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师傅有点暖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224章 还有三个伤口

她一个没修为的人,骨头和妖兽骨头定然是比不得,被伤到,也自然是极疼。

这伤口上面没有妖兽骨头,应该是被她自己拔了下来。赫连沉默着,开始为她上药。

姬无曲感觉自己最疼的那处开始有些麻痒清凉,挺舒服的,便知道师父开始给她处理那个最让人头疼的伤了。

她问道:“师父,你早上的时候是有什么发现么?”

她觉得师父若是接到她的传音没有回来,应该是被别的事绊住了,故而有此一问。

半刻之后,赫连才开口道:“嗯,原本可以发现更多,被人拦住了。”

被人拦住了……什么人可以拦住师父?

姬无曲便又问道:“师父,你和他打起来了?”

“嗯。硬战的话,我不是对手。”

姬无曲默了默。忽然感觉这个事仿佛没有这么简单。

竟然现在又出来一个硬茬子,而且还和殿南村异状有关……了不得了。

云天仙也没这么简单。

当时她没有深想,只是觉得她们离开了,便是最简单最安全的解决方法。却没成想小师姐她们回来得晚了一些,又偏生醉了酒……还中了毒。

原本不需要考虑的事,这下子也非得考虑不可了。

最重要的是,她怕小师姐……

姬无曲没敢往深里想,她赶紧换了个正经事考虑。

她想,若是七夕所言有谱,那云天仙……其实可能会是被掉了包的。

无怪她有这个这样的猜测。

毕竟她小时候在赠经教被坑过,而且还是被绕弯子坑的。后来百年多历练,遇见许多事她从不放弃任何一个奇葩猜测。

也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

她这么猜,便是因为这么猜的话,很多事都能解释的通了。

比如云天仙她受了那么重的伤,竟然还能好。

比如云天仙她后面出现的两回,虽然每回都很奇葩,却是每回都同天材阁门口的奇葩方式不大相同。看起来不像是脑子被砸好了,倒像是谁在刻意模仿云天

仙,却没办法把云天仙那股脱俗的奇葩气质模仿的极好。

比如在天材阁门口,其实是小师姐打的云天仙,然而人家却把账算到了她头上,根本没记着小师姐的仇。即便是想要害小师姐,也是为了要把她引出来。

再比如,七夕说云天仙的胳膊还在。

胳膊伤成那样还能回去,是很没道理的事。当然大荒奇事多,奇人也多,但胳膊复原这种好事,云帆都没轮上,云天仙也是够呛。

而且若七夕所言句句属实,那救了云天仙的异士,八成有问题。

很可能那异士就是杀了云天仙,随后冒名顶替的人。

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那么剩下的事就更好猜了。无非,那异士是她的仇人,还是为了杀她不惜用自己的精血魂魄来换的仇人。

她那个仇人潜进云光殿,各种耍各种浪,无非就是想要她一条命而已。

姬无曲默叹一声,她只盼小师姐无事才好,不然……也该是被她所累。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姬无曲后背上的伤也被赫连处理得差不多了。

最后,他扯出来一大块棉布,道:“阿凝,把衣服拿开些。”

姬无曲听了这句话慢慢回了神,她回头看了看师父手中的棉布,睁着眼睛瞪了两息,还是把前面的衣服拿开了。

因为她的伤口布满了整个后背,想要把伤口包裹的话,应该是得包上她的整个上半身。

师父从上往下给她缠,缠到她胸口的时候,姬无曲老脸终究是红了。

随后,她把心一横,道:“师父……其实,我还有三个伤口。”

“在哪。”

姬无曲眨巴眨巴眼睛,道:“……屁股上边。”

赫连缠着棉布的手顿了顿。

伤口都处理好了之后,姬无曲把衣服穿好,感觉整个人都不方便了。

赫连瞅了瞅她,道:“阿凝还是再胖些好看。”

姬无曲照了照镜子,又瞅了瞅自家师父面无表情的脸……其实她对自家师父的审美不是一点怀疑没有的。

不过反正师父愿意

把她养胖了,她自然愿意。毕竟能吃师父做的饭,那是一种享受。

而且想把她养胖了,这也是个重活。她百年来没少吃好的,也经常吃撑……可她现在这副身子,能扛住不死就不错了,还指望它能胖……

姬无曲没说话,开始看着满地碎骨。

她觉得自己现在被缠的已经蹲不下去了,便站着拿赤莲之火烧着地下那些带血的骨头。

果然,又烧出来不少小水珠。

她把自己刚才那个瓶子拿出来给师父,道:“师父,这是从六足棉豹血里烧出来的东西,和地下的一样……这是不是裂心水?”

赫连接过瓶子看了看,随后把地上的水珠也装了进去,道:“嗯。”

话到这里,姬无曲不由得心头一跳,问道:“师父,刚才你为我处理伤口的时候,有没有碰到棉豹骨血?”

她也是笨了个透,这么重要的事,她竟然忘了提醒师父。

若是师父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不把这个傻脑袋烧了去骨灰盒里陪师父,都对不起它这股笨劲儿。

赫连瞅着她这般紧张,不由得抚了抚她的头,道:“傻阿凝,为师要是碰了,现在还能站着么。”

对昂。

姬无曲放心之余不由得又骂了自己一通。也是,师父既然能识得裂心水,那不可能发现不了骨头里的猫腻的。

赫连走过去吻了她的额头,让她宽心。随后道:“阿凝要记得,全大荒,独为师最无需你操心。”

你在我面前,只需要呆傻快乐,便好。

姬无曲闻言,怔愣之余不由心中一暖。

她知,自己虽然傻透了,可是能为师父操心多少,她还是要操心的。然而她还是忍不住道:“好。”

赫连抚了抚她的眉眼,笑了笑。

他也知,虽然他说的是心里话,不过约莫阿凝把这句话当成情调了。

姬无曲后来想了想,师父要是中了裂心水,那不可能有骨灰的。到时候其实她可以也喝个裂心水,然后和师父躺在一个棺材里,跟在一起睡着了一样,其实也挺不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