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肌玉仙
字体:16+-

第一百三十七章 童子绝鬼

赤炎剑里面有器灵,这可是让秦灵芸没有想到的,皇极封天塔里面的皇极天就是法宝器灵,不过皇极封天塔恐怕在仙器当中都算是顶尖的了。赤炎剑里面的器灵远远不如皇极天,恐怕诞生器灵的时间并不是很长。

皇极封天塔是仙器,赤炎剑只是道器而已,即使如此,秦灵芸也没有办法发挥出赤炎剑的真正实力。

而左手的戳天剑则比赤炎剑更加的神秘,秦灵芸想要将赤炎元力输入进去,可是却根本就行不通。赤炎元力刚刚到了戳天剑的剑柄处,就被一股强烈的排斥力度给踢了回来。

而且秦灵芸尝试着将戳天剑收进储物袋里面,可是戳天剑根本就没有动静,结果她只能将戳天剑握在手上。

在五鬼煞殿的倒塌的大殿之外,一大群筑基期修士倾巢而出,而几名殿主则浮在空中。

“大殿主,一定要将妖月抓住,她知道我这具肉身的来历,而且这具肉身的元神已经逃离,一般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正一门,对我们的谋划极其有害。”内殿主皱着眉头道。

“数百年都没有人成功的赤阳魔门传承,居然被那妖月得到的。就算不为别的,就冲她带走了赤阳魔门的无数传承,也一定要将她抓住,这一次,我们亲自出手,以保万无一失。”

就在一共七位殿主商议妥当,准备亲自出手对付追捕秦灵芸的时候,他们的眼前忽然浮现出一只巨大的火红色狐狸。

一个长得妖魅之极的男子,一双桃花眼自然含春,手上拿着一支红玫瑰轻嗅,唇角露出了一丝邪魅的笑意。

“咦?几位殿主这是要去哪里啊?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人不怎么相配啊,加上我一个,凑成四对,下它个几场围棋,多爽啊,是不是啊?”

这男子当然就是玉面小郎君花千愁了,他的话语里面带着调侃,几位殿主当然都分辨的出来。

大殿主宇文不羁,内殿主山崖老怪,还有五大分殿主,望着空中的身影,他们的神识竟然感应不出此人的境界。

宇文不羁沉声道:“你是什么人?和妖月什么关系?”宇文不羁很快就想到了妖月身上,在他们决定亲自出手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个怪异的男子挡住他们的去路,要说两者之间没有什么联系,任谁都不会相信。

“大殿主,啧啧,好威风的称呼啊,不过也太孤陋寡闻了吧。我就是一支梨花赛海棠的玉面小郎君花千愁,闻名整个大魏国啊。”

花千愁的眼神狂放不羁,让宇文不羁等人心中都有些不快,而且话语这么多,真是耽搁他们的时间。

“你们两个挡住他,其他人一起离开。”

随即,便有两大分殿主手指掐诀,道道神通的光芒在空中飞卷了过去。

五鬼煞殿的五大分殿主分别掌管一种役鬼之法,烈罗煞鬼、孤星斗鬼、七魂冥鬼、利爪妖鬼、童子绝鬼,而这两位出手的殿主就是掌管孤星斗鬼和七魂冥鬼的分殿主,他们的神通各有特色。

使用孤星斗鬼的分殿主苏天星使用的是黑星斗的神通,漫天的斗大黑色星辰向着花千愁扑去,每一个黑色星辰里面都蕴含着恐怖的力量,结丹期修士的神通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加上其中附加了更多的道念,威力更加的强劲。

而是用七魂冥鬼的分殿主齐半山脸色煞青,眼眸如鬼魅,他使出来的神通是七根白骨黑矛,每一根上面都缭绕着鬼魅般的雾气,发出惊心动魄的摄魂魔音。

“好厉害,我真是好怕怕,都是高手哇”

花千愁依旧是笑的没心没肺,等到神通快要到达他面前的时候,才一晃手中的红玫瑰。

一瞬间,空中铺满了无数朵红玫瑰,就像是一片鲜花的海洋,而所有的神通之术在鲜花的海洋面前全部都烟消云散。

“道念化形,你是元婴后期大修士”苏天星和齐半山惊呼出声,他们眼眸中闪现出一丝惊慌,元婴后期,这是一个让人仰望的境界。

修士一旦到了元婴期,就能够初步动用道念了,将存在于体内的无形道念化为外在有形的规则,形成独特的形态,这就是道念化形。

真正的道念化形等于是对天地大道法则的皮毛的运用,这可不是一般的神通之术能够比拟的,就如同萤火和太阳,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知道了花千愁的真正实力,包括大殿主在内的七名殿主脸色都是很难看,他们当中大殿主实力最高,也只有结丹后期,想要元婴期也是千难万难,机缘不到,强求也没有用。面对着一位真正的元婴后期修士,结丹后期的修为已经是不够看了。

“不要紧张啊,各位殿主,我花千愁就是想和你们下下棋,你们那个什么阴渡老鬼很讨厌,我要是动了你们,到时候那老鬼还不要跟我拼命啊,来来,下棋。”

花千愁手掌一挥,在空旷的地面上当真出现了四张桌子和八只凳子,上面放着四副围棋。

花千愁身形一晃,就坐在了一只凳子上面,笑容满面:“来来,都来坐。”

几位殿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不得不上前坐下,老老实实的下起棋来。

秦灵芸快速向前飞去,不久就从后面飞来了一只小型的飞舟,上面站着一名女修士,一见到秦灵芸的身影,不禁大笑起来。

“妖月,看你往哪里跑。”

“池春燕,你个老婆子,满脸的皱纹还敢出来见人。”秦灵芸一见到池春燕心里就来火,她没想到会是池春燕第一个追来,池春燕在长老当中,修为并不是最高的,但是这飞遁的速度倒是一等一的了。

秦灵芸的骂声让池春燕脸上一阵扭曲。

“小贱人,看我逮到你,不拔了你的皮。”

池春燕可不是说说而已,曾经她就把一个凡人女子身上的皮硬生生的撕了下来,那凡人女子哀嚎了很长时间才死去,每当杀死一名美貌女子,她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来的爽快感,而且一般的杀死不过瘾,必须要虐杀才过瘾。

池春燕手指一点,空中一只四尺长如同婴孩的厉鬼出现了,这就是池春燕自己养的五鬼之一,童子绝鬼。

童子绝鬼是用怀胎九月,尚未出生的婴儿,运用秘法炼制而成的,至于婴儿的来历,自然是十分血腥可怖的,要硬生生的将孕妇的肚子剥开,将婴儿拿出来,这样孕妇死亡之后的煞气也被婴儿吸纳进去。

真正炼制成的童子绝鬼十分的可怕,但是在整个五鬼煞殿,真正炼制成了童子绝鬼的也只有寥寥几人,因为这种炼制方法太伤天和了,修士们这样不顾及天道的威严,最后肯定会心魔入体而亡。

除非是天性残忍,不把人命当回事之人,这样的人毕竟不多,而池春燕显然就是其中一个。

一看到空中的童子绝鬼,秦灵芸的心中都战栗了一下,童子绝鬼的还保持着生前的原貌,但是身体已经长大了很多,双目放射出血红色的煞芒。一张口就露出了尖利的獠牙。

童子绝鬼全身充满了煞气,不知道已经杀死过多少人了,如今在池春燕的一声令下,向着秦灵芸扑了过来。

秦灵芸双手都握着剑,没有办法从储物袋里面唤出黄金烈焰矛,甲士不是修士,一般法宝都是近身攻击,不能够放出去远距离攻击。

所以她只能顺手用戳天剑在空中挥舞,点点剑光四处挥洒,而童子绝鬼似乎对戳天剑很是忌惮,所以一时间就没有靠上前去。

在落霞山脉的一处隐秘的山谷里面,有一处洞府隐藏在竹林的后方。

洞府里面盘坐着一名白衣女子,双目紧闭,全身充满了冰蓝色的光环,忽然她双眸猛然睁开。

“分身有难,立刻动身救援。”

秦灵芸的本体一直都在洞府里面修行,她的寒冰真元力已经大半都转变成了冰玉真元力,而冰晶魔躯也是大有精进。

几步踏出洞府,空中一栋雕梁画栋飞舰显现出来。

身体进入雕梁画栋飞舰里面,秦灵芸眼眸盯在圆镜上面外面的场景,手指在桌面的轻动,飞舰便飞速的穿梭在了云层当中,本体和分身之间有一种玄妙的感应,秦灵芸能够感应到分身所在的位置,所以便催动飞舰直接向着分身奔去。

雕梁画栋飞舰速度极快,秦灵芸与自己的分身越来越近,而另一边的秦灵芸,和池春燕斗斗停停,一直都没有分出个高下,后面又有一些修士追上来了。

五鬼煞殿的大举出动也引起了很多修士的关注,所以在附近越来越多的修士躲藏在一旁,想要看看这五鬼煞殿到底要做些什么。

赤炎剑继续加速前进,远处已经看了一个黑点,黑点越来越大,秦灵芸本体驾驭着雕梁画栋飞舰越来越近了。而等到本体和分体的这一次相遇,意味着逃跑的时刻即将要过去,秦灵芸的反击也即将要展开了。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