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师傅有点暖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428章 番外之圆房

一场延期了一千年的婚礼终于举行。

叙朗彩羽这对璧人在大荒也有了些名声,他们成婚任谁都知道是早晚的事。

不知情的人也会纳闷,茶余饭后谈谈他们这对小情侣为何迟迟不成婚。

大多数人是猜测万妖峰和征剑阁这两个势力出了什么状况。

可实际上知情的人都明白,征剑阁和万妖峰好着呢,彩羽是在等一个人,等一个证婚人。

这人是她师叔祖。

征剑阁门前一战,大荒尽知赫连尊者陨落,姬无曲随后失踪,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俩人死了。

就彩羽这么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等了一千年,终于等到了这她家师叔祖。

这婚礼姗姗来迟,也终于是来了。

高朋满座,十里红妆。

这场婚礼没拜天没拜地没有高堂,一场礼无非是证婚人主持婚礼,满座贵宾痛饮而欢。

可婚礼之浩大,新郎新娘的身份地位,参加婚礼之人的身份地位,足以让这场婚礼成为大荒史上最盛的婚礼之一。

无曲很少醉的,可今日她高兴,又遇到了季欢,顺道把欠的好几坛子佳酿还了。

季欢也不含糊,得到了酒也没收起来,全堆在了桌旁,跟无曲拼个够。

赫连在一旁没拦着,也没陪着一起喝,只站在一旁看着,面无表情。

她酿的酒本来就烈,原本这女的就是个见酒不撒手的人,现在碰见老朋友,还在彩羽的婚礼上,更收不大住。

许久之后,无曲的动作也终于是慢了些,脖子和耳根有些微微泛红。

以无曲的酒量能如此,那季欢也差不离。

他原本他是看着酒的,不知怎么的,一双桃花眼便睁着,定在无曲泛红的皮肤上移不开眼睛。

赫连拿了个袍子给无曲泛红的地方都包了严实,直接把人抱在怀里,只让她余了一双乌黑的眼睛在外头。

他看了眼季欢,道:“告辞。”

季欢清醒了些,明白自己失礼,却也没有解释,亦没有多言,还挑着一双桃花眼,极其嘴欠地问了一句:“干什么去。”

赫连面色没有变化,只道了四个字:“给他醒酒。”

季欢唇角漾开,又喝了一口酒,道:“有点好奇,九霄打算怎么个醒法?”

赫连已然转身,闻言没有停步,淡淡道:“跟过来瞧瞧便知。”

无曲整个人裹在赫连宽大的袍子里,闻言有些想笑。

闻着赫连袍子上的冽香,无曲跟着起哄,道:“是呀,好奇的话就跟过来看看。”

没待多说,一转眼的功夫赫连就把她带到了房间里。

无曲自然知道赫连所谓的醒酒是怎么个醒法。

她喜欢。

反正现在她的体力不怕赫连折腾。

赫连把她放到**,轻捏着他的下巴。

无曲大大咧咧,挑着一双清澈的眸子看着她,许是因为酒的缘故,她的眸子里氤氲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