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师傅有点暖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403章 紫寒重伤

他……自爆了。

胡姬现在满脑子都剩了这个想法。

她或许还没有真正的理解了“自爆”这个词代表的意义,便先流出了两行泪。

“哥!”

胡姬脑子成了浆糊,是一种几乎失去五感的混沌,所以她并不知自己现在的声音有多么凄厉。

那一声落地之后,她便已经飞驰到了血泊周围,跪在地上,看着地上的血肉,不知如何是好。

地上的血,她想触一触,手在空中颤抖半天,终究是没下去手。

……

胡姬这么个反应,魅佬也好不了多少。

起码,从鸳冥将有自爆迹象的时候,他攻着胡姬的招式便断了。

死生蛊从鸳冥手中飞出去之后便一直在空中翻飞着。

魅佬也没有收,也没有对它下手,只是默然看着这一切发生。

鸳冥自爆了。

他不是想要看余念去的,他原本,就是想要自爆的。

他选择的那个自爆位置正是余念身旁,他自爆带着的威力,也把余念的尸骨炸裂的稀碎,同自爆了的他没什么分别。

这两个人现在血肉融在一起,不分彼此,也剥离不开。

魅佬即便得到死生蛊也没办法。

因为他没办法在这一堆骨血里找到余念的精血。

鸳冥自爆之时有几滴血溅到了死生蛊身上,它也把那些血吃了,可却并没有什么变化。

可能因为那不是精血,也可能那是两个人精血的融合。反正死生蛊只兀自飞着,没有变成鸳冥的样子,也没有变成余念的样子。

它也没有离开,只在血泊上面徘徊着。

紫寒站在胡姬身旁,看着这一切发生,只余了一声叹息。

许久之后,魅佬终于有了动作,却像是想把这些血从他眼前拂去。

胡姬没有抬头,只定定的看着那一堆血泊,道:“怎么,想眼不见为净么。”

“魅佬,又一个儿子在你身前自爆了。”

“停手吧,起码给我哥的坟里留些东西。”

“没了这些血肉,就没的东西可葬了。”

魅佬闻言,哼笑一声,道:“你们两个商量怎么杀本座的时候,可有想过给本座留个尸首?”

胡姬弯了弯唇角,带上了些凄凉的弧度。

她道:“有。”

魅佬没有应声,却终于还是收了手。

他道:“他是把死生蛊交了出来,可却让本座很不满。”

“他的放肆会要你的命。”

胡姬唇边的弧度未收,道:“他好好遵了条件,你愿不愿履行你的,谁也管不着。”

“想杀便杀么,不用找借口。”

“真要找个你杀我的理由的话,那也依旧只能说是几千年前,我帮我哥藏了余念尸首。”

“你生气,也是气这件事而已。又或者你只是气我违逆你的意愿,无论如何都同我哥无关。”

魅佬手中掐了诀,道:“你倒看得干净通透。”

他的目光又扫过紫寒,笑道:“你和你这个……替身,相处的倒是和谐。”

“没成想我还能生出来这么三个情种,却是一个比一个窝囊。”

胡姬终是把目光从血泊上面离开,抬眸盯着魅佬。

她笑开了,不似方才的自嘲,笑得漂亮而愉悦。

道:“我以为,你这个大情种,留下的种也脱不开情这个字。”

“不过说真的,论窝囊的话,我们三个谁也不及你。”

“喜欢就是喜欢么,爱就是爱么,有些人他敢动心却不敢承认,着实是窝囊惨了。”

说完之后她还挑了挑眉毛,目光带了些看热闹的笑意。

魅佬闻言,皱了眉又展开。

他似乎对胡姬的话没什么动容,也没有继续循着那个话题继续。

他道:“左右瞅你这个性子,最后也不一定能下得去手杀你旁边这个水魂幻出来的东西。”

“你身旁这个东西看样子也不见得能动手杀你。”

“这场互相残杀的大戏本座是看不成了,倒不如直接结果了你们,免得你们再等许多年,如何?”

“就从你开始罢。”

话音落地,不待胡姬反应,便有一道攻击从他手中脱出,攻向血泊对面的胡姬。

这一招明显不同于先前猫戏老鼠那般不认真,而是带着浓浓的杀意。

胡姬反应过来之后便急忙躲闪。

可这招着实认真,无论她向哪个方向躲,那东西都会随她而去。

根本躲无可躲!

所幸她也便不再躲避,而是站定之后打算出招相抗。

能挨一阵是一阵。

当那道攻击要落到她身上时,不料她蓦然眼前一黑,身上也多了些融暖温度。

她才知,是有人抱住了她。

确切的说是有人用身体包住了她,几乎把她所有的要害处都包得密不透风。

这个气息。

是紫寒。

当招式如约落下的时候,也并没有落到她身上。

她感觉抱着她的那个身影猛震了一下,而后有些温热的**顺着她的后背流淌。

胡姬愣住。

她知道,是紫寒替她挨了一击。

也知道,那温热的**是紫寒的血。

如果她没感觉错的话,一招不成之后魅佬的方向又有几道攻击袭过来。

胡姬从紫寒的臂间挣脱开。

她正要出招想抗的时候,几道风龙从后方呼啸而来,抵消了那几招。

随后,赫连的身影便出现在了这里。

胡姬抱着紫寒,让她躺在地上,给她喂了几枚丹药。

赫连出现,起码他们保命无虞。

却没成想,紫寒竟然过来替她挡这一招。

这一招紫寒也不是贸然纯用身体挡的,紫寒在抱住她的时候用全身修为结了结界,她见势头不对,也在他们二人的身上结了结界。

两层尊者的结界,虽然想对抗那一招是不可能的,但却也足够没有让紫寒立刻毙命。

可魅佬这次明摆着是铁了心杀人的,那一招没这么好消磨掉。

紫寒免不了落个重伤。

只是却不知这伤重到了什么程度。

她不懂医,却也知道情况不乐观。

即便有胡姬在一旁渡着修为,紫寒吐了几口血之后还是昏了过去。

只短短的一点儿时间,便发生了这么多事。

一波一波的冲击落在胡姬身上,她也没的时间去捋一捋,只能专心给紫寒疗伤。

无曲这边没这么惨淡,“魅佬”被赫连伤了几处,明显有些力不从心。

赫连让她先拖着,便赶去了别处。

只留了一句话。

“这个是幻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