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师傅有点暖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146章 他的阿凝

然而这是姬无曲见过长得最好看最养眼的厨子了。毕竟,师父也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最养眼的人。

师父手间动作优雅,一边给鱼加调料一边回道:“叙朗。”

姬无曲闻言默了默。

叙朗?

征剑阁少主,带着征剑阁去密战的那个么。

晏修后来去了密战战场,虽然肯定会留下活口,却也不至于要放过叙朗这条大鱼。

那保不齐,叙朗就是自己逃出来的。

其实细细想来也的确,征剑阁再怎么相信风雁雪的话,再怎么想把握这次灭赠经教的机会,也不会贸然把自己家少主放到密战战场去。

且叙朗是征剑阁阁主的独子,天赋好修为高品性强,说白了就是根正苗儿红。被征剑阁阁主看重得紧,底下小辈也信服他,没意外的话,这人以后便是下一任阁主。

征剑阁敢把他搁密战空间里,那他肯定有保命或者逃命的法器,起码不会让他有折在里面的可能。

故而,彩羽阴差阳错捡来的,居然是征剑阁家的乖宝宝,还是乖宝宝中的金宝宝。

正在这么想着,却见师父把手中的鱼递过来,道:“慢些吃,烫。”

姬无曲小心接过,一个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

“师父,您老人家怎么忽然想起和彩羽学厨了?”

赫连看着她漆黑清澈的大眼睛,眼眸柔和,却没有言语。

姬无曲闻着烤鱼传来的香气,也没再多问,张口咬了下去。

师父不知怎么弄的,反正鱼里面一根刺也没有。肉非常细腻,也不知是不是那些瓶瓶罐罐调料的作用,反正姬无曲尝到了许多特别的味道,美味得很。

这时,只听师父问道:“好吃么。”

闻言一点也不含糊,当下便道:“嗯。”因为嘴里还有鱼肉,所以这声“嗯”听起来懵懵的。

赫连见此,眼眸又放柔了几分,甚至唇角间能见笑意。

他道:“那便是了。”

姬无曲吃完了这口鱼,略有疑惑,不知师父所言指的是什么。

便问道:“师父是在说为何学厨么。”

赫连没有说话,看着她手中吃了

半拉的鱼,便又开始烤另一个。

没有得到回应,姬无曲也没有再多言,毕竟她手里还有半截烤鱼呢,她现在满脑子想的也都是它。

许久,姬无曲已经把烤鱼吃完了,整个人除了惦记着师父手机那个烤着半茬的,还有点犯困。

蓦然,师父开了口,道:“因为,我的阿凝会饿。”

……

姬无曲略有些懵。她的脑子仿佛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然而心已经跳的不是常速了。

姬无曲顺了顺自己的呼吸,安了安自己身体不断叫嚣着的每个角落,她才敢捋一捋师父那句话。

因为,我的阿凝会饿。

所以……师父真的是为了她才学的厨。

更让姬无曲血脉喷张的是……他的阿凝……他的阿凝……

姬无曲舔了舔唇,又干了次在赠经教禁地干过的事。

“……师父,您老人家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赫连轻笑,把手里又烤好了的鱼递过去,道:“慢些吃,烫。”

姬无曲:“……”好。

姬无曲便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鱼,一边享受着湖边微风吹过来的幸福感觉。

果然,还是闲适些好,还是师父在好。

风谨本是闻着味道跑出来的,仔细一看,烤鱼的是赫连,吃鱼的是无曲。

顿时他失了些讨食的勇气,最后乖乖的拿起旁边赫连处理过的鱼,自己烤。

他才不过六岁,但是能生存下去的技艺他都曾被姐姐逼着学过,烤两条鱼不算什么。

看着走过来的风谨,姬无曲才想起此处并不是她和师父两人。果然美色容易误事,她在师父旁边还能记得自己是谁就不错了,真的。

不过既然醒过神来了,她便问道:“小谨,彩羽在做什么呢?”

风谨一边烤着鱼,一边回道:“不知,她一直在看着那个人。”

姬无曲了然,又吃完了一个鱼,随后看着师父又递过来一个烤好了的鱼。

姬无曲想了想,没舍得拿,只道:“师父,您老人家先帮我拿一会儿。”

随后她自己烤了个,拿着去找彩羽了。

毕竟彩

羽修为还不到辟谷期,少吃一顿也会饿。

然而她进了那小屋子,便只见到彩羽盯着榻上的人看,目不转睛的。

姬无曲走过去,道:“吃点东西。”

彩羽这才把目光从那人身上移过来,亮着一双眼,看着姬无曲道:“师叔祖,这人好看不?”

姬无曲实诚地点点头,道:“挺不错的。”

彩羽笑了,道:“师叔祖……我就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姬无曲心道,你这三百年眼是瘸了么,你俩祖师爷在你眼里都是摆设么。

后来想了想,又觉得彩羽这话没毛病,那俩祖师爷都不是人……彩羽也不是人。

勉强觉得这话能说通,姬无曲便道:“然后呢,长得好看能当饭吃么。”

彩羽不看她了,回头继续看美男,还不忘笑了笑,道:“师叔祖……您老人家没听过什么叫‘秀色可餐’么。”

姬无曲:“……”

彩羽便又问道:“祖师爷有没有说这人什么时候醒过来啊。”

“说了,最早今天晚上,最晚明天晚上。”

彩羽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坐在床边看着他,道:“不行,我得一直在他旁边呆着,让他一醒来能看见我,知道是我救的他……不然我费那么大劲多亏啊。”

姬无曲其实想说,叙朗他敢去密战场,他就能出来,保不齐没有你救人家也能醒。

后来想了想,这丫头好像还不知道他是谁呢。

姬无曲觉得彩羽真心魔怔了,比她看师父的时候还魔怔。

姬无曲看了看手里的烤鱼,最终没脱手,只对彩羽道:“张嘴。”

看到彩羽下意识地张了口,姬无曲直接给她塞了个药丸子进去。

辟谷丹。

塞完了也不管彩羽是个什么表情了,只兀自走出了门。

反正辟谷丹可餐是真的。

还秀色可餐……啧啧,真邪乎。

出了门之后姬无曲也想呢,师父同意明天再走,可是今天他们睡哪?就这么一个小房子,搁仨人就满了。

里面有一个昏迷的人,有一个要看着昏迷人的人,还可以让小谨住在房子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