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夺爱:溺宠绝色仙妃
字体:16+-

第五十四章 女国师

这晚,皇宫的御书房灯火不歇。

书房中,当朝重臣云集,六部、内阁首辅等皆在列,气氛空前沉肃。

他们都是入夜后接到皇上急召,连忙赶入宫的。

来的时候就知道定然是有大事发生,果然,皇上当场就给他们出了个难题。

今日将京城闹得满城风雨的君羡,竟然是东海蓬莱君氏后人!而皇上有意授予其国师之位,承继其先祖!

“皇上,就算君羡真是东海来人,也不能罔顾朝纲将她列入朝堂,一来她是女子,例朝以来从来没有女子入仕的。二来她本一介白身,无功无德,朝中不会有人信服,若皇上一意孤行,必然引起朝臣反弹。”首先开口的是两朝太师庞震,须发皆白,老态龙钟,微阖的眸子深沉难测。

然谁都不敢忽视老太师在朝的地位,平日里便是皇上都对其礼让三分。

太师开口,附和的人就多了起来。

“国师一职,至关紧要,岂是一个小姑娘能担得起的?平白无故就封了她国师,太过儿戏了,且从夏阁老及景候的事情上就可看出,该女子性情无忌,桀骜难驯,分明就是一匹野马。”

“何况其来历是真是假还无从佐证,皇上万不可只听一面之词,就被人蒙蔽了去。”

“皇上,贸然授予君羡国师之位大有不妥,还请三思而行。”

皇帝坐在紫檀龙案后,眼眸微阖,手指于案台上轻轻敲击,表情莫测。

臣子们的苦口婆心,也不知他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

察觉到氛围不对,一众大臣渐渐歇了声息,等着皇上定夺。

整个御书房只剩烛火滋滋的燃烧声,份外紧窒。

良久,皇帝才轻撩眼皮,环视一周,视线最后定在一直没有出声的内阁首辅身上,“刘卿家,你怎么说?”

群臣面色微紧,眼睛齐刷刷移到首辅身上,便是太师,眼底都闪过暗色。

内阁直隶皇上,可称皇上身边的智囊团,其间以内阁首辅最得皇上看中,称得上是皇上最为倚重的内臣,往往他一句话,就能左右皇上的决定。

被皇上点了名,首辅刘仁普这才上前一步,“启禀皇上,臣以为,可以一试。”

话毕,顿了顿,刘仁普没去看众人脸色,再道,“西玄国朝开朝数百年,一直在众强国之中屹立不倒,最强盛的时期,万众来朝。北地蛮夷,西部鞑靼等诸国纷纷自请来拜,与我朝通商交好,国力一时达到鼎盛。在座若是熟知历史,定然知道,开创这一盛世的,乃是我朝先祖文景帝,而文景帝时期,便有历朝来唯一的一位国师,君未轻。有传其手眼通天,能观星测运,在辅佐文景帝时期,无数次以一人之能,未雨绸缪,运筹帷幄,将国力一步一步推向高峰。若以功劳论,其乃文景帝身边第一人。”

“君羡既然手持国师令牌,皇上也亲自见鉴过真假,那么她的来历背景可以暂时不用存疑。再论能力,若是没有点本事,她又怎么有能力闹出满城风雨,最后,还让夏阁老及景候生吞了哑巴亏?”

众臣一时无言,夏阁老被断了子孙根,及景候便鞭笞毒打现在仍然养伤在床,这两件事情即便没有摆上明面,朝堂上又有哪个人不知?

论能力,君羡确实有。论大胆无忌,君羡也绝对不缺。

“这天下,是皇上的天下,君羡便是当了国师,也是皇上的臣子。得用,能为国朝得益,何妨拘泥一时?若是不得用,皇上要罢免一个人,也不过是开口一言。君羡坐上了那个位置,能不能留下来,坐不坐得稳,端看她有多少本事罢了。”总结陈词,刘仁普便退了下去,垂眉敛目,端是一派全凭皇上定夺的姿态。

“话虽如此,但是君羡此人性情不驯,如今只是一介白身就敢重伤朝廷重臣,浑不将国法戒律放在眼中,一旦她手里有了权力,怕是更不会将人放在眼里,若真当有日闹出无法收场的事情,谁能担待?”庞太师拍了拍掌下扶手,浑浊的眼里精光闪烁。

刘仁普知自己刚才一番话站在了庞太师对立面,惹其不悦了,此时也不接话,只笑不语。

皇上需要他做过墙梯,他已经做了,剩下的事情便是皇上该考虑的了。

“但凡大能者,多有些脾性,这也无妨。只要不害到国之根本,重用君羡,朕以为,利大于弊。”皇帝瞥了刘仁普一眼,淡淡道。

“皇上所言,想必是心中已有定论,如此,臣等也无需多言了。”

君羡睡得香甜的时候,皇宫的御书房里,就她的一番商讨最终尘埃落定。

第二日朝堂上有怎样的一番热议,皇帝又经过怎样的一场博弈,君羡是不知的,也不关心,只安静的在紫萝巷里静待结果。

三日后,宫中大太监持着圣旨,亲自莅临紫萝巷,在破败的民院前宣读了圣旨。

“皇帝诏曰:今有君氏女羡,乃蓬莱之后,身怀大能,得朕厚望,授西玄国师之位,赐国师府,望今后辅佐君侧,为江山社稷立下大业,共襄盛举!钦此!”

哄!

紫萝巷炸了。

跪在院子里痛君羡一同听旨的云初云夕等人晕乎乎的,脑子里一团浆糊,半响没回过神来。

院门外,挤满一条巷道的乞丐们在最初的震惊过后,狂走相告。

整个紫萝巷似疯了一般,从未有过的喧闹。

来宣旨的大太监将圣旨交与君羡后,笑眯眯的道了几声恭喜,并交代了国师府的地址,后率众而去。

“奶宝,我们要搬家了。”随意将圣旨拿在手里,另一手拍拍奶娃儿的小脑袋,君羡笑道。

“这就是你近日忙的另一件事?”景离可算整个紫萝巷唯二冷静的人。

“嗯,没有势力,斗不倒你爹啊。”

“……”

君羡回头,看着身后还跪在地上,眼巴巴看着她的一众小家伙,“你们到时候一并入住国师府,以后府中琐事都交给你们了。云夕,你管好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