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师傅有点暖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62章 相依为命

而师父于她的爱,厚重浓烈,细致温暖。她觉得,就算上面三者她尽数拥有,便也不过如此了。

昨天因着彩羽,她也又回忆了一遍往事,不由也生出几丝好奇来,于是问道:“师父,您老人家一向宠我这个小徒弟,便是因为当初那枚回血丹么?”

那回血丹是救她师父性命的关键,故她有此一问。

赫连此时已将壶中酒温的差不多了,便试了试温度,倒了一杯给她。

姬无曲抿了一口。

这酒不清淡,不浓烈,有丝丝的冽香,是她喜欢的味道。

“为师待阿凝如何,权凭心中所指,无关恩情。”

闻言,姬无曲捧着杯子的手顿了顿,看向她家师父。

赫连正在专心温着酒,察觉到她的目光,便也看回过去。

不过一个是呆愣,神色懵懵。

一个是平静,认真如斯。

姬无曲总觉得,她家师父脸还是那透着肃杀的脸,眸子还是那个古井无波却透着冷冽的眸子。

可她分明在里面看到了炙热。

能把人的心灼烧融化的那种。

姬无曲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迫着自己醒过神来。

的确,她家师父把她带回镜林山,授她音幻之谱,为她取回母亲骨灰灵牌,为她寻了木决而续寿命。

若说还恩情的话,那么他早还完了。

姬无曲便道,“也是,若论恩情的话,还是师父予阿凝的恩多一些。”

“那阿凝呢。”

姬无曲还有些失神,便不由回了一个疑惑的表情过去。

赫连失笑,看着她明净而略有疑惑的表情。无一丝不耐,又问:“阿凝对为师这么好,是为恩情么。”

姬无曲看着赫连从她手中拿走空杯子,看着赫连把杯子填满,又看着赫连把温热的杯子塞回给她抱着。

她蓦然,由心而生出些惭愧出来。

她不知她对师父好在哪里。

她身无长物,好不容易拿回来一个涅槃丹想要献给师父,却还劳驾师父去救她回来。

从来未待她来孝敬,她师父已然事无巨细,将一切为她安排妥当。

姬无曲感觉,她师父对她就是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然而,最后她师父却觉得她对他好。

教她不知该如何说。

姬无曲看着赫连刚收回去的修长手指,半晌失神。

赫连看着又一次出神的人,看到他的目光停留在他正温着酒的手上,不由勾起唇角,唤道:“阿凝?”

姬无曲被拉回神,想起她还没有回答她师父的问题。

不由感叹,她哪里是为恩情,她现在不单整个人,就连她的魂都已经被她家师父的温言暖意给勾走了。

果然,一贯冰冷的人,一旦暖起来不是常人能招架的住的。

她想,现在就算她师父让她去死,她都要寻一个她师父喜欢的死法来自我了断。

她这个想法可不能说,不然她师父听到这个“死”字,罚她抄大荒古史都是轻的。

姬无曲不愿敷衍这个问题,便只敛眉笑道:“大荒古界有无数个阿凝,却只有一个赫连九霄,我自然得对您老人家宝贝着点儿。”

她这句话答非所问,却让赫连受用的紧。

虽然,他私心里觉得,阿凝也只有一个。

他却不愿去矫正这句话,去为它添些减些。赫连只把这句话原原本本地记于脑海,铭刻在心。

两人在这又聊了许久,才动身去了醉林。

现在一片萧瑟的山头上,姬无曲不由问道:“师父,这就是醉林?”

讲真的,北风那个吹,这里估摸着连个鸟屎也找不着。

赫连笑而不语,只伸手挡住了她的眼睛,随后不知做了什么,等姬无曲再能视物之时,只见到漫山美景。

这里草密花开,如嫩绿的毯子一般蔓延开来,一眼也望不到尽头。

这里比起姬无曲给南羌紫寒设的幻境来说丝毫不逊色,且满山都仿佛飘着仙气。

简直美不胜收。

这里树木葱郁,没有阳光却十分明媚,站在其中,感觉暖洋洋的。

姬无曲便问道:“师父,这是阵法么?”

赫连点了点头,道,“嗯,这阵法只识得几个人,明日为师改改阵法,让阿凝也可自由出入。”

姬无曲回道:“不用那么麻烦,再想进来的话,让人带着我来就可以。”

说完这句话,她蓦然在淡淡的甜香之间闻到丝丝酒香。

便又问道:“师父,这里怎么会有酒香?”

赫连看她瞧着什么都新奇,便笑道:“所以才叫醉林。”

“这里有酒么?”

“倒是没有,不过有片醉橘林,现在正好结果了。”

姬无曲闻言来了兴致:“醉橘林?”

赫连看她神情,便道:“嗯,大荒古界惟万妖峰醉林有,一会带你瞧瞧。”

此时,却有一只翠绿的藤蔓,悄然缠在姬无曲的指间,凉凉软软,让她感觉颇为舒适。

“师父,这是什么妖植?”

赫连道:“这是欢喜藤,它现下如此,是喜欢你的意思。”

随着赫连的话落下,欢喜藤便轻轻的拽着姬无曲,把她往一个方向带。

“无妨,跟着它走罢。”

闻此,姬无曲也就依言跟着欢喜腾走了过去,只见一个高大细长的树,上面结了几个漂亮的红色果子。

欢喜藤把它带到这里,随后藤尖对着她摇了摇,欢快地缠到树上,像是一条活泼美丽的小蛇,蜿蜒着,朝最高处爬去。

赫连道:“这棵树名为欢喜树,欢喜藤绕它而生,二者不可独活。”

姬无曲被南羌带的脑子想事情不容易和正常人相同,闻言,便不由脱口而道:“师父,你不觉得它们同我们很像么。”

姬无曲想,人之初遇往往作不得真的,比如,她同晏修,比如她同彩羽,比如她同南羌。

再比如,她同师父。

人么,往往身在局中,看不清事,看不清人,谁也不知道未来谁会同谁相依为命。

她虽然没了修为,命也是被木决吊着,但她施得一手音幻,谁要想取她性命,其实难上加难。

而她师父更是珍稀品种,血脉**强大,他不去往别人面前晃悠,别人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哪还敢招惹他。

但是姬无曲就是觉得,她同师父是相依为命的。

赫连闻言,不由看着旁边抬着小脸望树尖的无曲,半晌移不开目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