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夺爱:溺宠绝色仙妃
字体:16+-

第七十六章 我会恨你

马车里,景离窝在君羡怀中,手指悄悄将女子垂下的一缕发丝握在手中,感受着独属于她的柔顺丝凉。

“可是不习惯?”圈着娃儿,靠着车厢,君羡闭目养神。

她问的是这种宴席,景离是否不习惯。

席间,他安静得很。

“没什么习不习惯的,左右不过是吃饭。”他答。

“若是不喜欢,便告诉我。”

他将头靠向她,偷偷的闻着她身上的花香,闭眼,“知道了。”

只要是与她一起,在哪里他都是喜欢的。

想了想,他又道,“我不喜欢睿王妃。”

“为何?”

“不顺眼。”

君羡莞尔,这个回答真任性,如今倒是越发有小孩儿模样了。

“不顺眼便不看。她与我们又没什么关系,此次救回老爷子,与睿王府交好,还大赚了一笔,我们不亏。”

“你那些丹药,若是数量不多,便少些拿出来,以后万一你自己要用的时候又没有了,岂不是得不偿失。”他记得她席上曾说,那些药丸是带出来给她自己以备不时之需的。

“那是说出来糊弄人的,奶宝,姑姑此次入世,身上最多的就是那些药丸了。”说起这个君羡颇有些自得,“别人都说那些是难得的圣药,其实,我平日里都拿来做糖豆子,吃着玩儿。”

“你怎的不连我也糊弄了?”景离哼哼两声,翘起嘴角。

“你跟别人怎能一样,你是我的奶宝嘛。”

这话,让景离嘴角翘得更高,偏生嘴里不肯认输,“君羡,我告诉你别叫我奶宝!”

“怎的了?在王府的时候,你也是乖乖叫我姑姑的。”

“我那是在人前做做样子罢了,你真以为我当你是姑姑了!”

“叫了便是认了,做人怎能两面三刀,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呢?”

“君羡君羡君羡!”

“奶宝奶宝奶宝!”

睁眼,看着怀里的奶娃娃而朝她张牙舞爪,君羡逗弄得愈发兴起。

“你真幼稚。”猛地反过身趴在君羡身上,小爪子将手心的发丝绕紧,将女子的注意力全部拉过来,“药丸的事情以后你莫要与人多说了,怀璧其罪,现在定然是有很多人想要打你主意的。那些勋贵们的心思深得很,手段也层出不穷。你若是中了他们的暗算……”

“如何?”君羡挑眉。

“你若是中了他们的暗算,我便又是一个人了,君羡。”

景离收了笑,抬眸静静与女子对视。

黑蒙蒙的眼睛,乍看,如同寒潭死水,安静没有波纹,也寻不到生气,然再细细看去,却能捕捉到深藏在眸底的,他的恐惧害怕。

君羡的心,便拧了一下。

他惯常以任性的方式来同她撒娇,来掩饰他心底想要同她亲近的意图。

因为真正撒娇该是如何的,景离,他不会。

而他只懂得以她对他的包容程度,来衡量确定,她对他在乎,以及有多在乎。

所以她也惯了去包容他的那些方式,惯了他色厉内荏。陡然的,这么突然正色的与她交代,让人的心猝不及防。

一个人啊。

他怕。

“放心,便是遭了暗算,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只要不魂飞魄散。

偎进女子怀里,小手将她的衣襟抓得很紧,用尽全身的力气来压制身体的颤抖,景离闭眼低喃,“君羡,若是你丢下我,我会恨你的,最恨你。”

因为给与之后,再夺走,比不给更残忍。

短短时日,君羡已经不是当初刚遇见时孑然一身一无所有的人了。她如今有了地位,以后便会有全是财富,会认识许许多多的人,日后在她身边,将会有人前仆后继的对她讨好。

那时候,她还会这般对他吗?

他,留得住她吗?

月色中,景候府依旧持续低迷。

烛火昏黄的厢房,充斥着草药与血腥气混杂的刺鼻气味。

偌大雕花**,男子趴卧,面色痛苦狰狞,额间布满汗珠,喉间发出一阵阵难抑的嘶吼。

“侯爷,你再忍忍,背后刚刚上过药,不宜乱动,否则伤口还会迸裂开来,到时候侯爷更加疼痛难忍。”太医一边为男子包扎,一边安抚。

景候妃在床侧垂泪,“这些伤口,反反复复的愈合又开裂,都上过多少次药了,一点效果都没有!那君羡当真歹毒,竟然用这般阴毒的手段来折磨侯爷!”

“侯爷,侯妃,下官斗胆一言,侯爷中的这种毒素,齐集整个太医院都见所未见,若是不想侯爷继续受折磨,不如去求一求这下药的人,只有拿到解药,才能得到根治。”太医踌躇进言。

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对这种毒素束手无策,甚至连毒的种类都诊不出来,说来惭愧,太医院也颜面无光。为今之计,侯爷若想安好,少不得要放下脸面去求国师。

真不知道景候是怎的得罪了那个煞星,遭此狠手。

“去求君羡?”景候妃面色更是悲戚,“怎的没求过,那毒妇言明没有解药,分明就是想置侯爷于死地!我景候府也不知道遭了什么孽,惹上这等毒妇,恩将仇报!此事上禀朝廷,皇上又不闻不问,更是叫人心凉!本妃一介妇人,该想的法子都想过了,还能如何?”

太医看**痛得几近昏迷的男子,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他只是个医官,只管医,其他的他管不上。

送走太医,景候妃回到床畔,握住男子攥成拳头的手,掩唇低泣,“侯爷,我们该怎么办,如今你这副模样,连朝都上不了,该如何解决这等祸端?”

若非亲眼所见,她都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等毒药,让人反反复复的遭受蚀骨之痛,生不如死!

君羡那日的话,是真的,没有诳语。景离所受过的苦,侯爷偿还的,何止十倍!

“闭、闭嘴!”**男子气若游丝,连眼睛都没力气睁开,“宫中,是不是,下旨,设宴……?”

“是,听闻皇上今日下了旨意,五日后在宫中设宴宴请百官,听说是为君羡特地设的,说她为太医院供药做研究,有大功。”这道旨意,下晌的时候从宫中传出,各百官府邸相比都已经收到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