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师傅有点暖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62章 相依为命

而师父于她的爱,厚重浓烈,细致温暖。她觉得,就算上面三者她尽数拥有,便也不过如此了。

昨天因着彩羽,她也又回忆了一遍往事,不由也生出几丝好奇来,于是问道:“师父,您老人家一向宠我这个小徒弟,便是因为当初那枚回血丹么?”

那回血丹是救她师父性命的关键,故她有此一问。

赫连此时已将壶中酒温的差不多了,便试了试温度,倒了一杯给她。

姬无曲抿了一口。

这酒不清淡,不浓烈,有丝丝的冽香,是她喜欢的味道。

“为师待阿凝如何,权凭心中所指,无关恩情。”

闻言,姬无曲捧着杯子的手顿了顿,看向她家师父。

赫连正在专心温着酒,察觉到她的目光,便也看回过去。

不过一个是呆愣,神色懵懵。

一个是平静,认真如斯。

姬无曲总觉得,她家师父脸还是那透着肃杀的脸,眸子还是那个古井无波却透着冷冽的眸子。

可她分明在里面看到了炙热。

能把人的心灼烧融化的那种。

姬无曲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迫着自己醒过神来。

的确,她家师父把她带回镜林山,授她音幻之谱,为她取回母亲骨灰灵牌,为她寻了木决而续寿命。

若说还恩情的话,那么他早还完了。

姬无曲便道,“也是,若论恩情的话,还是师父予阿凝的恩多一些。”

“那阿凝呢。”

姬无曲还有些失神,便不由回了一个疑惑的表情过去。

赫连失笑,看着她明净而略有疑惑的表情。无一丝不耐,又问:“阿凝对为师这么好,是为恩情么。”

姬无曲看着赫连从她手中拿走空杯子,看着赫连把杯子填满,又看着赫连把温热的杯子塞回给她抱着。

她蓦然,由心而生出些惭愧出来。

她不知她对师父好在哪里。

她身无长物,好不容易拿回来一个涅槃丹想要献给师父,却还劳驾师父去救她回来。

从来未待她来孝敬,她师父已然事无巨细,将一切为她安排妥当。

姬无曲感觉,她师父对她就是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然而,最后她师父却觉得她对他好。

教她不知该如何说。

姬无曲看着赫连刚收回去的修长手指,半晌失神。

赫连看着又一次出神的人,看到他的目光停留在他正温着酒的手上,不由勾起唇角,唤道:“阿凝?”

姬无曲被拉回神,想起她还没有回答她师父的问题。

不由感叹,她哪里是为恩情,她现在不单整个人,就连她的魂都已经被她家师父的温言暖意给勾走了。

果然,一贯冰冷的人,一旦暖起来不是常人能招架的住的。

她想,现在就算她师父让她去死,她都要寻一个她师父喜欢的死法来自我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