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夺爱:溺宠绝色仙妃
字体:16+-

第十六章 这药,你们得付银子

景离有怪癖,不让人接近。

妾室们印象最深的便是年前家族聚会,同龄的小娃儿打打闹闹,到了景离身侧,想拉他一起,被他一把推开,磕在了桌角上,那孩子至今额头上还留着去不掉的疤。

其后也曾有妾室想对他表现关爱讨好侯爷,还没走近就被那双黑漆漆冒着冷气的眼睛给吓退了。

只七八岁的孩子,瞧人的时候,眼睛恁是让人渗得慌。

而今竟然会乖巧的由人牵着,莫怪人心中诧异。

“看起来世子很喜欢君姑娘,平日世子对侯爷跟姐姐都没有亲近。”

“世子年岁虽小,也知道爱娇爱俏了。”

“怪不得世子院里的下人时常更换,怕都是些不入世子眼的。”

这是在上眼药,说景离自小爱美色,品性不佳,难伺候么?

君羡笑了。

小小的一件事儿,真难为这些美人能找到诸多切入点,来明里暗里贬诋一个孩子。

“美好的东西谁不喜欢亲近。若是看到恶心人的玩意儿,别说亲近了,怕是连饭都吃不下。诸位夫人说可是?”

本还温言笑语的妾室们,脸上挂着的笑一下僵硬起来,却不得发作。

暗讽她们就是那“恶心人的玩意儿”,可人家没有指名道姓,在侯爷面前,她们还能自己上赶着对号入座不成?

真真是气人!

景离微垂的眼睫慢慢上扬,视线落在女子浅笑的侧颜,那股三言两语反击回去的云淡风轻,似将他感染,紧绷的身子不自觉放松下来。

胸口有个地方微微发烫,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但是,他很喜欢。

场面有点冷。

景候眸光微闪,朗声大笑,“君姑娘说的是,离儿得君姑娘仗义相救,亲近君姑娘也是应该。人既已到齐,来人,摆膳!”

花梨木雕花嵌大理石圆桌上,摆满了精致佳肴,一道道的冒着热气,看在君羡这个“土包子”眼里,只觉色香味俱全,眼睛闪闪发亮。

这是她改不了的本性,好吃。

落在她身上或妒或恨的目光,影响不了她的胃口。

整个席间,属她吃得最香,最畅快。

期间,那些个美人儿没再说让人倒胃口的话,却不忘给君羡送上几声意味不明的讽笑。

大致便是笑她空有美貌,却无餐桌上的礼仪,这一点让她们觉出了优越感。

君羡只勾唇一晒,吃的好看能多长一块肉?便是吃相不那么美观,也损不了她过人的美貌。至于是不是空长了一张脸,君羡呵呵,姑娘的本事,细数出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本候冒昧,不知君姑娘府上几何?”对君羡豪爽不拘小节的餐仪,景候恍如未见,放下白玉酒杯,笑问。

俊朗,温润有礼,华贵,不失上位者的威严,又不会让人觉得不可接近,这样的男子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然君羡看着他的笑,便会想到昨夜那张狰狞扭曲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