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龙变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章 拼命

正文第一百二十章 拼命[1/1页]碧空之上,烈日高照,但是对于修真来说并不算什么。

许少阳不断的拦截婆娑轮,只是并不敢逼的太紧,生怕对方的反击,毕竟这可是神器。

许少阳也没有把握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接受住那可怕的一击,如果自己被瞬间秒杀,那可就亏大了,许少阳现在还不想死。

高天之上,婆娑轮依旧诡异的旋转着,不断的躲避许少阳,许少阳则频频的闪现。

都以为许少阳会瞬移,就连那些仙尊都羡慕许少阳对空间的把握程度,即使是明舞也没有办法那么精确的掌握婆娑轮的移动轨迹。

“你到底想怎么样,干什么老是跟着我,别以为我是真的怕你!”一个少女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许少阳的灵识里,把许少阳吓了一跳。

“你是婆娑轮?”许少阳试探着问了一句。

“没错,你最好不要老是跟着我,要不是看在你和冰龙神有点渊源的话,我早就让你化成飞灰了!”“你说什么冰龙神?”许少阳惊讶的问道,自己的冰龙心和冰龙神决本来就有点莫名其妙,而这个神器似乎知道一点点内幕。

“你现在就是知道也没有用,还是好好修炼吧,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小心你后边的那个家伙。

我能说的就这么多,现在给我让开!”婆娑轮说完便不在搭理许少阳,而是朝着原来的地方飞去。

许少阳听了婆娑轮的话语,愣了一下,随即再次出现在婆娑轮的前面。

“你怎么和狗皮膏药一样!”婆娑轮娇喝一声,许少阳只感觉自己的身形被定在空中了,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移动分毫,同时后面刚刚赶到的万里云也定在了空中。

无声无息的将许少阳和万里云定在了空中,许少阳只感觉自己的四周都有着莫大的压力,简直要把自己压成肉片了。

砰砰,两声闷响,许少阳感觉胸口一阵激荡,气血翻滚不已,身体已经被弹到后面去了。

万里云也是脸色惨白,显然也不怎么好受。

“我只是想你帮我一个忙!”许少阳继续传音到,万里云也只是默默的看着婆娑轮,不晓得心里在想什么,一时间也不敢在上前了。

婆娑轮没有理会许少阳,而是直接冲向了下空,似乎要再次回到地里隐藏起来。

许少阳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将血染山河图祭出,冰丝蚕护手再次浮现在手掌上。

血染山河图锐不可挡,血红色的光芒普照大地,威力无比,一瞬间将婆娑轮包裹在里面。

谁也没有料到许少阳会突然出手,丝毫没有任何犹豫,此时的许少阳已经准备拼命了。

婆娑轮一不小心被血染山河图包裹住了,整个光芒都消失了,却而代之的是血染山河图的血红色光芒。

高天之上,一片血光,如此诡异而恐怖,没有人知道血染山河图是什么宝贝。

但是可以和神器一较高下的绝对不是等闲的宝贝。

许少阳不断的运转幻血神功,血日开始不断的旋转,同时血染山河图之中,无数的幻血神殿都微微开启,围绕着中间的一座神殿旋转。

而中间的神殿里面端坐着一个黑衣少年,正是和许少阳一模一样。

浑身上下血光缭绕,血雾纷飞,双手不断的变化出各种印决。

空中的许少阳也是浑身都散发出血红色的光芒,一时间都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整个过程只不过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但是前后的变化也太大了。

“喝”许少阳一声大吼,声音响彻天地,大地都被震的微微摇晃起来,仿佛随时会崩塌一样,实在是可怕。

随着许少阳的一声大喝,红光更加缭绕、诡异。

幻血神功是在血染山河图之中得到的,里面拥有血染山河图的祭炼之法,可以让血染山河图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两大神器不断的争锋,血染山河图因为偷袭因此暂时压制这婆娑轮,但是许少阳可以感觉到莫大的压力。

天空之上,红光泛滥,隐隐的传出一些嘶吼之声,让在场的众人都目瞪口呆,那红色的光芒究竟是什么法宝,居然可以和神器抗衡,怪不得许少阳如此厉害,恐怕不仅仅是不死之身原因。

血染山河图毕竟还没有完全修复,现在已经慢慢的处于下风了,几道蓝色的光芒和金色的光芒穿透了红色的包围投射出来。

随后,金属交鸣,铿锵之声不断响起。

金色、蓝色与红色的光芒争锋相对开来,许少阳渐渐感觉身体不支了,本来催动幻血神殿就十分耗费精力,如果不是自己为了救治林雨欣而大练天残雪莲,使得功力精进,根本难以施展。

血红色的光芒渐渐变弱,蓝色和金色的光芒突然大盛,原本是一团红光,现在变成了三彩的光芒,周围咔嚓咔嚓的出现了许多紫色的雷电。

轰隆,一团耀眼的光芒上冲苍穹,下至九幽,所有的人都在一瞬间失明。

良久之后,当人们再次睁开双眼,惊奇的发现高空之上,婆娑轮依旧在静静的旋转着,旁边还有一副血红色的图画,七座白骨堆积成的骨山散发着森寒的光芒,血海滔天,遮蔽整个空间。

人们似乎感觉那不是一幅画,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旁边还有两个人,一个是万里云,整个身体都处在五彩光环的包裹之中,身边还有一把古朴的飞剑不断的围绕着他上下沉浮。

不远处是许少阳,此时的许少阳上半身的衣服全部消失,头发十分的凌乱,要不是感应到那寒冷的气息,人们一定难以认出他就是许少阳。

只见许少阳**着上半身,身上的肌肉犹如扎龙一般攀爬在许少阳的身体上,给人一种结实的感觉。

正当人们还没有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许少阳原本完好的肌肉居然开始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向全身蔓延,裂纹上隐隐有血迹渗出。

一眨眼的时间,许少阳浑身上下都已经变成了血红色,滴滴鲜血滴落而下,让人感觉到无限的恐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