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夺爱:溺宠绝色仙妃
字体:16+-

第三百三十四章 大师,你确有真才实学

皇觉寺在城南郊外五十里的沧浪山上。

是西玄皇庙。

皇族上香祈福,多是去那里,寺庙里有不少得道高僧,名望最高的是住持的师兄,慧悟大师。

离王亲自莅临,连住持都惊动了,等均不离开从山脚到达寺庙,门口是当家住持领着一众僧人迎接。

“不知离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住持迎上来,话还没说完,就见君不离目不斜视直往后院去,错愕过后忙追了上去,“离王,后院乃是贫僧师兄慧悟大师的禅院,平日素不让人打扰,离王如有事可先与贫僧道来……”

“本王找的就是他。”话毕,人影已经闪进后院,留下一地僧人面面相觑,茫然又心惊。

整个西玄谁不知道最招惹不得的就是离王,若他一怒,整个寺庙就得血流成河了!

难道这次皇觉寺危矣?!

“住持,这可怎么办?离王此来到底为何?”

“离王以前从未来过皇觉寺,这次连招呼都不打直奔而来,怕不是好事!”

“听说离王此人喜怒无常,莫不是他看我们皇觉寺不顺眼了,来寻晦气来了?”

住持同样惴惴不安,站在后院门口踌躇不前。

师兄的禅院历来不让人乱闯,若是寺中弟子违反规定,皆要受罚。

可是离王已经闯进去了,不知会不会对师兄做出什么事情来。

犹豫片刻,一咬牙,准备推门进去。

“慧空,离王是贵客,老衲接待即可,你们退下。”

院中传出一道浑厚洪亮的声音,围在院门口的住持及僧人全都松了一口气。

此时,院中的禅房里,君不离跟以老和尚相对而坐。

房中缭绕着淡淡的檀香味道,老和尚手中木鱼声不紧不慢,皆让人心中躁动不由自主的沉静下来。

“王爷此来,不知所谓何事?”放下木鱼,慧悟抬眸,眸光平和,雪白长眉透出看透世事的慈悲和通透。

“本王即将成亲,特来请大师算个良辰吉日。、

慧悟笑了笑,“王爷说笑了,老衲虽偶有替人披卦算命,却于测算时辰不擅长,王爷高看,也是找错人了。”

手指在膝头依次轻点,君不离凤眸微眯,“本王一直觉得皇觉寺徒有虚名,干的都是愚弄百姓骗取香火的事情,本王从来不信神佛,眼皮子底下却有间皇庙,香火鼎盛,若大师不能凭本事说服本王,这间寺庙,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阿弥陀佛,”慧悟长眉垂下,长叹一声,“若论推测吉时,最有名的乃是钦天监,王爷何故舍近求远,要来为难老衲呢?”

“大概是因为,神棍里面你名气最大。”

“……”慧悟自认修养极好,一句神棍也让他显出无奈来,“定要老衲推算?”

“大师以为本王大老远的跑来,是为了跟你开玩笑?”

被怼得哑口无言,慧悟又叹了一声,认命的开始掐算。

最后,将推算好的日期写在禅纸上,递给君不离。

一看上面的日期,君不离眉头就皱了,“又是四个月后?”

又?慧悟垂眸不语。想他一代宗师,最后不得不迫于权势低头,已经很有悖于他的处事原则。

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拍在两人之间的禅桌上,君不离道,“大师,本王耐性不太好,若本王满意,这十万两银票就是本王的香油钱,若不满意……”

不满意,后果已经说过,皇觉寺就没有留存的必要了。

慧悟深以为,自己此刻的行为,已经玷污了佛祖,心中暗道一声阿弥陀佛,看了那叠银票一眼,再次推算,“最近的时间,也在三个月后,王爷,吉时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是即是,不是,即不是。不可强求。”

“佛家不是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满寺庙的僧人,身家性命都在大师手里了。”说罢,又掏出一叠银票,堆在前面的银票上头。

深吸一口气,慧悟看向君不离,“不知王爷以为,哪个时间的吉时,最能让王爷满意?”

“最好是一个半月之内,最迟,不能超过两个月。”

“老衲明白了。”道了句,将面前堆得老高的银票拢进怀里,最后,慧悟给出了恰在两月之后的吉时,“王爷可还满意?”

“嗯,有劳大师了,你确有真才实学。”

慧悟,“……”

什么真才实学,说白了,日子就是离王自己挑的,只不过借用他的名头,来糊弄一下世人。

皇觉寺慧悟大师亲口算出来的吉时,没人,敢道一句不妥。

“那十万两银票,足够给寺庙里的佛祖、菩萨再镀一层金身了,佛祖菩萨会铭记大师的功劳,日后归天定能飞升极乐。”

瞪着男子飘然远去的背影,慧悟大师闭眼默念了几轮静心经。

后院门口,住持及一众僧人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待在门外。

见到君不离出来,而院中再次响起了木鱼声,这才彻彻底底放松下来。

“恭送王爷。”

“嗯。”走出几步远,君不离突然停住脚步,回头,“本王要成亲了。”

“……”住持两眼茫然,众僧人一头雾水。

什么意思。

而说这句话的人一直看着他们,凤眸清清冷冷的,只是眸心的颜色正在逐渐变暗。

好大一会之后,住持陡然福至心灵,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贫僧代皇觉寺恭喜王爷,贺王爷成亲之喜。”

“嗯。”得了恭喜,男子眼底薄冰散去,双手负背,脚步轻快往山下走去。

后头,一脸懵逼的僧人围着住持,“离王是什么意思?”

“我们是不理俗事的方外弟子,平白跟我们说一句他要成亲了,难道要我们去参加喜宴不成?”

住持恢复了方丈的威严,扫了这些人一眼,以分外高深的姿态离开,留下一群光头和尚面面相觑。

若是谁都能猜到离王的心思,那这个住持也轮不到他来做了。

说白了,离王纯粹就是在显摆。

恨不得宣告整个天下的显摆。

而且,还要得到回应。

到底年轻啊。

年轻,有时候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