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肌玉仙
字体:16+-

第二百六十五章 星帝的后手

在蓝玉洞府里面的一处密室里面,秦灵芸已经到了结婴的关键时刻,这时候除了那颗妖丹已经凝固之外,三团**都已经凝聚起了婴孩的雏形,真元激荡,元婴正在完善之中,而吸收的天地灵气也在本体和分身的头顶各自形成了漩涡,疯狂的向着体内流动。

所有的天地灵气都被迅速的转化为真元补充了三只元婴的完善,时间飞快的过去。婴孩的五官都已经渐渐清晰可见了。

无论是本体内的元婴,还是分身内的元婴,其相貌都是和秦灵芸的本体是一致的,而分身妖月的相貌却没有继承到元婴上面。这是因为元婴的相貌是根据道念的形态凝聚而成的。而道念只有一个,和秦灵芸的本体元神是一致的。

金丹碎裂,化成元婴,这本来就是一个生命跃迁的过程,也是修仙之路一个阶段的巨大变化。元婴修士和结丹修士已经是两种层次了。越到后来,跨越一个大境界的越难。而如果成功跨过大境界,肉身和元神以及道念得到的提升也就越多。

所以一开始修士想要跨境界灭杀敌手不难,而越来越后来,跨境界就越发的困难,肉身和元神能量的本质区别,已经不是依靠一二强大的神通秘法和法宝就能轻易的跨境界灭敌了,除非是那种天生基础雄厚之极,身居异相神通的修士,也有可能跨过境界的天堑,击杀敌人。

在元婴的面目越来越清晰的同时,秦灵芸脑海道念也是越发的清晰了。

在密室之中,一道光芒冲天而起,一直穿透了蓝玉洞府,来到了外界,在空中容易流光一般显化了出来。

一个白衣女子盘膝坐在一朵纯黑色的莲花座上,额头的正中间有一点幽光在闪烁而身后一道庞大的冰蓝色光圈,外面缭绕着丝丝黑气,还有道道如同金色龙神一般的东西在光圈上穿梭,显得异常神秘,同时白衣女子修长的手指结印,呈现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之势。面带笑容,仿佛天地万物都自在掌握之中。

外面峡谷边缘,正点头哈腰的闪电豹王抬头便瞟见空中显化出来的一幕,不禁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闪电豹王也算是见多识广,活了将近一千多年的时间,他也曾经见过一位身居异相神通的大气运者,可是却没有见过这等奇异的异相。

或许旁人不清楚,他却是对佛修的种种传说了解甚多。

相传那西方净土佛国世界里,琉璃药王佛乃是万佛之佛祖但他幼年修行之时,异相神通便是盘坐金莲,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当然,这宇宙之中是否存在更高层次的西方净土佛国就不得而知了就连琉璃药王佛是否存在都只是个传说而已。闪电豹王也是无意中从一部典籍之中了解了众多佛修的事情。

不管传说是真是假,有一点可以确认,神通异相表现为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代表着道念已经彻悟到天地大道的最本源的一缕,而沿着那一缕未来就能真正掌控一系的天地大道,前程不可限量。

闪电豹王心潮澎湃,不禁为自己做出跟随小血和御天澜的决定而沾沾自喜起来,这样的决定绝对是明智到极点说不定这位少女以后成为像佛祖一般的魔祖到时候说不定能够跟随着得到长生之道?

闪电豹王一边想着,一边呆滞的傻笑起来。

而这时候小血和御天澜也看到了空中的异相,眼中都是闪过一道异芒。

“终于快要成婴了。”小血缓缓道。

“灵芸一旦成婴,我们二人都未必能打败她。”御天澜想了想道。

小血站起身来,在飓风之中,身体站得挺直,眼睛微微发亮道:“正该如何,灵芸就该是独步天下,无往不胜的。结婴只是一个开始,但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开始。”

御天澜没有说话,但是神色之间却露出了丝丝笑意。

在空中,神通异相越来越庞大,四周都是旋转的灵气飓风,但是都影响不了神通异相的显化。

在密室之中,秦灵芸的本体和分身体内,元婴上胖嘟嘟的小手小脚都已经清晰的出现了。身体上面也是有着幻化出来的衣服包裹着,看起来就像是三个精致胖娃娃,但是面目和秦灵芸却又完全一致。

元婴正式形成的那一刻,空中的灵气陡然间便停止了灌注,而灵气漩涡也在渐渐散去。

秦灵芸睁开眼睛,妖月也同样睁开眼睛。随后妖月走过来像流水一般融入到了本体的身体里面。

三只元婴和一颗妖丹全部都已经形成了,而那颗妖丹却是预料之外的,三只元婴的颜色各不相同,冰蓝色的元婴、淡黄色的元婴,还有是淡金色的元婴。秦灵芸将元神一分为三,然后下沉进入元婴之中。

元婴飞快的从头顶冲出体外,秦灵芸感觉到自己分成了三部分,三个胖乎乎的孩童笑嘻嘻的互相对望,而其中那个淡金色的元婴,胖乎乎的小手上面抓着一柄微缩型的血影魔枪。

另外那个冰蓝色元婴手掌抓住小巧的飘雪五焰环,秦灵芸感觉可以分上三个催动三件本命法宝,只可惜淡黄色元婴,也就是黄泉之力凝聚的元婴还没有本命法宝。

“看来要加紧寻找曼珠沙华的材料了,没有曼珠沙华,黄泉之力都显得有些鸡肋。想要炼制地府谈何容易。但是想要炼制其中的一件曼珠沙华,想来并不是难事。”秦灵芸心中暗道。

主要是秦灵芸很长时间都忙碌不休,而且还要操心各种事情,这样的有些忽略了曼珠沙华。现在想想,曼珠沙华还必须炼制出来,要不然怎么能发挥三婴的真正威力。

秦灵芸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在三只元婴的眼睛里,四周的一切都显得和往常不一样了,就连身边流动的微风都似乎都是大道法则的气息,那些石头的精微之处更是落入眼帘。

秦灵芸神念一动,三只元婴同时进入了肉身里面然后元神合一,睁开双眼,她的脸上有一丝凝重,元婴虽然已经修炼成功了。但是这时候最危险的时刻也来临了。

三婴合一,再加上妖丹,秦灵芸感觉自己的真正实力已经超过了般元婴中期…几乎可以比拟元婴中期的巅峰。这简直是一种天的行为了。

御天澜和小血都已经到了四阶初期的巅峰,以他们超乎寻常的神通,这样收拾一个进入四阶中期不久的闪电豹王才比较简单。

但是秦灵芸刚刚进入元婴初期,就超过了这样庞大的实力,这已经引起了天妒了。

毫无疑问,凶猛的天劫即将要展开,秦灵芸不能再待在蓝玉洞府里面了,她快步离开了密室,闪身出现在峡谷的上方。

看到秦灵芸的出现…小血和御天澜第一时间的望过来,而闪电豹王也是望见了秦灵芸。转念一想,便知道刚刚那异象正是这位人类女子造成的。

“准备迎接天劫。”秦灵芸冷然的声音缓缓响起。峡谷下方又是飞出了几道身影。慕容紫烟、血苍梧以及玲珑全部来到了峡谷上面。

秦灵芸眼眸一转,放在了闪电豹王的身上:“这不是闪电豹王吗?为何停留在这里?”

闪电豹王还没有开口,小血却道:“这是我和天澜收的小弟…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使唤他。”

闪电豹王立刻恭敬的点头:“大人有事情就尽管吩咐,豹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啊。”

秦灵芸唇角露出了一丝轻笑:“接下来的天劫,你来参与进来吧。”

闪电豹王立刻道:“谢大人恩赐……”

这时候,小幻的身影出现在秦灵芸的肩上,爪子比划着:“我怎么办?要不要我帮忙?”

“你专心修炼去,距离化形也快了,不需要耽搁时间。”秦灵芸道。

小幻只好会到蓝玉洞府里面修炼去了,他再不努力确实不行了。小血和御天澜的小弟…那闪电豹王都是四阶中品了…他还没有化形,这可是不能容忍的。他自认不比任何人差…小血比他早一步进入化形期,所以他甘心以小弟自居了。但是骨子里小幻的傲气和执拗是有生具来的,黄金惑兽王纵横天地,不惧怕任何仙兽和凶兽。

这时候,灵气飓风已经消失了,但是这一片天空已经灰暗了下来,一道道诡异的气息仿佛从虚空之中陡然产生了。秦灵芸就算躲在任何地方,都躲不过天劫的来临,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正面在天劫之中坚持住。

“这一次不知道来的是什么天劫?”秦灵芸心中暗自想道。

就在这时候,空中灰暗的乌云中间忽然裂开了一道闪亮的口子,一道耀目的光华忽然倾泻了下来。

秦灵芸一下子被光华被笼罩住,就连躲闪都来不及,光华速度太快了,附近诸人都是没有来得及,在他们眼中,被光华笼罩住的秦灵芸忽然之间就从他们的面前消失掉了。、

小血面容立刻阴冷了下来,而慕容紫烟、御天澜等人都是面色寒冷,掐动口诀,使动手段来寻找秦灵芸的下落。

但是不管他们怎么样寻找,都找不到秦灵芸的具体位置,一个人凭空在眼前消失了。这种天劫代表着什么意思?所有人都弄不明白。

而秦灵芸被那道光华笼罩住之后,她的眼前一花,便来到了一个奇异的所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而她悬浮在了半空之中,四面八方,上下左右,全部都是淡淡的灰色光晕。

“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灵芸让自己的心绪镇定下来,向四周望去,忽然四面八方响起了诡异的厉啸声。

在远方,忽然有三道身影急速的飞了过来,在秦灵芸的不远处悬停在空中。

秦灵芸探目望去,这三道身影居然跟她长得一模一样,不光是长相,身上的衣服,眼神动作俱都是一模一样,就是眼睛里面闪动着淡淡的灵光,显示产业她们并非是无生命的之物。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变化成跟我一个模样?”秦灵芸直接问道,同时她全身灵力流动…已经全神贯注的戒备了起来。

那三人没有回答秦灵芸的问话,而是各自冷哼一声,随后光华闪烁,其中一个张口喷出一只白色的圆环,身上一圈圈的出现了淡黄色的护罩,总共有十层…手指掐诀,在空中一划就是一条璀璨银河。

而另外一个手指一点,一条庞大的黄色巨龙张牙舞爪在空中咆哮着冲过来,那等气势让人望见了就心中恐惧。

而第三个人手掌一翻,一柄血红色,造型精致的长枪出现在手中,在空中一抖,竟然抖出了万千道龙形的气流,无数神邸在四周环绕吟唱…气势磅礴,让人目不暇接。

秦灵芸心头一紧,这三人不光跟她模样一般无二,就连使用的神通都是一模一样,更不消说她们的法宝也是并无二致了。

秦灵芸已经被团团围住…光华闪烁,在她们出手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秦灵芸也同样张开檀口,杏眼中闪动着寒芒,冰玉般的光环在身前环绕,飘雪五焰环飞快的在空中飞舞,而冰魄寒焰也是在空中爆发出来。而与此同时,秦灵芸手指一点…一条硕大的黄泉之龙飞舞而出…另外一条紫色的雷龙也是闪现出来,和黄泉之龙一同向着其中一人奔去。

假的就是假的…秦灵芸根本不相信她们能够复制她所有的神通,而且她现在已经成功结婴,实力大增,三婴合体,坚不可摧,威能惊人。只要这三人不是化神修为,她便不畏惧。

秦灵芸喷出的飘雪五焰环上面燃烧着的冰魄寒焰和那个人的白色火焰撞击在一起,竟然不分上下,在空中相持不下。而紫极雷龙和黄泉之龙联手之下倒是将对方那只黄泉之龙打的连连后退,可是那人一心一意专门操纵黄泉之龙,威能竟然是逐渐上升。

另外一人劈过来的万千枪册被秦灵芸躲了过去。

秦灵芸在空中踏步而行,每一步脚下都会出现一朵冰蓝色莲花的虚影,可谓是步步生莲,这玉步莲摇之神通在进入元婴期之后,竟然有如此的神妙,身体在空中圆转如意,瞬间就能移动到另外一个地方。

秦灵芸手指掐诀,身体陡然化作一条淡金色的真龙,向着持枪的那人斩去,结果那人身形一晃,躲开了秦灵芸的游龙斩空术。

而秦灵芸真龙之形消散,手掌一翻,血馋色的血影魔枪和那人的血红色长枪撞击在一起,气流波动,浩荡了整个天空。这一番恶战是秦灵芸从未遇见过的。因为这三人对她的手段是使用神通的习惯简直就是了如指掌,无论秦灵芸使用什么招式,她们都能够提前感知从而使用出同样的神通来。

秦灵芸不是和别人战斗,完全可以算得上和“自己”战斗,而且还是一分为三的自己。在不断的战斗之中,秦灵芸真元飞快的消耗,但是各种神通手段却逐渐的配合更加完美了。各种神通逐渐开始信手拈来,弹指间就是龙形气流飞舞,而血影魔枪更是化成了漫天飞的血光,飘雪五焰环也是在空中的轨迹越发的诡异难以形容。

秦灵芸一心三用,虽然节节败退,处于下风,但是却越挫越勇,如同一张弓一般,弹性十足。

一直战到后来,秦灵芸都已经血液沸腾起来了,她的战意完全被调动了起来,手指一点,大团的迷雾不远处的三人全部笼罩了起来。随后三人的动作便凝滞住了,秦灵芸趁此机会反攻,一下子用血影魔枪刺透了其中一人的身体,但是那人随后便渐渐的化作一团迷雾,消失在了眼前。

少了一人,只有两人后,秦灵芸就更加的得心应手了,不用多久,就相继的将另外两人刺透,让他们化为迷雾。

“很好,这一段时间对神通的领悟能力上升了不少。”一道熟悉之极的声音响了起来。

秦灵芸忽然愣住了,她的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几乎是无法呼吸,她艰难的转过头来,害怕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

等到秦灵芸彻底转过头来的时候,在她的眼眸中倒映出一个身影,那道身影穿着点缀星光的衣袍,头戴皇冠,眼眸明亮…唇角露出一丝微笑,就像是春风一般让秦灵芸心头温暖。

秦灵芸眼泪忍不住的落了下来,一直积蓄在心头的思念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难以抑制,忍不住哽咽了起来。

“傻丫头,哭什么呢…我才刚刚现身啊。”那道身影的声音如此的温柔,听着秦灵芸的耳畔,却融进了她的心里。

“你真的是星帝么?你不是已经……”秦灵芸努力让自己的理智恢复过来,她知道在这处神秘的空间里面,出现的星帝未必是真实的,因为先前还出现了跟她一模一样之人,所以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软弱。

在别人面前,秦灵芸都是冷冰冰,机智过人…心狠手辣,丝毫不落下风。她只有到了星帝面前才能真正的卸下自己的伪装,重新恢复了那个和姐姐一起玩耍的少女,时光如流水,秦灵芸走在这条道路上已经没有了退路。可是不光时光过去多远…星帝的身影却永远留存在她的心中。

可以说,没有星帝,她绝对没有现在的这番成就,无论是她修炼的冰玉真魔诀,还是虚仙灵根,以及天魔分体大法等等,她经历了许多许多,在无数的修仙者之中…只有星帝对她是真正无私的。尽管那个时候星帝隐瞒身份…一直以老夫著称,而且做出一副和她相互交易的样子。

到后来…秦灵芸才明白星帝的苦心,星帝当初那般伪装,就是教会她修仙者一定要有的尔虞我诈,踏上这条道路就不能轻易相信别人,就连他星帝也是一样。

可惜那时候秦灵芸却并没有意识到,她的确是学会了心狠手辣,一念间便杀死敌人。

而且对谁都抱有怀疑的态度,就连对小血、小幻等,她都有着些许戒备。可是自从星帝在皇极封天塔魂魄消散之后,秦灵芸才逐渐的懂得了很多事情。

秦灵芸退后了几步,和“星帝”的距离拉远,然后擦干眼泪,淡淡道:“你到底是谁?”她不相狺星帝会忽然间就出现了,因为她还没有掌握轮回的奥妙-,无法从时间长河里面将星帝的魂魄给引导回来。这时候忽然出现的“星帝”绝对是有问题的。

这时候,秦灵芸却发现那“星帝”眼中竟然流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

“星帝”背过双手,就像是天生的帝皇,俯瞰无边天下。

“丫头,你怀疑我是真是假,我的教导果然没有白费………………”

“星帝”停顿了一下,方才缓缓道:“既然你进入了此地,说明我的残魂已经消散了,而现在的我只是曾经留存的一段意念罢了。就连我现在所说的话都是曾经算计好了的。所以你一定要凝神听好,我只说一次。”

秦灵芸眼眸中已经现出了震惊之色,她的手有些颤抖,因为眼前这星帝所说很有可能是真的。那么这当真是星帝曾经留下来的一段意念?为什么又会在这种诡异的空间里面?

“…………进入此地必须要有几个条件,其一就是我的魂魄当真在皇极封天塔消散了。其二就是你的修为进入了元婴期。其三就是你的修为超过了天道限制,已经遭到了天妒!”星帝继续道。

秦灵芸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就是曾经星帝留下来的意念了,她知道现在不能说话,这段意念恐怕也无法回答她的问话,只能死死的咬着嘴唇,全神贯注的听着。

“什么是天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既然天地无所谓好又无所谓坏,又怎么会嫉妒小小的人类修士呢。历年以来,世人都知道天妒一说,却不知道所谓的天妒根本就应该不存在的………………”星帝眼中现出了一丝讥讽。

“这一次你鼎升元婴期,定然会遇到天劫,但是你以为这一次的天劫你能度的过去吗?”

“不能,这一次你绝对渡不过去,按照天地命运推算,你将会在这一次天劫之下粉身碎骨………………不过天妒又如何,既然我星空大帝提前推算到了,那便替你逆天改命,即使是以我的性命为代价,又有何妨!”

这一刻的星帝神采飞扬,充满了一往无前的霸道和狂傲,仿佛就像是一口锋利无双的长剑划破长空,即使是天道威压,亦难挡我无垠的豪气。

而这一刻的秦灵芸眼眶已是溢满了泪水,原来星帝魂飞魄散的命运竟然是替她逆天改命而遭受到的天谴。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