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夺爱:溺宠绝色仙妃
字体:16+-

第一百三十七章 自寻死路

"“只要那边看好了,就不会出问题。”再次将酒一饮而尽,安立山冷笑,“至于严熙德那个老狐狸,这些年虽然看似与我们一道,实则谨慎得很,很多事情提到他面前他都没胆子去做,反而处处阻挠,让我们丢了多少好处!现在他不在更好,我们可以放开手去做,待明日将他与君羡一并打沉了,日后北地就是我们作主!”

“话是这么说,不过上面那位大人似乎颇看重严熙德,这次他突然反水,事情要不要先跟那位打声招呼?”

“哼,用不着。就算我们不说,你们以为那位就不知道了?但凡背叛了他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严熙德想要自寻死路,我们可拦不住!”

“如此,我们都听安兄的。是严大人先不识好歹,非要跟国师凑到一块,也怨不得我们不顾同僚之谊!”

“对对对!来,我们喝酒!等着明日看好戏!”

“喝酒,喝酒!”

这一夜,在有些人眼里格外漫长,在有些人眼里格外短暂。

当天际露出一缕鱼肚白,黎明终于到来。

府衙门口,早早的就聚集了成百上千的百姓,将衙门前的马路堵得水泄不通。

衙门的官兵们也早早的在衙门口列开了架势,神情严肃,严阵以待。

所有人都在紧张中等待着,期盼着。

府衙的内堂,严熙德老僧入定般坐在圈椅上,他面前,是如同热锅蚂蚁来回打着转的严之元。

“爹,国师怎么还不出来?……不会事到临头拿不出粮吧?”严之元整个人发慌,脚步一刻停不下来,嘴里喃喃有词,似乎只有这样,才会好过点。

严熙德抬眼,眼底深处有抹无奈。

“国师既说有,就是有。何况事已至此,我们只能相信她。元儿,你太浮躁了。”

自书房一谈之后,父子俩的关系有了微妙缓和。

否则,他恐怕连儿子这样的一面都看不到。

严之元不自在的抹掉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冷汗。他自然知道自己心慌浮躁,这不是事情闹得太大了么。

现在外面几乎聚集了全城百姓,安立山卢新海之流都等着看他们的好戏,国师不出来,怎么打脸?

就在严之元将自己转得快要口青唇白快要晕眩的时候,内堂连接后院的后门,终于出现了那道袅娜娉婷的身影。

“国师,您总算来了!我们现在就出去?”眼睛一亮,两大步蹦道君羡身边,严之元看君羡的眼神就像看救世主。

一旁严熙德微微将脸扭过一旁,他都有点不想承认这是他儿子。

君羡轻咳一声,朝两人点点头,道,“出去吧。”

若不是门口候着的女婢议论声太大,实则她现在可能还未起身。

门口,此时聚集的不止全城百姓,还有不少城中大户,与安立山卢新海等人站在衙门口一侧。

看到君羡终于走了出来,百姓们顿时喧闹震天,而安立山之流则是眸光连闪,满满的幸灾乐祸,带着身边大人迎上前来。

“国师,百姓们一早就来了,都等着国师放粮呢,这个,恕下官直言,粮在哪呢?我等在府衙转了好几圈了,却连一袋粮食都没看见,不会国师三日前是打诳语,根本拿不出来吧?”站在君羡等面前,安立山皮笑肉不笑,扬高了声音道。

卢新海也扬高了声音,故作讶异,“这可如何是好,没有粮,那不是拿全城百姓开玩笑么?如此行为,叫人不敢苟同啊!”

百姓们就齐聚在周围,连日来等待本就心浮气躁,加之确实没有看到粮食的影子,现在又将这些话听在耳里,人群开始躁动起来。

“国师,粮呢!你说三日,我们便等三日,你可别诓骗我们!”

“别诓骗我们,放粮!放粮!”

一时间,吆喝放粮的声音充斥大小街道各个角落。

严之元掩在大氅之下的手攥得紧紧的,青筋迸现,眼角余光中,父亲于他身侧眼眸微垂,任周围呼声震天,巍然不动。

心头微微一震,莫名的心就开始平静下来。

耳边的声浪一波高过一波,君羡斜睨面前的几个跳梁小丑,嘴角勾起一缕冷讽,随后越过这几人,站定在百姓们一臂之遥,双手负背,“我君羡既然当众许了诺,就不会对百姓食言。还请大家稍安勿躁,现在,便跟着我走,去领粮!”

清亮的嗓音,平缓舒展,穿透喧嚣的声浪,传进每个人的耳中。

百姓们歇了愤怒彷徨的质问,逐渐安静下来,怀着激荡的心情,看着人群包围中淡然而立的女子,随着她踏步而行,纷纷跟随。

人群外,安立山等人骤变了脸色,心底莫名开始不安起来。

过来等着要看好戏,可是女子的表现太平静,太笃定,反而让他们心里没了底。

难道,真的有粮?!

相互对视一眼,匆匆忙忙的跟上,步伐慌乱。

从府衙,到城门口,再出到城外!

长长的距离,百姓们跟了一路,心里有着无数的疑问。

说是领他们去拿粮食,为何走到城外来了?

粮食到底在哪里?

但是对于是否真有粮食,却没有人再问起。

全城百姓都在,这个时候,国师不可能还要撒谎骗他们。

谁会拿自己的身价名誉,去撒一个马上就会被揭穿的谎言?

而安立山等人,却是越走越心慌,越走越不淡定,脸色开始发白,额上不断溢出冷汗。

君羡最后停下来的地方,一片冰雪皑皑。

“这里是护城河!国师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人群中有人喊了起来,惊疑不定。

“国师,这是怎么回事?粮食究竟在什么地方?”

君羡回身,手往护城河一指,“粮,就在这里。”

缀在人群边缘,安立山一个踉跄,浑身瘫软下来,跌坐在雪地上,目光仍然呆滞的透过人群,死死盯着君羡的方向。

卢新海及其余官员,也俱是脸色惨白,不可置信的遥望着君羡,浑身不断的发虚,几欲晕倒。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她怎么可能知道这里有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