静谧的山谷打上一层紫金的虚影,很美。这种景象在九天不是没有,却没由来的让君羡感受到一份久违的鲜活。

九天上的仙境固然美,却是终年不变的,山长青,水常绿,就连云雾的位置都不会随时间偏移,那是死景。

不似这凡间,有四季交替,循周而复始。

不远处的山上,有红枫红得热烈,君羡猜测,眼下该是秋季。

虽然远离俗世数千年,但是这种常识,她想她还不至于弄错。

踏着地上枯草黄叶,沿着脚边一条蜿蜒的溪流,君羡寻路而上,趁着天黑之前,得赶紧找个地方落脚。

总不能呆在这荒山野岭的过夜,她现在,也算是一个伪凡人了。

寻找出路的这一路,撇开时间不谈,君羡是异常欢快的。

见着花就采,采完往头上一插。见着野果就摘,摘了往嘴里一塞。

这种玩法在仙界没尝试过,甚是新鲜,使得她心底被踹下凡间的郁气消散不少,心情逐渐高扬。

至于那些花啊果啊有毒没毒,这不是君羡考虑的范围。

她是花仙,对花草具有独特的亲和力。但凡是花草或花草制成的东西,不管补药还是毒药,她都能全部吸纳,不会对己身造成半点损伤。

所以,问丹仙君才会对她恨得咬牙切齿。

因为她是整个九天华庭唯一一个,能拿他的珍丹仙丸当作糖豆子来吃的仙。

为了护住他丹房那一亩三分地,问丹仙君也可谓是绞尽脑汁,无所不用其极了。

可惜,用阵,困不住她。用毒,毒不死她。最后派人全方位严防死守,依旧没能防住她。

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拿了他的丹药,在他面前大摇大摆的吃的嘎嘣脆。

思绪到这里,君羡一叹,好同情问丹。

当然,这点同情,不妨碍她来日重返,继续光顾丹房。

至于其他几个有份参与此次设计她下凡的仙君,南天翁,果老,松明……都给本仙等着,有账,咱一个一个算。

天色渐暗,没留意自己走了多久,但是眼前的景象,已经脱离了那处山坳的范围,身周都是高高的林木,伴地上越发厚的落叶,还有,隐约的异响。

君羡轻挑了下眉眼。

哟,好戏来得挺快。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