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肌玉仙
字体:16+-

第二百六十八章 背黑锅,落星门来(二合一大章)

(今天总共有一万二千字的更新哦,后面还有一个大章,流苏够给力吧,从早上开始一直码到晚上都腰酸背痛了,亲们来点票票或者打赏什么的来安慰一下吧)

这一次秦灵芸吸收的是星光锁链的神通,使用无相之气将其吞噬之后,那无相之气已经逐渐的变成了透明的颜色,似乎多加了几种神通入内后,无相之气反而更加的接近本源了。

实际上,无相之气一旦到了大成境界的时候,就会真正的无色无相,任谁也看不出其中的奥妙,而秦灵芸神念一动,万种神通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施展,无相之气本身没有攻击性,但是这种神通随着逐渐的演化融化,给实力的提升完全就是一个飞跃。甚至秦灵芸已经想到了,真正成为虚仙以后,无相之气说不定都可以融合法则之力!

秦灵芸有些后悔那时候没有好好的了解赤阳魔门的传承了,当时那里面千千万万的各种秘术神通,简直耀huā了眼,当然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一些普通的神通,所以秦灵芸在选择一番后,很多神通都没有细看就放弃掉了。到了此刻,她才终于将里面最重要的无相神功找了出来,可以说这门神功是最有价值的,没有之一。

秦灵芸神念一动,无相之气在〖体〗内涌动,一道星光组成的巨大锁链在空中飞舞,所到之处,那些树木石头却都被铲平。星光锁链拥有着破灭神通护罩的特效,像秦灵芸的护神护罩,如果遇见了星光锁链,都会很危险。

“很不错的神通。”秦灵芸赞许道。

再次神念一动,空中立刻光芒道道,气劲滔天,黄泉之龙混杂着银色长河飞舞,还有道道斩字诀气劲向四面八方冲出去,煞那间,山石动摇,地面都在轰动不已,这等威势着实可怖。

不过这一击对真元的消耗也是巨大的。秦灵芸神念一动,无相之气在〖体〗内重新蛰伏了起来。她吞下回气丹,取出中品灵石,等到真元彻底恢复的时候,秦灵芸便展开飞天冰凰翼,飞速的向着飞虎城的方向奔去。

秦灵芸的眼眸闪过一丝异芒,这一次她就要让三大门派彻底反目为仇!

在飞虎城的门口,秦灵芸还是落了下来,收敛全身的气息,然后进入了城内,随后她的身体就化作了一缕轻烟向着煞鬼宗所有的店铺方向奔去。

正经过一处街道的时候,秦灵芸停了下来,因为在此地她看到了煞鬼宗的城之管。

煞鬼宗城之管为首的是欧阳寒,这时他们一群人将一名壮汉围拢在中间。

欧阳寒本身也是身材高大,可是和面前这一名壮汉比起来就差的很远了,个头都矮了半个头。

“就是你竟敢打我城之管的人?”欧阳寒眼神里面满是不屑和恼怒,像这等散修竟然还敢反抗城之管,简直不想活了。

秦灵芸从附近很多围观修士的口中得知了大致的经过,其实事情很简单,就是这位壮汉在这处街道摆了个摊,卖点妖兽皮毛什么的东西。

结果煞鬼宗一名低阶的城之管冲过来说这名壮汉影响了城市面貌。

不能在原地摆摊也就罢了,那城之管还要没收壮汉的所有财物,结果那壮汉就忍无可忍的打了那名城之管。

那名城之管逃离之后,就带着一大批煞鬼宗城之管来找壮汉麻烦了。

在飞虎城内的修士,哪个没有受到三大宗门城之管的勒索,城之管就是恶霸的代名词,是能止小儿啼哭的良药。

本来秦灵芸也不喜欢管闲事,不过这一次她却是停了下来,一切都因为这名壮汉是她的故人,萧震南!

萧震南和萧寒水是她在天璇境第一次交到的两位朋友,后来因为小

明王带她去皇极封天塔,所以就分开了,当时都没有道别,结果这一分离就是数十年。

这一次再次见到萧震南,秦灵芸仿佛回到数十年前,那时候刚刚和星帝相遇,那时候刚刚来到天璇境青牙城。

秦灵芸清晰的记得在进入青牙城的时候,她没有进城的灵石,还是萧震南送给他的,所以她对这位单纯憨厚的汉子很有着好感,像萧震南这等人,如果不是萧寒水的照顾,恐怕早就在修仙界丧生了。

欧阳寒手掌一挥,一道阴气化作一道黑芒,在空中迅速的化为一只黑色的巨蛇,而这只巨蛇居然有九只头颅,地面都在轰隆隆作响,一下子向着萧震南冲了过去。

这欧阳寒已经是结丹期的修士,而萧震南却只是筑基后期,哪里是欧阳寒的对手,不过萧震南如同蒲团一般的手掌一挥,一口宽约一尺多,长约八尺的巨剑,在空中一挥,煞那间劲气飞舞,沿着他的身体居然浩荡起了数重剑气连绵成一片,一重接着一重的将九头黑蛇给抵挡在外面,一重接着一重的消耗掉了九头黑蛇的攻击力,等真正到达萧震南身体的时候就已经不那般强悍了。

“砰”的一声。萧震南的胸口被九头黑蛇迎面撞上。

九头黑蛇消失在空中,而萧震南向后面退了几步,不由得从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但是却实实在在的接了下来。

附近的修士都没有想到是这种结局,尽管萧震南最终还是逃不过死亡,但是以一名筑基修士能接住结丹修士的攻击,也足以令他人震惊了。

此刻萧震南想要逃离都已经不行了,因为四面八方全都是城之管的人,附近旁观的修士不敢上前帮忙的,涉及到自己的利益,谁都不敢去做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情了。

欧阳寒更是火冒三丈,他一个结丹期修士的神通居然被一名筑基期的修士接住了,附近又有这么多围观的人,这让他十分难堪,所以他下定决心一定要迅速的将面前这名散修给灭杀掉。

手指结印,欧阳寒再次打出一道黑气,这一次所化成九头黑蛇更加的凶猛,威力比刚刚要强上数倍,因为刚才欧阳寒是随意发出来的,而现在则是用全力打出来的,这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附近的修士们都能看出,萧震南不可能接得住欧阳寒的这一击了。

而这时候九头黑蛇快要临近萧震南的身体的时候,一道耀眼光芒闪过,一根长达十来丈的星光连接成的锁链飞快的抽在九头黑蛇的上面。

“扑哧”一声,九头黑蛇立刻就化作一缕轻烟给直接给灭杀了。

然后星光锁链去势未消,一下子抽打在欧阳寒的身上。在关键的时候,欧阳寒也是勉强撑起了护罩,但是星光锁链本来就有破除护罩的能力,这一下攻击在护罩上面,一下子就使得护罩破碎,欧阳寒的身体如滚地皮球似的倒飞了出去。

地面上的砖石纷纷碎裂,一条清晰的裂痕一直延伸了上百丈,附近聚集的修士们纷纷躲避,好大一条街上除了那些城之管外,就空荡荡的了,剩下的修士都跑到远处了。

欧阳寒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这时候一道带着黑色斗篷之人,一圈迷雾笼罩在身上,让人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人。

只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道:“煞鬼宗的城之管都该死。”

“前辈饶命啊”二十多名城之管立刻就跪倒在地上求饶不止,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出现的这名黑袍人明显就是元婴老怪,他们这些筑基修士和少数三四个结丹修士,如何是元婴老怪的对手,就连逃跑都不可能。

“全部该死!”黑袍人冷凄凄的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随后,他双手一抬,一道道光芒闪过,十几条星光锁链在空中飞舞,就像是一条条八爪鱼似的,星光闪烁,煞是好看。

但是这些城之管们可没有什么心情来欣赏这些星光美景,他们恐怖的难以形容,这时候一个个都吓得半死,说话都说不出来,心里有逃跑的想法,可是漫天的威压逼得他们跪在地上,连头都抬不起来。

“到……”

其中一名城之管的身体被星光锁链抽中,一下子一分为二,鲜血喷洒,连神魂都在星光之中被湮灭。

星光锁链继续飞舞,这一条街都已经被毁坏的差不多了,旁边的店铺也是在星光锁链中倒塌。这才是元婴老怪才能有的威势。外围绝大部分修士从未见过真正的元婴老怪出手,如今能够一饱眼福,当真是他们的福气了。

城之管一个个被肢解分尸,神魂湮灭,最后只剩下欧阳寒还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

黑袍人手掌一伸,星光锁链如同触手一般将欧阳寒给束缚住,然后拖到他的身边。

黑袍人手指一抓,对其进行搜魂,不多时手指一点,束缚住的星光锁链向里面一勒。欧阳寒的身体立刻就四分五裂。

“住手!

”这时候从远处快速飞到一道身影,这同样也是一个黑袍老者,脸上的皱纹像是刀刻的一般,一条条的,但是全身的威能铺天盖地,如同水银泻地一般,此人就是煞鬼宗的元婴老怪阴残老怪,修为已经到了元婴中期,手段毒辣,是煞鬼宗派遣在飞虎城的头号人物。

可是这时候已经晚了,那个黑袍人杀死欧阳寒之后,抓起萧震南,身体飞快的向着天边飞去。

阴残老怪立刻跟在后面狂追,可是那黑袍人手指一点,几十条粗大的星光锁链飞在空中对阴残老怪进行绞杀。

阴残老怪双手结印,喷出一股黑雾在空中化作一口巨大的黑色长刀将漫天的星光锁链给抵挡住,等到再看的时候,那黑袍人已经消失无踪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星天泽”阴残老怪狂喝一声,本待要前往落星门所在的地方讨个公道,可是他脸上阴晴不定,最终还是决定放弃了,没有办法。

星天泽是落星门的大长老,修为已经到了元婴后期,他根本就不是对手。

正因为如此,阴残老怪才第一时间怀疑到星天泽身上去了,因为能够将星光锁链使用的如此出神入化,而且威力惊人,连他都快要抵挡不住了。在飞虎城内除了星天泽之外,似乎没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的实力。虽然在珈蓝城落星门的总部,那门主妙依儿也有这个实力,不过妙依儿一直待在总部闭关修炼,那么那个离去的黑袍人最大的可能就是星天泽了。

“难道星天泽是故意向我们煞鬼宗示威?”

“很有可能如此,那星天泽自认为是元婴后期大修士,目中无人也是很正常的,而且这一段时间三派矛盾不断。星天泽出手也有极大的可能了。

而且星天泽此人就是不一般的无耻,以元婴修士之尊,竟然过来灭杀这些低阶的修士。这等行径也符合星天泽那无耻卑鄙的个性。”

越想越是生气的阴残老怪最终是离去了,但是今天之事他也会禀告煞鬼宗大长老的,三大宗门实力相当,煞鬼宗也同样有元婴后期大修士,星天泽这样目中无人,煞鬼宗是绝对忍不下去的。

阴残老怪没有考虑别人冒充的可能,要知道星光锁链这门神通修炼不易,必须要在落星门中的一处禁地才能够修炼出来,而且需要修炼很多年才可以办到。

就算认错了人,不是星天泽,那也肯定是落星门中的一名高层人士,不管是谁,这份黑锅,落星门是背定了。

阴残老怪离开以后,在场的众人也是纷纷离去,修士们建设的速度极快,所以这条大街虽然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过上几天,又会重新恢复正常了。

而当时黑袍人抓着萧震南飞快的离开了飞虎城以后,一直在城外的一处密林停了下来。

萧震南也是硬气的很,虽然身受重伤,但是也吭都不吭一声。

黑袍人将萧震南放下来以后,就背对着萧震南站立着,一句话都没有说。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晚辈会牢记在心上,但有所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萧震南向黑袍人行礼道,他是恩怨分明之人。所以像这种救命之恩他是一定会牢记在心中。

但同时萧震南心中却有些忐忑不安虽然他为人照厚淳朴,但是他不是傻子。一个元婴老怪无缘无故救了他,到底会有什么企图?他当真是猜不出来,想他身上的确没有什么好东西,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甲士罢了。

越是想不出来就越是紧张要知道他面对的可是一位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元婴期老怪物啊。一般活了这么长时间的元婴期老怪物都会有一些怪癖的,如果遇到的喜好壮男风的老家伙……萧震南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了。

而就在他忐忑不安的时候,那黑袍人散去笼罩在身上的灰色雾气,又摘下头上的斗篷。

萧震南第一时间就闻到了一股栀子huā般的清香随后眼前一亮,那黑袍人分明是一位冰肌玉骨般的美貌女子此刻正笑盈盈的望着他。

萧震南心中一震,连忙低下头去,就算是生的好看又如何,元婴老怪就是元婴老怪,无论面目是年轻的还是苍老的,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而且像这种如二八佳人般的元婴老怪,脾气更加的古怪难测,多看一眼说不定眼珠子都得被挖出来。

看到萧震南的表情,秦灵芸就明白萧震南定然是没有想起来她的身份,说起来也是,萧震南在天璇境生活了那么多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事情,当初跟他们一起猎杀地穴蛛虫的时候,萧震南估计才十七八岁,而萧寒水才十二三岁的小屁孩罢了。他们之间的相处时间并不多,所以一时间想不起来也是很正常的。

“萧震南,还记得曾经在青牙城一起猎杀地穴蛛虫吗?”秦灵芸那清灵而略有些冰寒的声音传入萧震南的耳中。

青牙城,猎杀地穴蛛虫,萧震南的记忆逐渐的向前推溯,渐渐有一道身影的影像和眼前的这名元婴老怪缓缓的重合到了一块。

“你,你是秦灵芸?”萧震南显得有些犹豫,语气中带着几许不确定,他是鼓足勇气才说出来的,曾经那个炼气小修士,怎么可能就是今日的元婴老怪?这才七八十多年左右的时间啊。

“终于猜出来了,这么多年过去,你的修为都已经进入筑基后期了。”秦灵芸感叹道。

萧震南蒲团大的手掌摸了摸脑袋,眼眸中竟是骇然:“前辈真的是秦灵芸?你都已经进入元婴期!”萧震南的修炼速度也算是很不错了,七八十年从炼气期进入筑基后期,如今距离结丹只有一步之遥,这等修炼速度算不上顶尖,也算是上等了。但是曾经和他修为差不多的秦灵芸如今都已经进入元婴期,这需要怎么样的修炼才能达到这样的速度9

好在萧震南为人憨厚,震惊过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不过眼眸中的敬意也是毫不掩饰。

“没想到前辈已经进阶元婴,真是可喜可贺,可惜寒水去珈蓝城办事去了,要是他也在这里,肯定也会很高兴的。”萧震南依旧是称呼秦灵芸为前辈。

秦灵芸也没有纠正他的称呼,修仙界都是以实力为尊。曾经秦灵芸是和他平辈论交的,如今想要像从前那般平辈论交是不可能的了。

和萧震南交谈了一会,秦灵芸基本上了解了萧震南和萧寒水这么多年的修炼经历。

萧震南已经是筑基后期,而在珈蓝城办事去了的萧寒水则已经是结丹初期了。这样的修炼速度再没有丹药的帮助下,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他们两个的资质都是极好的。不过他们都没有加入到门派当中,

依旧是两名散修。

秦灵芸想了想,便手掌一翻,送给萧震南两只玉瓶:“这个送给你和萧寒水,这一段时间最好和萧寒水不要待在飞虎城和珈蓝城,你们可以在天涯城待一段时间,到时候如果愿意的话,等到琴魔宗重新夺回飞虎城,再来琴魔宗找我。”秦灵芸和萧震南分别之后,便独自一人重新回到了飞虎城内,这场好戏刚刚开演,怎么可能中途停止。

在客栈的房间里面,秦灵芸盘膝坐在蒲团上,她手指掐诀,〖体〗内一团黑色的气雾逐渐的被无相之气给融合了进去。

随后她神念一动,面前便出现了一只巴掌大的九头黑蛇,这正是煞鬼宗的神通所化。秦灵芸抽取了欧阳寒〖体〗内的最厉害的神通,也是煞鬼宗最标志性的九头黑蛇神通之术,然后从欧阳寒的记忆里面得到了很多煞鬼宗的隐秘事情。

秦灵芸休息了一日时间,将全身的真元恢复完全,趁着夜色离开了客栈,融入进大街之上来来往往的修士之中。

不久她就来到了落星门所在的一处店铺,这里曾经是灵丹门的店铺,后来被琴魔宗给收缴过去了,琴魔宗破灭后,被落星门占据,可以说是几易其手。

秦灵芸收敛全身的气息,从店铺的侧面如同轻烟一般的潜伏了进去,那些在店内的筑基修士和结丹修士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有人进入。

秦灵芸一直来到了后院的位置,在此处有一处别院,里面住着一名落星门的元婴初期修士,这是从那名杀死的落星门结丹初期修士的记忆里面获取到的。

外面布置了重重阵法,不过秦灵芸却很轻易的就潜伏了进来,以她堪比元婴后期修士的实力,这些阵法禁制都不过是一些摆设了。

这时候在别院的一处浴池的旁边,嬉笑声此起彼伏,一名红脸男子赤身**的追逐着五六名美貌女子,身上的水渍沿着肌肤一道道的流了下来。

那几名美貌女子修为都不高,最高的也只有筑基中期,不过容貌一个个都是娇媚动人,她们全身也是赤果着的,不着一缕。

很快那名红脸男子就抓住了一名美貌女子,直接按在身下,就做起那等事情来,其余的几名女子都围拢了过来,互相抚摸着,整个场面不堪入目。

饶是秦灵芸的定力,都不禁脸颊涌上了一抹酡红,晶莹的耳坠都有些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