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夺爱:溺宠绝色仙妃
字体:16+-

第一百七十五章 子孙不肖,你不管?

"“皇上,臣在朝为官数十载,为国朝社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被国师指着鼻子唾骂不说,现在连一个不知道打哪来的白身就敢对臣张口即斥,教臣情何以堪!不如一头撞死在这金銮殿上,尚能保存一点风骨!”夏阁老跪伏在地,声声悲愤凄厉。

君羡他怼不过,但是连一个不知道身份来历的女子都敢骑到他头上拉屎撒尿,他日后如何在朝堂上立足!

“夏阁老,你也是几十年的老臣了,不过是跟小辈一点口舌之争,怎的就要死要活了?”皇上龙颜一沉,威压骤降,丝毫看不出先前偷笑的样子,“君羡,人是你带来的,朕不追究你带人到金銮殿的罪,但是你也需要管束好,不是什么人都能指着朕的肱骨大臣斥骂的!”

群臣眼酸,夏阁老更是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

明着看皇上这话是各打两大板,实则不还是偏着君羡?

不追究君羡带人到朝堂上的罪,就是天大的恩宠了!你换个人试试?

何况,还暗里提点君羡道明来人身份!肱骨大臣不是什么人都能骂的,意思就是只要来人身份够,那皇上就会睁只眼闭只眼,夏阁老一场骂,算白挨!

偏心偏成这样的皇帝,活久见!

君羡站在人群焦点,安之若泰,司星莞亦然。

两个老妖精,活了那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练就最深的功力就是脸皮厚,周围的异样视线,落在她们身上相当于和风细雨,激不起浪花来。

“皇上,君羡既是来申冤的,身边带的自然不会是闲杂人等,她能帮君羡证明,四皇女究竟有没有说谎。”君羡的话一出,整个大殿哗然。

司星莞更是:“!!”怎么就关她的事了?她只是想来看个热闹而已!

“君小花你什么个意思!”

“不是你叫我带你玩?”

“那也不带你这么坑人的!事情全我做了要你干嘛!”

“子孙不肖,作为老祖宗,你不该管一管?让你出面是我给你面子,你的子孙,要是由我动手处理,你脸上有光?”

“……你行的!”

“我相信你也行。”

两人你来我往不过片刻功夫,没有任何人听到二人之间的对话。

只看到司星莞连连瞪了君羡好几眼,然后上前一步,“皇上,女子司星莞,系出东海蓬莱,别的本事没有,最擅长叫人说真话。此番君羡托我帮忙,才有今日金銮殿走一遭,望皇上恕罪。”

阔别数百年,皇室面子上讲究的那一套,终究没忘。

而皇帝,听到司星莞的话,却猛然从龙椅上站了起来,目光直直的看着司星莞,嘴唇颤抖不已,显得极为激动。

这个反应让诸多大臣震惊,看司星莞的目光立即变得不同。

能让皇上有这么大的反应,这个司星莞想来也不是个简单的,而且,其跟国师君羡还是同出自东海,本事恐怕不会比国师低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