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师傅有点暖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103章 各种猜测

第二天天亮,几人去厨房用过了饭,刚出门便看到了晏修。

对于风家早已被屠一事,不管晏修他从前知不知情。昨晚幻境被除,现下他看到的都应该是满地尸体。

若是风家之祸与他有关,他掩人耳目的幻境被除,他应该也要有些反应。

若是风家之祸与他无关,那么赠经教一大家族被屠,他见到之后也应该有些反应。

然而人家并没有对此多说一句话,他神情依旧,就如同没有看到满地横尸一般。

他看看了看小风谨,眸子沉了沉,却依旧面无表情,只淡淡道:“怎么多了个孩子?”

他问是这样问,却仿佛对风谨的存在并不是十分意外。

彩羽瞥了晏修一眼,不冷不热道:“我师叔祖夫昨天办事,半路捡回来的,与你无关,问什么啊问。”

晏修闻言挑眉……师叔祖夫?

彩羽没理会他的神情,兀自回过头来,凑在姬无曲跟前,小声道:“师叔祖……我怀疑,这风家是晏修屠的。”

姬无曲学着她的模样,也小声回道:“彩羽……你怀疑的真晚。”

彩羽:“……”

两人虽然说的悄悄话,但是一点也没悄到哪去,除了小风谨之外剩下的那二人都能听见。

晏修笑了笑,对此不置可否。他只道:“走罢。”

然而还不待几人动作,却见不远处一个灰影飞驰而来,在他们跟前站定。

这人稳稳落地,姬无曲瞧了瞧,不认识。

这是一个女子,她穿着灰色紧身布衣,显着十分干练。她长相很美丽,然而她出现在人眼前时,她的气质会让人忽略她的样貌。

并不是那种柔婉的,美如兰的馥郁气质。

她整个人立在那里,萧肃而又充满血腥气,就如同一柄嗜血的刀。

随着她出现,姬无曲发现一旁的小风谨脸色攸然变白,身体又开始不住地颤抖起来。

风谨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她,甚至连眼皮都忘记眨一下。他的眼神空洞,然而姬无曲却在里面读出了数不尽的恐惧。

姬无曲便不由重新打量起这个女子,只见她站得笔

直,冰冷和杀气似要从半敛的眸光里面溢出来一般。

她有个猜测。

或许,这个女子便是风谨口中的姐姐。

那女子目光扫过风谨,眸光闪了一下,转瞬便又挪开。她对晏修行了个礼,淡淡道:“少主。”

晏修看着她,道:“风家的情形,你看到了?”

女子依旧是半敛着眉眼,道:“属下,并未细瞧。”

晏修表情淡然,似是说着一件吃饭喝水之类的小事,他道:“风家,该是被灭了。你刚出任务归来,正好把你族人好生安葬罢。”

女子闻言,眉眼间不见丝毫波动,只道:“属下领命。”

晏修眼眸温和了些,道:“不必如此拘礼,风家被屠一事,本尊迟早要给你一个交代的。”

女子敛眉,默然不语。

晏修便把目光从她身上挪开,看向姬无曲,道:“走罢。”

连宁祭出了一个小舟,随着他手中掐决,小舟慢慢变大,躺在了地上。

姬无曲识得,那是师父的飞行法器。于是便领着风谨冰凉的小手站了上去。

他们四人都站在舟上,唯独把晏修单在了外面。而他表情自然是寡淡的样子,仿佛丝毫不介意。

姬无曲问道:“方才哪位女子,可是风家的人?”

晏修回道:“她是风雁雪,风家家主风狂的女儿,方才是办了事刚回来。”

姬无曲闻言,道:“是,为谁办事?”

晏修挑了眉,笑道:“她么,自然是为赠经教办事。”

姬无曲明显感觉到,当晏修提到“风雁雪”三个字时,风谨的手紧了紧。

她便问道:“风家家主,只有一个女儿么。”

“那倒不是,该是还有一个小儿子。”说着,他的目光扫到风谨身上,道:“若是能幸存,那么该是和这个孩子一样大,唤作风谨。”

闻言,风谨表情未变,倒是彩羽身子颤了颤。

见彩羽又有要说所谓悄悄话的架势,姬无曲赶紧拦了拦,道:“平静点……指的是他不是你。”

彩羽:“嗯。”

看来,风雁雪是风谨的姐姐

无疑。

看来,屠了风家的是风雁雪,留下风谨没杀的是风雁雪,把风谨放在她客房的也是风雁雪。

而晏修却说她刚办完事归来,风雁雪也没有反驳。

姬无曲心中有个猜测。

便是晏修拉拢风家不成,拉拢到了风雁雪。风雁雪为表忠心把风家屠了,又回到了舍不得风谨这个小弟,故而有了今夜之事。

当然这只是猜测。

毕竟,若是晏修想要掩人耳目,就不会专程把他们带来风家了……

晏修蓦然挑眉道:“这孩子出现的这么巧,不知是不是风家的孩子。”

姬无曲感受着风谨攥着的拳头,轻轻捏了捏他的小手以示安慰,才回道:“他姓不姓风,等风雁雪报给你尸体数目你就知道了。”

晏修但笑不语。

说话间,已经到了赠经教主教。

这里一如从前,无论怎样都让姬无曲喜欢不起来。

既然来了,那么自然要先去看看她那位重病即逝的幸运父亲。

除去姬无曲和英娘曾住过的那个偏僻的小院子,赠经教的每一处都透着张狂和恢宏。

主殿更甚。

主殿坐落在赠经教正中的位置,干净漂亮的台阶铺得高而且长。比起一个山的台阶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若是普通修士蓦然间来到这里,定是要望而生畏,不敢踏之而上。

姬无曲曾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二十年,却一贯不喜欢来这里。

一来这个庞然大物给她太多压迫感,而来,她是真嫌累得慌。

原因无他,主殿台阶上有一个阵法,除了尊者阶别的人物,其他人不可御空而行,只得一阶一阶的步行上去,以彰显主殿威严。

从前姬无曲有修为傍身,尚且累得烦心,更何况现在。

姬无曲在主殿前,看着高长细密的台阶,问晏修道:“贵教教主,在主殿里?”

晏修微微一笑,道:“自然。”

姬无曲纳闷,不是病危么,他怎么上去的?

她也懒得想这些,只道:“既然如此,那么什么时候他出来,我们什么时候再探望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