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肌玉仙
字体:16+-

第五百零四章 佛果幻境

第五百零四章 佛果幻境此人竟然是巫三,还真是让秦灵芸想不到,当年那个倔强的少年,现在竟然已经成长到了现在这等地步。

“你真的是巫三?你的修为已经这般高了?”秦灵芸问道。

巫三粗犷的脸容上现出了一丝笑容:“神灵大人,自从你消失以后,耀惑星遭受到了一场大变,一直被封印在耀惑星上面的一尊巨魔离去了,尽管那时候死掉了很多人,可是幸存下来的人,都发现天地之间的灵气发生变化,每一天都在逐渐增多,就好像整个耀惑都活过来了一般。”

秦灵芸自然知道离去的那个巨魔是怎么回事,那是曾经的那只天之苍狗。

可是那只天之苍狗毕竟已经死去了,秦灵芸重新孕育出来的小天之苍狗旺福,和以前的那只天之苍狗之间有着一定的联系,却并不是同一只了。

“就算灵气增强了,你能修炼到这等境界,也算是气运,努力都算上乘了。”秦灵芸道。

气运就代表着机缘,没有机缘,光依靠苦练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攀登巅峰。而努力就代表着能抓住机缘,没有足够的努力,就算有着机缘到来,也未必能够抓住,所以两者是缺一不可的。

巫三摸了摸头,显得有些憨厚,如果让那些熟知巫三之人知晓,耀惑星上最强的修士,权势滔天,一言不合,就出手杀人的狠辣之徒,竟然会露出憨厚的表情,恐怕会让人大跌眼镜。

巫三却知道,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神灵大人赐予的。如果没有神灵大人,当年他就已经活不成了,又怎么可能到达现在这等境界?

就算不论恩情,依巫三现在的实力。都完全看不清神灵大人的实力,曾经他猜测神灵大人也就是一个结丹期左右的修士,可是他发现自己是大错特错了。

神灵大人果然是神灵一般的人物,在她面前。巫三感觉自己渺小的就像是一个蚂蚁,这种感觉是他偶尔探出神识碰触到的。

“这些人打的乌烟瘴气,待我将他们擒来……”

秦灵芸手掌一探,化作一只遮天一般的巨手,一把就将众人全部都握在掌中,然后随着手掌的缩小,众人也都不断缩小。最后被秦灵芸抓住的一个空间圆球,将众人封锁在里面。

将手中的圆球抛给巫三。秦灵芸缓缓道:“这些人,你将他们都给处理了,服从你的就留下,不服从的就直接杀掉!”

巫三整个人都震惊了,这是什么样的手段?简直是太可怕了啊。

在那一群人之中,有着大量的元婴修士,甚至还有几名化神修士。尽管都比不上他,但是总体起来,却强大之极。他自己也只能和几名化神修士的联手起来差不多。

可就是这样的一群人,被神灵大人反掌之间就〖镇〗压了,真是想要搓成圆的,捏成扁的,都很是随意。

甚至,巫三感觉到,神灵大人一掌之间,就能将这些人给震成齑粉!

神灵大人恐怕是真正的神灵啊。

巫三眼中那种敬畏交加的眼神让秦灵芸满意。

露出这一手,是因为巫三一开始的时候,尽管眼中露出了感激和惊喜之色。但是却缺少了一些敬畏,这样可不行,秦灵芸还想要将整个耀惑星都建成自己获取气运之力的一个场所,想要达成目的,就需要巫三的帮助才成。

秦灵芸身形一晃,就已经消失在了巫三眼前。她的目标是浮雷山,等到去浮雷山看看以后,再回来找巫三,这一段时间正好留给巫三给收服其他人。

再次登上浮雷山上以后,种种阵法难关都已经不放在她的眼里,秦灵芸很快就等到了浮雷山的顶峰,她看到了那个庞大的女子雕塑,手中依旧拖着玉净瓶,而空中布满了雷光,在雷光的后头,应该就是星空巨棺了。

秦灵芸望着那个庞大女子的雕像,不禁觉得有几分熟悉……

“是那个玉净瓶,好熟悉,和在狂浪烈焰海之中通往南华仙岛的那个枯荣阴阳之地看到的玉净瓶一模一样!”秦灵芸心中暗忖。

那个玉净瓶最后进入了秦灵芸的身体里面,消失不见了,谁也不知道那个玉净瓶到了什么地方,秦灵芸自己都察觉不出来。

秦灵芸飘身向着空中的雕像奔去,就在她逐渐靠近的时候,忽然从她的身体里面冲出了一个玉净瓶,飞快的向着那个女子雕像的方向冲去。

随后,两个玉净瓶竟然合二为一,整座雕像散发出了奇异的气息,雕像的双眼露出了两道光芒,就如同活过来了一般。

“一叶一huā一果,皆成一世界,命定之人,接受佛果幻境的考验吧。”一道宏大光明刚正的声音直接在秦灵芸脑海里面响起。

那道声音根本不待秦灵芸回答,从玉净瓶的里面传来了一股强大吸力,在那股吸力面前,秦灵芸感觉自己就成了一个婴孩,没有了丝毫反抗的能力,随后秦灵芸就被吸纳进一个黑洞中。

秦灵芸睁开双眼,他躺在了**,四周的摆设异常的熟悉:“这里是我的家?我的头好痛,到底有什么遗忘掉了?”秦灵芸觉得很诧异。

就在这时,一个妇人推门走了进来,看着熟悉的面容,秦灵芸竟然莫名其妙的流下了眼泪。

“我这是怎么了?娘不是好端端的在这里吗?爹在门槛那里抽旱烟,哥哥下地里去了,姐姐在外面池塘里面洗衣,好像没有什么不妥的啊。”

秦灵芸起身收拾了房间,开始在锅灶上熬粥,下午的时候,她还要去山上面去采些蘑菇,现在就要弄一些吃的。

时间如流水,春去春来,又是一年过去。

渐渐忙碌的生活打消了秦灵芸的一丝疑惑。

没过两年,秦灵芸就嫁给了邻村的一个秀才为妻。

而那个秀才多次赶考不中,后来就在乡下做了个教书先生,开私塾来赚些银两。

再后来,秦灵芸生了一个可爱的孩子。

等儿子出生以后不久,父亲离世,母亲也因为一场大病而过世了,恰逢大魏国发生战争,秦灵芸被迫和相公一起离开家乡向南方流落。

在南方的某处山脚下农村中落了户,这一住就是二十年光阴过去。

此刻,秦灵芸已经是中年妇人了,一天中午,她正坐在小板凳上面剥着蚕豆,忽然,一道青色闪光自脑海中划过,刹那时,她冷汗汩汩流下,过往的一切就像流水似的在脑海里闪电似的呈现。

青色闪光击碎了脑海里的某处禁锢,记忆像流水似的涌来,一瞬间,秦灵芸就已经明了前因后果,这半生的经历都是幻觉,是真是幻,望着四周宛如〖真〗实的场景,秦灵芸有了些许的迷茫,这半生虽然没有大富大贵,却也有着家庭的温暖,现在记忆告诉她,一切都是泡沫,是幻境,秦灵芸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过去的一切很美好,也是很多人所梦想的生活,人活着的本质是什么?如果像这样一直生活下去,到达生命的尽头,所有的一切也同样是泡沫。现在是泡沫,未来也是泡沫,什么才是永恒?”

“生命的尽头是死亡,人类由生到死,是一个轮回,最终会幻灭。就像是天地圈养的一群蝼蚁,我不想做蝼蚁。”

“对于凡人来说,生前再多风光,死后什么都是空的,就连灵魂都被一些修士给拿去祭炼法宝了……要想一切不会成幻觉,就必须要站在天地之中,将天地的生死法则掌握在手中,凌驾于天道之上,因为就算是仙人都有朽灭的一天。”

秦灵芸缓缓睁开双眸,他长吐出一口气,望着房间里那熟悉的陈设,望着房间外面玩耍的小儿子,她的心中无悲无喜,如同磐石般坚定。

“这一切我曾经拥有过,这就足够了……”秦灵芸手指轻弹,周围的所有事物都在火焰中化为乌有,她的眼前如水波一般流动,最终她发现自己依然是站在那座石雕的前面。

“亲手把自己的家人杀死是什么滋味?”那道声音响起。

秦灵芸眼眸如寒冰般冰凉,所有的一切记忆都流动在他的脑海,他的丈夫温柔的面庞,那分明是星帝的脸,儿子那可爱的笑容,拥有的一切都被她亲手毁灭了。

因为只有毁灭掉,她才可以突破幻境……

秦灵芸紧闭双唇,又缓缓闭上双眸。

“感觉很不好,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让我经历这等考验?”秦灵芸缓缓问道。

“这种考验能让你完善轮回法则,只有经历过了考验,你才能去赤阳山九龙葬阴大阵去取属于你的东西,到时候你就能明白了。”那道声音继续在秦灵芸的脑海里面响起。

“至于我么?不过是多年前留下的一道精魂,很快就将消散,我有个名号,叫做慈航净佛……”

“慈航净佛,仙帝强者,你是仙帝强者!”秦灵芸不禁叫出声来。

“我的真身已经转世,就在你的身边……”那道声音继续在秦灵芸的意念里面响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