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师傅有点暖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250章 偏逢连夜雨

你有没有见到过救我之人?

见到了。

那你同我说说他长什么模样罢。

若是不想告诉你呢?

那我贿赂贿赂你。

那是他们当时的对话。想到这里,姬毓不由得眼眸柔和了些,嘴角也露出了丝笑意。

她从来看不上那些没脑子的人,然而那个人看起来比那些没脑子的人还要没脑子……她却忍不住惦记上了那个笑。

她从来没见过那么阳光的人,也没来没想过自己能对一个笑容念念不忘。

那枚遁符是他所赠,她原本是想得手之后用它离开云光殿的。

她还是有些舍不得,故而季欢同她说条件时,她没有多作考虑便同意了。

刚才在这里挣扎这么长时间,还是没舍得用这枚遁符。

而现在……

姬毓眼中出现一些落寞的色彩,她抿了抿唇,微叹一声。

看着姬无曲所在的方向,姬毓眼眸中有滔天的恨意。她咬牙,把遁符招了出来,捏碎。

透明**慢慢包围了那个透明得半圆,也漫到了赤莲之火身前。

姬无曲不由问道:“师父,咱们要不要再向后退一退?”

她总觉得这东西会越过赤莲之火烧着的地方到她们身前来。

赫连道:“无需。”

果然,姬无曲只见那些透明**只到了火前一寸,随后它们就算往高处涨也再不往前漫了。

说白了应该不是停在了火前,应该是停在层肉壁前的,不过因为肉壁被火烧了而已。

姬无曲瞅着那团肉囊,怎么怎么瞅怎么觉得闹心。

如果说他们所在的地方可以当成是一个活物的上半身的话,难不成那个肉囊相当于它的胃?

胃破了,所以里面的酸液流了出来?

不管怎么说,这些透明**是真的挺骇人。这些肉壁和那个透明半圆,就连师父打着也有些费劲,然而这些**却可以轻而易举地把它们腐蚀掉。

想及此处,她不由得看向那个半圆。

姬毓呢?

半圆还没被完全烧透,那她应该不至于被完全腐蚀完才对。

怎么地也得留点残肢之类吧。

然而人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赫连看着酸液,终是搂着她向后退了一步,道:“她手里有遁符,跑了。”

遁符?

这个是个好东西啊。

她到现在都没混上几个遁符呢,还都用干净了。

姬毓竟然还能有一枚遁符。

厉害了。

遁符这东西,除了少数地方能捣鼓出来一些外,只有征剑阁有,故而其实这东西挺罕见的。

姬无曲颇有些堵心。眼见着就能把害小师姐的人给腐蚀融化了,不料最后却让她给跑了。

赫连抚了抚她的头,道:“无妨。”

姬无曲不再想这些,左右姬毓不大老实,还扬言下次见到她会如何如何,那么就算她不去找姬毓,人家也会去找她的。

这仇,早晚得报。

然而虽然这么想,可人跑了她到底是有些烦闷。她便转移了些想法,问道:“师父,咱们接下来去哪?”

赫连召出来一把椅子,把她揽过来坐下。道:“等。”

姬无曲蹙了蹙眉:“等这些雾气散了么。”

“嗯。”

那些**可能是太浓了,故而散出来这么多雾气。

如果师父说等的话,八成应该是想要从**上飞过去,那便真的得等了。

没几刻,那些**便把原来那个透明的半圆腐蚀干净。

至此,它却没有消停的意思,而是继续向那个透明半圆围起来的肉壁上腐蚀。

不像是腐蚀地面和顶上那种点到即止,也不像流到火前便停下来这么听话,它在那里烧个不停,一直到把那个地方烧出一个窟窿才算罢休。

这么一直等着,期间姬无曲吃了些东西,又给季欢传了音。

不出意料的,又没有得到回应。

许久之后那透明**上的雾气才越来越淡,直至消失。

她问道:“师父,咱们在这里等了多长时间了啊。”

赫连道:“十三个时辰。”

十三个时辰,那可要比一天一夜还多了。

怪不得她有些犯困。

连道:“睡一个时辰罢,估计再有一个时辰便好。”

期间师父没少说让她睡觉,可仇人跑了,季欢久久没个音讯。她实在是踏实不下来心歇息,即便她知道只有歇息好了才能面对之后的各种变故。

然而现在她却真的有些熬不住了。

正在瞌睡着,冷不防收到彩羽的一个传音。

彩羽的语气不似平常般轻松,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沉重。

她道:“师叔祖,你在哪里啊。”

姬无曲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便问道:“我在给小师姐寻解药,也相当于被困在了一个地方……怎么了?”

彩羽声音听上去有些慌,也有些担忧,道:“那祖师爷他老人家在你身边没,师叔祖你小心些,要不要我搬救兵过去?”

姬无曲道:“无妨,师父在,我们这里没什么大事。或许早些,或许慢些,我们寻到解药便去征剑阁。”

末了她又缀了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

彩羽道:“嗯,师叔祖……我师父他们,应该是出事了!”

姬无曲心头一跳,困意全无,整个人愣在了当场。

随后只听彩羽又道:“是这样师叔祖,半个时辰前,非宫师叔背着伏双师伯祖昏在征剑阁阵前,被人带了回来,至今还没醒。”

“看着非宫师叔受了重伤,我就有些担心。我那天跟师父传音时说好了的,遇到危险给我传音过来,可这次我一直没收到什么消息。我刚刚也一直在给师父传音,可从未收到什么回信。”

“没办法我就来找您老人家了,师父和冰城师伯祖……会不会出事了?”

姬无曲缓了缓神,道:“非宫伤怎么样,估计什么时候能醒?”

这事,约莫只有等非宫醒了才能有些分辨。

彩羽道:“不知道。现在医修正在给非宫师叔探病,伏双师伯祖也已经被放到了剑盘上修养。”

“对了,半个时辰前师叔刚过来的时候,叙朗便出去寻师父和冰城师伯祖了。刚刚他回来之后也是没有什么收获,倒是带了个重伤的女人回来。”

“那女人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师伯祖和师父到底去哪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