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宫少年
字体:16+-

第17章 秘宫少年(17)

且说董子宁感到愕然,“谁敢将你们当小狗小猫卖了?”。

“黄狗儿呀!”

“黄狗儿!?”董子宁莫名其妙。

“是呀!他给李叔叔叫人拉出去砍了!”

董子宁更觉奇怪,他望着小琴,又看看小剑,再瞧瞧在一旁的蓝云,笑道:“小琴,你到底说什么呵!把舅舅都弄糊涂了!”

“晤,舅舅,我怎么把你弄糊涂了?”

等到董子宁问清楚后,才明白这两个小鬼经历了一段不平凡的事件,正想再劝他们回家。蓦然,一朵红云骤然从山上飘下来,董子宁一见大喜:“姐姐,你来得太好了!”

蓝云回头一看,一位神采飘逸,眉宇间隐含着一团英气的妇女,已亭亭玉立站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蓝云几疑是一位红衣仙女,降落人间,不敢仰视。

小剑大惊,说:“妹妹,妈妈来了,快跑!”说着,他一招燕子穿帘,想纵身上马逃跑。风女侠比他更快,身影一晃,红光如惊虹,一手将小剑揪下马来,骂道:“你这小冤家,见了我还想跑,看我不剥下你一层皮来。”说着举手就打。

小琴扑过去:“妈妈,你别打哥哥呀!”

“滚开!小丫头,等打完了你哥哥,我再打你,我看你们还跑?”

董子宁说:“姐姐,你别打他们了,他们还小,不懂事,饶了他们这次吧!”

凤女侠气愤地说:“弟弟,你别劝,这两个小冤家,不打,他们以后就要飞天了!”说着,又一掌拍去,打得小剑眼泪水直流。董子宁一下将小剑抱开,说:“姐姐,你还打,就打小弟好了,是我不好,带了他们出来。”

凤女侠说:“弟弟,你别像你姐夫一样,将这两个小冤家惯坏了!”她见打不着小剑,转身要打小琴,蓝云一见,忙将小琴抱开,说:“凤女侠,这不关公子、小姐的事,是我不好,带他们去衡山。”

凤女侠愕然:“你是谁?”

“小人是老北峰李寨主手下的弟兄,姓蓝名云。”

“你怎样认识这两个小鬼的?”

蓝云将事情经过说了一下,最后说:“望凤女侠看在小人薄面上,饶了公子和小姐吧。”

凤女侠一听,透了一大口气,说:“蓝兄弟,既然是你说情,我就饶了他们这次。”

“多谢凤女侠赏面。”

“蓝兄弟,别客气,两个小冤家还多得你看顾,要多谢,我更应该多谢你才是,也请代我向李寨主问候,改日我再到山寨拜谢。”

蓝云慌忙说:“不敢,李寨主素仰凤女侠、柳大侠,素闻嫉恶如仇、侠义过人,可惜无缘相见,幸得公子、小姐光临敝寨,以尽仰慕之意罢了,怎敢望凤女侠拜谢。”

“蓝兄弟,我不会客气,我说去就一定去——小剑、小琴,你们过来。”

小剑不敢出声,小琴却说:“妈妈,你打我的,我不去。”

“要不是你舅舅和蓝哥哥说情,你怕我不打你?还不给我向舅舅和蓝哥哥拜谢?”

小剑小琴立刻向董子宁和蓝云拜谢,慌得董子宁和蓝云连忙将他们扶起来。小琴问:“妈妈,我们还去衡山不?”

“还去!?你是不是又想讨打了?快跟我回家去!”凤女侠一手拖了一个,回幽谷山庄去了。蓝云也向董子宁道别,回山寨向辛寨主复命。董子宁仍然取道北上。

第二天上午,董子宁来到冷水滩的河岸,一看,小河上原有的一座木桥不知几时拆毁了,他正愁不知怎么过河,只听得上游处有人大声问:“喂!你这汉子,是不是要过河?”

董子宁一看,只见上游的一块岩石旁停着一条木船,船上已坐了三个人,船家在船头上喊他。

董子宁说:“是呀!我正要过河。”

船家说:“那你快点下来,不然,不等你了。”

“船家等等,我就来。”

董子宁赶忙跑了过去,一跃上船说:“船家费心了!”

船家说:“坐稳!我开船了。”

董子宁选了一个地方坐下问:“船家,这河不是有座桥吗?几时拆毁了?”

船家瞪了他一眼,似乎怪他多问,说:“前几天一场大水,全给冲毁了,你问桥干什么?不想搭我的船?”

“我不过问问罢了,船家别多心。”

董子宁不由打量了船家一眼,只见他生得手粗脚大,浑身上下晒得黑里透红,如古铜铸似的。董子宁再看看他手中持的竹篙,不由吓了一跳,这哪里是竹篙,是用铁打的一根长杆,少说也有六七十斤重,他拿在手中,如一灯草似的轻巧。船家把船撑到河心,将铁杆一插,不再撑了,说:“各位,对不起,请先付船钱,然后才开船。”

有人说:“你这船家也太小气了.你怕我们不付船钱么?”

船家一翻眼说:“各位别罗嗦,老子已经上过一次大当,前天有人一到岸,比兔子溜得还快,叫老子白撑了船。”

董子宁听了感到奇怪,这船家手提六七十斤重的铁杆,别的不说,单是他这一身气力,就可以吓倒人,谁还敢不付船钱的?便问:“船家,他们是什么人?怎敢赖你的船钱?”

“别说了,算老子倒了大霉,叫一个小军爷戏弄了,他带着一个老仆和两匹马过河,不但不给钱,还赏给了我一支针,打中了我的穴位,叫我追也没法追。”

董子宁一听,心里明白是小魔女的行为了。心想,她也真是,为什么要赖人家的船钱?便问;“船家,她欠你的船钱是多少?”

“连人带马,一共是二十二两。”

董子宁愕然:“二十二两?船家,你说错了吧?是二十二文吧?”

“谁说错了?就是二十二两白银。”

有位乘客问:“船家,你这船钱是怎么算的?”

“人,每人五两;马,每匹六两。”

另一个乘客叫起来:“五两银子?连你这条船也值不了一两银子,怎么要收五两过河费?你这不是狮子开大口,摆的是阎王渡么?”

“老子摆的就是阎王渡,过不过由你,五两银子,一文也不能少。”

“我不过河了,你摇我回去。”

“老子是给你闲逛的?要回去也行,也得给五两。”

董子宁一听,这不是明显的敲诈勒索吗?怪不得小魔女不但不给钱,还给了他一支梅花针。正想说话,一位乘客哈哈大笑起来:“五两嘛!不贵,不贵,我看,每人得付十两才行。船家在这里摆渡,可不容易呵!”

董子宁打量那说话的人,只见他五短身材,骨瘦如柴,面色微黄,一双眼睛细小而有神,头戴麦秆编织的阔边露髻遮阳帽,脚穿麻耳草鞋,年纪约三十岁上下。董子宁暗想:难道他跟船家是一路上的人?

那人又说话了:“船家,这样吧,我看他们出门,所带盘费不多,由我来付好了。”

船家疑惑地望着他问:“你付!?”

“是呀!我付,一人五两,我们四个人一共二十两,对不对?”

“你一个人有那么多银子?”

那人笑起来:“船家,你别小看人了!区区二十两银子,在我眼里不当一回事,我老婆会绣花,一天赚它几十两银子不在话下。”

“好!你付吧,拿银子来!”

那人真的从怀里掏出白花花的二十两银子出来,交给了船家。

董子宁一看,又愕然了!显然,他与船家不是一路上的人。他是什么人呢?看他穿着打扮,根本不是一个有钱的人家,就是有钱也不能这样白花呀!便忍不住说:“老兄,你出得起,我可还不起呵!”

“好说,好说。我从来就没想到要你们还的,只求我们四个人,平平安安渡过河罢了,别让人将我们抛到河里喂王八。”

董子宁一听,望了望那边金刚似的船家一眼,心想:我要是不答应,誓必与船家交起手来,一动武,船小易翻沉,自己虽然熟水性,可是他们三个人,必然翻到河里去了!不如等我过了河后,再从这船家手里讨回银子,以免害了他们三个。便说:“这样吧,这二十两银子由我出好了!”

“噢!我已出了,你又何必争?你老弟有钱,以后请我吃饭好了!”他转头对船家说,“船家,你收了银子,可以开船了吧!?”

船家怀疑地看看身瘦如柴的汉子,又掂掂手中的银子,他见这汉子这么爽快拿出二十两银子出来,疑心这银子是假的。

瘦汉子说:“船家,你放心,银子如假包换,你不放心,请劈开来看看。”

船家说:“好!那我劈开了!”说着,一手托着银子,一手拍下,两锭白银如刀切一样,齐齐从中断开,里外成色一样,半点也不假。董子宁一看又吃了一惊,这是“霹雳掌”功夫,能断人筋骨,又名“分筋断骨手”。显然,这船家是位武林高手,不是一般人。心想:到了对岸时,要认真对付他才行。

瘦汉子笑嘻嘻地问:“船家,这下放心了吧?”

“唔,没假,开船。”

他收好银子,拔起铁杆,轻轻朝水里一撑,小船以箭,直飞对岸,转眼之间便到了对岸。董子宁首先下船,打算等他们三人下船后,出其不意拔剑点了船家的穴位,叫他交出银子来。其他两位乘客也下船了,瘦汉子刚想下船,突然叫起来:“糟糕!我有一件东西留在那边了!船家,对不起,麻烦你再撑我过去。”

这事叫董子宁感到意外,连船家也愕然,问:“你什么东西留在那边了?”

“船家,你别问,你快撑我过去吧!”

“好,我撑你过去,你再付五两。”

“五两就五两,那是一件稀世珍宝呵!”

船家一听,存心敲竹杠说:“一来一回,可要十两。”

“行,行!十两就十两,你快开船吧!”瘦汉子显出一副焦急的神态。

董子宁心里纳闷,这汉子有什么稀世珍宝留在那边了?一件稀世珍宝怎么随便带在身边的?又这么粗心大意将它丢失的?看来,自己不能将船家点倒了,自己虽会水性,却不大会撑船,何况这河水势急湍,弄不好,自己帮不了这汉子的忙,反而翻到河里去。既然是稀世珍宝,自己更不能先走了,提防这船家见宝起心,谋害了这汉子。于是说:“老兄,我跟你一块过河吧,也多一双眼睛。”

瘦汉子惊奇地打量着董子宁,从眼里看出了董子宁的用意,带感激地说:“不,不,多一个人就多出十两船钱了!”

“老兄,你放心。十两银子,小弟也拿得出来,不用你出。”

“不,不!我怎能让你破费呢?船家,你快开船呵!”

“你先付银子才开。”

“行,行。”

瘦汉子慌忙从怀里又掏出一锭十两纹银,交给船家。奇怪的是,这锭纹银,跟船家刚才用手劈开的纹银一样,齐齐从中断开。船家奇怪问:“这锭银子,怎么断了?”

“我怕你不放心,干脆先把它分开了。”

船家收了银子,将船撑到对岸,他跳上东找西寻,什么也没有找到。船家催他:“喂!找到没有?老子可没有时间等你。”

“船家,别催,我——”他摸摸身上,突然拍打自已脑袋,骂道:“我怎么这样糊涂呵!珍宝明明还在身上的呢!叫我白白不见了白花花的十两银子!”他跳上船说:“好了,好了!撑回去吧。”

船家问:“你不找了?”

“还找什么!我成了那蠢媳妇,明明将仔背在身上,还到处去找仔。”

“你没丢?”

“没丢,没丢,它仍在我身上。”

船家好奇地问:“这是什么稀世之宝?”

“哎!这可不能对你说。”

“是金子打的麒麟?”

“比金麒麟还珍贵,人间少有的东西。”

“是夜明珠?”

“什么夜明珠,十颗夜明珠也比不上它。”

船家睁大了眼,“十颗夜明珠也比不上?这到底是什么宝?”

瘦汉子极其神秘地说:“宝得很哩!你想看吗?”

“想着,想看,你让我这山野之人开开眼界,看看是什么样的稀奇珍品。”

“好吧,我见你撑船撑得辛苦,就让你看看吧!”瘦汉子说着,从身上掏出一个小布袋来,在船家面前晃了晃,递给了船家。船家摸了几下,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是一个空布袋而已,正疑惑时,瘦汉子问:“看清楚了吧?”

“里面没有东西呀!”

“嘿!就是它呀!”

“它!?这个烂布袋!?”

“什么!?你说它是烂布袋?”瘦汉子一手夺过了布袋,“船家,你太不识相了,这是我老婆给我的珍品,我好意给你看,你怎么敢说它是烂布袋?”

船家哈哈大笑起来:“你真会寻我开心,一个烂布袋,有什么稀奇,老子不看在你十两纹银上,真想一篙将你打落河里去。”

“噢!你当它烂布袋,我却拿它当宝贝哩!一来是我老婆的心意,二来出汗了,我可以用它抹汗,天热,可以当扇子,上茶楼酒馆,吃不了的饭菜,还可以一古脑地装起来,半点也不浪费,这还不是珍贵物品么?”

“它能值十两银子?”

“十两算什么?你就算给我十万两白花花银子,我也不换,船家,好了,请你开船吧!”

船开回来了,瘦汉子刚一上岸,又大惊失色地叫起来:“我的天!我怎么这样大意,又将一件珍贵的东西扔在对岸了!船家,对不起,辛苦你再渡我过去。”

董子宁忍不住问:“老兄,你又丢了什么东西呵!”

“这可不能说,我怕船家说我寻他开心,一篙将我打落河去。”

船家瞪着眼问:“你到底又丢了什么宝贝?又是你老婆的什么东西吧!”

“嘻嘻,船家,叫你说对了,你看看我这双脚。”

“我看你这双臭脚干什么!”

“我的一双草鞋呀,丢在那边岸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