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师傅有点暖
字体:16+-

第一卷 正文_第428章 番外之圆房

一场延期了一千年的婚礼终于举行。

叙朗彩羽这对璧人在大荒也有了些名声,他们成婚任谁都知道是早晚的事。

不知情的人也会纳闷,茶余饭后谈谈他们这对小情侣为何迟迟不成婚。

大多数人是猜测万妖峰和征剑阁这两个势力出了什么状况。

可实际上知情的人都明白,征剑阁和万妖峰好着呢,彩羽是在等一个人,等一个证婚人。

这人是她师叔祖。

征剑阁门前一战,大荒尽知赫连尊者陨落,姬无曲随后失踪,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俩人死了。

就彩羽这么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等了一千年,终于等到了这她家师叔祖。

这婚礼姗姗来迟,也终于是来了。

高朋满座,十里红妆。

这场婚礼没拜天没拜地没有高堂,一场礼无非是证婚人主持婚礼,满座贵宾痛饮而欢。

可婚礼之浩大,新郎新娘的身份地位,参加婚礼之人的身份地位,足以让这场婚礼成为大荒史上最盛的婚礼之一。

无曲很少醉的,可今日她高兴,又遇到了季欢,顺道把欠的好几坛子佳酿还了。

季欢也不含糊,得到了酒也没收起来,全堆在了桌旁,跟无曲拼个够。

赫连在一旁没拦着,也没陪着一起喝,只站在一旁看着,面无表情。

她酿的酒本来就烈,原本这女的就是个见酒不撒手的人,现在碰见老朋友,还在彩羽的婚礼上,更收不大住。

许久之后,无曲的动作也终于是慢了些,脖子和耳根有些微微泛红。

以无曲的酒量能如此,那季欢也差不离。

他原本他是看着酒的,不知怎么的,一双桃花眼便睁着,定在无曲泛红的皮肤上移不开眼睛。

赫连拿了个袍子给无曲泛红的地方都包了严实,直接把人抱在怀里,只让她余了一双乌黑的眼睛在外头。

他看了眼季欢,道:“告辞。”

季欢清醒了些,明白自己失礼,却也没有解释,亦没有多言,还挑着一双桃花眼,极其嘴欠地问了一句:“干什么去。”

赫连面色没有变化,只道了四个字:“给他醒酒。”

季欢唇角漾开,又喝了一口酒,道:“有点好奇,九霄打算怎么个醒法?”

赫连已然转身,闻言没有停步,淡淡道:“跟过来瞧瞧便知。”

无曲整个人裹在赫连宽大的袍子里,闻言有些想笑。

闻着赫连袍子上的冽香,无曲跟着起哄,道:“是呀,好奇的话就跟过来看看。”

没待多说,一转眼的功夫赫连就把她带到了房间里。

无曲自然知道赫连所谓的醒酒是怎么个醒法。

她喜欢。

反正现在她的体力不怕赫连折腾。

赫连把她放到**,轻捏着他的下巴。

无曲大大咧咧,挑着一双清澈的眸子看着她,许是因为酒的缘故,她的眸子里氤氲上了

一层水汽,看上去简直要人命。

起码要赫连的老命。

他一双眼睛如同深潭,他该是想表现些怒意的,结果眼睛里除了汹涌到疯狂的情欲之外,全是眼前之人的倒影。

一点儿威严没摆出来,还被眼前的人把魂儿勾走了。

赫连不得不承认,他的阿凝越来越放肆了。

……放肆得让他难自抑。

气势没有,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

他把脸凑得离无曲更近了些,摩挲着她发红的耳根,道:“记不记得你男人怎么教育你的?”

无曲弯了弯唇角,道:“记得。”

“酒可以喝,不可以多喝,尤其不能在别人面前红脸。”

赫连摩挲的力道重了些,眸子里有些致命的危险。

“如果做不到要怎么罚?”

无曲表情不变,反而眉眼弯弯,道:“会罚我三天三夜。”

赫连勾了勾唇,道:“记得就好。”

无曲搂住赫连的脖子,道:“今天难得高兴么,而且季欢也不是外人。”说到这里,她凑到赫连近前同他咬耳朵,道:“而且……我喜欢你罚我。”

说完,还顺便咬了下他的耳垂。

这话说出来简直是点着了火,赫连眸子里蓦然炙热到透,他用仅余的理智对房顶道:“办正事了,闲人回避。”

房顶上晒月亮的闲人季欢大尊者闻言笑道:“是你们这对儿小鸳鸯让我来围观的,怎么的,有胆子放大话,没胆子玩真的?”

赫连回答的简单利落,道:“没。”

季欢还不待无语一阵子,无曲便笑道:“季欢啊,该找个俏娇娘了。”

“到时候给我找了嫂子,就不过来眼馋我们了。”

两边隔着房顶,两方谁也看不到谁表情。

季欢也没露出什么可怜表情,只对着月亮干了一坛酒,道:“找不到了,改喜欢男人了,没合适的陪我一起断袖。”

无曲知道他这是玩笑话,但还是接道:“行,有品位。”

“看看到时候哪家的小男孩让你祸害。”

赫连一般对这事不怎么置喙,这次可能是着急轰季欢,竟然开口道:“别被小男孩给祸害了便好。”

无曲:“……”有道理。

季欢:“……”

他一张嘴说不过两张嘴,认命地抱着坛子走了。

之后,这个房间外头便是旖旎的声音。

……

一只单身犬过来围观也就算了,墙头不远处还出现了一对儿小情侣。

而且这对小情侣还是今天的主角,正是史上最闲的一堆新郎新娘。

叙朗被彩羽拉着走,都没来的及一问。

可现在一天的事儿忙完了,他忙着跟这不着调儿的小丫头圆房呢。

挣扎了一千年,垂涎了一千年,结果被到嘴的“食物”牵着离喜房越来越远。

一看来的地儿不对,叙朗把这丫头拉住

了,道:“阿羽,前头不远处是赫连尊者和无曲尊者的房间,咱们干嘛去?”

彩羽回头,敲了一下子叙朗的头,道:“你傻啊,咱们都结婚了,咋地还尊者尊者的叫,远死你算了。”

叙朗:“……”你这重点跑骗了好么。

但他还是十分耐心地道:“好好好,那,前头是师祖和师叔祖的房间,我们过去干嘛?”

彩羽这才心满意足,她勾了勾唇角,眼中有些奸诈的光芒,道:“叙朗你猜,他们在干嘛?”

叙朗:“……”

彩羽看着他这表情便知道他晓得那房间里在发生什么事。

那还好,这么羞羞的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她呲牙一笑,道:“走,我们去看看。”

叙朗:“……”

他赶紧把人拽住,使劲捏了捏她的脸,道:“你带我来,就为了去围观人家那啥那啥啊。”

彩羽一脸正经,道:“昂。”

叙朗现在完全给这丫头给气笑了,道:“阿羽,你……哈哈哈哈……估计我有幸经历了全大荒有史以来最特别的婚礼。”

彩羽锤了他的胸口,继续一脸正经,道:“你给老娘小声点,一会被他们发现了。”

叙朗没停,反而笑得更凶了些。

“被发现了又如何?”

彩羽又锤了他的胸口,后来看不管用,干脆直接过去把人的嘴巴捂上。

她做贼一样小声嘀咕:“被发现了的话……那多尴尬啊。”

叙朗把她小手拿开,道:“你还知道尴尬啊。”

彩羽支吾半天,最后选择转移话题。

“为什么咱们得婚礼是全大荒有史以来最特别的婚礼啊?”

叙朗憋着笑意,一本正经地道:“还不特别么。”

“你当人家俩人是什么阶位的,你一过去就得被人拎出来。”

“以后咱俩就得名垂千古。”

“标题就是……新郎新娘大婚之夜不去圆房,跑去看长辈行房,被当场抓包。”

“这事儿绝对新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彩羽:“……”

“你说的对哈,还是你想的周到。”

“可……那我们怎么办?”

叙朗一脸懵然,道:“什么怎么办。”

“咱们啊,咱们得圆房啊。”

叙朗:“……昂。”你还记得这件大正事啊。

彩羽又道:“可……咱们不会啊……”

叙朗:“……”

他彻底无奈,也不跟彩羽一起在这犯傻气,抱起人直接奔喜房走。

他这干净利落快,彩羽却还不依不饶,道:“你干嘛啊,咱们商量商量先。”

叙朗笑了起来,道:“让你瞅瞅我会不会。”

……

彩羽:“……叙朗?”

“嗯?”

“会疼不啦?”

“……当然不会。”

(本章完)