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师傅有点暖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86章 还是一掌

记得鸳冥曾对他说,她纵使被移走修为,只重修便好。真正毁了她丹田的,是他的那一掌。

故而,他那一掌不但丢了她,也毁了她。

如今姬凝在他怀里,他恨不得真的从头再来,恨不得自我催眠说这一切还未发生过。

他把姬凝微微松开,看着她明澈的眼睛,道:“傻丫头,再唤我一声可好?”

看着她眼中露出的丝丝迷茫,晏修不知该喜该悲,他看着她熟悉的神情,心中竟不由开始抽痛。

姬凝迷茫依旧,眼中尽是天真和担忧。她问道:“韬哥哥,你怎么了?”

晏修依旧兀自看着她。

看着晏修不对劲的神色,姬凝不知该说什么,想着说些高兴的事,让他高兴起来。

便道:“韬哥哥,我有个好消息要同你说,我们……”

她的话还没说完,晏韬已经把唇覆了上去,堵住了她正张着口的嘴巴。

……他心心念念了近三百年的人,如今又原原本本地出现在他眼前。

他把满腹想念全都碾碎揉进这个吻里,极尽疯狂……甚至想要把她生吞入腹一般。

他箍些姬凝的手臂太紧,而后姬凝脸色愈发苍白,想要推开他却没有足够的力气。

姬凝皱眉,随后一股血腥味弥漫在两人口中。

晏修这才把她放开,让她吐出一口血来。

残留下来的,属于姬凝口中的香气混着浓烈的血腥味,这些味道蔓延在晏修的口中,似要引诱着他堕落。

而姬凝嘴角残留的鲜红,刺痛了他的眼睛,他才惊醒,这只是个幻境。

如今的姬无曲,再没有这样天真的神色,就算有,也不是为他而展。

然而自他听到那一声“韬哥哥”之后,他便愈发控制不了自己。若是欲念能冲破理智的牢笼,那么,他愿意沉沦在幻境里,同眼前的傻丫头度过一生。

然而,偏偏他这半生什么都缺,却独独太过理智。

他看着如今这个傻丫头皱着眉,似在忍受着数不尽的痛苦。

他也在想,纵使他没有打那一掌,这人已然这样痛苦……那,当年他……

晏修强迫自己不想这些

他的脸色变得愈发冰寒,细长的眸子里尽是狠绝。

终是落下一掌。

这一掌不同于当年。

当年那掌他并未用几成修为,若是姬凝有修为傍身,完全能躲过,就算躲不过打到了她,其实也只是不疼不痒。

而现今,这掌下去,就算她有再多的修为,也是要重伤。

而他知,如今她是没有修为的。

……他这次,要的是她的命。

胡姬同他讲过不少,他也不少来锦城,故而他猜测,只要姬凝死了,他便能走出幻境。

然而这掌打下去之后,他的世界却仿佛静止了一般,他便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他被胡姬提溜去暖阁的时候,脑子还有些发懵。

只听胡姬在他耳旁道:“啧啧啧,晏修哭了,百十年来头一遭呵。”

晏修闻言,回过神来。

此时口中的腥味和香气都已消失不见,唯有丝丝咸味。

他抬手擦了擦脸,才知这是眼泪入了口。

晏修嗤笑一声。百十年来头一遭么……他活了三百多岁,只流过两次泪,却都是因为同一个人。

胡姬给他置了个坐倚,道:“想不到,你这狠小子竟还是个情种。”

此时晏修眼泪早已消失不见。

问道:“鸳冥呢,他应该比我到的早。”

胡姬眯了眯眼睛,道:“唔,估计……在和人打架吧,毕竟有人想拆了我锦城。”

晏修皱了眉:“什么人,能和鸳冥打这么长时间?”

胡姬只道:“你不用管这些……你小子一向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说罢,来做什么。”

晏修看着胡姬,道:“我这次来是寻人的,我猜……她现在在锦城。”

他知道姬凝的认路逻辑,若她从万妖峰出来,便一定会走到这附近,既然周遭没有她的身影,那她很有可能就在锦城。

胡姬笑了。

她指着不远处一面铜镜,道:“喏,那里。”

晏修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看到铜镜中,是他心念了许久的那人,却又不全是那人。

不知她入的什么幻,也看不出这时的

她是什么年纪,但是此时她已经褪去了满脸青涩和天真,一颦一笑皆是万千风华。

然而过了几息,赫连九霄出现,她便换了个模样。

她虽然依旧稳重,却仿佛变了一个人。

他才蓦然想起,仿佛,当年,她面对别人时,也是少言寡语漠然至斯,唯有面对他时,才是那个活泼青涩的傻丫头。

如今她不似从前,如今她每日都是笑意盈盈,对谁都是亲和温良,然而,她依旧没变的就是,很少有人能入她的眼,进她的心。

她对现在的赫连九霄,就如同当年的姬凝对晏韬一样。

不,更甚。

晏修面色有些冷寒,他皱眉看着这些,看着十分亲近的两人,他们在漫天火光和星辰夜色中颇为和谐,却极其碍他的眼。

胡姬看着他的神色,缓缓道:“晏修啊,你姐姐我觉得,姬无曲这个人,你再也得不到了。”

闻言,晏修面色更加不好看。

他先是看着胡姬,皮笑肉不笑地道:“呵,姐姐……晏修我可当不起你弟弟,既然老了,就别把自己往年轻里说。”

随后看向铜镜,面色森然。

蓦然,晏修却笑了,道:“我不但能得到她,我还能拥有她。身,心,我都要。”

半晌之后,他又问:“胡姬……她恨我么?”

胡姬摇了摇头。

道:“她进了锦城,先入惧之幻境,随后便是十境欢喜阵……期间的恨之幻,被她略过了。虽不能十成十的确定什么,但至少,现在可以认为,这个人,她谁也不恨。”

……

姬无曲地幻境里为什么有漫天火光?

写要倒回她刚刚入幻之时。

她进了这许多幻境,这些幻境也时时拿她师父当挡箭牌耍臭不要脸办缺德事。

意识到她自己不文明的想法,她承认,她被这个幻境,这个锦城逼的有些不像她了。

然,她在尚且有理智的时候,一脚又踏进一个光点,她真不想再在幻境里看到她家师父。

然而这次幻境十分给她面子。

她一进去,是躺在草垛上的。睁开眼便看到一只雄伟的老母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