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夺爱:溺宠绝色仙妃
字体:16+-

第十六章 这药,你们得付银子

景离有怪癖,不让人接近。

妾室们印象最深的便是年前家族聚会,同龄的小娃儿打打闹闹,到了景离身侧,想拉他一起,被他一把推开,磕在了桌角上,那孩子至今额头上还留着去不掉的疤。

其后也曾有妾室想对他表现关爱讨好侯爷,还没走近就被那双黑漆漆冒着冷气的眼睛给吓退了。

只七八岁的孩子,瞧人的时候,眼睛恁是让人渗得慌。

而今竟然会乖巧的由人牵着,莫怪人心中诧异。

“看起来世子很喜欢君姑娘,平日世子对侯爷跟姐姐都没有亲近。”

“世子年岁虽小,也知道爱娇爱俏了。”

“怪不得世子院里的下人时常更换,怕都是些不入世子眼的。”

这是在上眼药,说景离自小爱美色,品性不佳,难伺候么?

君羡笑了。

小小的一件事儿,真难为这些美人能找到诸多切入点,来明里暗里贬诋一个孩子。

“美好的东西谁不喜欢亲近。若是看到恶心人的玩意儿,别说亲近了,怕是连饭都吃不下。诸位夫人说可是?”

本还温言笑语的妾室们,脸上挂着的笑一下僵硬起来,却不得发作。

暗讽她们就是那“恶心人的玩意儿”,可人家没有指名道姓,在侯爷面前,她们还能自己上赶着对号入座不成?

真真是气人!

景离微垂的眼睫慢慢上扬,视线落在女子浅笑的侧颜,那股三言两语反击回去的云淡风轻,似将他感染,紧绷的身子不自觉放松下来。

胸口有个地方微微发烫,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但是,他很喜欢。

场面有点冷。

景候眸光微闪,朗声大笑,“君姑娘说的是,离儿得君姑娘仗义相救,亲近君姑娘也是应该。人既已到齐,来人,摆膳!”

花梨木雕花嵌大理石圆桌上,摆满了精致佳肴,一道道的冒着热气,看在君羡这个“土包子”眼里,只觉色香味俱全,眼睛闪闪发亮。

这是她改不了的本性,好吃。

落在她身上或妒或恨的目光,影响不了她的胃口。

整个席间,属她吃得最香,最畅快。

期间,那些个美人儿没再说让人倒胃口的话,却不忘给君羡送上几声意味不明的讽笑。

大致便是笑她空有美貌,却无餐桌上的礼仪,这一点让她们觉出了优越感。

君羡只勾唇一晒,吃的好看能多长一块肉?便是吃相不那么美观,也损不了她过人的美貌。至于是不是空长了一张脸,君羡呵呵,姑娘的本事,细数出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本候冒昧,不知君姑娘府上几何?”对君羡豪爽不拘小节的餐仪,景候恍如未见,放下白玉酒杯,笑问。

俊朗,温润有礼,华贵,不失上位者的威严,又不会让人觉得不可接近,这样的男子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然君羡看着他的笑,便会想到昨夜那张狰狞扭曲的脸。

那才是景候的本性,眼前这个,不过是挂了长温文尔雅的面具罢了。

“回侯爷,我自幼无父无母,是跟随师傅在师门长大的,为增长见闻,师傅放我出门游历。”君羡夹了一筷子菜放到景离的菜碟。小孩几乎不曾添菜,只埋头扒着碗里的白米粒儿,应是对双面人似的景候心有畏惧。

在家宴上,还没有妾室生的庶子女放得开。

说杀她时候的胆量哪去了。

她的任务是不教他长歪了,却也不喜他变成畏畏缩缩之辈。

“哦?不知君姑娘师承何处?”景候眼睛微亮,似对君羡师门甚感兴趣。

“侯爷恕罪,师门有令,一切有关师门的事情都不可对旁人提及,君羡不敢违背。”

闻言,景候略显失望,点点头,“既是师门之令,本候不勉强姑娘。”

眼看酒酣饭饱,景候给景候妃使了个眼色,景候妃抬手召下人呈上一四方紫檀锦盒,递给君羡,“姑娘救命之恩,理当重谢,间中还出了衙门抓错人的事让姑娘凭白受到委屈,这份礼物一表谢意,二表歉意,还请姑娘务必收下。”

君羡没有推辞,接过锦盒,众目睽睽之下打开。

小小的锦盒,里面放了几枚贵重的首饰,并一张银票。银票面额整一千两。

“这谢礼可不够。”

满堂俱静。

除了景候尚面容沉稳,一众女眷皆不可置信的看着君羡,震惊的,目露鄙夷的。

不说那几样打着珍贵宝石、海南珍珠的首饰,光是一千两的银票,都足够一个普通之家嚼用一辈子了。

她居然说,不够?!

简直就是贪上脸面!

君羡怎么会不知她们所想,无谓一笑,将锦盒关上,“侯爷及夫人莫怪,并非君羡不识抬举,贪心不足。我师傅教过我,付出应有所得。救下世子,乃是举手之劳,君羡不敢比金银收酬劳。但是当时世子重伤奄奄一息,为了给他疗伤,我是奉上了师门圣药的,不是我夸大,我手里的圣药整个天下万金难求。师门所出的东西用在外人身上,那么这药,你们就得付银子。”

末了伸出两根青葱玉指,“两颗药丸,一瓶药膏,合共两万两。”

“呵!君姑娘,你是世子的恩人,这恩情我们承了,但是不代表我们景候府是任人宰割的冤大头!两颗药丸一瓶膏药就敢开价两万两银子,姑娘的药是仙丹不成!”有妾室终于找到了攻讦君羡的机会,冷笑开口。

“若真是仙丹,我们凡人可真真是用不起,也受不得,”另一美妾鄙夷的看了眼君羡,转而对景候道,“侯爷,世子乃是侯爷嫡子,身份自然的万般高贵的,可是也不能出来个救命恩人就由着她狮子大开口,似这等人心不足之人,侯爷可要小心了,谁也不知道世子被掳掠这事,跟她有没有关联。”

“说得正是,不定就是贼喊捉贼,这救命恩人一说,怕是得好好斟酌,莫要到最后真相大白时,景候府却成了他人笑柄!”

前一刻还一团和气的餐桌,下一刻,就成了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