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师傅有点暖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74章 喜欢谁要亲亲

姬无曲走过去戳了戳阿纯白嫩嫩的脸。

阿纯看着姬无曲,大眼睛里满是亲昵,正要亲亲她的脸,却被凤翊往后带了带,故而没有碰到。

阿纯大眼睛里全是迷茫……不是哥哥说的么,喜欢谁要亲亲。

凤翊道:“时间不早了,小无曲早些出发罢。”

姬无曲在心中默默又扎了扎小人儿……师叔祖这护食的反应是要怎样。

其实姬无曲心里有些闷闷的,不由看向她家师父。

她曾离家出走过那么多次。却不知为何,这次没有让师父同她一起离开,她却有了深深地愧疚感。

她师父也依旧面无表情,可是看在她眼里,就仿佛是她把师父抛下了一样。

她师父那么强大的一个人,面上也尽是冷厉,可看在她眼中,却成了可怜巴巴的模样。

……她一定是魔怔了。

最后还是道了别,师父没有再提同去之事,她也就没有言语。

她师父面无表情,眼眸深邃,看得姬无曲心里有些窝得慌。

就这样,二人离开了万妖峰。

看着二人的背影,凤翊捏了捏阿纯白嫩嫩的手指,看向赫连。

三分笑意三分怜悯三分幸灾乐祸,道:“师兄,师弟我怎么觉得你那么可怜呢。”

自然是无人回应。

“千百年前,我怎么就没想到师兄你会有这么一天呢,啧啧。”

凤翊笑得风华万千,直到感觉他师兄要出手打死他时,他方才换了一副正经脸。

道:“师兄,你就由着人这么走了么……莫怪师弟我没提醒你,赠经教可还有一个晏韬。”

还不待赫连回应,他便又道:“让我猜猜……这次师兄肯定会跟去,是否?”

赫连看了看他,回了个字。

“是。”

……

以前姬无曲出远门,惯是阿纯带着她的。这次随着彩羽出来,她一个孔雀,带翅膀的,自然要比阿纯行得快。

彩羽带着姬无曲,没有赫连护得周全,故而她被风吹得早早便闭上了眼睛。

直到许久之后,彩羽问道:“师叔祖,咱们该往哪走了啊。”

姬无曲将将睁开了眼睛,道:“……不知。”

彩羽差点一个翅膀不稳,带着她坠地。

彩羽便又问:“师叔祖,您老人家知道这是哪么?”

姬无曲像模像样地环视四周,回了个:“……不知。”

彩羽再接再厉:“师叔祖,赠经教在哪个方向?”

“在万妖峰南边罢。”

毕竟这句废话是她师叔祖说的,她忍了。

“……可是师叔祖,哪是南啊。”

姬无曲:“……不知。”

彩羽真想把背上这人摔下去,摔死算了。

……这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彩羽随后还是把人稳稳地放下来了。

姬无曲难得地露出一丝不好意思来,她本以为彩羽认识路,因为以前贯是阿纯认路的。

她却忘了,其实彩羽也没出过几次门。

姬无曲道:“咱们先找个有人烟的地方问问路罢。”

彩羽便点了点头,道:“好。”

随后问道:“师叔祖,您老人家去哪,都要随着个认路的人么。”

姬无曲想了想,道,“也不是,比如这次,咱们这不都不识路么。”

彩羽:“……除了这次呢。”

“以前么,若是有个目的地的话,需要随着个人。若是去玩么,便随着心走罢,走哪算哪。”

彩羽深觉她师叔祖心大。

又道,“可是这次有个目的地……却没有认路的人。”

姬无曲闻言却笑了,道:“赠经教算个什么目的地……能去就去,不能去就算了。”

彩羽摸摸鼻子,表示不解。

随后又听姬无曲道:“咱们可以原路折回么,回去要个地图也好。”

彩羽充分领悟了方才她师叔祖一问三不知的良好境界,道:“师叔祖……我不认识回去的路。”

她是一出门奔着她以为的南飞的,落了地之后便哪哪都分不清了。

姬无曲笑道:“那咱们今天倒可以好好歇歇了。”

毕竟她们两人一出门四眼瞎,没办法。

彩羽问道:“师叔祖,你饿不饿?”

“……有点。”

彩羽别的本事没有,烧饭的本事却是一流。

别说现在她们在林子里,就算他们现

在面前是一堆地皮,姬无曲也能从里面扒拉出食材整一桌子饭出来。

故而几刻之后,临时搭的简易灶台上便香气四溢。

自从遇到姬无曲之后,彩羽便随身带着碗碟食盒,所以她们现在几乎等同野餐。

尤其这两人根本没有迷路的觉悟,神色间都颇为闲适。

姬无曲正要动筷子的时候,旁边传来一阵清冷的声音。

“二位道友,在下可否同席?”

他这声音清冷清冷的,说得虽然是客套的话,可是语气和神色却没有什么打商量的意思。

姬无曲抬眼看去,只见这人一袭黑衣,模样虽说不上有多俊朗,但却棱角分明,自成气质。

他脸上也是万分淡漠,正在看着姬无曲。

彩羽分明记得,这人出现得毫无预兆。

她竟连一丝动静也没有听到。

这证明眼前这个人修为要比她强大很多。

就算意识到了这一事,彩羽也没啥压着火的必要。

毕竟她师叔祖在么,她怕什么。

听见这个人不客气的客气话,她就来了气。

然而还不待她说什么,这人已经稳稳地做在了她们旁边。

……还是个自来熟。

彩羽挑眉讽刺:“我让你坐了吗,我同意了么你就在这自来熟起来了,知道什么是客气吗?”

那人闻言,看向彩羽,彩羽便同他来了个对视。

方才这人的目光没落在她身上,她没有感觉,如今这人同她四目相对,彩羽才知这人根本不只是简简单单修为比她高很多。

……起码得高出超级多。

这人目光打到她身上,她莫名的便感觉到一阵心悸。

她就算面对师祖的时候也没有这种感觉,面对祖师爷的时候却有一些……却也不尽相同。

彩羽愤怒的小火苗“啪”地,就被这人看熄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一息便怂。

这黑衣男子也没有同彩羽计较这许多,等彩羽把话说完之后,便又看向姬无曲。

淡淡道:“在下连宁,欲同二位道友同路而行,不知可否。”

姬无曲拿着筷子的手一顿。

连宁……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