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儿
字体:16+-

第十五章

信是直接送到冰儿的信箱里去的。

十天的日子静静的过去了,天气转凉了,傍晚时分,天上飘起了一阵蒙蒙细雨。风飘细雨如丝,这种季节,令人惆怅。下班后,照例是夜深了。李慕唐关好了灯,锁好了门,拖着疲乏的脚步,走上四楼,往他的单身宿舍走去。

在房门口,他惊奇的站住了。

冰儿正斜倚在门边等待着。她穿着件非常简单的白衣长裙,脸上未施脂粉,洁净而雅致。头发已经半长了,松松散散的垂在耳际。她浑身上下,干净得一尘不染。她就这样站着,双手交握的放在裙子前面,脸上带着一个无比温柔、无比沉静的笑。“哦,冰儿,”他怔着。“怎么不去诊所呢?”

“我算准了你的时间,并没有等你多久。我想,在你家门口,是应该有个平凡女人在等待的时候了。”

他的心狂跳了几下。不,不用自我陶醉,历史往往会重演。他把房门打开,两个人一起走进了门内。

关好了房门,他们静静相对。“哦,冰儿,”他说:“你到底来做什么?”

“我用了三天的时间看你的信,”她说,坦白而真诚的盯着他。“左看一遍,右看一遍,直到我能倒背如流。然后,我用了三天的时间来想你的信,左想一遍,右想一遍,直到我认为我已经懂它的含意了。我又用了三天的时间来分析我自己,到底是凡人还是仙子?到底对纺雨成丝的工作是不是乐此不疲?左分析一遍,右分析一遍,直到我认为总算把自己弄清楚了。所以,我在今天白天,去看了徐世楚,今天晚上,我再来看你。”“哦?”他应着,心脏沉稳的跳动,他的眼光紧紧的盯着她,她的眼睛是黑白分明的,那么纯净,那么温柔,那么坚定……他有些昏乱,有些迷糊,有些惶惑,有些期待,他甚至不敢说话。“我跟徐世楚,”她继续说:“从来没有如此理智而平静的谈过话。当然,刚开始有点困难,他是那种从不肯安安静静谈话的人。但是,我总算……”她喘了口气,如释重负。“让他弄明白了,我和他将永远是好朋友,仅止于好朋友,再也不能往前走一步了。换言之,我和他终于在友善而平静的情绪下,结束了我们三年来,像演戏一样的爱情。”

李慕唐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她。

“再一次的结束?”他低声问。“准备结束多久?你确定是结束?真正的结束?”“我知道我有前科,但是,请相信我的真诚吧!”

他沉默着,忍不住上上下下的打量她。

她也沉默了。然后,她也开始上上下下的打量他。

最后,还是他沉不住气了,他问:

“你在看什么?”“一个认识‘仙子’的‘凡人’!”她微笑起来,忽然幽幽的叹了口气。“这世界上从没有仙子,对不对?所有的仙子都是凡人的梦。”他不语,心中一片赞许。

“所以,”她加重了语气。“那个什么纺雨络丝的女孩,不过是沈休文南柯一梦,你知道,中国古人很爱做梦。有些现代的医生,遗传了这种特性,也会做起梦来。”

“嗯。”他哼着。“你到底要说什么呢?”。

“我本平凡。”她吐出四个字来,仰头望着他。“你说过,如果我对平凡感兴趣的时候,你愿意和我谈谈平凡人的未来。”他的心再度狂跳,他的呼吸又变得急促,他盯紧了她,哑声问:“你知道吗?平凡人的未来都很平凡?”

“例如呢?烧锅煮饭,待客烹茶?”她问。

“那倒不一定。每个家庭有每个家庭不同的平凡,生活的方式是可以协调的。问题是,平凡生活中都有些类似的平凡……”“例如……”冰儿接口:“这个星期天,我必须跟你回台中,让你的父母弟妹认识我。下个星期天,你必须跟我回高雄,让我的父母弟妹认识你!”

“冰儿!”他惊呼着,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然后,我们需要两位证人,一张证书。证人,徐世楚和阿紫可以充当,徐世楚要我转告你,他之所以会输给你,是因为他压根儿不知道有个什么《琅□记》!不过,他对于你说的,他被我闷得不能透气这件事颇有同感。他说,他让开了,因为,他还不想做很平凡的事,平凡到去买证书,上礼堂什么的。但,他祝福我们!他说——”她又加重了语气:“如此平凡的事,也需要一点勇气去做的!”她顿了顿,静静看他:“我说了这么多,我还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和我做这件平凡的事呢?平凡到去——结婚?”

他屏息两秒钟,然后轻声说:

“冰儿,你怎么敢做这么大的决定呢?”

“因为我是真正的从云端落到地面来了。从头细想,仔细思量,我说了,我费了九天九夜才弄清楚,我到底是怎样的人?我到底爱谁?慕唐,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凡人的时候,我觉得好幸福!发现有另一个凡人,如此了解我,如此关怀我,如此欣赏我,而且肯如此费力的唤醒我,我觉得更加幸福!我知道了,我这一生,或者做了许多傻事,但我不能放走我的幸福!这种幸福感,是徐世楚从没有给过我的。和这幸福感同时产生的,是一种归属感。突然发现,自己只是个平凡的小女人,想为一个自己所爱的男人,做一点平凡的事,例如——生儿育女。”她停住了,注视着他,忽然有点担忧起来。“或者……或者……”她碍口的说:“我误会了你的意思,或者……你并不想……结婚。是吗?是吗?”

“不,”李慕唐深思着脸色严肃。“我在想另外一个问题。”

“哦?”她焦灼的仰着脸。

“我们的新房里能不能不漆桃红色?我痛恨那个颜色!”“噢!”她喜悦的笑开了,用手一把环抱住了他的脖子,她大叫着说:“我们全用绿色!一片绿,像一片大草原;你就是那大草原,绿油油的,宽阔、广大,而充满了生机!”

唉唉!冰儿。他想,你的“仙气”尚未除尽,顺手织就的冰纨又抛了下来。他伸了伸脖子,仿佛把那件无形的外衣给穿上了。这一会儿,就让我们当一当神仙吧!即便是凡人,偶尔也会飘飘欲仙的!我们的故事,结束在所有平凡故事的“结局”上。“他们终于走上了结婚礼堂。”故事是不是就这样停止了?

不,人类的故事,永不停止。“结婚”只是平凡人生活中的一个句点。句点以后,往往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婚姻的学问,比恋爱复杂太多太多!婚姻中的章节,是另一部“长篇”。但是,让我把故事结束在这个句点上吧。因为,我本平凡,我仍然喜爱这种平凡的结局!

一九八五年七月四日初稿完稿于台北可园

一九八五年八月十七日修正于台北可园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