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师傅有点暖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158章 看热闹不嫌事大

而且抬着这轿子的,应该是有些修为的修士,姬无曲修为只聚气,虽然她只能看出聚气阶层人的修为水平,但是再高两级,她也是能有些感觉的。

故而,这些修士不是凝海期,便是结丹期,甚至还有人不止此阶。

凝海结丹期的修士虽说在全大荒之中多如蝼蚁也弱如蝼蚁,然而若不是在殿南村这种大村子,而是在偏僻太平的小村子,这些人都可以成为一家的家主或者老祖,随后平安喜乐,安然度过不长的一生。

就算是在殿南村这种大村子,他们争一争,也可以有进阶的机会。甚至,就算是终生止步于此,他们也完全可以平静过生活,开些摊位食肆等,虽然辛苦一些,但总能好好的过下去的。

然而现在,八个这样的修士在这里抬轿子,而且是以极为屈辱的姿态。

他们是在膝行的。

看得再仔细一些,姬无曲才知,不应该说“他们”应该说是“她们”。因为这跪地膝行抬轿子的,还有旁边站着的随从,都是清一色的少女。

偶尔有一两个抬脑袋的,分明能看出来她们生的极其漂亮,都水灵灵的很美。

倒是那两个站着的随从生的不大好看。

由此,完全能看出轿子里的人之心理变态。

……这是跟漂亮小姑娘过不去么?

虽然修士抬个轿子不是多费事的事,然而让人家膝行,便明摆着是在羞辱了。

当然,这些还不算能把大把不怎么闲的闲人都聚集在这里的理由。

现在轿子在停着,轿子前面一摊血,一个男尸体,还是裸尸,还有一个衣衫不整满身是伤的女人。

姬无曲第一反应,这是三角恋什么的,然后有谁偷情被抓之类的么?

无怪乎此,一般这种事聚的人最多。人们嗑瓜子看热闹说八卦也最爱说这种事。

这里热热闹闹的,很是喧哗吵闹,然而近前之人说话还是听得清的。

后面有个人挤挤挤,挤到姬无曲附近了,还戳了戳姬无曲,问道:“大妹子,前边什么事儿啊。”

姬无曲十分礼貌文雅

道:“不知。”

那人瞅了瞅前方,又道:“喔,那你在这看什么呢啊?”

姬无曲如实道:“我在看大家到底在看什么。”

路人:“……”

他的无语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便又忍不住戳了戳伏双,道:“你知道前边什么事儿么?”

伏双眨巴眨巴眼睛,道:“我和她一样。”

这次路人彻底无语了。

前面那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半只香肩露在外面,上面已经有了几道触目的血痕,仿佛是被鞭打出来的,而那轿子旁边一个丑随从手里正好有一个带血的鞭子。

那女人浑身颤抖着,却挣扎着跪了起来。慌忙地用颤抖的嗓音央求道:“大小姐……求求你……饶,饶了我这条贱命吧……”

轿子里传出个十分标准的冷笑,和一颇为尖刻的嗓音。

“早做什么去了,你这条命怎么贱呢,可金贵了去了……小丑,别多说,把她给本小姐凌迟了。”

闻言,那女人僵愣在当场,已然是吓得跪不住了,当下直接瘫倒在地上。

那拿着鞭子的丑随从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道:“是。”

随后她收起了鞭子,手中当真换上了一把刀。

随后,她挑起一个微笑,走到那女人面前,抬脚便把人踹倒在地。

正在她要下刀的时候,轿子里又传出来那人的声音,道:“对了小丑,记得从脸下刀。”

那人又应道:“是。”

随后她笑了笑,刀锋一转,便把刃横在了那女子眼前。

这话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那女人自然也听到了。当下,她便更加慌忙起来,这次她放佛失了神智,竟不管不顾地推搡起来。

毕竟一个是在做任务,一个是在拼命,故而虽然那小丑有优势,最后竟然还是被那女人打落了刀。

匕首落地,小丑面目马上狰狞起来,看上去是急了,打算要虐死那女人一样。

然还不待她再拿出一个匕首,却从轿子里飞出一柄刀子,直直插中了小丑的脑袋。

小丑两眼圆瞪,两息便倒

地不起,竟是死在了那女人前面。

那女人根本没心思幸灾乐祸,她像是被吓得腿软身子软,竟是只在浑身颤抖,不跑,也不言语,约莫是被吓傻了。

轿子里又传出了声音,道:“真是没用,连个废妇也收拾不了,又长得那么丑,还活着做什么?大丑,你去把她给我凌迟了,做得利索点,一会小姐我还有事做。”

闻言,还站着的另一个随从走到了那女子面前。

她先是拿出了一把长刀,手起刀落,来不及那女人挣扎,便砍了她的两条胳膊两条腿。随后像是嫌弃那女人叫声太吵,便直接勾了她的舌头。

如此,这女人挣扎不得,却还活着,不过血流了一地而已。

这时,那随从才拿出一把匕首,靠近那女人的脸,先削了她的鼻子。

轿子里的人乐了,道:“还是大丑你得我心……不过,再快些。”

如此,那大丑便如同削刀削面一样开始割肉。

……

姬无曲瞅着,这殿南村的人口味都重啊,怎么都还看得津津有味呢。

开始问姬无曲话的那人仿佛是看得正带劲呢,随后睁着一双带求知欲的眼睛又戳了戳另外一个人,问:“兄台,你知道这里发生什么事了不?”

那个看热闹的毕竟不像姬无曲和伏双那么业余,人家显然知道前因后果。

他道:“那轿子从这里路过时,旁边有一对情侣。那男人说以后也要给她置一顶这么漂亮的轿子。那女人一乐,就问她男人,觉得她和轿子里的人谁漂亮,然后那男人就说她漂亮……然后轿子就停了下来。轿子里那人也是狠,直接命人把那男人扒了,让这对男女大街上那个啥。后来好像是看得不满意,就把那男人杀了。后边的……我看你来的也不晚,在后边的你应该看见了。”

姬无曲:“……”我竟然听懂了。

路人甲显然觉得这前因后果比较对口味,听完后一脸了然,道:“这样啊……轿子里的人是谁啊,这么厉害,这点小事都这么大费周章?”

路人乙道:“看这样子,约莫是云家天仙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